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妃有点狂》穿越架空短篇小说甜文在线免费阅读无广告无弹窗

第1章 被污蔑
“哗啦!”叶初云被一盆水泼了个透心凉。

怎么回事?头怎么这么痛?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

“叶初云,你好大的胆子,居然背着我和你表哥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情,实在是让小王恶心至极!”

谁在耳边这么吵?

这是怎么回事?她不是在飞机上执行任务的吗?后来……飞机突然爆炸,她怎么会来到这?

头好痛!

同时一大片记忆涌入了她的脑海之中。

叶初云,丞相府的嫡女,母亲是盛阳长公主,当今圣上的姑姑。

因为亡母身份尊贵,她早早便被下旨指给了宸王家的世子魏逸风,可自己却因为这门婚事遭到了庶妹们的嫉妒,于是才有了现在的这一幕,她被人设计下了迷药。

被早早候在半路上图谋不轨的温非闲截在了后花园里,对方意图轻薄于她,两人拉拉扯扯、搂搂抱抱的画面,被恰好路过的宸王世子魏逸风撞了个正着。

原主想要上前解释,却被魏逸风一脚踹翻在地,头磕在柱子上便直接咽了气。

然后,才有了她的穿越。

“世子爷,是叶初云她先勾引的我,我……我只是一时没把持住而已,世子爷您饶了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温非闲趴在地上,一副贼眉鼠眼的窝囊样。

“姐姐……你都已经与世子爷定有婚约,怎么还能和表哥他纠缠不清呢!”站在魏逸风身边的一袭蓝衣的矜贵女子无奈地摇了摇头,眼中满是失望。

这女子是叶家二小姐叶初雪,在京城是出了名的才华横溢、清高不已,虽说是庶女的身份,却比叶初云这个嫡女过得还要体面有排场。

“大小姐在府上的男人缘向来很好,便是家丁们平日里也会忍不住多看您两眼,这早也不是什么新奇事了。”三小姐叶初雨更是落井下石、含沙射影。

叶初云痛苦地捂着脑袋,身上的疼痛让她压根没心情与人争辩,只冷冷喝了一句:“闭嘴!”

在场众人纷纷一愣,隐约觉得叶初云哪里变得不一样了,她以前最是软弱可欺,哪怕别人再怎么羞辱打压她,她也只有退让的份儿。

“事到如今,你居然还是不知悔改!小王真是对你太失望了!”魏逸风看也不想再看叶初云,仿佛多看一下都会脏了他的眼睛似的,直接一抖衣袂头也不回地出了园子。

毕竟花朵再美,若是被别人采摘到了手中,也终究是残花败柳罢了,他堂堂宸王世子,岂会用别人用过的东西?

魏逸风一走,叶初雨便越发有恃无恐,瞪向叶初云:“来人!把这个不要脸的下贱东西关到柴房里去!”

“大小姐!”姗姗来迟的小丫鬟见到满脸是血的叶初云,吓得小脸一白,“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大小姐?她好歹是丞相府的嫡女,当今圣上的表姐!”

叶初雪一听“嫡女”两个字,眉心忍不住一跳,像是被捅到了痛处,随即厉声道:“是你家小姐不知礼义廉耻,勾引温家表哥在先。”

小丫鬟摇了摇头,压根不信:“我家小姐根本不是这样的人,你们……你们根本就是合起伙来污蔑她!”

叶初雨闻言直接上前给了小丫鬟一巴掌,怒喝:“你家小姐根本就是个下贱东西!你也一样!”

小丫鬟直接被叶初雨一巴掌掀翻在地,满嘴的鲜血往外溢出,她幽怨地回头看向叶初雪和叶初雨:“一定……一定是你们陷害小姐,故意将我引开,让我没办法护在小姐左右!”

“你……”叶初雨指着地上的小丫鬟,脸色气的铁青,“来人啊!给我掌她的嘴,区区一个下人胆敢随便攀诬主子,谁给你的胆子!”

“住……住手!”叶初云趴在地上,想要制止,可这具身子受药效的影响,此刻压根使不出力气来。

“打!给我往死里打!打到她服软为止!”叶初雨气急败坏道。

看着小丫鬟被家丁“啪啪啪”地打耳光,口中仍是大喊“小姐冤枉”,叶初云的心竟然没来由地痛了一下。

在原主记忆里,小丫鬟是与她从小长到大的,感情早已超越了主仆之情,尤其在母亲死后,叶初云更是与这小丫鬟相依为命。

过往的记忆让叶初云有了感同身受,可现在的她压根没有力气站起来,更别说替小丫鬟出头了。

叶初云气的攥紧了拳头,你们这群人……都给我等着,等我恢复过来,定要将这些伤痛十倍百倍地奉还给你们。
第2章 刺杀
“你们……这些人……欺人太甚!我……我定要告诉丞相……让他为我们做主!”小丫鬟满嘴是血,一张小脸被打的鼻青脸肿,口中仍是倔强。

叶初雨冷笑了一声:“你以为父亲是会相信你这贱婢说的话,还是相信我的话?”

“行了,先停手吧,别真把人给打死了,到时候父亲问起来,咱们就真的说不清了。”叶初雪看够了热闹,这会儿才风轻云淡地扮起了好人,反正就算父亲追究,也是叶初雨下令动的手,与她叶初雪没有关系。

一句话,她就能把自己摘的干干净净。

“说白了,既然没做亏心事,何必惧怕丞相追究?”小丫鬟当真是忠心耿耿,明明自己已经被打的奄奄一息,却还是拼了命地维护叶初云。

叶初雪拧了拧眉,有些不耐烦:“让她闭嘴!”

家丁立刻加重力道,直接一巴掌将小丫鬟呼晕了过去。

叶初云望着倒地血肉模糊的小丫鬟,双眸瞬间布满杀气。

可最终,她的身体还是不听使唤地睡了过去。

黑暗的柴房,老鼠从女子纤长的手指上爬过,叶初云猛然睁开一双冷眸,凛冽之气瞬间笼罩周身。

清冷的月光从半掩的窗户外面照射进来,四周显得脏乱潮湿,隐隐传出烂木头的腐烂气味。

这会儿药效应该是还未完全消退,四肢仍旧有些无力,但好在并不影响她正常行动。

她缓缓坐起了身子,摸了摸被鲜血染湿的额头,那里仍是传来钻心的疼痛。

这不是梦,她也真的穿越了,穿到了这个与她同名同姓的女子身上。

她忽然想到了什么,急忙转身去看一旁的小丫鬟。

小丫鬟闻见动静,也微微睁开了双眼:“小……小姐,你没事吧?”

“没事。”叶初云不喜欢说废话,直接拿过小丫鬟的手开始号脉,她前世是特工,为了活命几乎什么都要会。

“虽然没受内伤,但这脸上的伤还是需要尽快医治,否则会留疤。”毕竟脸对一个正值青春年少的女子而言是十分重要的。

“小莲没关系的,倒是小姐你头上的伤口,可不能留疤,否则世子爷定然会不喜。”小丫鬟一脸担忧地提醒道。

叶初云却是毫不在意地冷嗤:“他喜不喜欢我才无所谓。”

小丫鬟一脸惊讶地看着叶初云:“小姐你是怎么了?怎么好像变了个人?以前你可是很在乎世子爷的。”

“那是我以前眼瞎,往后我不会再这么傻了,”叶初云眼中眯起一道危险的光芒,转眸看向小丫鬟,“有件事我正要问你,今日午宴究竟是谁将你叫走的?”

“是二小姐身边的一等丫鬟喜儿。”

“我知道了,这个喜儿,我绝对不会放过。”她眯了眯眼,眸子变得越发阴沉,“你先在这里呆一夜,我出门找些伤药回来。”

叶初云说完,便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小姐身上没有银子怎么抓药?何况这个点药铺子也关门了。”小丫鬟有些担心。

“你不用管,我自有办法。”叶初云性子忽然的转变,让小丫鬟有些畏惧,一时间也就没敢再多问。

叶初云连夜去了城郊,找了草药先服了下去,才感觉迷药的作用逐渐消失,身体又恢复了正常。

可尽管这样,原主的这具身体还是过分虚弱,和叶初云前世的体质相比,简直一个天一个地。

她又采摘了一些活血化瘀的草药带在了身上,然后起身朝着城里走。

叶初云人刚走到官道上,却忽闻前方一阵激烈的打斗声。

黑夜之中,一群黑衣刺客迅速包围了中间的那个黑衣男子。

男子身形擎长,手持一把寒意凛冽的长剑,挺直的身躯自带一种威严与震慑。

这背影也太好看了吧,简直就是黄金比例好不好?

叶初云不留神犯了个花痴,急忙躲到了一旁的草丛中,刚穿越过来就遇上同行,这运气也是绝了。

外面“锵锵锵”的打斗声持续了大约半盏茶的功夫。

叶初云忍不住惊叹,这黑衣男子武功很高,以一敌十居然还能坚持这么久。

叶初云有些等的不耐烦了,刚露出半个脑袋想要一探究竟,就看见黑衣男子长剑刺穿了最后一个刺客的身子。

刺客们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男人却依旧挺拔地立在那儿,长长的衣袂飘起,发出烈烈作响声,手中的剑刃还在滴着热血。

正在这时,黑夜中再度传来一阵轻微而又零碎的脚步声,又一波刺客追了上来。

这一波又来了大约有二三十人,只为了对付这一个!

黑衣男子脸不红气不喘,手中剑刃快若闪电,一眨眼的功夫便又有十几个刺客先后倒地。

而一旁的刺客头目自始至终立在一旁,未曾参战。

见黑衣男子疲于应对刺客之际,拿起手中箭弩,朝着对方射去。

“小心!”叶初云没忍住喊了一声。

那黑衣男子立即有所察觉,微微侧身,那箭弩便贴着他的侧脸,刺进了身后刺客的头颅。

那刺客头目回过神来,立刻盯着草丛的方向:“谁在那里!”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指数:★★★★★

摄政王妃有点狂》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摄政王妃有点狂》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摄政王妃有点狂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uperqq.com/?id=16936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