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谋妃:傲娇王爷请听令》穿越架空短篇小说甜文在线免费阅读无广告无弹窗

1章头骨,饮酒器
风萧萧,带着沙哑,吹过竹林,刮过乱葬岗。

入眼是,一地战死的尸骸,触目惊心的红,血,弥漫了半个坟场。

“百里笙,朕要把你的头骨做成饮酒器,每日与皇后欢饮。”

一个身影立在一具遗骸旁,华美尊贵的龙袍,俊美雅致的面颜,可是却吐出如此骇人悚然的话。

昔日柔情朗,今朝夺命君。

百里笙匍匐在地,轻渺的身子颤抖不已,许久了,都爬不起来。

原来,连灵魂也这般沉重么。

宇文宸啊宇文宸,你竟然歹毒薄凉到这样的地步!

“贱种。”

宇文宸冷哧,对着剖开的腹部一脚踢起,一个血肉模糊的东西,掉落在不远处,将几匹狼吸引过来。

孩子,那是她的孩子啊。

百里笙终于起得身来,跑过去,无助凄厉地哭喊,“不要,不要吃我的孩子……”

那么小的生命啊,很快就可以降生,在不久的将来,唤她一声“娘亲”。

百里笙惶恐地伸手去拉扯,可是窜来窜去的野狼穿过她,没有任何阻碍。

什么都没有了,什么也不再剩下。

天地之间那样的苍白,百里笙只听到一阵咀嚼声,很快归于寂静。

她捧住一捧沾着她孩儿的血的土,头发披散在地,口中发出野兽一般的悲呜。

此时,一个头骨饮酒器初步制成。

宇文宸拿过来,端详着,唇角勾起一丝冷笑,“这个饮酒器真漂亮,百里笙,这是你留在这个世上的最后价值。”

“宇文宸,宇文宸,我不会放过你的,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百里笙踉踉跄跄地扑过去,手卡着宇文宸的脖子,想要把他生生掐死。

可是和刚才一样,她的手穿过他的皮肉,不管她怎么声嘶力竭,使出浑身解数,他都毫发无损。

仿佛是察觉到风中的一丝异样,宇文宸眸中浮起诡谲讥讽之色。

“百里笙,那是你在哭吗?朕喜欢听你哭,你再哭大声一点,好让朕听得更清楚一些。”

阴恻恻的笑,那样的刺耳。

用十年的光阴,扶持人质归国上位,原以为,会换来一段良缘。

结果,杀她父皇母后,灭她家国,生生剖下她腹中的孩子,让她被护卫折辱至死,亲手一剑剑,将她分尸。

他给了她最深的绝望,最大的屈辱,惨绝人寰,丧尽天良。

百里笙心中都是悔,无尽的悔,是她没有早一点看清这个禽兽的面目,是她错付了人。

是恨,无边的恨,犹如地狱之火,犹如万丈深渊。

可惜年华已去,她短暂的一生只能是一个悲剧,从此宇文宸将拥着那个蛇蝎妇人,用她的头盖骨饮酒,他们的欢声笑语,敲在她的头骨上,让她的灵魂之夜不得安宁。

多么的不甘心,多么的痛入骨髓。

她跪在地上,摊开手,仰首问苍天,为什么,她百里笙一生行善,却落到这样的下场。

为什么,祸害遗千年,宇文宸可以永为君帝,享受世间的尊崇富贵,情爱风月?

苍天,你开开眼,开开眼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呢?难道这世上的公道,都已经变成不堪入目的炼狱了么?那么这人间,还留着做什么,苍天,你回答我,你回答我啊……

天地瞬间一黑,一阵极致的眩晕贯穿悲泣的灵魂,百里笙顷刻间失去了意识。

——————————————

凌风国。

这一日才将入秋,晴空万里,风清气爽,是太子册立侧妃的日子。

而此时,百里笙正在一张华贵典雅的雕花大床上,郁闷地看着,衣裳被扯得春光无限的俊美男子。

两人大眼对小眼。

外头传来一阵阵呼唤声。

“公主,您在哪里啊?”

“快要拜堂了,公主快出来吧,不要再躲着了。”

呼喊声越来近了,脚步往主殿这边过来。

百里笙知道她重生了,可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竟然重生在慕千烨的床上。

而且,看上下位这样的情形,两人方才正处于激战中。

仔细一想,前因后果,一目了然。

她的目光沉了沉。

男子不悦地蹙眉,声音润哑好听,“怎么停下了?刚才不是疯狂得很?”

手扶着她的腰肢,似乎准备努力地把她弄到身下,可是,他腿脚不甚有力。

百里笙感到浑身骨头酥软,后劲还在体内涤荡。

她拼命让自己冷静,斟酌道,“毕竟是大婚之日,不如先到此为止。”

慕千烨好看的眉头依然皱着。

百里笙从他身上起来,欣赏着他韧实健美的身材,“你也不想背负罪名吧,有侧门吗?”

不行不行,口水要流下来了,如果能继续,该有多好啊。

慕千烨漆黑的眸子浮起隐忍之色,终究还是伸手,指一个方向。

百里笙忙穿好衣裳,溜了出去。

她颇有些感慨,世事难料啊,谁知道她会和这个上辈子她最讨厌的男人OOXX呢?

慕千烨抿着唇,看着女子消失的方向,被汗水打湿的两缕头发衬托得他分外魅惑撩人。

“秦风,扶本王起来。”

百里笙一路避开人,跑到靳王府对面的公主府,院子里已经没有什么人影,看来都去找她去了。

她泼了一盆冷水,才将残余的欲求扑灭,然后换上嫁衣,对着梳妆台,抿了抿口脂,方才把口红都蹭在慕千烨的脸上,胸膛上了。

几个婢女和护卫冲进靳王的主殿,却见大殿之上,靳王正襟危坐,手边是一杯清茶,他掀起眼皮,隐隐有压力迎面逼来。

“谁给你们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不经传唤,私闯本王的大殿。”

前面两个婢女打了一个哆嗦,却壮着胆子,打量着四周,尤其是往房间看了一眼。

门帘卷起,床榻收拾得齐齐整整,就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两人露出疑惑之色。

“还不滚么?”

秦风不悦皱眉。

几人又是一凛,行礼赔罪,然后逃也似地出去了。

秦风眉梢一挑,“这下有好戏看了。”

慕千烨抿一口凉茶,没有说话,唇角荡着一抹意味悠长。

“哎呀,公主在这呢。”

还是百里笙的贴身婢女夏鸢折回来,看到百里笙已经一只脚迈进花轿,惊喜地大喊一声。

找寻的人都跑过来,那两名婢女脸色各异,不对啊,事情不该是这个样子。

可是到了这一步,也只能起轿,再看太子怎么处理了。

太子宇文宸穿着喜服,骑着高头大马,来到门前迎轿。

看到没有任何异常,俊美的脸上浮起疑惑,更多的,是愠怒。

按照计划,百里笙应该和慕千烨被捉奸在床,慕千烨罚罪,而百里笙,因为失德对他更是死心塌地。

宇文宸没有说话,只是调转马头,徐徐策行,百里笙的轿子跟在后头,一路炮竹喧嚣,锣鼓齐响,热闹非常。

京城的人都知道,没有百里笙这个异国公主,宇文宸还在扶苍国当人质,这一场婚礼,自然是要大办特办的。

不过,长凌和扶苍关系还不算太好,百里笙只能先做侧妃,至于今后如何,再观局势发展。

到了太子府,宇文宸下马,来到轿子前,伸手,喉结动了动,眼里闪过一抹阴翳。

轿子里伸出一只手,搭上宇文宸的手,一阵极致的冰冷透过肌肤,渗透到骨头里,仿佛从地狱而来。
2章悔婚
宇文宸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不知怎么的,他竟然有一种心虚的感觉。

下意识地要松开手,百里笙却扣紧了他的手指,半透明的红盖头下,唇角嫣然。

高堂位上,是皇帝,皇后,尊贵威仪,一旁的侧坐上,是令人闻风丧胆的靳王慕千烨,虽然残了一双腿,可是气势却将主座上的两位生生压了一头。

他浮着茶叶,抬眼,目光落在百里笙的身上,晦暗不明。

宇文宸忍着不舒服的感觉,面含微笑,牵着百里笙的手,经过红毯踏入大殿。

司仪高喊,“吉时已到,一拜天地。”

宇文宸已经打定了主意,所以自然而然地就要拜。

“慢着。”

身边响起一个声音,宇文宸看到,百里笙掀起了红盖头,露出那张美丽绝伦的脸来。

“笙儿,怎么了?”他皱了一下眉头,随即以温柔的语气问道。

百里笙恭敬而平静道,“皇上,臣女助太子归国,您许诺臣女可以提一个条件。”

皇后脸上不太好看,“公主说希望可以和太子长久,现在不是如愿了吗?”

百里笙道,“可是臣女现在,有了更好的想法。”

皇帝缓缓道,“你倒是说说,什么想法。”

百里笙伸手将慕千烨一指,“臣女要嫁给靳王。”

宇文宸,你不是打算害死我吗?我就让你丢尽颜面,让你尝尝,被当众抛弃的滋味。

此言一出,举座皆惊,都以为自己听错了,众所周知,百里笙一见慕千烨,就恨不得撕碎他,为何要踹了心仪的太子转身嫁他?

只有慕千烨摩挲着杯盏,眼眸一派澄黑,仿佛倒映着星辰的子夜。

皇后皱眉,“百里笙,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

百里笙微微颔首,“臣女想重新做一次选择,还望皇上恩准。”

皇帝脸上浮起了薄怒,一拍扶手,“放肆,订下来的婚事,你也想中途更改,你既然入了凌风的户籍,就要遵照凌风的规矩来,岂能如此放肆任性?”

宇文宸没想到,百里笙会当着所有人的面,一脚踹了他,而且,选择的是比他强大得多,令他忌惮的靳王。

脸一阵青一阵白,羞辱的感觉不断翻涌,吞噬了他的尊严,自负。

一众宾客中,一个打扮极为摇曳的女子,双眼恼恨。

百里笙竟然这样给太子难堪,她凭什么?

宇文宸已经将正妃的位置留给她,百里笙羞辱太子,她仰仗的男人,等于打她巴掌。

百里笙无奈道,“既然皇上不允许,臣女今日,就不嫁了吧。”

皇后手指缓缓扣紧扶手,冷笑,“即便皇上念在你帮助太子有功的份上,宽恕你这一次,可是你要嫁靳王,还得问靳王同不同意。”

靳王和百里笙关系一直不对付,若是靳王拒绝了百里笙,百里笙便没有台阶下,太子也好挽回被拒绝的面子。

宇文宸也巴不得百里笙被拒,敢当面羞辱他,他岂能就此善罢甘休?

百里笙看着靳王,微微咬唇,眼里,多了一丝祈求,掌心几乎沁出了细汗。

她知道,这些人一个个巴不得靳王回拒她,可是,她真的想狠狠地出一口恶气。

她前世的冤屈,又能与谁说呢。

这还是第一次,这个女人用这样的眼神看他。

靳王只感到心中隔阂的坚冰,被一束暖阳临照,幽黑的眸子似有喟叹。

缓缓道,“求之不得。”

百里笙心头一松。

啊?啊!

所有人都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问题了。

从来对百里笙没有好脸色的靳王,居然说,求之不得娶她?

众人皆是一脸不敢置信的神色。

宇文宸的脸此刻和青菜一样绿,终于忍无可忍,“百里笙,你这是在开玩笑?”

百里笙歪了歪头,“没有啊,你也看到了,我们情投意合。”

“姐姐,太子对你一往情深,你怎么忍心这样做?你又是置皇家的颜面于什么境地?”

苏妍九上前一步,虽然听着是好言相劝,可每一个字都暗藏心思。

果然,皇帝皇后太子一家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这么爱管闲事,要不要我把你和太子之间的丑事抖出来啊。”百里笙看都不看她一眼。

她们之间的帐,还要好好地细算呢。

太子和苏妍久的丑事?

这一说,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太子和苏妍久之间来回转移,带着意味不明和好奇的刺探。

苏妍久又羞耻又气恼,脸红得要滴血,恨不得找一个地洞钻进去。

“公主是说笑了。”

虚虚地说了这么一句,便退到人群里,恰到好处地掩去自己的身影,可是一双美眸仍然怨毒地盯着百里笙,众目睽睽,她只有以退为进,忍一时之辱。

宇文宸怒极,差一点又要发作,随即收到皇帝眼里的暗示,想到他若是就这样成全二人,那他以后的脸面往哪搁?

忍住恨不得把百里笙撕碎的冲动,脸上变得一派温柔耐性,“笙儿,你是不是对本宫哪里不满意,才闹这样的脾气,你先冷静下来,我们先拜了堂,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说。”

说着默不作声对她使颜色,要她以大局为重。

百里笙却装作不见,抬起下巴,“你问我对你哪里不满意,好,我如实回答你,我对你哪里都不满意,你哪里比得上靳王,只有靳王才是我想要的男人,我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宇文宸见百里笙这样不给面子,神色几乎又要绷不住,他不明白,百里笙头脑里是不是哪根筋搭错了,不但突然对他翻脸,还要嫁一直与她看不顺眼的慕千烨。

难道说,他们早就偷偷好上了,故意等到这么一天,阴损他,让他丢脸。

只有这种可能。

宇文宸越想越气,杀人的冲动在胸口冲撞,他的眼眸冷了下来,“你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你们早就在背地里苟且,对不对?”

既然百里笙执意,他丢不起这个人,只有在她身上泼脏水,让她理亏,让所有人都知道,她百里笙是死不要脸,她没有资格嫁给他宇文宸。

“没有。”百里笙一口否定,“无非是临时改变主意而已。”

她又怎么会不明白宇文宸的心思?想让她名誉扫地,做梦!

“你……”宇文宸噎住,脸青得发黑。

此时,慕千烨缓缓开口。

“皇上考虑得如何了?”

皇后见靳王发问,自然不好拒绝,可是如果在拒婚之日另行举办婚礼,不要说太子,整个皇家,都会成为笑柄。

“既然靳王和公主看对了眼,成人之美也未尝不可,只是今日原本是太子和公主的大婚之日,日期是按照太子和公主的生辰八字定的,怕是不适合靳王和公主,不如暂时搁置,择一个良日再把大婚之礼办了,如何?”

这是最好的说辞,也是缓兵之计,百里笙敢这样不把皇家的脸面放在眼里,等待着她的,只有死路一条。

慕千烨微微颔首,看上去没有异议。

百里笙行了一礼,唇角微勾,“臣女多谢皇上恩典。”

这一桩婚事,就以这样的闹剧收场。

百里笙感到一束漆黑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带着一丝灼热,一看是慕千烨,想到两人之间刚才还在尽情地疯狂,她脸颊有点烫。

咳咳,这也的确,有点疯狂了。

秦风一脸便秘的表情,推着慕千烨离开,唉,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一对冤家竟然王八对绿豆,上演了这么一出。

他是该高兴呢,还是该难过?

百里笙察觉到太子吃人的眼神,静静地看过去,眸子冷寂如亘古冰雪。

宇文宸,别急,这才刚刚开始呢。

宇文宸还是想不明白,百里笙的变化太奇怪,太诡谲了。

难道是,她知道了他的这一场阴谋,所以怀恨在心?

但是,他做得滴水不漏,药,是他亲手下的,百里笙出现在靳王府,是他亲自送去的,以她与靳王握手言和的名义。

“百里笙,给本宫站住。”

眼看百里笙就要离开,宇文宸冷冷出声,想走,哪里有这么容易?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指数:★★★★★

绝世谋妃:傲娇王爷请听令》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绝世谋妃:傲娇王爷请听令》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绝世谋妃:傲娇王爷请听令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uperqq.com/?id=16786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