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狂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完本章节在线阅读

你白的有点多
  第2章 你白的有点多

  五分钟,怎样让病人醒过来,白若雪是带着怀疑却也带点希望。

  叶凡嘴角浮着微笑,站在病人旁边,轻轻地念叨。突然双手食指抬起,朝着病人左右太阳穴摁。

  “这是什么疗法呀?”柳绡湘小声说。

  “哟!醒来了!”李琳忽然喊。

  真的醒了,美艳的少妇双眸张开,目光很清澈,冲食指还摁着她太阳穴的医生微微一笑。

  叶凡站起来,冲白若雪笑。

  白若雪很惊呆,眨着双眸瞧叶凡看着她,小巧的嘴巴也抿一下,算是送给他不怎样冷的脸色。

  叶凡暗自爽,白若雪不用笑,抿一下小嘴巴,嘴角两边现出浅浅的梨涡,比酒窝还妩媚。

  “醒了,林总,你终于醒了!”江院长笑着说,大松一口气呀。

  白若雪小声问:“林总,你有什么感觉?”

  “就感觉在睡觉,你们说话我都能听见。”林总笑着道。

  叶凡看着林总:“林总,你是不是受到什么惊吓?”

  林总眨着双眸:“昨天我跟几个人到市郊山上游玩,突然一个疯子,从一座空了的坟墓里跳出来冲我笑,我吓得当场摔倒,不过起来了也没事。”

  叶凡点头微笑,没再说话。

  江院长乐呀,伸出手朝叶凡的肩膀拍两下:“好好,你叫叶凡,我记得你呀。”

  “嘿嘿。”叶凡只是笑两声,转身走出病房,吹着口哨,走进医生值班室里,拿着手机看直播。

  一阵高跟鞋落地声响,白若雪和李琳,一前一后走进医生室。

  “你是怎样让病人醒过来的?”白若雪虽然是在问话,但口气仍然有点冷。

  叶凡抬起脸,笑着说:“这是最神秘的医术,不是女朋友我不会告诉她。当然,这年头是条件社会,条件够,我会说的。”

  白若雪冷冷道:“什么条件?”

  “刚才我说了,不是女朋友我不会说,我要是你男朋友也行。”叶凡笑着抖脚。

  “想得美。”白若雪撇一下小嘴巴又说:“我才不会对你感兴趣,换别的条件。”

  叶凡笑得手拍着自己的大腿:“你的模样,就是对我挺感兴趣。”

  “叶凡,你这模样,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李琳的口气很鄙视。

  叶凡笑着晃两下脑袋:“我就是超级癞蛤蟆,天鹅姐姐愿意给我吃,谁也管不着。”

  “就你,我才不喜欢。”白若雪说话也翻白眼,抬着下巴,前面突得更加饱,模样很白天鹅。

  她真不想理叶凡,但对医学难题的研究爱好,让她又非要弄个清楚不可。

  “哎呀,我最怕美女失望,亲我一下就告诉你。”叶凡说着,鼓着腮帮还抬手敲一下。

  白若雪突然骂:“无耻!”

  “喂,你是到外国留学好些年耶,没看见老外们亲过呀,怎么叫无耻。”叶凡说着继续微笑。

  “我才不亲,再换别的条件。”白若雪气得大吸一口气。

  “no!这是最低匹配,想知道就亲,想走我不阻挡。”叶凡说完又是看手机。

  白若雪翻个白眼,高挑的身子一转就走。

  “嘻嘻嘻!”叶凡却是笑出声,看着直播抖着脚,模样比姜太公钓鱼还自在。

  突然,白若雪站住又转身,没办法,她要不搞明白,叶凡是怎样让病人醒过来的,得三天三夜睡不着觉。

  叶凡抬起脸笑:“答应了?”

  白若雪点点头,嫩嫩的粉腮,现出一抹淡红。

  叶凡看着白若雪的粉腮有点红,更加美。笑着又说:“亲一下又不会怀上。”

  白若雪抿着小嘴巴,走到叶凡跟前,高挑的身子,就如白天鹅般朝着他俯。

  美呀,叶凡看着白若雪身子低下的裙子口,真大真白,红罩盛着柔柔两大粉堆,弯弯的壑沟不一般深。因为大,红罩承不了重托往下坠,几乎没遮挡更加圆。

  这样美,让叶凡很抽风,立马就感觉牛仔裤太小了。

  白若雪身子俯下了,抿着嘴巴朝叶凡的脸颊凑。

  叶凡笑着忽然脸一转,嘴巴直冲亲向他,殷红闪着润泽的小嘴。

  亲上了,白若雪的嘴巴温温地很娇柔,淡淡的似兰芳香,沁人醉呀。

  “嗯!”白若雪吓一跳,叶凡竟然故意转脸。身子直起来,抬手朝着他拍一下。

  “我亲了,说。”白若雪的声音有点低,但还是傲气十足,两边粉腮却已经布满绯红。

  “没什么可说。”叶凡说完大声笑。

  “卑鄙无耻,白主任,明天让他滚。”李琳翻着白眼说。

  叶凡还是笑,瞧白若雪转身要走也说:“雪雪呀,你怎么就这样冷,开玩笑也不行呀。”

  白若雪走两步了,高挑的身子又转向叶凡,清澈的杏眸冲他瞪:“你说不说?没有一个男人跟你这样坏。”

  “人有三魂七魄,魂魄之中还有神,苦代中医理论,神就是神经系统。这病人自己说了,她是受到惊吓的,人受到太惊吓的时候,就会魂魄涣散。魂魄散神也散,有被吓疯的人,也有人吓得昏睡不起。

  叶凡有意停顿,怕白若雪听不清楚,接着说:“我用的是太上聚神咒,将人涣散的神又重新归位,病人就醒了。”

  白若雪听得一头雾水,也道:“你这叫医术吗?只看到你食指按着病人的太阳穴。

  “怎么不是医术,好歹你亲了我的嘴巴,我就告诉你。符咒也是中医,也有人说是法术,最早的符咒,是九天玄女传给黄帝,以后流传下来。”

  叶凡瞧白若雪,听得挺认真,那就继续说:“上下五千年,由于各种原因,民间保留的符咒,只有极其简单的几种。真正的符咒,奇妙之处非人想象。”

  白若雪听叶凡说完了,轻轻摇头:“听说过茅山术,但我不信。”

  叶凡笑一下,白若雪要是不信,他也没办法。

  白若雪眨着双眸看着这位实心生,平时瞧他吊儿郎当,原来是身怀绝技却不显山不露水。

  “嘻嘻!”叶凡笑两声说:“你这模样,爱上我这只超级癞蛤蟆了。”

  “切,你就自恋吧。”白若雪说着翻个白眼,高挑的身子一转就要走人。

  叶凡却又是“哈哈哈”地笑:“你火气大点也不错,别老是冷冰冰,搞得白的有点多。”

  白若雪立马又转身,粉腮比刚才更红:“我是白的有点多,你怎么知道?”

  真让她惊讶了,她就是白的有点多,现在感觉里边又多。这个让她很苦恼,请了医学院的妇科女教授开药,也没作用。

  叶凡神秘一笑:“我学的是太上术法,也有真正医术的太上神脉要诀,三步之间,我能闻到人大概有什么病。”

  说完了,叶凡又笑,瞧瞧白若雪想走还是留。
女人就会挠人
  第3章 女人就会挠人

  白若雪又不想走了,还往叶凡身边坐。现在她感觉,这个实习生越来越神秘的样子。

  叶凡还是继续看着直播,不过里面的美女主播,跟白若雪比起来差远了。

  “你能闻到我白的有点多,也能用符咒治呀?”白若雪口气照样冷。

  李琳撇一下小嘴巴:“白主任,你又相信他呀,这家伙,嬉皮笑脸心存不良。”

  叶凡看着这个也有点冷的美女:“行,我就心存不良。你也是太冷那啥不正常,量太大,颜色也鲜红。”

  怎么着,叶凡说完了,目光又移向手机,继续看直播。

  李琳吓一跳,赶紧往叶凡另一边坐:“我那样,你能感觉到呀?”

  “真对呀?”白若雪看着李琳,惊讶地问。

  李琳点头,让白若雪又是暗暗吓一跳,感觉叶凡的医术,好像是高深莫测。

  “喂,那那,那我白的有点多,怎么治?”白若雪小声又问。

  叶凡笑着抬起头:“你白的有点多,那最容易治了,不用药也不用法术。”

  “不用药也不用法术,那怎么治?”白若雪一脸疑惑地说。

  “咳咳”叶凡出两声,笑脸往白若雪的耳边凑,先感觉一下淡淡的发香。

  白若雪瓜子脸皱一下,才想避开,听叶凡低声说:“你是太想了,通了就不会。”

  叶凡说完,脸离开又笑,瞧着白若雪,刚才红过一阵的粉脸更加红。

  白若雪杏眸张大,突然抬起娇手,朝着叶凡的脸就打。

  “嘻嘻!”叶凡笑两声,抬手接住打向他的娇手:“雪雪呀,我就能治好你的病,让你病好了整天很欢乐。”说完了,突然将白若雪的手往嘴巴放,亲一下。

  真香,白若雪的手很嫩,芳香也是淡淡如兰。

  “下流!”白若雪说着,手挣开,站起来抬起高跟鞋,朝着叶凡的牛仔裤中间就踢。

  叶凡还是坐着的,瞧踢过来的黑色高跟鞋,真冲他的生产基地呀。笑着手一接,抓住高跟鞋轻轻一带。

  “啊!”白若雪叫一声,身子失重双手挣扎两下,挣扎出娇颤的身子朝着叶凡倾。

  叶凡放下白若雪的高跟鞋,赶紧站起来,双手朝着扑进他怀里的高挑身子搂,立马就是温香满怀。

  白若雪吓一跳,娇颤着的饱满很重地凑着叶凡,抬着脸,稍开小巧的嘴巴又挣扎。

  这美女,越是挣扎越是美,似兰的芳香更加浓。凑着叶凡的饱满,挣扎得柔柔带着弹。

  叶凡脸一低,重重地亲上白若雪稍开着的娇唇。真美,柔柔地带着温,听着她吓得出一声,也带出清新的似兰清香。

  白若雪又是昏,叶凡亲还不够,突然含着她的兰瓣,就如吸食果冷般地吸。

  “哇!”叶凡突然叫一声,放开白若雪,手急忙往脖子摸。

  “你是猫呀,挠我的脖子。”叶凡说着,摸着脖子的手放眼前,手上还有血迹。

  白若雪气得重重地呼吸,看着叶凡脖子上被她挠出来的血痕,大声说:“我还没咬你的喉咙,咬死你才好。”

  这美女说完了,转身抬下巴,耸着大.胸走出医生室。

  李琳冲叶凡狠狠地翻个白眼,急匆匆地走出去。

  叶凡嘻嘻笑,咂咂嘴巴,感觉白若雪留给他的清香,真的美。手往还渗出血迹的脖子摸,容易的事,嘴里念出太上复苏咒,然后右手食指往脖子上的血痕抹。

  搞定,叶凡不用看,脖子上的血痕瞬间就是伤痕全消。

  “这样冷,又这样娇柔,肯定是极阴女。”叶凡自言自语,往值班宿舍里走。

  极阴女,是叶凡很需要的。他六岁端午节那天,突然生了一场大病,全身暴起青筋没气了。他父母要将他埋了,却被村后山上那个疯颠老道士救活。

  六岁的他,感觉医术好神秘,就缠着老道士要学医。这老道士好像专门要收他,立刻答应。教他“太上术法,”还有“太上神脉要诀”。

  从此以后,每到端午节中午,他就会发病。老道士也说出他的病因,是他全身奇经八脉都是纯阳,没有阴气调和,到一年阳气最盛的端午节中午就会发病。

  到他大一点,每到端午节前一天晚上睡觉的梦里,都会出现一个很美的女人跟他在一起。这是师傅对他施出“太上阴合咒”,才使他第二天不会发病。

  一直到了高中毕业参加高考,因为喜欢探究医术,也想寻找根除自己病根的办法,高考分数出来了,志愿就填了中科医学院。

  临到大学的时候,师傅跟他说了,要治好他的病根,只能跟极阴的女人在一起。不然,他活不过三十岁。

  师傅说的极阴女人,就是性情冷淡,眸光似水唇红齿白,雪肤如脂不瘦不肥。还要前挺后翘,举手投足尽显婀娜。

  还有,极阴的女人,除了五官,全身都很洁净。因为是极阴,会白的很多,而且每月有几天会腹部隐疼,两人在一起的时候,还得会吸他的阳气送给他阴气。

  这样的女人到那里找,他只感觉,白若雪好像就是极阴女人。

  叶凡走进值班宿舍里,摇摇头,无可奈何地叹息。师傅说了,极阴女那是极少极少,搞不好白若雪就是极少中的一个,那就能根除他的病根。

  不想了,叶凡往铺子上坐,每天晚上他都会修炼,不是练《太上术法》,就是《太上神脉要诀》。

  今晚他要炼的是“太上乾坤眼”,《太上术法》中说,乾坤眼也就是透视,能看到人体内五脏六腑。更细的,还能看清经络中的气血。修为深一点,能看穿墙壁。

  书里还有一行字:“乾坤眼,修为莫测高深。”这是啥意思?叶凡不知道。

  “天法清清,地法灵灵,太上正气,乾坤显形。急急如律令!”叶凡边念着咒语,右手食指也按照书中的符形快速地画,接着食指和中指往两眼抹。

  没作用耶,叶凡目光看着自己的牛仔裤,看不透里面的生产基地。一直炼,炼到走廊里响起高跟鞋的声音,才溜下铺子打开值班宿舍的门。

  已经是上班时间了,叶凡冲刚刚走出电梯间的白若雪笑。

  白若雪冷冷地瞪一眼叶凡,脸往后面转,跟在招呼她的江院长打着招呼。

  江院长走到病房走廊,后面跟着一个大夏天穿西装的哥们。看见叶凡笑着说:“叶凡,昨晚你治好的林总请你,跟他去一下吧。”

  “嘿嘿,叶神医你好!我们林总请你。”穿西装的哥们也笑着说。

  叶凡点头笑一下,是昨晚那位美少妇,应该出院了还找他,那要干嘛?走呗。


推荐阅读指数:★★★★★

《逍遥狂医》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逍遥狂医》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逍遥狂医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uperqq.com/?id=16570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