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穿越架空短篇小说甜文在线免费阅读无广告无弹窗

第1章 绝不让她的孩子认贼作父!
门“吱吖”被推开,叶落知眼中闪出惊喜的光芒。

“皇后娘娘。”阿丹行了个礼,尔后缓慢的摇了摇头。

叶落知眼底的光蓦地熄灭,变成绝望,她捂住肚子,“即便本宫怀着孩子以死相逼,他也不肯来吗?”

阿丹沉默不语。

叶落知仰起头,突然一阵大笑,“他可是言,本宫在危言耸听?”

阿丹低下头,回想起那个凉薄的男人说的话其实更加残忍——“且随她去。”

如此看来宋彧是铁了心因为华嘉音不可生育,就要将她的孩子赐予那个女人了。

只是她真的不明白,他为何对一无是处的华嘉音如此之好,而对精通十八般武艺的她残忍至此?

她少时为了嫁给他自奔为妾不顾骂名,为了帮他夺位骗了爹爹的兵权替他增添筹码,为了让他坐上江山后无后顾之忧甚至亲自带兵打仗。为了他,她几度赴死。

可他是如何对她的?斩她叶家,夺她之子。

哈哈,糟糠之妻况不下堂,她一介皇后,百年世家之女,竟落到如此下场!

他要她的孩子是吧?

绝无可能!她不会让她的孩子认贼作父!

叶落知仰着头,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打湿了她染了淡红的眼尾。她低下头,眼中闪过决绝,语气却平静的可怕,“那本宫就死给他看。”

阿丹一骇,“娘娘三思!”

话音还未落,女人披着长发,穿着一袭尊贵明艳的黄袍,已经一头撞在殿内的大殿上,一如飞蛾扑火,从然万劫不复也绝不后悔。

“娘娘!”阿丹跑去搂住滑落的叶落知,哽咽道,“您为何如此固执啊?”

叶落知头上的撞伤流出鲜红的血,从额角滑落,她闭上眼,也在想这个问题。

是呀,为何她要如此固执?一颗真心付错郎,把终身压在了不爱她的人身上。

叶落知闭上了眼,眼泪再次流出,把眼角的红妆晕染的一塌糊涂,宛如她一塌糊涂的一生,即将以血红一片结尾。

再次醒来时,是深夜了。

叶落知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阿丹守在身旁,见她醒了,眼底闪过欣喜若狂,“娘娘,您终于醒了!”

叶落知眼中闪过迷惘,“本宫没死?”

阿丹顿时泪如雨下,“没死,最后一刻皇上来了,是他唤来太医救了您。”

阿丹说完,等着叶落知欣喜的神情出现。按以往,只要宋彧给她稍微一点希望,她都可以重新振作。

可没有。

这一次,叶落知眼底一潭死水,未掀起一丝波澜。半只脚踏入鬼门关,终于让她看清了很多事情。

比如宋彧不爱她,比如她和宋彧之间灭门之仇。

以往她被猪油蒙了心,明明宋彧下令斩杀了叶家上下三百人口,她却丝毫不计较,在后宫里与其他女人争风吃醋。

她不会再犯傻了!

她要复仇!

她会带着从地狱十八层而来烈焰之火,烧灭整个大宋王朝,让宋彧亲眼看着心爱的江山在他面前毁于一旦!

叶落知捂住肚子,突然问,“阿丹,本宫的孩子还在吗?”

阿丹点头,“娘娘莫虑,孩子尚在。”

叶落知诡异地笑了,“阿丹,去,给本宫把那块收起来的麝香拿出来。”

阿丹心中惶惶,“娘娘,麝香对怀有身孕之人乃是大害,您要它作甚?”

宫中人谁不知宠冠六宫的华嘉音华贵妃自出生便有心绞痛,常年以麝香为引服药。

早年叶落知天真时还以为宋彧是被华嘉音弱不禁风的模样着迷,特意弄出心绞痛来服用麝香。

只是还未等宋彧知晓,她便替宋彧去前线带兵打仗,心绞痛活生生熬过去了。那一块未食用的麝香留藏至今,无人知晓。

现如今想起,也是天真的可怜。宋彧哪是爱华嘉音的弱不禁风,他是爱华嘉音,因而爱她的一切。

只有得不到他的爱的叶落知,才会想尽办法,去模仿他爱的一切。

忆起往日傻事,叶落知心中更是怨恨。她掀起眼皮望着阿丹,双眸里泛着幽光,语气森冷,“照做便是,何须多言。”

阿丹打了个寒噤,“是,奴婢马上去办。”

叶落知收回眼神,落到尚未显怀的小腹上,嘴角勾起残忍的弧度。

一个流着仇人血的孩子,要他作甚?
第2章 左右不过打入冷宫或是一丈红,皇上随意吧
三日后一早,坤宁宫中传出秘闻,皇后误用麝香小产了。

宋彧怒气冲冲地走进坤宁宫,身后伴随着太监公公尖利的呼声,“皇上驾到!”

他看着坐在床上因刚小产而面色苍白的叶落知,眼中闪过震怒,一耳光甩过去,“你这毒妇!自杀未成,刚醒来又生一计!居然连自己的孩子也下得去手!”

叶落知被这一耳光甩得扑倒在床上,眼前闪过一阵白光,几乎短暂的失明了。

宋彧见叶落知久久不爬起来,以为她在逃避他的话,一把抓住她的衣领将她提起来,“回答朕!”

刚提起来,才发现手下的人轻飘飘的没有一丝重量,好似他一撒手,人就会随风而去。

叶落知抬起头,看着宋彧的眼神却没有焦点,连嗓音也是轻飘飘的,“我无话可说。”

宋彧心底莫名惶恐,比那日在殿前看到撞柱自尽倒地的她还要惶恐。他忘了责罚叶落知不在他面前用敬称,只色内厉荏的说:“你为何无话可说!你可知罪?”

叶落知讽笑一声,“孩子已离我而去,活着了无生趣。知罪如何?不知罪又如何?左右不过打入冷宫或是一丈红,皇上随意吧。”

她这番态度倒是惹恼了宋彧,“你竟如此冥顽不灵!”

叶落知猝不及防打断宋彧,“那皇上还想要臣妾如何?”

宋彧未言,看着叶落知眼角含泪,心中闪过一丝惊骇。

他和她结为夫妻八年,从未见过她流泪。无论是她父亲战死沙场,还是他灭叶家满门,抑或是最初洞房花烛夜,他毛头小子一般弄疼她,她也从未掉过一滴眼泪。

问起,她便扬起高傲的神色,“我爹说过,泪水无用,我叶家人从不流泪。”

殊不知他最厌恶的便是她那高傲的神色,好似背靠叶家便可以天下无人能比下她。

凭什么他堂堂皇家之子,活得还不如一介世家之女。

叶落知似乎也发现自己竟流泪了,狼狈地别过头,“你走吧,真相如此明显。你既不信我,我又何必多言。”

宋彧松开手,将她甩回床上,“朕自会调查清楚,待锦衣卫查到确凿证据之日,便是你叶氏被废之时。”

叶落知神色未变,好像对此毫不在意,“皇上请便。”

宋彧恼火她这无畏的态度,一甩袖子愤愤而去。

身后叶落知便开口了,“若有人诚心要害我,只怕不出明日便是废后。皇上还是不必费心,今日速战速决了吧。”

宋彧听着,脚步未停,“你不必急着认罪寻死。”

待宋彧彻底出了门,叶落知神情一收,变得阴冷,“阿丹,手脚做好了吗?”

阿丹从屏风后出来,“会娘娘的话,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叶落知笑了,“阿丹,此事若成,本宫送你登上人上人如何?”

阿丹惊恐后退,“娘娘,奴婢不敢。”

叶落知收敛了笑,挥手让阿丹退下。这才松开自刚才起便捏紧的手指,手心里一片濡湿,已经被鲜血染红。

叶落知忍住心中隐隐作痛的地方,告诉自己。

为了复仇,她刻意牺牲一切。

至于夜半之时会不会从梦中惊醒,忆起死去孩子时满心愧疚。

那就无人得知了。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指数:★★★★★

一叶知秋》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一叶知秋》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一叶知秋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uperqq.com/?id=17103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