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不胜愁》在线免费阅读无广告

第四章 捉奸在床
  客栈二楼房间内,汀月瞪大眼珠儿直直看着忙来忙去的姚莫婉,终是忍不住开口

  “三小姐……你怎么会?”

  “我怎么会这么清醒,是不是?亏得在怡香院走了一遭,脑子撞好了,不过能保住清白,还多亏了刘醒。汀月,是谁把你打成这样?你为什么害怕高嬷嬷看到我?如果我没记错,高嬷嬷是本……是姐姐自宫中选出来专门伺候母亲的!”姚莫婉面色沉凝,质疑道。

  “好了?好了就好!呜呜……好了就好!小姐,你不能再回姚相府了!宫中传来消息,大小姐出事了,现在怕已经……高嬷嬷是大小姐选的,却是二小姐的心腹,这么些年,高嬷嬷一直依着大夫人的吩咐,在二夫人的汤药里下毒!昨晚奴婢无意间撞见高嬷嬷朝二夫人的碗里洒了好多黑色粉末,才被她绑起来关进柴房的,她还说已经将小姐送入青楼,奴婢一时气急,狠狠撞了她,她就将奴婢悬起来……小姐,我们离开皇城吧,若被大夫人看到你,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汀月悲戚低泣,哽咽叙述。

  “高嬷嬷……月儿,我不能走!痴痴呆呆十几年,我不曾为母亲做过什么,如今母亲惨死,身为女儿,若不能为她报仇,我便枉为人女,这里有一百两银票,莫婉谢你多年来对母亲的照顾,你可以走了。”姚莫婉将银票搁在汀月手里,肃然道。

  看着手中银票,汀月只怔了片刻,便将它搥回到姚莫婉手里。

  “小姐不走,月儿也不走!二夫人对月儿有救命之恩,如今二夫人惨死,月儿自当为她报仇!月儿以后便跟着小姐,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汀月悲愤开口,信誓旦旦。

  “我向你保证,我们不会死。”姚莫婉拉过汀月的手,清越的声音透着让人不容质疑的坚定。

  “小姐,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回去向老爷揭发大夫人和高嬷嬷的恶行?”汀月仰起小脸,天真道。

  “月儿,你记着,这个世上,我们不能倚仗任何人为我们出头,想要报仇,就只能靠自己。”艳绝双殊的容颜透着近似于冰冷的平淡,姚莫婉美眸微凛,继而拉过汀月。

  “我问你,这些年大夫人和父亲的关系如何?”复仇的第一步,便是在姚相府立足,如果没有姚相府为依托,她要如何再进皇宫!而以她现在的身份,想要再回姚相府,必须先得到姚震庭的庇佑。

  “这个月儿不清楚,不过月儿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大夫人在外面养了个唱戏的,好像是云德戏班的当家小生,叫娄玉心。大夫人经常趁老爷上朝的空档到云德楼私会娄玉心。这件事府上好些人都知道,千真万确!”汀月笃定道。

  “娄玉心……”姚莫婉桃唇阖动,眼底划过一道精光。

  “月儿,我现在还不能露面,你去帮我做两件事,第一件,偷偷回相府找刘醒来见我。第二件……”姚莫婉俯身到汀月身侧,喃喃细语,继而将姚图给她的所有银票全数交到了汀月手里。

  翌日辰时,姚图按着平日的习惯走出府门,朝东侧大道望去,未见姚震庭的轿子,便回头嘱咐两侧护院家丁

  “听说近日皇城来了些流荒的暴民,时不时出来哄抢东西,你们都睁大眼睛看仔细了,可别惊了老爷!”就在姚图开口之际,忽然自拐角处跑来一个身着戏装的男子。

  “你是姚管家吧!不……不好了!姚夫人出事了!”男子满头大汗,双手搥在膝盖上,气喘吁吁。

  “你是谁?”姚图目色微沉,警觉看向男子,狐疑问道。

  “回姚管家,小的是唱戏的,姚夫人钱财外露,被那些暴民围起来了,现在云德戏班那儿乱作一团,班主也控制不住,急着差我过府通报一声,叫你们快去救人呢,那些暴民只认银子,他们可不认什么相府夫人呐!”男子急声催促。

  姚图闻声,正欲问清楚,却听背后有声音传了过来。

  “发生什么事了?”四人抬的轿子里,姚震庭以指挑开轿帘,冷声问道。

  “回老爷,这戏子说夫人在云德戏班听戏时遇了意外,老奴这就差人手去救夫人!”姚图据实禀报。

  “多叫上几个人,老夫要亲自看看,到底是哪些不长眼的暴民,居然抢到老夫头上了!”姚震庭冷嗤开口,旋即撩下轿帘。轿夫们自是领会其意,齐齐朝云德戏班而去,姚图虽有疑惑,却也来不及思虑,便急急叫上十几个护院随后跟了上去。

  轿内,姚震庭单手抚弄墨绿色翡翠扳指,目色幽寒,今日早朝,他已证实昨日素鸾自宫中传出的消息是真的,如今朝中王,谢,庾,桓四大家族虎视眈眈,后宫妃位中,这四家占了个全,原本自家女儿,一个贵为皇后,另一个是贵妃,他倒也有恃无恐,如今看来,姚府的荣衰全都要靠姚素鸾了,若非如此,他也不必非要走这一遭,刻意讨好窦香兰。

  深巷内

  刘醒带着刚刚那位身着戏服的男子走了进来。

  “事情都办好了?”汀月狐疑看向刘醒。见刘醒点头后,方才将手中剩余的银票递向男子。

  “您放心,小的已将一整瓶催情药全都倒进酒里,这会儿估摸着娄玉心与姚夫人正忘我的翻云覆雨,颠鸾倒凤呢!平日里姚夫人与娄玉心私会,云德戏班上下都会退避三舍,找借口出去溜达,所以现在云德楼里就只有他们两人,而且小的已将云德楼的锁给打开了,还有……”男子还欲再说,却被汀月打断

  “拿着这些,离开皇城,你该知道,若被相爷找着你,会是什么下场。”汀月好意提醒道。

  “知道,知道。小的这就走!一刻钟也不耽搁!”男子拿着银票颠颠儿的走出巷子。

  男子前脚离开,汀月与刘醒便匆匆回了客栈。

  “汀月,我到现在还觉得是做梦一样,三小姐真的变聪明了?”刘醒扫过人群,低声开口,眼底却透着掩饰不住的兴奋。

  “若不是三小姐设计这出戏,我也不相信,这次大夫人要倒霉了,真是大快人心!”汀月与刘醒说话间抄小路,直奔云德楼而去。

  云德楼位于兴华街东侧,白天基本不开张,只有晚上才开始搭台,姚图到了云德楼便觉出事有蹊跷,只是老爷已经来了,而且窦香兰那跋扈的脾气也让他吃过不少苦,此时,他自是没必要多管闲事。

  “老爷,云德楼到了。”轿子落下,姚图上前掀起轿帘,姚震庭抬头看了眼左手边的二层建筑,眉头微皱,犹豫片刻后,还是走下轿来。

  “不是说有暴民闹事吗?”姚震庭迈过轿杆走到云德楼前,狐疑问道。身侧,姚图下意识推了下云德楼的门,却听吱呀一声,门竟没有锁。

  姚震庭想也没想的走了进去,姚图正欲命护院跟上,却在下一秒被姚震庭挡了下来。

  “他们留在外面,你跟老夫进来!”姚震庭进门一刻,便隐约听到窦香兰肆意狂笑的声音,遂拦下护院,只叫了姚图一人。

  走进云德楼,里面是内敞式建筑,入眼的除了一些桌椅板凳外,便是中间的戏台,装修尚算华丽。

  “玉心……你有没有想人家?”姚图才一进来,便听到窦香兰发嗲的声音自二楼传了出来。

  “老爷……”姚图请示般看向姚震庭。

  “你留在这儿,不许任何人进来。”姚震庭沉声开口,虽面色无波,可眼睛里却涌动着滔天骇浪。姚图不语,默默守在门口。

  此时,姚震庭已然迈着暴戾的步子一步步走上楼梯,那入耳的淫声越发清晰。

  “自然是想的,便是做梦都对香兰你念念不忘,可惜玉心只是个戏子,配不得你的身份,要不然,玉心定会带你远走高飞,再也不偷偷摸摸…….”酒过三旬,包厢内娄玉心只觉浑身热血沸腾,一把将窦香兰拉进怀里,手掌迫不及待的揉搓着窦香兰胸前呼之欲出的丰盈,口中说着违心的话。

  “你这小心肝儿,说话就是讨人喜欢,玉心,亲我……”天雷勾地火,窦香兰只觉心痒难奈,火热的身体不时在娄玉心怀里扭蹭起来。

  “玉心句句可昭日月……”娄玉心男生女相,粉面桃唇,倒也不失为一个美男子,此刻,娄玉心正肆无忌惮的拽下窦香兰的外裳,双唇狠狠吻着窦香兰雪白的玉颈。因为催情药的缘故,二人几乎没有过多的前奏,便直接进入主题。

  “呃……玉心,快点,喔—”窦香兰被娄玉心挑逗的意乱情迷,发髻凌乱着披散下来,双手游走在娄玉心有力性感的躯体上,甚是欢愉。

  窦香兰的声音加之体内的催情药,使得娄玉心似打了鸡血般猛抓起窦香兰的玉腿,奋力冲刺。

  透过包厢的缝隙,姚震庭将眼前的旖旎春色尽收眼底,深沉的眸闪烁着嗜血的赤红,额头青筋暴起,双手在袖内攥成拳头,翡翠扳指儿咯的手指生疼姚震庭却不为所动,此时此刻,他当真想冲进去要了这对狗男女的命,可是,他忍住了。

  姚震庭薄唇紧抿,身体因为愤怒愈渐颤抖,‘咔嚓’一声,扳指儿断裂摔在地上的声音丝毫没影响包厢内两个激情澎湃的身影。蓦地,姚震庭陡然转身,一步步退离包厢,脚步异常沉重的走了下来。

  “老爷……”见姚震庭脸色煞白,姚图忧心上前。

  “今天的事不准泄露一字,走。”低戈的声音带着刺骨的寒意,姚震庭冷声吩咐,先一步走出云德楼,姚图下意识瞥了眼二楼包厢,眉毛微挑了两下,便急急跟了出去。
第五章 羹中有毒
  眼见着姚震庭上轿,不声不响的离开云德楼,汀月登时急了

  “老爷怎么走了?难道大夫人没在里面?”

  “不可能,我亲眼看到大夫人和娄玉心在二楼包厢亲亲我我……不能让老爷就这么走了!否则三小姐的心思就白费了,我去拦轿!”刘醒急声道。

  “不行!三小姐只吩咐我们仔细瞧着,没让我们做别的,还是先回去。”汀月紧拉住刘醒,坚定道。

  客栈内,当汀月与刘醒耷拉着脑袋走进来的时候,姚莫婉正悠然坐在桌边,玉指捏起茶盖,轻叩几下杯缘,呷了一口。

  “回来了?事情办的怎么样?”姚莫婉搁下茶杯,长翘的睫毛微闪着看向汀月。

  “小姐,对不起,我们把事情办砸了,也不知怎的,老爷进了云德楼,就那么不声不响的出来了,一点动静都没有。”汀月歉疚看向姚莫婉。

  “不然你以为会有什么动静?”姚莫婉樱唇微勾,挑眉看向汀月,眼底皆是笑意,果然符合父亲的行事作风。

  “捉奸在床,自然是将大夫人浸猪笼了!”汀月理所当然道。

  “月儿你记住,就算再位高权重的人,也有打碎牙往肚子里咽的时候。”姚莫婉柔声解释道。

  “那我们岂不是白忙活了?”刘醒不解看向姚莫婉。

  “这天底下的男人,无论身份尊卑,最无法容忍的,就是自己的女人躺在别的男人怀里,不管他是否爱这个女人……更何况父亲是亲眼所见。父亲掩饰的好,不代表他不在意,或许他现在气吐血了也不一定。汀月,父亲还有晚膳后喝莲子羹的习惯么?”姚莫婉敛了眼底的冰冷,突然转换话题。

  “有啊,这个习惯已经很多年了,以前都是夫人亲力亲为,自从夫人身子虚弱后,这件事便一直由高嬷嬷负责。”汀月据实道。

  “是么……”姚莫婉美眸微垂,若有所思。

  “小姐,你让我把银票都给了那个唱戏的,那我们要拿什么付房钱啊?”汀月似突然想到什么,恍然问道。

  “今晚回相府。高嬷嬷那么善待母亲,我要好好报答她才是。”姚莫婉的眸子倏的变冷,眼底迸射着寒冰似的锋芒。一侧,汀月与刘醒面面相觑,暗自讶异。

  “你们过来坐,累了一天,也该休息了。”姚莫婉转眸间,微笑着看向汀月和刘醒,那笑容如春风沐雨般灿烂,与刚刚简直判若两人。这一刻,他们是真的相信,三小姐变了,变的胸有城府,沉稳睿智。

  金乌西坠,玉兔东升,月光如水倾泻,透过树枝留下斑驳的树影,风起,树影婆娑,那晃动的影像让这夜变得格外幽冷。

  姚相府 正厅

  晚膳过后,姚图吩咐下人将饭菜撤下。窦香兰以茶漱口,继而将杯子递给体己的丫鬟玉枝,余光似是无意扫过姚震庭左手拇指,心,微有一震。

  “玉枝,让高嬷嬷快着点儿,别让老爷等急了。老爷,今日朝堂上可有什么不高兴的事,妾身见你脸色不是很好?”窦香兰小心翼翼问道。

  “皇后难产,一尸两命。如今后位空置,后宫妃嫔个个跃跃欲试,你有空多到宫里走动走动,也好提点一下素鸾,让她长点儿心。”姚震庭皱眉道,对云德楼之事只字未提。

  “老爷放心,素鸾向来乖巧懂事,且得皇上恩宠,又是贵妃,自然是皇后的不二人选,他日必会光耀门楣。”窦香兰刻意将光耀门楣的字音咬的极重,心底腹诽,纵她有失妇德,可有个快当皇后的女儿撑腰,她倒也不怕什么。

  “最好如你所愿。”姚震庭眼底寒光一闪而逝,淡声开口。就在此时,高嬷嬷一脸殷勤的端着盛有莲子羹的汤盅走了进来。

  “老爷,莲子羹来了,您趁热喝。”高嬷嬷说话间,将汤盅搁在姚震庭面前,恭敬打开汤盅。

  姚震庭舒了口气,随手拿起汤匙,舀起莲子羹,正欲送进嘴里时,姚莫婉突然梨花带雨的跑了进来。

  “莫婉好想父亲……呜呜……”姚莫婉的出现,惊了在场所有的人,尤其是窦香兰,此刻,窦香兰眸光阴森,狠狠瞪向高嬷嬷,高嬷嬷自是一脸委屈。而候在门口的姚图亦诧异非常,狐疑看向随姚莫婉一同进门的汀月。

  “这两日没见,你跑去哪儿了?”姚震庭下意识看了眼窦香兰,原以为她会斩草除根。

  “呜呜……高嬷嬷告诉莫婉娘亲出了远门,让莫婉去找,可莫婉找了好久都没找到,娘亲不要莫婉了,父亲,莫婉就只剩下你了!”姚莫婉抹泪看向姚震庭,断断续续呜咽。

  “老奴……老奴没有!大夫人……”高嬷嬷如何也没想到姚莫婉会这么说,额头登时渗出冷汗。

  “嬷嬷,你给莫婉的那些钱都花光了......呜呜…….”姚莫婉双手抹泪,委屈着看向高嬷嬷。

  “高嬷嬷,你还真是忠心!”桌边,窦香兰自是听出其中端倪,声音寒蛰如冰。

  “没有啊……三小姐,你可不能乱说啊!”高嬷嬷惶恐看向姚莫婉,身体抖如筛糠。

  “父亲,莫婉好饿……”姚莫婉丝毫不理会高嬷嬷的狼狈之态,怯怯看姚震庭。

  “这个给你。”姚震庭本就没有胃口,便当是赏狗般将眼前的莲子羹推到姚莫婉面前,在姚震庭眼里,女儿就是赔钱货,就算姚莫心贵为皇后,姚素鸾贵为贵妃,可在姚震庭眼里,她们不过是他稳定自己在朝中地位的工具。

  姚莫婉自是欢喜雀跃,登时上前拽过汤盅,在众人看来,或许是姚莫婉太过欢喜,所以汤盅被她激动之下拽到地上,莲子羹洒了一地。

  “没规没矩!玉枝,还不把三小姐带下去!”窦香兰眸色一冷,似有深意看向玉枝。

  “天狼!快回来!”就在玉枝欲上前去抓姚莫婉的时候,忽然自门外冲进来一只黑背绿眼,形似狼状的猎狗。那狗一进正厅,便直冲到地上的莲子羹旁舔了起来。

  “刘醒,这是怎么回事?还不把它拉出去!惊了老爷,你担待得起么!”姚图见状,登时厉声斥责。

  “对不起老爷,对不起管家……小的这就把它牵走!”刘醒惶恐看向姚图,登时上前去拉天狼,几乎同一时间,天狼突然满地打滚,哀嚎几声后蹬腿而亡。

  “这……这莲子羹有毒?”见猎狗死在地上,姚图登时惊呼,继而看向高嬷嬷。以姚图的沉稳老练,他自然知道这一切不是偶然,亦听出姚莫婉句句直指高嬷嬷。这句惊呼,不过是他顺水推舟而已。

  “岂有此理!”姚震庭狠皱眉头,拍案而起,大步走到高嬷嬷面前,抬脚猛的将她踹到地上,继而看向窦香兰

  “这就是你调教出来的好人!”姚震庭怒目圆睁,几乎咆哮低吼。

  “老爷明鉴,她……她是莫离房里的,肯定是莫离……”窦香兰急声辩驳,却被姚震庭成声喝断。

  “她是谁的人,老夫早就知道!”只要想到云德楼一幕,姚震庭便觉五脏翻滚,如火烧般纠结。

  “父亲……莫婉怕……”此时,姚莫婉如一只受惊的小鹿般蹭到姚震庭身边,怯懦开口。

  “莫婉,你既然只剩下父亲,就好好呆在姚相府,父亲发誓,有父亲一日,没人敢伤你!来人,带三小姐回房睡觉!”姚震庭冷鸷的目光射向窦香兰,一字一句,带着十足的警告。

  “老爷……”窦香兰还想解释,姚震庭却已拂袖而去。见姚震庭离开,姚图登时吩咐刘醒将猎狗的尸体抬出去,又命汀月带姚莫婉回房,之后自己亦悻悻退出正厅。

  “老爷……老爷你相信老奴,这莲子羹没毒啊!老奴怎么敢毒害老爷,夫人……夫人,老奴真的是将三小姐卖进怡香院了,三小姐她在说谎,这一切都是她的阴谋!夫人,你要相信老奴啊!”见姚震庭走远,高嬷嬷急急爬起来跪到窦香兰面前,额头紧贴地面,浑身哆嗦个不停。

  “一个白痴会甩阴谋?高嬷嬷,你还真风趣。玉枝,将高嬷嬷送进暴室。”窦香兰眸色幽寒,咬牙切齿开口,随后不顾高嬷嬷的哀嚎,径直起身离开正厅,这世上所有背叛她的人都要死,莫离如此,高嬷嬷亦是。

  “不要……不要……夫人!老奴冤枉啊—”高嬷嬷凄厉嘶嚎着,身体却被护院家丁如拽狗般拉出正厅,直朝暴室而去。暴室是府中犯错家奴受罚的地方,一般进了暴室的家奴,鲜少有活着出来的,就算活下来,也只剩下半条命。

  子夜已过,霜寒露冷,高嬷嬷如杀猪般的嚎叫一直持续到丑时,方才断断续续停了下来。

  凝华阁

  房间静谧无声,烛火摇曳,香炉里飘散着袅袅青烟,如梦似幻。

  “小姐,真是解恨!”汀月自窗户走到姚莫婉身边,喜不自持。

  桌边,姚莫婉单手搥在腮边,另一只手用银拨子轻轻挑弄着烛芯,神情那么专注,直至听到汀月的声音后,方才放下银拨子,悠然起身。

  “是时候了,陪我去柴房。”姚莫婉缓身而起,美如蝶羽的睫毛下,眼中的光芒仿佛深潭般幽冷骇人。汀月微怔片刻,姚莫婉已在走出凝华阁。


推荐阅读指数:★★★★★


《相思不胜愁》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相思不胜愁》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相思不胜愁》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uperqq.com/?id=16749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