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妃归来:邪王快接招》穿越架空短篇小说甜文在线免费阅读无广告无弹窗

第1章 弟弟的头颅
寒冬凛至,寒风呼啸,鹅毛大雪覆盖住宫中一条条绵长无尽头的甬道,造成洁白而宁静的无数脉络,汇聚青鸾宫。

宫人尽数守在宫外,本是恪守规矩地垂首静立,忽然,听到从主殿中传出的一声凄厉嘶喊,刺耳无比!

“何长易——!你不得好死!”

咒骂极为狠厉,磅礴怨念似能冲顶而出,惊得宫人齐齐变脸。

是何人如此大胆,敢直呼皇上名讳!

啊,不对,这会儿殿中只有皇上皇后和兰灵小姐三人,这声音听起来像……

像是皇后娘娘的!

殿中明明炭火旺盛,傅思滢却犹如寒冬三月赤/身/裸/体立于寒冰之中,望着何长易脚下那个打开的木匣,她浑身打颤,难以自已。

终于,双腿再无法支撑饱受痛苦的身躯,“扑通”一声,傅思滢重重磕到地上,嚎啕大哭。

“容辰!长姐对不起你!”

在漆黑的木匣之中,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几乎被毁得面目全非,不复少年俊朗的面容,唯独那一双死不瞑目的双眼可怖地突出大睁,显出死前的痛苦和狰狞。

傅思滢瘫在地上向何长易爬去,满脸泪水,痛不欲生:“容辰!弟弟!”

就在她艰难地爬到何长易面前,即将触碰到木匣时,忽然从旁处伸出一只绣有金丝兰花的绣鞋,重重踹向木匣。

“砰”!

如遭当头棒喝,傅思滢脑中一震,眼睁睁看着木匣被踹翻,弟弟的头颅从木匣中滚出。

不等她慌神,头颅一骨碌滚远,撞上火炉,很快就发出“滋滋”的烤炙声。

“不!”

这一幕让傅思滢目眦尽裂。她赶忙挣扎向火炉奔去,被繁杂的华衣几次绊倒,摔得鼻青脸肿。

当不顾炙热将弟弟的头颅抱入怀中时,发现头颅已经被烫得半边焦黑,弟弟的面容彻底被毁。

心头好似被重重插上一把带着血槽的刀,在她心上放血,将她的心头肉狠狠搅碎!

“容辰!”

傅思滢仰头呜咽,一声痛嚎如同将死之人。

都怪她,都怪她!

猛然转身,傅思滢的双眼带着冲天的怒火看向卫兰灵:“卫!兰!灵!”

怀中紧紧抱着弟弟的头颅,望着这个昔日里最是紧密无间的表妹,傅思滢恨不得食其肉、啃其骨。

卫兰灵站在皇上身边,一点也不将傅思滢的怨恨放在眼里,但又装作是害怕的模样,娇声细语地往皇上的怀里缩。

“喏,姐姐,妹妹可不是故意的,”一转头,便用一副满是柔弱娇羞的神情向皇上祈求原谅,“皇上,您该知道妾身一早起来便浑身酸痛,妾身真的不是故意的。”

言语中的深意,不言而喻。

尽管已经怀疑何长易和卫兰灵关系不正有一段日子,但由于一直没有证据,傅思滢只能每每安慰告诫自己不要多想。

然而现在望着这对奸/夫淫/妇,她终于知道她是有多蠢!

“何长易,我若惹你厌烦腻味,你怎样待我都可以!但容辰……”傅思滢血眼通红,泪如雨下。
第2章 厚颜无耻
傅思滢嘶声质问:“容辰他为你南征北战整整六年!劳苦功高、忠心耿耿,你为什么这样对他!”

还把容辰的头颅装进这么一个破盒子里,带到她面前作践!

面对傅思滢的质问,何长易露出不愿理会的神情。

这倒是给了卫兰灵讨好他的机会,立刻代他辩解道:“姐姐痛心,但也不要乱泼脏水。人是北夏王杀的,跟皇上有什么关系?”

傅思滢怒目而视:“厚颜无耻!”

卫兰灵冷笑:“说到底,害死容辰弟弟的人,是姐姐你吧?北夏王看上姐姐,姐姐就跟了北夏王呗,何必宁死不从,非要逼得容辰弟弟去找北夏王。瞧瞧现在,容辰弟弟的鲁莽惹怒了北夏王,想来哪怕是现在再将姐姐送去,也平息不了北夏王的怒火。”

说罢,露出一副傅思滢“不识大体”的轻蔑之态。

不想再和这贱人说话,傅思滢向前大走两步,站到何长易的面前:“你当初求娶我时,说会护我敬我、爱我一生,可现在,你却要将我送给别的男人?何长易,你的良心都喂狗了吗?若是没有我傅家,你谈何夺下江山!”

因为顾及何长易的脸面和尊严,傅思滢从来不会在何长易面前提及傅家的从龙之功,也因为她相信他不是一条不知恩德的白眼狼。万万没有想过,时至今日,她才看清他的真面目!

距离她不过两步的何长易看也不看她一眼,脸面转到一旁,十分冷漠。

傅思滢继续问:“你要将你的皇后送人,你如何给朝臣交待,如何给天下交待?你还要不要脸面!往小里说,你又如何给我父亲交待?他是你的宰相,辛勤政事,你却如此待他的女儿?!”

一时没有说话的卫兰灵听到这话,冷不丁地流出一连串的笑声。

“呵呵呵呵,哦,对了,有件事情忘记告诉姐姐,”她看向傅思滢的目光带着无穷的得意,“你一直当我是表妹,却不知道你我其实……是同父异母的亲姐妹呢。”

“你!”瞬间,傅思滢宛遭雷击,盯着卫兰灵言笑晏晏的脸,就像是在看一只画了皮的鬼。

同父异母?!

她的娘亲与卫兰灵的娘亲是亲生姐妹,人称“大小李氏”,自娘亲去后,她一直将姨母小李氏当作亲娘侍奉。

可现在,卫兰灵竟说与她是亲姐妹?

傅思滢绝没想到……绝没想到!

怪不得父亲对小李氏和卫兰灵百般照顾,甚至在母亲死后,也不避嫌地照拂这母女二人。她真是被猪油糊了眼,竟然相信父亲是对母亲情深难忘,所以才不续弦,所以才会对小李氏爱屋及乌。

卫兰灵只比她小一岁,足以证明父亲与小李氏早有苟且。

恍然间,傅思滢想起母亲在临终前的那一年总是闷闷不乐。她以为母亲是被病痛折磨得没了精神,现在想来,说不定母亲是已知道真相。

傅思滢被痛击伤心的模样令卫兰灵极为愉悦。

她娇嗔地抬手轻轻敲向何长易的胸膛:“皇上,妾身的宰相爹爹多会享受齐人之福呀,和皇上您一样,嗯?”

姐妹共侍,何等快活。

闻言,何长易轻哼一声,抓住卫兰灵的手,语气是带着宠溺的训斥:“净胡说,口无遮掩。”

“妾身哪里是胡说。哦,不对,姐姐就要远去北夏,皇上是没有这个福气了。”

看着这两个丝毫不知廉耻为何物的渣滓,傅思滢正要开口大骂,猛然怒气冲头,霎时间,她眼前一黑跪倒在地,大大呕出一口浓如黑墨的腥血来。

“噗!”

一口黑血吐出后,傅思滢更是头昏脑涨,浑身无力。五脏六腑如同移位,腹中绞痛万分。

瞬间,疼得她浑身大冒冷汗。

将弟弟的头颅安稳放在一旁,傅思滢忍不住在地上蜷缩起来。

不,她不能有事。她还要给容辰报仇,她还要让卫兰灵这个贱人去死!她还要去问问父亲,他究竟是不是也和何长易一样,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账伪君子!

躺在地上忍了一会儿痛,傅思滢做好示弱准备,打算先让何长易传太医来给她诊治,谁料一抬头,就看见靠在何长易怀中的卫兰灵正看着她,露出极为刺眼的冷笑。

电光火石之间,一个从未有过念头突兀跳出。傅思滢失声尖叫:“你给我下毒?!”

她自小养尊处优,身子骨强健,也就是这一年来,日渐虚弱。时至今日,甚至还到了吐血的地步。

无病无灾,不是被人下毒,又能是因为什么?

而闻言,卫兰灵却反应极快地连连摇头,理直气壮地说:“什么下毒,姐姐怎么能这么污蔑我?”

以为这个贱人是还在何长易的面前装模作样,傅思滢转而看向何长易,目光里带着稀薄的期盼,以为他能看出这个贱人的恶毒面貌。

谁知。

眉头紧蹙的何长易揽住卫兰灵,不耐烦地对傅思滢道:“与兰灵无关,是你的身子骨太弱,经受不住药力。”

“药力?”傅思滢脑中一片空白,“什么药力?”

这么久以来,她只喝过一种药。

因为与何长易成婚多年一直没有子嗣,她和他都饱受朝堂压力,所以傅思滢在一年前开始服用何长易寻到的能够助孕的药。

可既然是调养的药,为何会让她的身体每况愈下,甚至现在还吐出黑血?

傅思滢呆愣的模样逗笑卫兰灵。卫兰灵浅笑两声,正欲开口,蓦然一低头用帕子捂住口鼻,做出要吐的动作。

见状,何长易很是关心地连连在卫兰灵背后轻抚:“怎么了?”

“妾身没事,”卫兰灵干呕几声,收起帕子,嘴角带笑,挑眉对傅思滢讥讽地道:“该不会是我和姐姐的药……被皇上给搞混了吧?姐姐想要孩子,我可是因为身份尴尬,不敢要呢。”

傅思滢定定看着卫兰灵令人作呕的惺惺作态,不愿去思索这个贱人的话中话。

搞混了……

药搞混了?

呵!

哈哈哈哈!

厚颜无耻!

何等薄情!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指数:★★★★★

毒妃归来:邪王快接招》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毒妃归来:邪王快接招》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毒妃归来:邪王快接招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uperqq.com/?id=17048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