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知身在情长在》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

第6章 奄奄一息
那一滴泪仿佛浸入了医生的心脏,迅速燃起浓烈的同情。

思虑之后她最终说:“要不这样,我现在帮你做个全身检查,根据结果再定夺这个孩子的去留,怎么样?”

闻言苏怜安眼中重新恢复光彩,费力地动了动唇瓣,用口型说了句“谢谢”。

她闭上眼,心脏猛烈跳动。

太好了,至少还有希望。

几分钟后,医生拿着检查结果看了一会儿,拧眉和同事对视一眼后,走过来说:“苏小姐,结果显示你体内的毒素已经蔓延全身了,打胎风险实在太高,所以我们经过商量,建议你改为剖腹产把孩子生下来。”

一番话让苏怜安喜极而泣,不断用眼神表达着谢意。

医生忍不住提醒道:“但手术过程的风险不可预估,很有可能发生大出血的情况,你真的考虑清楚了么?”

苏怜安没有露出一丝怯意,费力地点了下头,眼中全是属于母亲的坚强。

若是这样,她愿意和宝宝同生共死!

麻醉量加大,苏怜安陷入沉沉的昏迷。

当她睁开千斤重的眼皮时,医生带着口罩走过来,声音犹如天籁,“手术很成功,孩子顺利取出。”

苏怜安整个人愣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孩子,她的孩子出生了!

然而没等她狂喜多久,医生又叹了口气说:“只是孩子出了点问题,你先做好心理准备吧。”

说着,护士将孩子抱到她身边。

宝宝已被毒素侵蚀全身,浑身发黑,奄奄一息了。

苏怜安狠狠咬唇,冰冷的指尖轻触上他同样没有温度的脸庞,身体止不住地颤抖。

“宝宝,我的宝宝。”她已然泣不成声,只知道不断呼唤这个和她血肉相连的小生命。

似乎是心灵感应,宝宝紧闭的双眼掀开了一丝缝隙,深深看向苏怜安的方向,再次合上时,留下了一滴晶莹的泪。

苏怜安如坠冰窖,仿佛灵魂全被抽走,只剩下一副空荡荡的躯壳。

整整八个月,她每天都在期待他的降临,这份期待足以让她忽略在陆家的种种苦难。

可现在却没了,一切都没了……

她甚至不知道继续活下去究竟有什么意义。

空气静默一瞬。

紧接着,安静的手术室里回荡着她撕心裂肺地呼唤,“不要,宝宝不要睡,再看看妈妈好不好?宝宝……”

她泪流满面,不停摩挲着他冷冰冰的脸蛋,试图温暖他依然发硬的皮肤。

为什么?为什么上天给了她希望又要残忍夺去呢?再怎么说,孩子都是无辜的呀!

此情此景,医生也忍不住抹了把眼泪,轻声劝道:“苏小姐,节哀。”

苏怜安却听不见任何声音,只麻木的抱着孩子,身体轻轻摇晃,仿佛在哄他入睡。

两个多小时后。

护士小心翼翼地过来说:“苏小姐,宝宝的遗体已经处理完毕,您看您家人什么时候过来领?”

苏怜安恍若未闻,只定定盯着掌心看,那里还残留着宝宝的触感。

护士有些看不下去,默默转身离开。

晚上。

苏怜安极度悲戚的情绪终于缓和了点,一转眼看到床头柜上的催费单。

她勉强打起精神,却发现上面的费用高的让人咋舌,并显示她已经欠费!可她身上一分钱都没有!

陆若擎将她送进VIP病房,却不支持任何费用,相当于让她自身自灭了。

真是好狠的心。

之后护士一次又一次催费,万般无奈之下,苏怜安只得拨通母亲的电话。

“喂?”电波传来熟悉的女声,音调却是异常冷漠,“什么事?”

面对这种漠不关心的态度,苏怜安紧紧捏紧拳头,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无波,“我住院了,需要钱。”

电话那头的声音陡然拔高,“什么?住院?那孩子没事吧?”
第7章 再怀一个
“孩子没了。”

天知道苏怜安究竟用了多大的勇气说出这句话,即便极力克制,音线还是抑制不住地颤抖。

立刻,电波传来刘艳尖利的反问声,“什么?你再说一遍!没了?”

苏怜安抿唇不答,捏着手机的骨节逐渐泛白。

长久的沉默激怒了刘艳,骂骂咧咧道:“说话啊,你哑巴啦?”

苏怜安心头更冷,“南总医院12楼,你想来就来。”

撂下这句话,她直接挂断电话。

苏怜安不由苦笑。

真是可悲,竟然连亲身母亲都不在乎她的死活。

但值得庆幸的是,刘艳还是来了。

她心中稍有安慰。

可令人心寒的是,对方一见到她就是劈头盖脸的质问,“你到底怎么回事?孩子是说能打就能打的么?没了这个依仗,陆少怎么可能再帮你爸了?一旦断了资金,你让我们怎么活?”

一番自私至极的话似冷水兜头浇下,浇灭了苏怜安心里的最后一丝妄想。

呵,苏怜安你还在奢望什么呢?你只是他们来钱的工具而已,快醒醒吧!

迎上刘艳咬牙切齿的表情,她冷笑了两声,扬声反问道:“你们死活关我屁事?”

“啪——”

回应她的是一记又响又重的耳光,脸颊立刻高高肿起,火辣辣的疼。

“苏怜安反了你!竟然敢这么对我说话?”刘艳气的大喘气,直接下了死命令,“我不管,你反正必须给我尽快再次怀上陆少的孩子!”

听,这还是正常父母会说的话么?

哀莫大于心死。

当着她的面,苏怜安缓缓解开病号服。

略显昏暗的光线下,横亘在她小腹上的那条刀口显得异常可怖。

见状,刘艳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

苏怜安冷笑出声,突然觉得有些畅快,“这刀口都是新鲜的,医生说三年内不得受孕,怎么怀?”

“你……”刘艳面上浮出失望的表情,狠狠瞪了她一眼,“那你好自为之吧!”

说着就要离开。

走到门口时被一护士拦住,“您好,您是苏怜安家属吧?”

刘艳不耐,“什么事?”

“是这样的,她欠了一笔医疗费用需要立刻结清。”

刘艳立刻变了脸色,急急欲走,“别找我,我没钱。”

护士也不傻,直接挡住她的去路,“如果您拒不结账的话,我们只能通过法律途径了。”

一听到“法律途径”四个字,刘艳直接蔫了,然后回头对苏怜安骂道:“真是个赔钱货!”

苏怜安恍若未闻,静静靠在床头,空洞的眼神望向床外,如同一个残破的布娃娃。

没多久,护士面带难色地走过来问她:“您还有其他家属么?”

苏怜安细想了一阵,缓缓摇头。

护士又说:“是这样的,刚才那位阿姨虽然结清了欠款,但因为这是VIP病房,每天费用高昂,所以需要预存一些款项,您看您再打打电话?”

这时候的她又能打给谁呢?

于是,她没有丝毫犹豫道:“给我办出院手续吧。”

“这怎么行?您刚手术完,需要静养的。”

苏怜安笑了笑,却比哭还要难看,“没事,去办吧,麻烦你了。”

很快,她两手空空地出了医院大楼。

路上车来车往,似乎都有前进的方向,只有她漫无目的不知道该往哪去。

更不巧的是,路上突然下起了暴雨,很快将没有遮蔽的她淋了个湿透。

情急之下,她加快步伐,想找个店躲雨,却不小心扯开了腹部的缝线,血水伴着雨水染遍了全身。

此刻,超负荷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住,眼睛一黑,直直倒了下去。


推荐阅读指数:★★★★★

《深知身在情长在》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深知身在情长在》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深知身在情长在》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uperqq.com/?id=16261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