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不小心当了皇后》穿越架空短篇小说甜文在线免费阅读无广告无弹窗

第1章 思瑾
三岁以前的事情,李思瑾不太记得了,但有一点她十分肯定,她原不是这个时空,不是这个名叫大臻的国度,不是这个名叫宁忠伯府里面的人。等她渐渐弄清这里一切的时候,她已经到能叫人走路的年纪了。

在这里,他的祖父在十年前随军出征,平定了靳州裕亲王的叛乱,但运气不好,一支流箭射中了他的肩膀,虽然军医治疗及时,但奈何伤口一直不能愈合,最后还没等班师回京就去世了,后来被皇上追封为宁忠伯(正三品)。

过了三年,等大伯李源棣及了冠,就荫袭了祖父的职位,在兵部武库清吏司做个郎中。而他的的父亲李源柏则是自幼苦读,希望通过科举自己挣出一个前程来,不过自己如今都四岁了,他爹还只是个秀才,举人都还没中,李思瑾有些害怕,这爹怕不是其实是姓范吧。

“姐儿起来了,奴婢伺候您更衣吧。”这个留着齐刘海,带着两个小酒窝,笑起来甜甜的,是李思瑾的丫鬟彩儿,一家五代都是她亲娘家的奴仆,也是从她出生起就伺候她的的大丫鬟。

“我娘亲起来了吗?”李思瑾一边抬手让彩儿给她穿衣,一边问道。

“奶奶已经起了。”彩儿的手脚十分利索,不过几下,一个粉娃娃就梳洗打扮好了。

“昨儿下了雨,路上又湿又滑,还是奴婢抱着姐儿吧。”

李思瑾年纪还小,脚上穿的还是细软的布鞋,走几步估计就会被雨水浸湿,想着换鞋也麻烦,于是点点头,彩儿看了就把她给抱了起来,往前厅去。

前厅里,李思瑾的母亲杜氏刚服侍李源柏吃过早饭,李源柏吃完自去书房苦读了,杜氏看看桌上的稀粥和小菜,吩咐撤了这一桌,重新做了一桌早饭上来,他爱学书里苦心励志是他的事,可不能苦了自己的姐儿。

“娘亲!”到了门口,李思瑾挣扎着从彩儿怀里下来,跑向杜氏。

杜氏笑脸盈盈,一把抱住她。

母女俩亲热一番坐下来吃早饭,李思瑾看看摆满一桌的碟碗,日常感叹自己的古代生活实在是舒服过头了。

当年他大伯袭了爵位之后,跟着就娶了他祖父同僚的女儿,家里的银子都紧着大伯一家人情往来开支。

他爹手里拘谨起来,可是笔墨纸砚,赴会请客样样都要钱,他爹就寻思找个嫁妆丰厚的,后来在酒楼里撞见来京贩盐的她舅舅,言行举止仪容打扮都十分精致,就起了结交的心思。后来一问,发现家里正好有一个小妹还未嫁,就恭恭敬敬求娶,她舅舅家一听是官家,还是做正妻,欢欢喜喜应了,让崭新的盐船装着一百多台妆奁过来,每个状奁都是满满当当,当时狠是做了一阵京里女眷的谈资。

吃了早饭,李思瑾准备去跟着他爹习字读书。并不是她多有爱学习,只是想趁着自己年纪还小,加上是第一个孩子,多和他爹联络联络感情。

她跟着彩儿沿着鹅卵石的小路往书房走,没走几步就能远远看见一株枝叶茂密的桂树,李源柏的书房就在后面,走了几步转过来,却见书房门口有好几个不认识的仆人,打扮的十分整齐。

这一大清早竟然有客?李思瑾有些奇怪,想了想,她决定拉着彩儿从旁边绕到另一边的窄巷去,那里正好可以听个墙角。

“困厄之中,独文正兄伸出援手……”话没说完,李思瑾就听见一个男人呜呜的哭声。

“贤弟这说的是什么话,快些把眼泪擦擦,现在你只管回家去,不出半日,我便将银子送来。”这是她便宜老爹的声音。

等等……银子?

李思瑾霍地站起来,好啊,还以为是个什么客,哪知道又是个打秋风的!他这个爹,除了整日苦读,最爱就是为那些所谓有才学的人散银子,十两银子买别人一个字的事最是常常做的。

这个还不知道是什么说辞,李思瑾给彩儿打了一个手势,准备先去和杜氏说说。

杜氏见女儿去而又返,很是疑惑,听了李思瑾的话,一脸奇怪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自己吃穿用度也不曾亏待,姐儿怎么把银子看的这么紧,难不成是下面人克扣了……

想到这儿,杜氏不着痕迹地抬眼看了一眼她身后的彩儿。

“二爷过来了。”杜氏疑问的话还没说出口,门外就传来了小丫鬟通报的声音。

母女俩听了,同时看向门口,只见李源柏大踏步走进来,半长的胡须也跟着动,看起来很有正儿八经官老爷的样子。

杜氏拍拍李思瑾的背,站起来迎了几步。

“夫人不必。”李源柏赶紧道,携着杜氏手两人一齐坐下,然后说道:“夫人且听我说,方才有一位小友来寻我,他为人最有才情,几次三番我等作文写诗,他都是又快又好。前几日,南边家里来信说老母亲去了,他那兄长把家里的银两都赌输干净不说,还欠了许多外债,让人打的半死,只能让他回家去料理这些事情。我想着殡葬了老妇人,再让他帮兄长把账还上,给些银子做本钱,身子好了做个小本生意,日后好放心再来京里,你看如何?”

杜夫人仔细听完,然后笑着说道:“安葬老母,帮衬兄长,最是孝悌仁爱,有什么不好?二爷说这些与我,可是我有哪里做的不好?”

李源柏赶紧摆手,道:“夫人这可误会我了,我哪里会有这样的想法。只是来的路上我粗粗一算,怕是要花费三四百两银子,想劳烦夫人包些现银出来。”

李思瑾听了,心里快速换算:

1两金=10两银=10贯铜钱=关注fread-com文铜钱。

1文铜钱=0.3元人民币

1两银=1贯铜钱=300元人民币

四百两就是12万!!!

杜氏忽略自己姐儿的异样,招手让刘妈拿了四个白封过来。

“不知二爷这位小友什么时候启程,若是能等两天,可以与我家运盐的船一同南下,大船大帆走起来也快,船上伙计也优待,不比他去挤那些客船的好。”杜氏问道。

李源柏大喜,拍着手直说好,吩咐小厮进来拿着四封银子走了。

李思瑾望着他老爹的背影心痛到无法呼吸。

“姐儿今日可还要去你父亲那里习字读书?”杜氏解决了李源柏的事,又转回来问起了李思瑾。

李思瑾生无可恋地摇摇头,今天不学了,只想掉几滴价值12万的眼泪。

杜氏见她摇头也不勉强,只是接着好几天,李思瑾只要见着他这个便宜老爹就会想到那四百两银子。

比如现在,她不小心瞄了一眼李源柏的脸,手一抖,好好一张大字写毁了…

李思瑾淡定的换了一张纸。

晚间吃过饭,李思瑾回房了,李源柏和杜氏说起话来,“姐儿天资聪明,记性也好,更难的是年纪虽小但有十分的耐性,随我在书房一年多,不论是我讲书、练字还是读文章,她都能习得一二,这若是个男儿,怕是比我还先做官老爷呢。”

杜氏心里也是欢喜,说起平日李思瑾的机灵小事。

李源柏听了一笑,转而叹道:“只是不知最近姐儿是怎么了,总是走神,写废的纸得有一大匣子了。”

杜氏惊道:“还有这事?”写废的一匣子纸是小,姐儿心里有事才是大。小孩子思虑过重,最易夭折,杜氏心里细细思索,近日都有些什么事。

第二天,杜氏送走了李源柏,照旧重新做了一桌早饭等李思瑾。李思瑾赖了会儿床,姗姗来迟。

“今天做了些新糕点,姐儿试试。”杜氏拿了一片白色的糕点递过去。

李思瑾接了,甜而不腻,道:“娘亲这是什么,这么好吃。”

杜氏道:“叫云母糕,用瓜仁、白糖、面粉混着三两重的人参做的。”

白糖?三两重的人参?

“姐儿吃的那一片就值十两银子呢。”刘妈凑过来道。

???

李思瑾转头去看她娘,她娘笑而不语。

“夫人原在琅州娘家做姑娘的时候,一日最少要用三五片呢,这个东西最是养气补血,但又比药软和,吃多了也不伤胃。”刘妈接着说道,“后来嫁来京里,这里贵人太多,三两重的人参不好寻,寻常参又不抵用,渐渐才少吃了。”

杜氏看李思瑾的表情,知道她果真是为这些银子的事儿费心思,心里叹一口气,道:“就四百两银子,偏你就想着它,你舅舅在南边买一只雀儿猫儿还要两三百两呢。你父亲不爱赌钱,不问烟柳,平日有人找上门来帮衬,也是有才学性情在的,日后若是同朝为官,自是助力,就是离京去了别处,多少也是个名士,能行多少方便?”

原来是异世界人才投资啊,李思瑾心想。

“家里还有数十铺子,活钱也是不少,你舅舅年年送的年礼,换成金子,能打一个比你个头还大的娃娃呢,你担心这些。”杜氏点了点她的小额头。

解除心结的李思瑾多用半碗早饭,元气满满的去找她老爹上课去了。以她如今的身价,这12万四舍五入就是12块钱给路人买了杯奶茶,不值得她多想。

想想以前,离谱的借口更多,说什么河边竹林颇有名士之风,要他老爹在河边买个房子送给他……对了,他爹到底最后送没送?

这天课程,李源柏正读到“怀瑾握瑜兮,穷不得所示。”看一眼坐在一旁的姐儿,道,:“今日正巧,不若为父为姐儿取个字吧。”

李思瑾愣了一下,据她所知,这个世界的女儿很少有名字,几乎都叫姐儿,有时候去了大伯家,那边还有一个姐姐,她就被叫二姐儿。

有名字谁不喜欢呢,李思瑾亮出她练习过无数次的甜甜的笑容说道:“父亲真好。”

李源柏笑着抱起她,指了指书上那句话,说道;“不如就叫‘思瑾’吧。”
第2章 苏醒
得了一个和前世一模一样的名字,让李思瑾恍惚像一桶冰水从头淋到尾,手脚变得冰凉。再看四周的景物,眼前她爹的脸都虚无缥缈般忽大忽小。

李思瑾勉力坚持了一个上午,中午就借口回房间休息了,一觉醒来,已是三天以后。

杜氏守在床前,眼下全是泪痕,见她醒来,抱着她又是一顿大哭,刘妈一边安慰杜氏,一边打发小丫鬟去告诉老太太和二爷,姐儿已经醒了。

得到消息的李源柏很快就来了,细细看了李思瑾,嘴里连说还好还好。

再过一会儿,老太太也被扶着过来了。

探了探李思瑾的额头之后,老太太大松一口气,道:“二姐儿醒了就好啊。”

说完转过脸去看杜氏,换了一副冷脸,教训道:“姐儿这才五岁,身子软弱,怎么你就给她吃云母糕,那三两重的老参是什么药力,你做娘的怎么就不细细想想?”

杜氏抹着泪接下了这教训,那日彩儿慌忙来说姐儿睡着发热怎么也叫不醒,她吓得半死。大夫仔细问时老太太也在,她顺着大夫的话和彩儿一起细细回忆,只有那云母糕有些不妥。

“母亲,姐儿刚醒,这些话还是往后再说吧。”李源柏心疼杜氏,说了一句。

老太太瞪了一眼李源柏,杜氏出生盐商,老太太原是看不上的。但大儿荫袭了爵位,她对这个二儿子一直有愧疚,所以她娶杜氏,她也不多说,平日也不插手二房诸事,不料就出了这么一个大乱子。

“就是今日当着姐儿和你们都在,我说些话给你们听。姐儿眼看六岁了,身子好了搬到我那里去住罢,我虽老了,但是教导姐儿一些管家人情之类的还是可以的,你们看呢?”老太太看着李源柏夫妻俩。

李源柏本来不想答应,他独有这一个孩子,虽是女儿,但是日日亲自抚养教导,突然离身,也是不舍的。

杜氏一看他就知道他在肚子里打折什么草稿,哭啼啼地越过他走到老太太面前,深深行了一个万福,道:“儿媳头回为母,思虑不周,给姐儿招得如此大祸,只希望以后跟着老太太,沾沾福气,日后身体健健康康。”

杜氏这么一说,李源柏也就不说什么了,老太太知道他们这是答应了,脸色略好一些,又坐了一会儿就走了。

李思瑾整个人烧的浑浑噩噩,虽然听见了老太太要将她抱走的话,但是嘴里却说不出一句拒绝的话来。

就这么过了两天,杜氏掐着时间来给李思瑾喂药。

李思瑾咽下一口苦药说道:“娘亲,我不想去老太太那里,我想和你在一起,我以后再也不乱吃东西了。”

“怎么是姐儿乱吃呢,是我没想到,把糕给你的。”杜氏道,“老太太那里你却是要去的。”

“因为老太太是官家出生吗?”李思瑾问道。

杜氏看看李思瑾,觉得女儿经此一病,说不出的成熟了。于是把里面的道道仔细说给她听:“老太太是北面衮州出身,是有名的贵女门系,京里面的王妃宫里面的娘娘也有不少。”

“那老太太怎么如今这样呢?”李思瑾问道。

杜氏喂完药塞了一个蜜饯给李思瑾,道:“我也是听说,好像老太太是旁支庶女,当时得罪了嫡支的姐儿,后来被人从中作梗,才嫁了你祖父。”

李思瑾接着问道:“那位嫡支的姐儿如今是哪位老妇人?”

“应是瑞王府里的夫人吧。”杜氏说完又把话题绕了来,“你娘我虽不看低自己的出身,但到底是商家,多少官家来往的规矩我一概不知,就是想和京里高一些的贵女们来往也没门道。这些倘若能用钱砸出来,娘我早就给你铺好路了。你爹如今还没中举,日后不知能不能中,老太太此番抬举你,叫你学上一些,出去见见人,嫁人也叫你好嫁。”

杜氏说到嫁人,停了下来,生怕姐儿年纪太小脸臊下不来台,哪知李思瑾表情并未有变,于是在心里笑自己多心,虚岁六岁的孩子就是再聪慧,这些又能懂多少呢。

“娘亲,我知道了。”李思瑾抱住杜氏的一只手。杜氏因为商女出身,嫁过来这些年,能接到帖子出门的机会少的可怜。京中女眷的外交圈一直把她排除在外,导致杜氏一直没能有属于自己的人脉关系,也事事受制于大嫂方氏。

杜氏任由李思瑾抱着自己的手臂,放低身子缓缓拍着她的背,哄她入睡。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指数:★★★★★

一不小心当了皇后》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一不小心当了皇后》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一不小心当了皇后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uperqq.com/?id=17052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