免费小说《农妻玲珑:家有状元郎》完整版在线阅读小说全文免费+

0-temp-201803-09-1520596925393.jpg

第八章接连受挫


  一连走了几家,李心慧总算是看上一家名叫福运来酒楼。

  两层的建筑,大约两百平米左右,楼上的包间有掀开的竹帘,看起来摆设还不错。

  大堂里有三桌散客,掌柜在柜台边上算账,有两个跑堂上菜倒茶,还有一个小二顶着菊花般的笑脸,正在门口拉客。

  李心慧慢慢走近,只见小二那微眯的小眼睛睁大一些,似有几分意外。

  “小娘子可是要吃午饭?”

  小二虚伪地扯着笑容,看着李心慧的目光透着审视。

  “我是来应聘厨娘的,我手艺很好,可以做各种……”

  “咳咳!”

  “小娘子,我们这里不缺厨娘,你到别处去看看吧!”

  小二收敛神色,打断了李心慧的话,并且目光抬远,示意李心慧快走。

  李心慧的眉头皱了一下,看着柜台那里探头的掌柜,继续道:“我可以先做一道给你们尝一尝,不行就算了。”

  小二闻言,上下扫视着李心慧一眼,略带嘲讽地道:“像你一样的小娘子谁不会做菜?我们厨房不需要帮厨,再说,看你头上还有白色绢花必然戴孝,我们这里来的都是客人,若是惹得客人晦气还得赔罪。”

  “赶紧走吧,我们肯定不会用你的。”

  那小二说着,还动手推了李心慧一把。

  李心慧不防,踉跄两步。

  正待她要发火时,只见掌柜走过来道:“什么事?”

  小二连忙弯腰小心道:“掌柜的,就是一个想做工的厨娘。”

  掌柜闻言,皱着眉头,一脸晦气地看着李心慧头上的戴孝绢花,当即不耐烦地从口袋里摸出两枚铜钱扔在地上道:”去去去……别处找晦气去!“

  掌柜说完,甩手走了。

  小二见状,连忙捡起地上的两个铜板,顺道又推了李心慧一把,那狗眼看人低的模样,只差把李心慧当难民打发了。

  李心慧抬眼看着福运酒楼的那几个大字,脸色变了变,最终冷笑一声甩手离开。

  李心慧本以为,不过是自己找错了地方。

  可一连找了五六家,家家都当她是叫花子打发,没有人肯给她一个发挥特长的地方。

  也没有人愿意让她试上一道菜,她们那些人的目光鄙夷之中又透着厌恶,仿佛她一个带着瘟病的女人。

  “年纪轻轻就是寡妇,你还想当厨娘?”

  “就怕吃你饭菜的人都死了,那个东家赔得起?”

  “我怕呸,赶紧给我滚远点,别把我的地方站晦气了!”

  又是一家将她撵出门口的,李心慧拂了拂衣服上的褶皱,眼冷,心更冷。

  她毫不犹豫地转身朝着来时的方向走,她知道自己所想的一切终究还是太简单了。

  不过她不怕,她还有医技傍身。

  她可以先回去挖些草药,制些药丸,再拿到药店去卖。

  只要是郎中,必然能够研究出药的成分,到时候她先寄卖不怕别人不收。

  可手里只剩下回去的车钱,家里的粮食也见了底,好在明天陈青云就要回来了。

  李心慧想着那个备受磨砺的小少年,用辛苦抄书挣来的银钱养着她时,莫名脸红。

  黄昏的时候,灰雾雾的天看起来像要下雨。

  李心慧坐马车回镇上,舍不得怀里的两个铜板便径直赶路,走到家门口时已经气喘吁吁,累得半死。

  老远的,她看着一个人影在她家的门前晃来晃去,偶尔想垫高脚去瞅院子。

  李心慧眯了眯眼,缓了一口气上前道:“你是谁?在我家门前干什么?”

  在那里站着的人冷不防听到声音,当即跌坐在地上,怀里两只拴了脚的灰兔子就掉了出来。

  李心慧听了那声音,再看清那人的脸的,大冬天的鼻子通红,脸颊破口,细长的三角眼闪烁着,不是陈赖皮是谁?

  “你来干什么?”李心慧皱着眉头,她可不想再跟这个居心不良的家伙有什么牵扯?

  陈赖皮也顾不得地上的两只兔子,爬起来就跑,便跑便道:“我上山打了两只野兔子,跟族老说过了,拿来给你补身。”

  陈赖皮穿着半身旧袄子,跑起来好像头重脚轻,接连摔倒。

  李心慧看着他那狼狈的样子和地上挨着取暖的灰兔子,快速上前捞起兔子就开门进屋。

  古旧的书斋里,昏黄的灯火从天黑就一直亮着。

  横竖成排的书柜往里走,有一个小小的隔间。房间不大,二十平米左右,放着一张床榻,一张书架。

  长长的桌案上堆满了一页一页抄好的纸张,只见上面字迹端正隽秀,流畅整洁。

  更为难得的却是那字迹比一般书本上的字迹小了整整一倍不止,节约了许多纸张。

  墨香在宣纸上慢慢地渲染着,一点一点地如同秀美多姿的小花慢慢铺满。

  陈青云瘦小的身影油灯下显得狭长而幽静,仿佛是山野里弯着腰身的荆竹,有着强韧的体态和百折不挠的身姿。

  天亮时,书店的门板被一块一块地打开。

  后院的门锁也应声响动,老板摸了摸自己刚刚打理好的小胡须,对着打开大门的伙计道:“去瞅瞅陈秀才醒了没有!”

  伙计闻言,点头一溜烟地跑进后面的隔间。

  然而他的身影去的快来的也快,猴儿般贼精的眼里闪过一丝敬佩,整个人带着一脸的惊讶道:“陈秀才竟然抄了一夜!”

  “我看那抄好的纸堆了半截手腕高了。”

  老板闻言,探头看了一眼里面的隔间,顿时轻声道:“寻常他每天只抄一个时辰,可这半月他连续每天都要抄三个时辰。”

  “昨晚不用回书院,他竟然又抄了整整一夜,看来怕是家里有什么难事了?”

  老板说着,去柜台上取了三百文铜板装好,然后递给伙计,示意伙计送进去。

  伙计见状,拿着坠手的钱带子就往里面跑。

  陈青云笔走龙蛇,越抄越得心应手,厚厚的春秋语录都已经过半了。

  伙计进来的时候,他还沉浸在笔墨之中。

  轻轻敲了敲门,突兀的声响打断了陈青云的思绪,只见他抬首说了一声:“请进!”

  低头不多时,便已经抄满了一页纸。

  伙计笑着将钱袋放下,然后出声道:“陈秀才辛苦了,这是老板让我送来给您的银钱。”


=================================================

《农妻玲珑:家有状元郎》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尼采文学

回复小说名字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

0-temp-201801-03-1514942929541.jpg


第九章雨夜归人


  陈青云放下笔墨,然后收拾一下自己的东西便准备离开。

  可当他拎着钱袋掂了掂,便知道老板多给了。

  陈青云拿着钱袋走到老板的柜台,刚要说些什么,只听老板摆了摆手道:“陈秀才莫要多言,自打你来给我抄书,你的同窗便经常光顾我这书店。”

  “别的不说,就你那隽秀的小字替我剩下了多少宣纸?”

  “都是你该拿的。”

  陈青云闻言,看着老板一脸正色的样子,一时间到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那青云就多谢了!”

  老板见状,这才捋着胡须笑道:“我还指望你多为我抄写珍品呢,他日高中,我也好赚些银钱。”

  陈青云知道老板是好心,当下谢过他以后便上了集市。

  他也不知道嫂嫂的病情如何了?

  陈青云捏着手里的钱先是去买了两副补身的药材,然后又买了细面,大米。

  想着家里空着的油罐,陈青云便又买了些肥肉,最后又买了些新鲜的白菜和豆苗。

  因为逛集市耽搁了,陈青云回去的时候便有些晚了。

  到了镇上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没有马车和牛车,陈青云背着重重的包袱慢慢摸黑往家里赶。

  然而天公不作美,原本就漆黑的天很快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的。

  一大早李心慧就把两只兔子宰了,剥下来的皮毛她寻思着可以给陈青云做一双冬鞋。

  瞧着这天还得冷上两三个月,陈青云对她还不错,她得学会投桃报李。

  将兔肉剔骨,然后剁碎。

  用花椒,干辣椒,花生米,芝麻,菜油烹炒,然后再滤去辣油,将兔肉装入罐底。

  两只兔子就炒了两小罐子,李心慧准备让陈青云带一罐子去书院。

  剩下的她平时烙块饼就可以就着香喷喷的兔肉好好过几天有香味的日子了。

  等了一天,眼看天都黑透了,寒风伴随着细雨,让等在院门口的李心慧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照着寻常的时间,陈青云应该早就到家了。

  李心慧看着无尽的黑夜里,那些树影在她的视线里逐渐加深,最后黑得什么都看不见。

  视线受阻,她只能看到开着的大门外五六米远的地方。

  雨渐渐越下越大,原本生在院子里的柴火也被雨水淋灭了。

  伙房里的灶台裹着糙叶在延续着火点,让铁锅里的鸡蛋饼和兔肉都保持着温热。

  冰冷的雨水不停地滴落在李心慧的唇上,她皱着眉头,心里无端端有了几分烦躁。

  她拿起廊檐下的破伞打着,深邃幽暗的视线一直望着前方,心里想着他也许今天在书院温书不回来,但又害怕他小小年纪在路上被人害了。

  烦乱的思绪在直到村里的灯火稀稀落落的都灭了。

  李心慧知道再站下去也是多余,便收了纸伞,准备回伙房吃点东西睡觉。

  “滋吱”的声音像是枯叶陷入泥土里,李心慧猛然回头。

  只见不远处走来一道暗影,似乎有些粗壮,但个子不高。

  李心慧一瞬间的欣喜变成了黯然,当她准备关门时,那人抬首的面孔却忽然跃入她的眼底……

  廊檐下,她放着一盏油灯。

  也正是这一盏油灯将少年满脸是水的面孔和前后背着的重重包袱都显露在她的面前。

  他弯着腰,背上的包袱隆起,像是一个驼背。

  更为滑稽的是,他前面也掉着包袱,看起来像一头牛犊,狼狈得让人不忍直视。

  “嫂嫂?”陈青云看着那立在屋檐下的身影,一时间有些不敢置信。

  隔着一丈远的距离,他看着那一盏让他觉得温暖无比的油灯时,突然眼眶酸涩起来。

  娘亲尚未去世时,也曾在天黑时点上一盏油灯,就站在门口迎他。

  那个时候他人未到,便老远喊娘,他娘亲必定会朝前迎去,嘴里甜糯地喊着:我的儿回来了!

  大哥每逢这时必大笑道:“娘都把弟弟宠成姑娘了,瞧那娇气的声音,我都要抖一抖身上的鸡皮疙瘩。”

  而他也会追着谑笑大哥,又趁着放水灌秧田的时候,偷偷去瞧了未过门的嫂嫂。

  欢声笑语仿佛还在耳边,然而亲人却渐渐逝去。

  唯独剩下她和他,相依为命!

  “怎么买这么多东西,怪沉的。”

  “我做了烙饼和兔肉,等你回来一起吃!”

  “以后如果下雨就不要赶路了,容易摔跤!”

  李心慧上前取下陈青云前面的包袱,然后往回走。

  她的眼眶酸涩,胸口哽得厉害,又怕陈青云看出异样,一路低着头往伙房走。

  陈青云有些木讷地跟上,觉得嫂嫂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往常他回来,嫂嫂必定在房间不会出来的。

  更不会烙饼等他!

  各怀心事的两人前后进了伙房,陈青云将肩上的袋子卸下来以后,只见他的身上还滴着水珠。

  伙房里很黑,陈青云有转身出去拿回油灯。

  李心慧站在伙房的门口看着他一步步走来,湿透的长衫贴着他的身体,越发显得他瘦长羸弱。

  脸色苍白的可怕,一双清透的眼睛在夜色的映染下微微浮肿,清晰的血丝像藤网一样包裹着李心慧的心脏。

  屋外只有雨声,夜深人静,连狗吠都消停下来。

  他一双破旧的鞋子每走一步都会出水,像是刚刚从秧田里回来,一股子冷腥味袭来,李心慧连忙侧身让他进屋。

  陈青云将油灯递过去,站在门外小声道:“嫂嫂去歇息吧,我换身衣裳过来收拾。”

  李心慧看着陈青云那如同在寒风中剥光受冻的身体,当即出声道:“你先去脱下湿衣服,我烧些热水给你洗个澡。”

  “泡一泡,等会弄些姜汤喝。”

  “不要劳烦嫂嫂了!”陈青云略低着头,不好意思地摆手。

  李心慧见他发抖的身体还置身在寒风中,当即皱了皱眉头,不想继续啰嗦。

  陈青云返回自己房间换下湿衣服,这半年他个子窜得快,从前的旧衣服穿着袖子都短了半截。

  李心慧燃着灶火,很快烧了一大锅热水。

  陈青云换好衣服,擦拭着湿漉漉的长发。

  对面廊檐下,隐隐能够看到亮眼的火光,陈青云刚刚往前走了两步,只见嫂嫂端着一大盆热气腾腾的热水过来。

  “嫂嫂……”

  陈青云下意识小声唤道,眼里掠过一丝惊色。

  “咚”将木盆轻放在陈青云的脚边,李心慧温柔道:“你洗洗就出来吃东西,我去厨房热菜。”

  陈青云愕然地看着嫂嫂干净利落地转身,心里酸涩难捱,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

《农妻玲珑:家有状元郎》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尼采文学

回复小说名字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

添加公众号流程:右上角 + ,添加朋友,点击下面的 公众号 三个字,输入 尼采文学 ,搜索关注即可。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uperqq.com/?id=5791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