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奸妃》穿越架空短篇小说甜文在线免费阅读无广告无弹窗

双面
  草长莺飞,正是春末夏初的时节。

  真定城的百姓又开始了一天的劳作。

  这里位于宋辽的边界,众多商人运了南方的丝绸和海盐和辽人交换毛皮人参灯舞,一向是北方富庶之地,可是最近局势越来越不稳当,经常有战乱的消息传来,众人都有些人心惶惶,无法安心生活了。

  一大清早,管家徐苏云手里手里拿着个锦盒走入碎芳园,叶子则走在前面为他引路。

  “徐管家您小心脚下的石子路,今早上下了点雨,地上还有些湿滑。”

  徐苏云抬头对叶子笑道:“姑娘只管小心脚下,不必担心我。”

  叶子是典型的江南女子,眉眼清秀,身量纤纤,身上的月白色长裙虽然素颜淡然,可是依然无法遮掩着她的美丽容貌。

  徐苏云和她寒暄道:“这都四月天了还这么凉。姑娘从南方来,怕是有些承担不了吧。”

  叶子点头道“可不是,夜里冷的睡不好。只是我家小姐喜欢这里,不准备回南方去呢。”

  “这地方好是好,可是和北方的鞑子国离得太近了,经常有战乱的。姑娘最好考虑清楚了,我们家老爷最近也是一直想要回南方去呢。”

  叶子心道,当初接了我家小姐来的时候信誓旦旦,现在竟然要撇下小姐要自己走了。

  穿过花径,便可以看到了一个古色古香的凉亭,里面隐隐看到一个窈窕的佳人在里面坐着。

  她正是这碎芳园的主子,叶子的主子蔡小青。

  徐苏云说:“你家姑娘近来可是清减了不少。”

  叶子笑道“是啊,她这几天一直念叨着你家公子呢,他这一向都在忙什么?他可好久没来这里了。说是娶了我家姑娘,她才千里迢迢的奔着他过来的,可是现在连她也不说嫁人了。”

  管家道:“不过就是看看文章,写诗会友。眼看就要回南方去了,整日商量着如何整装行李,确实没什么时间来见你家小姐。”管家回避着她的问题。

  叶子笑道,“可是前几日小的才听说,你家公子接了蝶圆的彩蝶姑娘去清潭山赏菊花,难道是有人错认了不成?”

  “这个我可真的并不知情,公子那么忙,应该不会去的。”徐苏云尴尬的笑了笑。

  叶子引着管家上了凉亭,低声的说道:“姑娘,有客人来了。”

  蔡小青抬头是徐苏云,连忙停下手里的琴声。她站起身笑道:“我当是谁,竟然是徐管家。”

  徐苏云快走几步,深施一礼:“蔡姑娘安好?有日子不见了。”

  蔡晓青连忙起身还礼,她穿着粉蓝色缀百花的家常夹衣配锦缎裙子,一头乌发随便的挽了一个发髻,上面别着几根翠玉簪子。脸上虽然不施粉黛,却依然楚楚动人

  她轻声笑道:“有什么直接派人说一声就好了,怎么敢劳烦徐管家亲自跑一趟。”

  徐苏云轻轻咳嗽了一声,似乎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蔡小青便给叶子使了个眼色,“叶子,倒茶去。”

  叶子连忙便笑着退下去。一路扶花携柳的走到茶房。里面有浓浓的茶香和花香味道传出来。里面正坐在角落挑拣着菊花的花瓣。

  她对着里面喊了声,“李妈泡一杯茶吧,已经来客人了。”

  李妈应了一声笑道,“还是要上好的碧螺春吗?”

  叶子笑笑“不必了,估计他也不会在了。普通茶叶就好。”

  不一会功夫,李妈便端出来一杯普通的菊花茶,只是杯子用的却还是上好的官窑。

  “难道是徐公子来了吗?”李妈小声的问。

  叶子摇头道:“只派了管家来,也不知道谈的怎么样。”

  李妈道:“什么怎么样?姑娘一向脾气不好,谁知道这一次大老远的投奔了来,可是又嫁不成了。要是不撕破脸皮,彼此留着些体面,公子那边给点银钱就是了,就怕她不肯依,到时候闹大了那可就要糟了!”

  叶子端起茶具,“可不是,不知道那许少爷最后能给多少,我可要去了。”

  她走出了好远,李妈还在身后说道:“千万记得劝姑娘不要发火!”

  叶子答应一声,端着茶慢慢往凉亭那边走。不经意的抬眼一看,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穿着粗布衣服,正弯着腰手提着一把花锄正在给花翻土,正是花园的花匠生生。

  见到叶子来了,这少年赶紧直起身闪到路边,他的脸上微微一红,“叶,叶子姑娘。”

  叶子笑道,“生生好勤快,这么早便出来做事。”

  他的眼睛飞快的溜了她一眼,哦了一声,便不再说话了。

  生生来这里收拾花草也有了好几个月了,他长得还算清秀,只是身材有些瘦小,一样的衣服,别人穿的正好,他穿这倒是要大了好几圈,非常的有趣,他倒是也不在意,一直憨憨的笑着。

  叶子打了个招呼便走过生生的身边,尽管自己不喜欢他,可是知道有男子为自己倾心,心里也不禁有些高兴。

  生生一直等到叶子去的远了,才回过神继续侍弄花草。

  叶子端着茶具远远地看到姑娘,她正一边哭一边作势要往凉亭旁边的池水里跳,徐苏云在旁边扶着急着劝说着什么。

  叶子心里知道时候已经差不多了,赶忙快步的走过去。

  凉亭的地台阶上满是散落一地的金钗银簪玉珠子,外面的草丛中还有一块红宝石躺在那,阳光一照便闪着诡异的光芒。

  “姑娘你这是怎么了?千万不可以想不开啊!”叶子把茶具放在一边,紧紧的抱住蔡小青的裙子,她的裙子用的是上好的浮光锦缎,叶子的手一摸直接就滑落下去,她便干脆跪下来,抱着蔡小青的脚哭起来。

  “姑娘你不能想不开!千万冷静点啊!”

  徐管家急道“我才说了几句话,姑娘便将公子送的首饰扔了一地,还说公子负了他,她要跳河呢。你快替我劝劝吧!”

  蔡小青即使哭,却也是一副杏花带雨、娇艳欲滴的模样,一点也不失了端庄。

  她手指着叶子哭道,“你问问我家叶子,我蔡小青对你家公子如何,他要我来真定城,我便抛却了京城的舒服生活来投奔他,可是这只有三个月,他便说了不会再娶我,你说我的一片痴心究竟等到了什么?”

  徐管家尴尬的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急的说不出话来。

  蔡小青又看着桌上的锦盒“这份地契又算是什么?即使有黄金万两又能买断了我对他的痴心吗?你们真的以为我是这样轻薄的人吗?”

  徐苏云唯唯诺诺,急的直拿袖子擦额头的汗:“这些地契是老夫人命我送过来的,公子是不知情的,姑娘别错怪了公子。”

  叶子慢慢扶着蔡小青站起身来柔声劝道,“姑娘想开些吧。若是姑娘真的因为这个想不开出了什么事情,徐公子的心里怎么能过意的去呢”

  徐苏云连忙点头:“是是是。我家公子是真的心里有姑娘的。实在是因为老爷和夫人要带着他进京,还想要考取功名,您知道朝廷命令官员不可结交的青楼女子,才不得不斩断与姑娘的一片情缘。”

  叶子连忙道“是啊,要公子放弃与姑娘的一片情,想必也是痛苦万分的。姑娘你不可一世时意气用事,害徐公子求不了功名。这些东西都是少爷的心,你就收了吧!”

  蔡小青擦了擦眼泪,摸着盒子上面的镂金花纹说道:“罢了!事已至此,你回去告诉你家公子,他尽管去安心考取功名,妾身防守就是,希望他能够高中状元。”
叶子和花
  徐苏云连声答应,又安慰了她半晌,才告辞答回去。

  叶子见他去了远了,便走过去给蔡小青揉揉肩膀,“姑娘今日可哭乏了,”

  蔡小青收了眼泪,坐回到桌旁,扶了扶头上的发髻。

  “我也想不到就这一个宅子的地契竟然拖了三个月才给我,要不是我以他的功名前途作威胁,他娘能痛快的答应把这地契给我吗?我被他诓骗来这里几个月,耽误了多少事情?要是不给我这块地我才不会答应那么容易就离开他的。”

  “他既给了你这些东西,我便把那管家赶出去算了,您何必还要演这么一场哭戏?”

  “你懂什么?他知道自己的母亲恨我入骨,说的话他自然是不会信的。我若是直接与他撕破脸结下仇怨,日后他若真的高中了状元,焉知他不会来找我麻烦?现在给他一个我痴情苦守的假象,再见面也好说话。不想娶了我,还一毛不拔,想的美!”

  蔡小青刚才连哭带喊,嗓子都有些哑了,叶子便说道:“小的晚上一定记着给姑娘炖碗冰糖燕窝润润嗓子。”

  叶子一边答应着,一边把脚下蔡小青扔满一地的首饰捡起来放回盒子里。

  蔡小青靠在桌边又闲闲的拨弄了几下古琴:“许久不曾抚琴了,琴艺早已生疏,客人来了还必须要摆着做一副娴熟温婉的样子,当真是累得慌。”

  叶子笑道:“姑娘,用不用叫琴师来传授新曲子?”

  蔡小青冷哼一声,长长的描金假指甲用力的拨着琴弦:“学来学去,左不过是用来讨好男人。他爱你时,随便哗啦都是天籁。他不爱你时,你便弹奏的百鸟来贺也不过是聒噪之声。”

  “姑娘若是心里烦乱,不如去灵音寺求签吧,据说是高丽来了一个的得道僧人,可以看透一个人的前生来世。这一世要嫁什么样的人他也算得出。”

  蔡小青横了叶子一眼道。“你这丫头大概是想嫁人想的疯魔了,我的姻缘说到底还是我自己拿主意。我是不去的,你也不许去。草丛的那块红宝石收起来,过年的时候拿它做几幅金镶玉的耳环。”

  叶子答应了一声,将首饰盒放好便退了下去。路过花径时候。迎面又见到生生,他手里拿着浇花的大壶只往路边躲,虽然一句话也不敢对她说,却一直悄悄地偷眼看她。

  叶子对他笑道,“生生,你为什么一直不和我说话。你很讨厌我吗?”

  生生脸一下子红起来“没,没有的事情。”

  叶子笑了笑,直接走过他身边。他的眼睛一直注视着她脚上的裙摆,那绢纱裙摆轻得很,一阵轻风吹过便随着风轻轻地飘。

  叶子回到自己房里,锁好可门便跑到镜子前面。方才捡首饰时候她趁蔡小青不注意。私藏了一对翡翠耳环,她对着镜子将耳环戴在耳上,稍微移动一下,那耳环便像打秋千一样晃个不停,上面的绿色翡翠闪耀着精致的光芒。

  虽然喜欢,可是她也只敢带着在镜子前面看看便悄悄藏了起来,她跟了蔡小青快十年的时间,对她的脾气当然是清楚得很。

  叶子是在十岁的时候被卖给蔡小青的,那正是蔡小青刚刚名动倾城的时刻,豪门望族即便不惜千金也未必能与她见上一面。

  牙婆带着这个穿的破破烂烂的黑瘦丫头走进蔡小青的屋子,命她跪下去。蔡小青正坐在妆镜前将一只攒丝金凤的珠钗插入发髻,回头看了看那女孩,不禁一笑。

  “她叫什么,多大了?”

  牙婆笑道,“这丫头十岁了,她父母死得早,一直也没有起过名字。姑娘若是看上了便买了回去,赏她一个名字吧”

  蔡小青一边整理金钗一边轻声说道“这里是重花楼,重花楼从不缺花,她便叫做叶子吧,”

  牙婆连忙答应着压着叶子的头往地上拜,“谢姑娘赐名。”

  叶子悄悄抬头看了看她的主人,雾鬓云鬟,明眸皓齿,美艳不可方物。

  就这样,叶子被牙婆以五两银子的价钱卖给了重花楼的花魁蔡小青做侍女。

  叶子一开始长得又黑又小,嘴巴又笨,只会一门心思的听主子的话,蔡小青用起来也放心,有些好穿戴、好吃食偶尔也赏她一些,谁知道又过了两年,便渐渐不好了。

  叶子个子高了,人也美了,也渐渐学会察言观色的本事,有的客人正与自己说这话呢,眼睛却渐渐往送茶倒水的叶子身上溜过去。

  蔡小青是吃过自己丫头的亏的。她之前有一个从小就带着的丫头和她喜欢的一个豪客偷偷好上了,那豪客本来在意的是蔡小青,谁知她总是推三阻四的不愿意见。

  本是为了抬高自己的身价。谁知却被那丫头占了先机。那豪客与丫头有了感情,便拿出了大价钱要为她赎身。蔡小青知道后气得大病一场,趁着那恩客出门未归,三下五除二将那丫头随便嫁给了一个贩牛的村夫以解此恨。

  自此之后,她选用贴身侍婢便严加严苛,以她的自尊,是绝不允许再出这样的事情。

  叶子见到蔡小青态度的改变,也变得乖觉起来,有客人的时候也从来不打扮,有客人搭话也绝不理睬。她知道卖身契在蔡小青的手中,自己的死活还不是她的一句话。

  而蔡小青也知道一个贴身丫头并不好调教,太笨太聪明都不行,这叶子虽然有时候占尽风头,却也没有什么大毛病可以挑,所以两个人多年来倒也相处融洽。

  徐公子的事情已经彻底了结,蔡小青这几日又陆陆续续的接到几家府上的拜帖,打听了一下,才知道那些人不过是家道小康而已,也拿不出多少钱给自己。蔡小青便打不起精神应付,称了病整日懒懒的躺在床上,闭门谢客。

  叶子便又趁机会提起了去寺庙求签的主意,她其实并不信这个,只是想要住了这个园子,看看热闹而已。

  李妈突然说道:“你们还有心去庙里求签呢。最近风声越发紧了,据说是金人几次三番的跑到我们大宋的疆土上,我们这个真定城离得金人那么近,要是真的攻进来可怎么好啊。”

  蔡小青皱眉道:“我们这样的女流之辈能管得了这些事情吗?李妈干嘛说的那么吓人啊。我怎么不相信,真的会出事的?”

  “谁知道啊,反正我看一些有来头的名人富户都往南边逃呢。”

  蔡小青沉默了半晌,然后笑道:“过去总是这样传来传去的,最后不也没打起来?不要着急吓自己了。我明天就依了叶子,去庙里看看,说不定能算出来什么呢。”

  叶子和李妈从房里面出来,李妈便说道:“小姐怎么这么不着急呢?被金人抓去了,可不是闹着玩的啊!”

  “李妈你忘了那个丁少爷了?年初的时候不是派人捎信说了要接她的吗?估计是在等着他的消息呢。”叶子笑道。

  李妈愁眉苦脸的说道:“那也不能因为要等一个男人,耽误了自己的性命啊!”

  第二天,蔡小青便坐着一辆油壁车,让叶子在车下跟着,去往城郊的灵音寺。

  蔡小青伸出手撩起了车窗上面的轻纱向外张望了一下,来庙里面的游人如织。见到车里面的那张桃花面,无不倾倒赞叹,都在悄声打听着这人是谁。

  蔡小青得意的笑了笑,将轻纱放下,对叶子说道:“叫车夫快点吧,我还回去调制胭脂呢。”

  叶子答应了一声,催促车夫加快了脚步。寺里面求签的人熙熙攘攘,都是为了问卜求卦,求富贵,问姻缘而来的。叶子替蔡小青排了大半个时辰,才轮到她们求签。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指数:★★★★★

锦绣奸妃》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锦绣奸妃》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锦绣奸妃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uperqq.com/?id=16400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