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妃有喜》无广告免费在线阅读

第六章 师傅,不带你这样坑徒弟的!
在小春幽怨的目光下,唐芯罢罢手,溜出门。

“小唐,你怎么了这是?”刚进御膳房,唐芯就听到孙老忧心忡忡的询问。

“师傅,咳咳咳!”她难受的握拳咳嗽几声,“不打紧的,许是昨夜吹了风,今早起来有些不爽快,我怕把病气过给大家伙,才弄了面巾戴上。”

“你怎的这般不小心?”孙御厨的口气略有缓和,“既然身体不适,今儿你就做些轻活,别在厨房里待着,免得吸进油烟加重了病情。”

“嗯。”唐芯乖巧地应下,在心中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一连三日,唐芯皆是一副不以真面目示人的装扮,直到脸上的伤痊愈了,她才摘掉黑巾,素面朝天的游走在阳光下,想去御膳房向师傅报告这个好消息。

“哎哟!”她跑得太急,刚穿过长廊的拐角处,就同一人撞了个满怀。

踉跄地往后退了两步:“对不起对不起,我没看见这儿有人。”

“走路不长眼的?”尖嘴猴腮的太监指着唐芯的鼻尖骂道,弯腰将撞落的画筒捡起,小心翼翼拍去上边的尘埃。

唐芯自知有错,卑躬屈膝地说:“请公公息怒,是奴才不好,奴才给您赔个不是。”

“哼,赔不是?碰脏了齐妃娘娘的画卷,是你一句对不起就能赔得起的?”太监趾高气昂的问道,“你知道娘娘有多宝贝这幅画卷吗?不行,你得同我去见娘娘,让娘娘来发落你!”

万一被认出来怎么办?

“公公,画卷没脏,只是桶掉到了地上,奴才有帕子,这就帮您擦干净。”唐芯还没从袖子里把娟帕掏出来,就听太监又说。

“少用你的脏手碰娘娘的东西!也不看看你是个什么德性!区区一个奴才,够资格沾娘娘的贵气吗?”太监横眉怒目地推搡了唐芯一把。

唐芯没防备,身体因惯性朝后倒去:“呀!”

无意识伸长的手臂击中太监手中的画筒。

“皇上小心。”长廊外幽静小道处缓缓走来的李德,乍一抬头,恰巧看见一‘暗器’打着旋儿朝这方飞来,惊呼出声。

沈濯日不避也不闪,胳膊一伸,轻而易举就将暗器抓住。

“砰!”重物落地声,从红廊内传出。

唐芯四脚朝天的躺在地上,疼得龇牙咧嘴,妈蛋,她招谁惹谁了?

“怎么回事?这是谁的东西?”李德发了狠,这玩意若砸到皇上,那还得了?

熟悉的公鸭嗓从栏杆外围传来,唐芯浑身一僵,下意识翻身以脸朝地,这时候地上若有条缝,她一定会毫不迟疑的钻进去。

“皇上?李公公?”太监膝盖一软,跪在地上喊冤,“不关奴才的事啊,是他,他故意撞着奴才,使得画筒脱手……”

“行了,”沈濯日迈着沉稳地步伐步上石阶,深邃的眸扫过诚惶诚恐的太监,而后,又落在地上如八角章鱼般挺尸装死的唐芯身上。

“你……”这奴才在演大戏吗?

“奴,奴才参,参见皇上。”唐芯压沉声音,结结巴巴地请安,背脊始终勾着,不敢直起。

“你是哪个宫里的?”沈濯日挑眉问道。

“奴才,奴才……”唐芯佯装出一副吓破胆的样子,连说了三个奴才,可后话却没挤出来。

“不会说话,要舌头有何用?”沈濯日又往前迈了一步,如巨山般可怕的压迫感,从头顶落下。

唐芯惊出了一身冷汗:“皇,皇上开恩!奴才,奴才天生大舌头,不,不是故意,故意的。”

断断续续的辩解,听得沈濯日愈发不耐,本想严惩一番,却在见着小结巴抖若风中残烛的身躯后,又歇了心思。

他无趣的将画筒扔到地上:“走吧。”

两个奴才而已,不值得生气。

“是。”李德狠狠剐了眼在鬼门关逛了一圈的二人,低声警告,“往后行事仔细点,再被咱家撞见一回,有你们好果子吃!”

唐芯狠狠点了下头,待那抹强势的气息远去后,她才哆哆嗦艘地站起身,一脸后怕的拍了拍胸口。

吓死她了,刚才那一瞬间,她真以为舌头会不保呢。

一场虚惊后,唐芯懒得搭理地上疲软无力的太监,擦了擦冷汗,拖着疲惫的步伐朝御膳房走去。

至于画筒?谁仍的找谁去。

来到御膳房,她里里外外找了个遍,也没见着孙御厨的人影,忙抓住一聊得来的太监问道:“看见我师傅了吗?”

“太后娘娘身边的嬷嬷一大早就来咱们这儿把孙老叫走了,我估摸着啊,多半是听说了孙老治好齐妃娘娘口疮的事,唤他去,想叫他也弄些膳食,治一治太后多日不好的咳嗽。”太监轻声解释。

话音刚落,孙御厨就愁眉不展地进了院子。

“老孙,好样的,这才几天宫里的贵人都找上门钦点你准备膳食了,你可千万要好好干,别叫贵人们失望啊。”张御厨倚靠在灶台旁,阴阳怪气地笑道,鼻梁两侧的八字纹,因此加深了不少。

唐芯猛一皱眉,这家伙太讨人厌了!

比起她愤慨的模样,孙御厨却是对张御厨的挑衅置若罔闻,进了厨房,他走到灶台边上,有些无从下手。

“哎……”

“师傅,您老快别叹气了,”唐芯偷偷走上前来,与孙御厨耳语,“到底咋回事?太后是为咳嗽的事,才唤你去的吗?”

“是啊,太后娘娘近日凤体微恙,总是咳嗽,也不晓得谁泄露了风声,说是我能治好这病,太后就宣我过去,命我备好治咳嗽的膳食送往慈宁宫,”孙御厨苦笑一声,“可我哪会啊。”

“不还有我吗?”这点小事,有她在分分钟能解决!

“你知道?”孙御厨一脸意外,上次难道不是歪打正着碰巧赶上她手里有偏方吗?

唐芯深深觉得自己作为吃货的自尊心严重受创,她立马挺直腰杆,压低声音避开周围的耳目说:“徒弟我的能耐,上回您老不是亲眼目睹过吗?这掌勺,我是不行,可药膳的方子,没人比我知道得更多!”

好歹她也是曾经吃遍全国各种小吃,钻研过各种菜谱、营养配搭的资深‘美食品尝家’好么!

“老孙,不快点下厨,磨磨蹭蹭耽误了午膳,太后若是告罪,你担当得起吗?”张御厨听不清师徒二人的对话,又不甘被忽视,自顾自插了句话来。

唐芯瘪瘪嘴,怎么哪儿都有他啊!

她索性拽住孙御厨的胳膊,借说要上茅房,把人带出御膳房,贼头贼脑地张望过四下,确定此处无人后,继续说:“师傅,您要是信我,就按我说的食材做,一连吃上数日,不敢说能药到病除,但有所好转是绝对的。”

既然有成功的先例在前,再信小唐一回又有何妨?孙御厨心里边最后一丝犹豫,也在唐芯自信的神色下消失。

返回厨房,唐芯手脚麻利地准备食材。

她小心翼翼地用木筷将蛋壳顶端戳破,把里边蛋清外包的薄膜慢慢捣鼓出来,配上浙贝、伍桑叶、前胡、杏仁等多种药材一并加入汤中,不一会儿,回香顺着锅里腾升的热气弥漫开了。

孙御厨亲手舀了半碗,递给唐芯尝尝。

“唔,没尝出来,师傅,再来一碗呗。”唐芯如囫囵吞枣般,火速喝光了高汤,腆着脸继续讨要。

尼玛,这味儿又香又鲜,害她馋得差点咬到舌头,必须得多喝两口!

孙御厨无奈地摇摇头,权当没看出她的心思,大方的又盛了一碗。

晌午时分,慈宁宫的李嬷嬷专程来到厨房,亲手接过膳食带回慈宁宫供太后享用。

“大人,孙老他真能治好太后的病吗?”张派的厨子聚在一起,窃窃私语着。

张御厨斜睨了眼灶台旁说悄悄话的师徒俩,大声说:“撞大运这种事,有一次哪有第二次?用膳就能治好病?说出去不怕笑掉别人的大牙。”

孙御厨脸色一沉,刚欲反驳,却被唐芯在暗中拽住了衣袖。

“师傅,你这会儿同他斗嘴,他铁定会说你心虚,不如忍忍,等过几天,咱们用事实来说话!”届时,再狠狠地打这帮人的脸。

“你说得对。”孙御厨忍住不快,专心做事,任凭张派如何刺激,没再吭过一声。

七日后,浓雾渐散,李嬷嬷在晨露中亲自造访御膳房,奉帝王口谕,宣备膳的孙御厨去慈宁宫见驾,听候封赏。

张御厨狗腿的笑容没来得及展开,就彻底僵在了唇边,双目吓得险些脱窗。

“嘿嘿,师傅,信我的没错吧?”唐芯边扶神情恍惚的孙御厨起身,边得意的说,同时,不忘向地上跪着听旨的张派人投去一抹胜利者的眼神。

“走吧,莫要让太后和皇上等久了。”李嬷嬷温声提醒。

唐芯低头敛笑,轻轻推了孙御厨后背一下:“师傅,快去啊。”

孙御厨定了定神,深深看了唐芯一眼后,张口说道:“嬷嬷,此次为太后备膳,小唐他功不可没,不知奴才能否带他一道前往慈宁宫面见圣上?”

轰轰轰!

三道天雷迎头劈下,炸得唐芯魂飞魄散。

不要啊——

她悲痛欲绝的抗拒之色落在李嬷嬷眼中,被解读为得知面圣的喜讯乐傻了,略一思索,便点头道:“既然如此,就带上他吧。”

“我不……”拒绝的话险些脱口。

孙御厨一把捂住唐芯的嘴,另一只手攥紧她的胳膊,低声说:“小唐,师傅晓得你不贪功,但这功劳是属于你的,谁也拿不去!你就听师傅一回。”

师傅啊,没你这样坑徒弟的!她见到皇帝躲还来不及,哪有主动往前蹭的?这和把她往刀山火海上送有什么分别?

唐芯掩面泪奔,后悔得肠子都快青了。

她今儿为毛没有告假啊!

孙御厨上辈子不是蛔虫,只当她喜极而泣,大力拽着人跟在嬷嬷后边,路上,絮絮叨叨地叮嘱唐芯有哪些忌讳,又要注意些什么,后者全程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一个字没听进去,只巴望着,这条路能再长点,最好永远不要有尽头!
第七章 朕说你行,你就行
“皇上与太后正在用膳,你们在此静候片刻,待饭后,自会传召。”李嬷嬷在前殿止步,低声吩咐道。

尼玛!既然在吃饭,这么早让他们来干嘛?

唐芯暗暗腹诽,面上却不敢流露出丝毫不满,从善如流地跟着孙御厨跪在殿中,低头装死。

一道翡翠珠帘后,铺着明黄桌布的长桌旁,穿着粉色宫装的宫女成一列靠墙而站,上首,沈濯日一席绛紫蟒袍,三千青丝束于金冠下,优雅地接过侍膳太监递来的湿帕净手。

“传膳。”

熟悉的冷冽声线从帘子后飘出。

唐芯立马缩了缩头,往孙御厨身后默默挪动,唯恐被里边的人发现。

“别怕,你治好太后有功,皇上会嘉奖你的。”孙御厨压低声音安慰道,以为她初次见驾心中惶恐。

才怪!要是被皇帝发现她伪装身份到御膳房当差,再大的功劳,也抵消不了好么?

摸摸脖子,总觉得脑袋随时有掉下来的风险。

不行,她得想个办法尽快脱身。

唐芯忽地灵光一闪:“师傅,我尿急!”

孙御厨蹙了下眉,迅速抬头朝珠帘内张望一眼,而后急声说:“你再忍忍。”

关系到她的小命能忍吗?

唐芯张口欲言,李嬷嬷瞥见两人说悄悄话的动作,刷地投来一抹眼刀,成功让唐芯心里的小算盘化作泡影,一脸哀怨的继续装死。

上回没能被认出来,这回说不定也是一样的。

唐芯闭着眼睛,一遍遍做着自我催眠。

侍膳太监大手一挥,宫女齐齐掀开银盖,恭敬地将美食送上餐桌。

“皇上,太后,今儿共八道菜,牛乳蒸羊羔、一品桂花粥、白萝凉菜、黄米面茶……”

“蹭”,颓唐的小脸瞬间抬起,泛着绿光的双目眼巴巴瞅着那道珠帘,望眼欲穿。

美食啊!

飘逸而出的菜香,勾得唐芯肚子里的馋虫蠢蠢欲动。

沈濯日慢条斯理持起金筷,捻着条白萝卜丝往嘴里送。

放开那道菜,让她来!

唐芯不安分地动了动身体,恨不得扒开帘子冲进去,响应美食的号召。

呜呜,她也想吃!

‘咕咕’肚子应景地叫唤两声,像是在发出抗议。

唐芯的眼跟着筷子来回摆动,唾沫咽了一次又一次。

等等,他怎么老是吃那盘凉菜啊?

唐芯扬长脖子,透过朦胧的珠帘看清了盘子里凉菜的品种后,不由倒抽一口凉气。

居然是萝卜拌木耳?这两种食材怎么能放在一起吃!

慈宁宫中一室静谧,沈濯日手中金筷蓦地顿在半空,一双深不见底的眸直直看向帘子外,突然发声的小太监。

完全不知道自己说出心声的女人,还在回忆着当初一时嘴馋吃了某餐厅的萝卜木耳汤后,浑身发红、瘙痒结果在医院挂了半个月点滴的悲惨经历。

“啪”,筷子搁在桌上。

清脆的声响如惊雷,成功唤回了唐芯的神志。

卧槽,都盯着她干嘛?

唐芯吓得小脸微白,伪装曝光了?

“你何出此言?”沈濯日漠然问道,语气虽平淡,却带着久居上位的强势。

“啊?”她说啥了?

“小唐,你啊什么啊,快回话啊,”孙御厨急红了眼,“为何你要说萝卜与木耳不能同时食用?”

她说出来了?

唐芯懊恼得想去撞墙,偏偏所有人都在等着她回答,定了定神,她低头掩住容颜,只露出个圆润的小下巴,掐着声音回禀:“回皇上,萝卜属寒食,与木耳一起食用,会有皮炎的症状出现,尤其是对体质过敏的人,更容易患病,所以,奴才在不经意看见桌上有这道菜后,才会有此一说。”

她特地咬重了不经意三个字,表示她忽然说话是有原因的。

沈濯日眸中掠过一缕暗芒,不错,他近日确是龙体抱恙,太医开药后,也不曾见效,不过,这个小太监是在宫中打听到后,在此借题发挥,还是真有能耐?

审视的目光落在唐芯身上,像是要将人看穿。

“皇上!”唐芯的分贝立时提高,现在不求饶,更待何时?“奴才御前大小声,实乃大不敬,但也是出于一片忠诚之心,求皇上饶恕奴才这一回!”

“你既知道此物相克,定该知晓调养之法。”沈濯日没说罚,也没说不罚,脸廓冷峭,着实叫人猜不透他的心思。

唐芯在强权下,艰难点头承认了。

“很好,你若能让朕的病疾减缓,朕就网开一面,放过你,”说着,话顿了顿,寡情的唇线缓缓上扬,弧线透着一股冷意,“若做不到……”

“奴才可以!”不行也必须行,“只是,奴才需要一些食材。”

“准。”

得令后,唐芯急匆匆将药膳的制作工序及所需材料一五一十告知李嬷嬷。

由李嬷嬷亲自到御膳房监工,半个时辰过了,她便端着那碗以糯米、大米、海带、红糖熬成的粥返回慈宁宫,送到帝王跟前。

侍膳太监用银针试毒后,才请天子品尝。

盛米粥的金勺缓缓送入口中,举手投足间,散发着浑然天成的贵气,让人莫名生出,他吃的不是一碗粥,而是一道山珍海味的错觉。

唐芯舔了舔唇瓣,只能吞口水解馋。

瓷碗很快见了底,沈濯日接过娟帕不紧不慢擦拭着唇角,神色不动如山,仍是那派威严之状。

“皇帝,还是请太医来一趟吧。”太后拨着佛珠套入手腕,“龙体要紧。”

“不必了,此法甚好,朕连日来的不适,确是有所缓和。”说着,沈濯日面上冷色减退,流露出些许兴味,“没想到宫中一小太监竟有比太医更为高明之术。”

食补药膳和开方治病本来就是相辅相成的好么?

得意的笑容还没爬上嘴角,一道声音迎头落下。

“起来回话。”

不是吧?

冷汗瞬间浸湿背脊,开什么国际玩笑!现在起来不就要穿帮了吗?

唐芯做着垂死挣扎:“奴才身份卑微,不敢直面圣上,您还是让奴才跪着吧。”

剑眉不耐地蹙紧,回暖的面庞霎时冰封:“你想抗旨?”

“奴才不敢。”唐芯吓得打了个哆嗦。

“还不起来?”语调勃然加重,隐隐透着几分危险。

从命或许有一线生机,抗旨就真的没命了。

唐芯在想明白后,深吸口气,如壮士割腕般豁然站了起来,神色英勇,目光决绝,倒把太后逗笑了。

“哪来的奴才,好生有趣。”

沈濯日细细端详了唐芯一阵,直盯得唐芯双腿发软。

“叫什么名?”

这意思,是没认出她吗?

唐芯紧绷的神经立时放松,低眉顺目地回话:“奴才名叫唐鑫,大伙都唤奴才小唐。”

“在御膳房当差?”沈濯日接着又问。

“是。”唐芯老实点头,心里有些抓狂,他在调查户口吗?接下来是不是要问他几岁?进宫几年?家住何方?家里有几口人?

沈濯日不曾按照她设想的剧本走,宫里的奴才个个家世清白,无需盘问。

“你从何得知这些个学问?”

唐芯面露几分惭愧:“回皇上,奴才以前嘴馋,曾偷过邻居地里的萝卜,和家里的木耳混在一起吃,因此大病了一场,是村里的老人用这偏方治好了奴才的病,奴才一直记在心里边,没想到今天派上了用场。”

“皇上,小唐他知道得可多了,”孙御厨神助攻似的开口,“上次齐妃娘娘得了口疮,全靠小唐想出的偏方才让娘娘病愈,此次太后凤体微恙,奴才用芭叶入菜,也是小唐的主意。”

孙御厨噼里啪啦把唐芯暗地里立下的功劳全说了,完全没注意到,她那副几近崩溃的样子。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求不坑!

“真有此事?”沈濯日稍感意外。

“奴才怎敢欺瞒皇上?”孙御厨给出了肯定的答案,他是师傅,岂能占了徒弟的功劳?

“如此说来,确是该赏。”此人倒是个人才,深幽的黑眸中染上几分赞赏,“朕身边缺个近身伺候的侍膳太监,就你吧。”

“哈!?”不要啊。

唐芯不可置信地瞪圆了双眼,这哪儿是赏赐,分明是惩罚!

比她更无法接受此事的还有一人。

“皇上。”侍膳太监厉声惊呼,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他要被革职了?为什么?

“相克的食物就在桌上,你竟一无所知,朕留着你有什么用?”沈濯日冷声斥责,一句话,却断了此人的仕途,“即日起,提唐鑫为三品侍膳太监,而你,”无情的眸凉凉睨过地上面如死灰的太监,“降为七等太监,调去冷宫当差。”

太监瘫软在地上,只觉天塌了。

“皇上。”唐芯急切地开口,她就快进入虎穴了,再不抗争还等什么?“奴才年纪尚轻,在宫中资历很浅,恐怕难当此等大任。”

“小唐,莫要胡言乱语。”孙御厨伸手拉了她几下,这可是绝好的差事,多少人求都求不来,错过了,就没了。

唐芯有苦难言,到了皇帝身边,暴露的危险只会更大,她能去么?

“朕说你,你就行,”沈濯日不容质疑地说,“明日到朕身边当值。”

言罢,他挥了挥手,示意二人退下。

孙御厨麻利地从地上窜起,一手捂住唐芯的嘴,一手拉着她往外拖。

“唔唔唔!”放开她,她还有话没说完啊。

一道深幽的目光从帘子内飘出,凝视着渐行渐远的师徒二人。

这奴才的背影似乎有几分眼熟。

错觉吗?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指数:★★★★★

厨妃有喜》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厨妃有喜》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厨妃有喜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uperqq.com/?id=16994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