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取豪夺:娇妻宠不停小说完结全文免费阅读


第四章:神秘情人
叶清嘉趁其不备,将手机悄然拿过,点开那条已接的通话记录。复制号码后,编辑了一条信息:“湘阳路,丰雅大厦34层,半小时内赶到。”

满意的点击发送,只等对方前来。

   这个突然冒出的神秘情人,到底是个什么货色,她可不允许冷恒徹的身旁还有除她以外的女人。

   她单手支着下巴,依旧迷恋的瞧着冷恒徹的侧颜思量。

强取豪夺:娇妻宠不停小说已完结,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书单 回复:强取豪夺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叶清嘉起身扭着柔软腰肢,趁其不备的坐到冷恒徹怀里,揽住他的脖颈撒娇:“你答应过人家,要带我去爱琴海度假?”

冷恒徹拿开了她的手,想起上一次到雅典谈判时,曾经被叶清嘉问得烦了,答应过要带她到爱琴海游玩的事。

“等丰雅吞并裴氏后,我们就去爱琴海庆祝。”他正色道。

“还有,刚刚的那个是你的情人?你爱她吗?”叶清嘉不肯罢休的追问。

   冷恒徹怎么会不清楚叶清嘉,身为叶氏集团大佬叶文峰的掌上明珠,一项是说道做到,挡路者杀的火爆脾气。

   当初,若不是叶文峰的鼎力相助,也不会有今天名镇一方的丰雅集团。

   叶文峰私下里频频表示,对于冷恒徹的睿智远略,以及品行为人非常认可,仿佛只等他的一句话,便会将女儿风光嫁入。

“你年纪还小,还不懂情人和爱的差别。”冷恒徹回答。

“我已经二十二岁了!别老拿我当个小孩!”叶清嘉贴近冷恒徹的脸,两人的鼻息几乎交叠。

   叶清嘉盯着他的俊眸,那双棕色的瞳孔里仿佛藏着一片深潭,只一眼,便让她甘心沦陷。

“冷恒徹,我说过了,我愿意为你付出一切,我才是真正爱你的人。”她呵气如兰的说。

   叶清嘉这时正腻在冷恒徹怀里,撒娇纠缠时,门外传来秘书娇柔的阻止:“您是哪位?总裁的私人时间,不可以打扰~”

程言夏不顾阻拦的推开了办公室的木门,下一秒,停在那里。

   她目不转睛的望着冷恒徹和坐在他怀里的叶清嘉,双唇动微张有说话。

   从程言夏的角度看去,冷恒徹正在和怀里丰盈的金发女人,舌吻。

   冷恒徹看到程言夏后,并没有太过惊讶,想必自己那样折腾她,程言夏也会受不了,找来倥诉。

   只是,他没有想到她会这么快的追来而已。

   叶清嘉意识到有人进入,从冷恒徹怀中起身,扭头撇了眼站在门边的女子。

   空气凝滞片刻。

   就是她?

   叶清嘉端详起面色僵硬的程言夏。只见她一身单色衣裙,长发如水,一双勾人的狐媚眼清澄不染。

   狐狸精!难怪冷恒徹刚才放下电话时,一副甘之如怡的模样。

   叶清嘉故意摆出撩人的姿势,靠坐在冷恒徹身边的办公桌上。将光滑无骨的手臂明目张胆地搭在了他的肩头。

“我……”程言夏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一时进退两难。

   两个女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微妙,冷恒徹却缓缓的起身朝她靠近,毫不避嫌的拉起她的手吻了吻说:“这么快又想我了?”

   “冷恒徹!我在你面前就像空气是吗!”

叶清嘉气愤地喊道,她站在两人身后,冷恒徹那句露骨暖昧的话语一字不落的听得真切。

“还有你,刚才打电话勾引他的人也是你对吧。姿色一般,身材也不怎么样的低级货色而已!警告你离冷恒徹远一点!”

叶清嘉打翻醋缸后,将怒火烧到了程言夏身上。

   程言夏却先是一脸莫名,后又平淡的接过叶清嘉的话说:“有没有人告诉过你,这样大喊大叫像个泼妇!”

随即指了指身旁的男人,像是一脸镇定,“你追你的男人,和我有什么关系。”

叶清嘉被程言夏的一番话噎得险些两鬓生烟,立刻跳脚:“你说谁没有教养,你就是贱人,勾引冷恒徹的贱人!”

冷恒徹没有想到曾经柔弱温顺的程言夏,会几句话便打发叶清嘉。

   他望向闻声赶来的助理。

   杰森清了清嗓子,手疾眼快地将冲到两人面前说;“叶小姐,您的保母车已经在楼下等候多时,还有叶先生还在楼下等您,好像是有很急的事情。”

随后,他护住程言夏,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叶清嘉瞪了一眼杰森,拨开了他的手,义愤难佃的走出办公室大门。

“冷恒徹!总有一天你会发现我比这个贱女人好上千倍,到那时侯,我要让你后悔的求着爱我!”

末了,空旷的长廊里传来叶清嘉那刁蛮任性的尖叫。

   冷恒徹一手拥住身侧的程言夏,一手关上了办公室的大门。

   他拉着程言夏向后走去,她的腰被冷恒徹揽着,不得不顺从的跟随。

   冷恒徹埋头抬起了她的脸,低低的问:“刚才你说和我没有关系,现在脸色又么难看,难道是在吃醋?”

见程言夏咬紧双唇,更加确定了心中的答案。

   他稍一用力,她的身体便被抵靠在办公桌上。

004hLtK6zy7gbynZjMN25&690.jpg

强取豪夺:娇妻宠不停小说已完结,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书单 回复:强取豪夺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第五章:冷血总裁的折磨
他索引着让她的双手环住自己。

   然后,是一个绵长湿润吻。

   他的舌如光滑的水藻般游动,深邃的眼底渐渐溢出炙热的欲望,她的回应笨拙颤抖,但他仍旧跃跃欲试的热烈给予。

   直到,他霸道的抢走了她的全部呼吸。

   过了好一会,冷恒徹放开她的双手,满意的望着倒在桌面的程言夏,樱唇不受控制的轻轻颤动、喘息。

   她的吻虽然拙劣,但他却因为她的回应而颇感成就。

“你就是这样羞辱我的吗?”她别过头,长睫扇动。

“你说什么?”冷恒徹还没有从胜利的喜悦中清醒,便听到她如此扫兴的问。

“我是说,你先是安排我来到你的公司,再用那个女人羞辱我。”她说。

   自从上次叶清嘉偷偷用冷恒徹的手机编辑信息,骗出程言夏后,冷恒徹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再搭理叶清嘉,就连秘书将听筒放在耳边也只是应付的三字箴言。

   这件事除了让叶清嘉郁闷之余,也将所有委屈记恨在抢走男神的罪魁祸首,程言夏身上。

   很快,叶清嘉盼望已久的生日即将来临,这也许是跟冷恒徹求和的最好机会。

   月上枝头,别墅中,书房。

“我没有听错?要带我去参加叶清嘉的生日宴会?!”程言夏瞪大双眼,吃惊的看着冷恒徹。

“有什么问题吗?”冷恒徹因为要求程言夏从对面的房间,搬来与自己同住而遭到拒绝,不爽的扣动着理石桌面。

“首先我并不认识叶清嘉。其次,我并不是你的什么,没必要在那么多人面前丢人现眼。”程言夏不屑的抗议。

   冷恒徹耸了耸肩,声音暧昧的溢出薄唇说道:“上了我的床,做了我的女人,虽然每夜的服侍并不让人满意,但是我选中的女人,还不至于轮到外人说三道四。”

   “可是,我真的不想。”程言夏竭力补充道。

“嘘~”  冷恒徹抬手做了个停止的手势,点开更新的企划方案读了起来。

   冷恒徹转动手中的钢笔,电脑屏幕的蓝光将他的侧脸衬显得眉宇英挺,贵气凛然。

   片刻,他想了想又说:“参加完叶清嘉的生日宴会,我会安排时间让你探望你的母亲。”

这一句直接命中某人的弱处,程言夏只是张了张口,不再说话。

   晚上九点。

   冷恒徹审核完所有的合作意向,耳边传来轻轻的鼾声。程言夏歪着头斜靠在一旁的桌角,面容舔舐的睡去。

   冷恒徹微微皱眉,想要脱下外套,最终手停在半空。

“喂!别睡在这里!”他拍了拍她的背,眼里不易察觉的温柔褪去,冷漠的说。

   十分钟后,车库。

   程言夏睡眼朦胧的揉着垂下的眼帘。

   回想昨晚,冷恒徹要求她寻找一支遗失的万宝龙钢笔,说什么是父亲留给他的生日礼物。她用尽整晚的时间,几乎将整个别墅翻遍,仍旧一无所获。

   还有白天,好不容易以为可以睡个好觉,冷恒徹又安排吴妈督促她练习康复操,繁复的伸拉让刚刚愈合的伤口再次龟裂。

   今晚又是什么,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程言夏站在车门外迟迟不肯上车:“你、你又要让我做什么?”她问。

   冷恒徹示意她上车后再议,虽然很不情愿,双腿还是跟随的登上那辆红色的跑车。

   车子快速启动,一闪,划过静默如水的夜色。

   半小时后,红色的宾利在江边停下,水波敲打着河岸形成清脆的潮汐。

   程言夏迎着风,从车上走下:“这里是哪?为什么带我来这?”她问。心中想的却是,冷恒徹这个冷血魔神,会不会将自己丢到江里,直接喂鱼。

“难道你不觉得这里很安静吗?”他看着她,皎洁的月光下她的眼眸映了点点光晕,清澈见底。

   当然要安静啦,不然你怎么下手,程言夏想着,向后退了一步。

   冷恒徹望着程言夏胆怯的模样,幽幽底下了头望向滚动的江水。

   他冷漠的伸出手,拉住向后倒退的程言夏:“虽然时值初春,夜晚的江水也应该很凉吧,不知道你会不会游泳。”

   “你要干什么?放手!”程言夏打算甩开冷恒徹的手,身体险些撞到河岸的低矮护栏。

   随后,他的目光一凛,反手将面前的程言夏推靠到栏杆。她的腰几乎探出身后的护栏,湍急的水声真切的响在耳边。

“我答应你不会限制你的自由,可你却背着我偷走别墅的钥匙。”冷恒徹用震怒的表情看着程言夏。

   原来,他还是发现她偷走那串钥匙。自从那次被叶清嘉设计,跑到冷恒徹的公司后,冷恒徹就以她的伤势未愈为由,只允许她小范围活动。

“所谓的不会限制自由,也只是应允我在别墅内走动,我真的等不及叶清嘉的生日宴会结束,我的母亲还在医院里!”她抓住他的手臂回答。

“难道,就没有别的目的?”冷恒徹终于放开了程言夏说。

   程言夏惊魂未定的调整着呼吸,不解的问:“别的目的?什么别的目的?”

冷恒徹昨晚在程言夏睡着后,从她的外套口袋里发现一串钥匙,确定是别墅的大门钥匙后,断定程言夏想要逃跑。

   虽然身体已被冷恒徹放开,但两人仍旧保持着相对的姿态。四目相对,他的手掌从她的长发穿过,强迫她的唇靠近。

   淡淡的薄荷香合着他霸道的吻,菲薄的唇冰冷地在她的红唇上辗转,他用力环住她的背,仿佛要将她嵌入自己那坚实的胸膛。

   直到她不知不觉地揽住他的脖颈,闭上了双眼,他才肯放开她的唇舌。

   与其说是一个吻,不如说是在有意试探她的顺从。就算每一次与她亲热,也丝毫没有半分怜惜。

   天空。刚才还朗晴一片。此时却云层绵延的遮盖着天上的那轮明月。

   程言夏眼睁睁望着冷恒徹关上跑车的车门,他说:“想要活动的自由,现在给你时间。不过,凌晨前不回到别墅,后果你应该明白。”

程言夏怔怔的看着车子绝尘而去,消失在茫茫夜色。

   环顾四周,静的江边异常昏暗,想要从这里打到计程车恐怕是不可能了。再说,自己现在身无分文。

   一声沉闷的雷声过后,黑暗的云层中划过一道明亮的闪电,雨洋洋洒洒地落了下来。

   程言夏用手心接住打落的雨滴,抬头望了眼天上的厚重云层。不知道冷恒徹到底要折磨自己到什么时候。

   一路上,程言夏抱紧双臂,感受着背部上那条伤口的越发疼痛。风大了起来,只穿了一件单衣的她很快被密集的雨水淋透。

   上次,因为滚落楼梯时撞翻角落的陶艺雕塑,四溅的碎片造成背部、腿部的多处划伤。加上从三十级的台阶滚下,脚裸的扭伤并没有痊愈,回去的路变得格外艰难。

   她默默的支撑着沉重的身体,雨大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

   红色的宾利跑车从远处驶来,停在狼狈虚弱的程言夏面前:“上车!”冷恒徹并不耐烦的命令说。

   她缓过神,只看到他的脸在车窗上晃了一下。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强取豪夺:娇妻宠不停小说已完结,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书单 回复:强取豪夺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uperqq.com/?id=502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