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余生许你不悲伤》完整版在线免费阅读全文



第009章 钻石做的许总

一声声销魂蚀骨的声音从他的口中传出再入了我的耳,那嘤咛之音含着磁性,听来糜糜,刺激着我体内原本就已叫嚣的渴望。

我从不知道原来男人能叫得那般的性感,唯恐听下去我会失控,抬手捂住了他的嘴巴,“许总,你别叫了。”

许琉年的舌尖猛的伸出,舔着我的掌心,那湿湿热热的触感吓得我急忙收回了我,他用深邃暗沉的目光看我,恬不知耻道:“那你叫给我听。”

天啊,他怎么能下流到这种地步,白瞎了他的那一副好皮囊,说他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还真的一点不冤枉他。

正在我想着之际,许琉年的长指一个前刺,痛得我睁大了眼睛,无尽的痛感夹带着灭顶的屈辱袭来,我的身子无力瘫软,全靠他支撑着才没有栽倒,我说:“许总,别来了,不要...停下...”

“如你所愿,我不停。”余生许你不悲伤

许琉年故意曲解了我的意思,加快了手指的速度,不断的在我的内里勾弄,引得我一阵又一阵的颤栗,那热流如像是积攒已久的洪水突然绝了堤,一大股一大股的流泻。

我彻底输给这个男人了,我压根不是他的对手,对他的作弄我办法挣扎也没办法反抗,不仅不顾我的拒绝强迫我与他交欢,还要在这随时可能有人进来的饭厅中和他做着这香艳羞人的一幕。

既然注定逃不开他的逗弄,最起码也要挣回一点脸面,索性放弃抵抗,说:“许总,你要就快一点!”

我担心有人真的会闯进来。

然,我低估了许琉年脸皮的厚度,他说:“你求我,求我我就快点。”

我恨恨咬牙,鼓足了巨大的勇气,“我求你,求你快点,你快点...”

我心心念念的,只想他快点结束这一切,又有谁知道我在求他快一点的时候,我到底忍了多大的羞辱。

许琉年的腰开始耸动,用他的硬邦之物在我敏感的地带轻描淡写的摩擦,又在余生许你不悲伤敏感地带的那顶端小圆豆上研磨,而我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只能发出支离破碎的嘤咛之声。

再然后,强大的冲击力带着强势,要把我撕碎,许琉年就这么进来了...

疼!真的是太痛了!我受不了这巨大的痛感,双手捶打着他的肩膀,“你快出去,快...”

许琉年的双手托着我的臀部一动不动,眸色深沉,等了好一会,他推拉着我的腰进行前后动作,我最敏感的部位随着他的这个动作不停的被摩擦,泛起的酸麻刺激着我的神经末梢。

不行,不行,真的不行,我会死的!

我以为我真的会就此死在这一次的疼痛中,可慢慢的,随着许琉年的动作,那狂风骤雨的疼痛正在一点点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涨满的酸软,快意在我的身体里肆虐横行,快要把我淹没,溺死,更多的热流涌出,而他就着我的那一股股热烈开始发力,像是即将到达终点的运动员保持着最佳的冲刺状态,每一次都冲得那么深那么重,把我的身子撞散。

许琉年的速度那么快,我的双手只能紧紧的抱住了他的脖子才不会被他的力道顶飞出去,但由着我的这个姿势,反而把我胸前的雪弧送到了他的嘴巴,他一张嘴就能吻住。

如此巨大的快感让我心生惧怕,“…我不行了…”

“确定?”

许琉年邪邪的一勾唇,双手托紧了我的臀峰,然后抱着我站起了身,他起身的那一刻更加深进了一些,刺激得我啊啊几声叫唤,他的幽幽目光中藏着无尽的欲望,他问我:“喜欢吗?”

我真的弄不懂这个男人,为什么总是问我那些羞于回答的问题。

可能是没得来我的回答,许琉年要惩罚我似的,抱着我就这么在饭厅中来回走动,他抬步,落下,又抬步,又落下...如此反复的动作下,他的硬邦物在我的身体里肆无忌惮的搅弄,深捣。

我的身子瘫软如泥,整个人被他悬空,我害怕自己会摔倒,双手更紧的攀附着他,双脚更是紧紧的勾住了他的腰身。

许琉年的惩罚并没有结束,他抱着我一个转身,将我压在了墙壁上,我的后背贴上冰冷的壁,突然的凉意让我的身子缩了缩,却引得他低吼一声,“余慕锦,你想我死吗?”

我反应过来,是我刚才身子的一缩,引发了我那内里的一缩,差点把他绞得全军覆没。

可...这不能怨我...

许琉年把我的身子压在墙壁上,尽情的享受着,一次次的加快速度,弄得我简直要崩溃,我极力隐忍的轻吟声慢慢拔高,那带着情潮的声音刺激了他,令他像一只马达强劲的野豹奔腾万里。

许琉年含住我的耳珠,模糊不清,道:“余慕锦,你可真是个要人命的小妖精。”

夏晴日说我是妖精转世,我听来不过是当一句打趣的玩笑话,而此番听许琉年说,却我听来却是觉得他的语调中喊了性感的魅惑,我害羞不已,小脸埋进了他的颈窝,一波、波承受着他的冲刺。

半个小时后、一个小时后、一个小时半后...

我两眼翻白,呼吸紊乱,感觉下一秒就要死。

千盼万盼,终于盼到了许琉年的第一次,我以为这折磨的游戏终于要结束,没想到他软势掉的硬邦之物在我的内里重振雄风,他又抱着我的腰不断在冲撞着,我的身子飘飘然无所依存,喘着粗气问他:“许总,好了没有,太久了...”

许琉年的额头上布满了因连连发力而起的豆大汗珠,汗珠慢慢聚大抵抗不住万有引力,顺着他刀削似的脸部轮廓滑下,性感得一塌糊涂。

这个男人,真的太完美了,像钻石做的。

之后,许琉年告诉我,“别急,才刚刚开始,你太小看我了。”

我要死了!

许琉年的战斗力太强大了,到最后我完全像一滩烂泥烂瘫在他的怀中,身子软得只需他稍稍用力就能把我对折、搓圆成一个球体...

过了很久很久,许琉年对我的折磨总算结束,而我在两眼一抹黑昏死之前的最后一个意识,是他把他的滚烫全部冲在我的身体里。

我全身疼痛得不再是我的身体,在意识模糊中感觉到口中有暖暖的水质入口,我下意识的咽下,甜甜腻腻,类似于蜂蜜水之类的。

身子太痛睡得也不沉,我仿似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我梦到许琉年那个男人不知餍足的折磨我上了瘾,用着各种高难度的姿势开发我身体的极限,而我则像是一块抹布,被他拧成各种形状,偏偏在梦中的我还很享受他的给予,一直苦苦的哀求着他,要我要我...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书单”回复“小说名字”,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第010 许总说我是小骗子

我的脊背猛然一凉,从睡梦中惊醒,意识到不过是一场春梦,我长舒了一口气。

我伸手摸了摸我的床边,竟然是冰凉凉的一片,许琉年根本没有睡在我的床边。

莫名的,我的心里阵阵失落,为自己的这个情绪冷笑不已,在心中告诫:余慕锦,你不过是一个发泄的工具罢了,别多想...

的确是我多想了,我再怎么和许琉年有亲密无间的关系,说到底也不过是草根出生,整个宇宙间的一粒细小灰尘,可有可无的存在着。

而他呢,是许家的太子爷,许家的唯一继承人,未来的许家家主,风光耀眼,敢与日月较光辉的人物。

我与他。

云泥。

不过说起来,我记得夏晴天八卦过许琉年,说他有未婚妻。

他的未婚妻,是阮家的千金,阮明玉。

我流了泪,没有任何原因的哭,很伤心很伤心...这漫漫长夜里,孤独月色下,身边没有谁,只有那凉透的眼泪陪着我入眠。

一缕清晨的阳光穿透窗户洒进来,暖了满室,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身子一翻摸到了床头柜上放着的脑中,看了时间是早上的十点多。

按照我以前的生活习惯,我七点左右就会醒,但昨天晚上的许琉年真的把我折磨得太狠了,我眼睛发酸发痛发胀,哪里能像往常的时候醒来。

我到一楼,饭厅的饭桌上已经有家里的佣人为我准备好的早餐,也不知道是真有其事还是我自己的心里作祟,总觉着家里的佣人看我的眼神很是奇怪,看得我心里只打鼓,不会是昨天晚上的声音...

我冷的一个激灵,努力的压下心里的害羞,问立在一旁随时伺候的佣人,“那个...昨天晚上,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乖乖的声音,比如,女人的声音...”

怪只怪许琉年太狠,把我撞得连连尖叫,现在嗓子还干痛得要紧,我真怀疑我的声受损了。

佣人摇摇头,告诉我什么声音也没听到,后面还补了一句,说:“许先生有吩咐,不许把家里的事情往外说。”

这话,太有歧义了。

我一想起昨天晚上我和许琉年在这饭厅里发生的疯狂行为,我的脸不可控制的发了红,那心跳噗通噗通的加速跳动。

我吃完早餐后坐在别墅花园的长凳上,我看着花园里的工人正在修剪花草,束束阳光撒在我的身上,暖融融的感觉甚是美妙。

咔嚓!

咔嚓!

咔擦!

连着三声快门,把我摄入了相机中,我全然不知即将有一场舆论风暴正在等着我。

到中午吃饭的时候我还是没见到许琉年的身影,问了家里的佣人才知道原来这座别墅并非是他的长期居住处所,只偶尔过来看看,从不在别墅里居住和用餐。

管许琉年是把我当金丝雀还是宠物养着,没他出没的地方我倒是乐得轻松。

我午觉睡醒不久就接到了医院的电话,奶奶的主治医生说手术明天就可以做,听到这个好消息我当然高兴,许琉年那个男人是变态霸道了些,但总没有食言。

高兴的劲头过后又陷入了担心中,明天是奶奶的手术,我想守在手术室的外面等着奶奶健康出来,但如果到手术之前我都见不着许琉年怎么办?

我拿过手机想给许琉年打个电话,忽的想起我没有他的号码,我去找了别墅的管家,表达了我大致的意思,管家答应帮我联系联系许琉年,但他回不回来,则不是谁能掌控的。

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等。

我从下午开始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着许琉年,心一直忐忑着 ,我不确定他今晚会不会回来,但总要等等看的。

等着等着,一直到了凌晨,我听到了汽车开进别墅大院的声音,我快步跑出里屋,刚巧看见许琉年从车上下来。

许琉年依旧是穿着那一丝不苟的的西装,帅气非凡,皓洁的月光照在他的身上,承载了闪耀的华彩,我瞬的就陷入了他的魅力中。

我抬头拍了拍自己的脸,强迫着自己从许琉年的魅力中清醒过来,走过去接了他刚刚脱下的西装,问他:“这么晚回来,你吃饭了吗?”

许琉年的面上有了些许的意外,看着我,问:“怎么这么关心我?”

我没有答他的话,跟着他进了里屋,刚刚一进去,我就被他给拽了过去,他的粗粝手指在我的脸上轻轻划动着,问我:“说,有没有想我?”

我保持沉默。

许琉年唇线微微一掀,看样子心情不错,他问:“不说话?怎么又不乖了,刚才的甜嘴哪去了?”

我被他强制按在他的怀中,听着他的心跳声,心里满满的安全感,我说:“今天接到医院的电话了,告诉我说,我奶奶明天可以手术。”

“嗯。”许琉年轻轻应了一声,突然问:“男的女的?”

我微微愣了一下,回答他:“男的。”

“换掉!”

“啊?”

我还在懵懵然中,许琉年说:“以后不许跟别的男人说话,打电话也不行。”

许琉年一向强势,而我在他的面前不能说不,再说我还准备跟他开口让我明天去守着我的奶奶,不敢踩他的火线,乖乖巧巧的应下,“哦...”

许琉年难得见我这么乖,赞赏的摸了我一把,趁着这个机会,我说:“许总,我奶奶明天就手术了,你也知道我就只有奶奶一个亲人,我想去医院守着她。”

许琉年的手指捏上了我的下巴,收紧再抬起,灼灼目光盯着我,问:“那我呢,我是你什么人?”

我回答他,“你是许总,我的老板。”

许琉年捏着我下巴的手指紧了紧,加重的那几分力道中带着再明显不过的不悦,他浓眉危险挑起,“确定是?”

“是。”

许琉年更加用力的捏着我,完全不怕我的下巴就这么被他给捏断了,我从他捏我的力道中就知道我刚才的回答并没有如他的意,但问题是,我也不知道他想听到什么样的回答啊...

我很无辜好不好!

许琉年再次问我:“你确定我只是你的老板?”

确定确定确定!一百个确定!

但有了前车之鉴,我再把“确定”二字丢过去纯粹找死,思绪在几秒中之内有了飞速翻转,我嚅动着嘴唇,回答说:“你不仅是我的老板,还是我的男人。”

我心里那个恨啊,暗戳戳的把许琉年给骂了遍。

在我没脸没皮的给出了不知羞耻的答案后,许琉年终于松开了我,邪恶一笑,“记住,我是你的男人,你既然有事求我,答不答应,还是要看你的表现。”

许琉年话里的暧昧让我的心一缩,我装傻充愣,“许总,我帮你放洗澡水!”

然后趁着他没注意,快速的从他的怀中挣脱开来,快速的往二楼跑去,几乎可以用“落荒而逃”来形容我的狼狈。

但许琉年是谁,许琉年是那英勇的猎人,我再怎么耍滑也不过是他的猎物罢了,我跑着的时候,听见许琉年在我的身后说:“小骗子,你以为你跑得了?”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书单  回复:小说名字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uperqq.com/?id=260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