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似锦书寄年华》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

03
害怕下一刻眼泪就会不争气地掉下来,殷舒曼站起了身。既然说好要离婚了,何必掉眼泪让他小看,让别人看笑话?

她殷舒曼,即便被男人抛弃也要走得优雅。

谁知她刚走出去一步,手腕就被抓住,随后,不可抗拒的力量让她失去了平衡倒向床榻。

江凌宴翻身将殷舒曼压在了身下,被子从他身上滑落。

“你要做什么?”清楚地感觉到他身上的温度,殷舒曼慌了神。

江凌宴的笑配上他病态苍白的肤色,显得非常危险:“要离婚了,我怎么能让你以完璧之身走出江宅的大门?成亲四年了都没碰你,传出去苏城的人岂不是要笑我江凌宴不行?”说着,他低头就要吻她的唇。

殷舒曼偏头躲了开,痛惜地问:“既然都要离婚了,你何必还要碰我?”

此时的江凌宴像是失去了理智,眼中的怒火能把人烧起来。他禁锢着她,冷笑说:“难不成你还想为陆衍守身如玉?”

关陆衍什么事?

他们当初确实是青梅竹马,殷、陆两家也确实有定亲的打算,但是后来她阴差阳错嫁进了江家。她是个很传统、很矜持的女人,既然嫁给了江凌宴,就打算给他好好过一辈子。这四年里,她再也没有过问过陆衍的消息,反倒是他江凌宴,还有他的母亲,一直盼着卓茵回来。

殷舒曼失望透了。即便江凌宴生着病,男女力量巨大的悬殊还是让她根本挣扎不了,如同刀俎下的鱼肉。

她倏地在他身下笑了起来,高傲如孔雀,说出的话又根根带刺,伤人伤己:“我嫌你脏!”

她殷舒曼是多么心高气傲的人啊,怎么能容忍跟自己交欢的男人心里想的是别的女人?

江凌宴被彻底激怒,眼中的怒火恨不得将她吞噬。他捏住了她的喉咙,声音冷到了极致:“嫌我脏?让我看看不可一世的殷舒曼是怎么哭着求我的。”说着,他狠狠地吻上了她的唇,撕裂了她身上的裙子。

他们互相折磨、撕咬、较量。

江凌宴像是不要命了一样,狠狠要了她一夜。

成亲四年,这是殷舒曼第一次在江凌宴的卧房里过夜。

第二天中午,她醒过来的时候,浑身酸痛,身上到处都是青紫,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

收拾妥当之后,殷舒曼出了屋子。

“太太您起了。”小厮满脸高兴地迎了上来。

殷舒曼一看,正是昨晚因为拦她被训斥的那个。她抱歉地说:“昨晚那样的情况下,我说话重了些。”

小厮受宠若惊:“太太您严重了。您要不那样呵斥我,我也不好做。”这四年来,江宅的男女主人是什么样的关系,下人们都看在眼里。昨晚太太终于留在了先生的房里,两人的关系终于要好了。

“江凌宴呢?”殷舒曼问。

小厮脸上出现了尴尬的神情,吞吞吐吐说:“太太,先生他——”
04
殷舒曼抿着唇去了江凌宴的母亲陈氏的住处。

每走一步,腿间的疼痛都提醒着她昨晚的疯狂。醒来的时候她甚至抱着一丝期盼,期盼江凌宴就在身边,他们四年之间的隔阂和猜疑能在昨天的结合中消散,毕竟那是最亲密的夫妻才能做的事情。

江凌宴在陈氏那里,卓茵就住在陈氏那里。一早起来,他就去找了别的女人。

殷舒曼的心凉透了,昨晚那样亲密的事情成了屈辱。

“太太,先生和老太太还有表小姐正在吃午饭,任何人不能打扰。”

殷舒曼刚到陈氏的院子门口,就被人拦住了。

她神情淡漠地笑了笑。多好啊,他们三个在一起吃午饭,她像个外人一样。“你们敢拦我?还不让开?”

“表嫂来了啊,怎么不多休息休息?”这时候,卓茵走了出来,高跟鞋在青石板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殷舒曼不屑与她维持表面上的和气,直接说:“我是来见江凌宴的。”

“可是表哥说了,不想见到你。”卓茵看了她一眼,压低了些声音说,“表嫂昨晚是不是惹表哥不高兴了?”

不愿意看到卓茵那种得意的眼神,殷舒曼淡淡地反问:“我怎么不记得?”

“可是我听表哥今早跟我抱怨说你无趣,在床上像个死人一样。”卓茵的声音不大,但也不小,周围几个下人都听到了。

他们捂着嘴偷偷笑着,还有两个小厮暗中用轻浮的眼神看她。

殷舒曼涨红了脸,气得发抖。江凌宴连这种事情都要跟卓茵说?他知道她最在意的是面子,所以他就让卓茵、让下人们把她最在意的东西踩在脚下?

这种感觉就像是被扒光了示众一样。她从来没有这么恨过。

卓茵像得胜者一样,眼中带着得意和挑衅。

殷舒曼垂在身侧的手紧紧地攥着。忽然,她上前,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狠狠给了卓茵一个巴掌,冷然地说:“轮不到你这么下贱的人来说我!”

清晰的巴掌声让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卓茵诧异地捂着自己的脸,愤恨地看着殷舒曼说:“你敢打我?”

她下意识就想要还手,却被殷舒曼冰冷的目光给震慑住了。这让她想起了四年前第一次见到殷舒曼,那时候殷舒曼高贵的样子让她感觉自己像是蝼蚁。

殷舒曼看向愣在旁边的下人,说:“还不请表小姐回去用饭,要让先生和老太太等她多久?”

下人们回过神来,立即点头。

殷舒曼透过院子的大门朝里面看了看,然后在卓茵和几个下人面前转身离开了。

所有人都看到了她挺直的脊背,高贵不可侵犯,却没有人注意到她垂在身侧的手已经隐隐有了血迹。

这个江宅,还有江凌宴,她都不留恋了。

他给她的羞辱就是最好的临别,那是把她的骄傲踩在地上,足够她铭记一辈子。比起这样的耻辱,腿间的疼痛不算什么了。

没什么好跟他说的了,罢了。

殷舒曼木然地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太太,您终于回来了!我都等了一夜了。”

殷舒曼回到房中,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然后从旁边的首饰盒里取出了一个荷包说:“秀儿,跟我出一趟。”

出去?

秀儿满心疑惑。

殷家世代是书香门第,殷舒曼是个传统的闺阁女子。她在殷家的时候就很少出门,嫁到江家后更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从不抛头露面。

秀儿憋了一会儿,在出了江宅后还是忍不住问了:“太太,我们这是去哪?”

殷舒曼平静的语气里透着无法撼动的坚定:“去报社,要我登报离婚。”
05


如今许多大户人家或者人脉广的人家都会在报纸上刊登结婚和离婚启事,这是非常时髦的事情。但是女子单方面登报宣告离婚还是苏城第一次,而且被离婚的对象还是跺一跺脚整个苏城都要抖一抖的的人物——江凌宴。

苏城早报上离婚启事的内容是这样的——

江凌宴先生鉴:你我结婚四载,今因意见不合,誓难偕老,乱世男女离合,本属寻常,嗣后男婚女嫁两不相涉,永无瓜葛。殷舒曼谨启。

离婚启事刊登出来后,江凌宴和江家一声不吭,像是默认了。

四年前结婚的时候三媒六娉,风光无限,现今离婚只需报纸上一则启事。就这样,江凌宴和殷舒曼四年的婚姻结束了。

在这件事传得满城风雨的时候,殷舒曼已经带着秀儿租了间小房子住了下来。

那天去过报社后,殷舒曼就没有回江宅。她登报离婚做得很突然,很怕自己在听到江凌宴的冷嘲热讽后软弱下来。

在旅馆里住了两天后,她就找到了适合暂住的房子。

她的父母都在平城,可她一个离了婚的女人,根本没脸回平城。那里人的思想不如苏城的先进开放,她要是回去,必定会让整个殷家被人嘲笑。是以她只给家里发了个电报,告诉他们她已经安顿了下来,不用担心。

“太太,往后我们怎么办?”秀儿担心地问。

她们搬过来已经有十来天了,殷舒曼大多数时候都坐在院子里出神,有时候一天都不说一句话。她每天都让秀儿去买报纸,想从报纸上看到一点点江凌宴的回应,可是什么都没有。

他们往后真的就永无瓜葛了吧。

“以后啊……”殷舒曼的声音有些悠远。她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或许她应该改变一下了,离开苏城找一份生计活下去。

忽然,大门被敲响。

“应该是报童来送报纸了。”秀儿走过去开门。

“陆、陆少爷?”

殷舒曼看过去,惊讶地站了起来问:“陆衍,你怎么来了?”

陆衍提着许多东西走了进来,说:“是伯父伯母给我发电报,让我来看看你的。看见你的离婚启事的时候我们都很担心。”

他们有四年没见了。四年的时间里,陆衍的变化很大,一身灰色的西装显得他特别优雅精神。

“我很好,你怎么回来了?”殷舒曼心中有些感慨。

“我毕业了,总是要回来的。”陆衍深深地看着殷舒曼,心疼地说,“舒曼,你瘦了许多,这四年过得不好吧?”

他温和的语气让殷舒曼有些哽咽。她避开了他深情的目光,抑制住了情绪,说:“还行吧,谢谢你来看我。”

或许是四年之间他们的变化都很大,又或许是有些情愫没办法说破,他们虽然聊了许多,但是气氛总是有些压抑。

临走的时候,陆衍给秀儿塞了一些钱说:“好好照顾你家小姐。”

怎么好要他的钱?

殷舒曼从秀儿手中把钱拿了回来,追到了门口说:“陆衍,我钱够用,你拿回去吧。”她看得出来他的心思,可是她的心已经被别人伤得支离破碎了,不想给他错觉、耽误他。

陆衍把钱塞回了她的手里说:“这钱是伯父伯母让我转交给你了,收下吧。”

他怎么也不肯把钱拿回去,在大门口这样推搡又不好,殷舒曼只好把钱手下说:“谢谢你。”

“舒曼,跟我就不用客气了。”

看着陆衍离开后,殷舒曼转身回去的时候感觉到弄堂的拐角有一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这目光给她的感觉像极了江凌宴。

她看过去,却发现根本连人都没有。

是她感觉错了吧。

怎么可能是江凌宴呢?

她安顿下来后只把住址通过电报发给了父母,其他没人知道她住在这里。

回去后关上大门,殷舒曼又忽然转身,径直走向了弄堂拐角。

秀儿跟了出去,看她站在那里,疑惑地问:“怎么了?”

殷舒曼自嘲地勾了勾唇,转身说:“没什么,回去吧。”

她并没有注意到墙角有一滴刚刚落下没多久、还未干的鲜血。


推荐阅读指数:★★★★★

如娇是妻:贪欢总裁不放手》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如娇是妻:贪欢总裁不放手》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如娇是妻:贪欢总裁不放手》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uperqq.com/?id=15916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