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上婚床:林先生别来有恙》无广告免费在线阅读

他的技术比你好太多
“放手!你这个混蛋!林彦深,你混蛋!”

客厅里,沈唯正在拼命挣扎。

男人滚烫的手却毫不留情,紧紧揽住她的纤腰,将她拖进了卧室。

他英俊的脸上满是失望和愤怒,一双眼睛闪着嗜血的光芒。

“混蛋?我们俩,到底谁更混蛋?”他低头咬她的唇,狠狠地,用力地。

沈唯尝到了血的味道,忍不住哭出声来:“是!我混蛋!我爱上别人了!我把你甩了!你不是很骄傲吗?那你还跟我纠缠什么?我已经不是你女朋友了!我们已经分手了!”

“分手不分手,你说了不算!”

他的舌强势地顶开她的牙齿,缠住她的舌,惩罚般吮吸。

她的芬芳甜蜜让他心痛又沉迷,他的手抚着她的腿。

“不!求你!不要!林彦深,不要!”沈唯拼命并拢双腿,推搡他。

她肚子里有他的宝宝,前三个月,是不能做那种事的。

这个宝宝,她想留下,很想留下。

沈唯反抗激怒了林彦深,他眯紧一双黑眸,声音阴森低沉:“为陆景修守贞?他碰过你没有?说!”

沈唯咬咬牙,豁出去了:“对!我要为他守贞!我跟他睡过很多次了!他比你好太多!”

林彦深的手突然顿住,他盯着沈唯,眸子里所有的意乱情迷,所有的愤怒失望,都瞬间消失干净,犹如退潮后的海滩。

沈唯打了个寒颤,心猛地抽痛起来。

噙着泪水,她定定看着林彦深。

有那么一瞬间,她几乎动摇了,她几乎要开口告诉他真相了。

然而……

林彦深已经从容下床。他走到门口,背对着她说了五个字。

“沈唯,你真贱。”

他的语气不再有情绪,他自始至终没有转身,没有再看她一眼。

林彦深走了。就这么离开了她。

沈唯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一般,捂着脸失声痛哭。

她知道,她永远失去他了。

失去了她孩子的父亲。

五年后。商业区饭店。

“唯唯,去嘛去嘛!周六的相亲会,去的全是500强公司的优质男,我们都25岁了,再不主动出击,黄花菜都凉了!”

桌子对面,闺蜜周蕊蕊眨巴着大眼睛,使劲劝沈唯。

“我周六还要加班。你去吧,用你风情万种的大眼睛,骗个优质男回家。”沈唯摇头,她对相亲会完全不感兴趣。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这么多年,她没有再遇到过能让她动心男人。

“唉!大眼睛怎么骗得到优质男?”周蕊蕊作苦闷状,低头看看自己一马平川的胸,又看看沈唯的,“唯唯,把你的大馒头借给我吧!”

沈唯白她一眼,“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肤浅?”

“我不管!我就这么肤浅,我就是想要大馒头!”周蕊蕊撅着嘴,“唯唯,你说,等我生了孩子,会不会变大一些?”

沈唯逗她,“你长得已经这么美艳了,再来一对大馒头,那就太祸国殃民了。上帝他老人家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的!”

“切!肯定会变大的!”周蕊蕊看着沈唯的胸,“我记得你以前也不大,生完孩子后才变大的。”

沈唯脸上的笑容忽然凝住了。

看到沈唯的表情,周蕊蕊赶紧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唯唯,都是我不好,我不该提这事的。”

“算了,没事。”沈唯垂下眸子,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四年了。她还时常做那个胎梦,穿着粉裙子的小女孩咯咯笑着,伸着小胖胳膊朝她跑过来,“妈妈!妈妈!”

午夜梦回,泪水总会湿透枕头。

她的孩子,十月怀胎,辛辛苦苦生下的孩子,被母亲谎称是死胎,背地送人了。

那时她太年轻,相信了母亲的话,以为孩子真的是死胎。

等后来觉得不对劲,再去医院问,已经找不到当年的护士和医生了。

医院里,也没留下任何记录。

一切都干干净净,无迹可寻。

她知道母亲是为她好,21岁的大姑娘,生下一个没有爸爸的孩子,这事如果传出去,她的名声就全毁了。

可终究,还是难以释怀。
不认识
“实在抱歉,包间暂时还没有,两位先坐这里行吗?”旁边传来的声音,打断了沈唯的回忆。

沈唯扭头一看,饭店的大堂经理正带着一男一女朝她旁边的桌子走来。

什么贵客,让经理这么点头哈腰的?

沈唯好奇地朝那对男女看去。

看清男人的脸,她手里的勺子一下子掉在了盘子上,发出“砰”的一声脆响。

“怎么了,唯唯?”周蕊蕊顺着她的目光一看,嘴巴也张成了“O”型。

那男人一身深色西装,利落的短发,俊眉修目,鼻梁高挺,深邃的双眸沉如黑夜,气质冷冽而强势。

那是——林彦深。

他旁边还站着一个女人,穿了条雪纺印花的露肩长裙,身材高挑,肌肤白皙,妆容精致。一看就是个白富美。

空气仿佛凝固了。

隔着五年的距离,沈唯和林彦深四目相对。

她的手紧紧握住桌布,指甲深深掐进掌心,拼尽全力,想要控制住身体的颤抖。

林彦深的脸上,却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

黑眸深沉,气质冷冽,他站在那里,如睥睨天下的王者。

“彦深,你们认识?”纪远歌察觉到异样,用探究的目光看看沈唯,又看看林彦深。

她总觉得,那个女孩有些眼熟,她好像在哪里见过。

“不认识。”林彦深的声音很淡。

沈唯突然松了口气。

不认识。他说不认识。

是啊,他和她,已经是陌生人了。

这样也好。

反正,孩子也弄丢了。

“蕊蕊,我们走吧。”沈唯朝周蕊蕊使眼色。

多呆一秒钟,都是煎熬。

周蕊蕊不走,压低声音道,“菜刚上来,我们还没吃呢。凭什么白花这个钱?”

她用力握了握沈唯的手,“淡定。他都说了不认识了,你还有什么好紧张的。”

沈唯默然。

是啊,所有人都放下了,唯一没放下的人,是她。

沈唯和周蕊蕊默默吃饭。听着隔壁桌纪远歌低低的娇笑声。

“彦深,你看这款怎么样?还有这款。”

纪远歌从包里翻出一本珠宝手册,指着上面的戒指问林彦深。

林彦深瞟一眼,淡淡一笑“不错。你觉得好就行。”

纪远歌撒娇,“彦深,你讨厌死了,这可是婚戒,要好好挑才行呀!”

“听见没?婚戒,两人要结婚了。”周蕊蕊竖着耳朵听完,悄声对沈唯说道。

沈唯沉默着,连眼风都没有朝那边扫一下。

她埋头吃饭,吃得认真极了。

周蕊蕊心里一声叹息,当年校园里最引人注目的金童玉女,如今再相遇,已经彻彻底底变成了陌生人。

真是造化弄人。

说实话,她真的想不通,当初沈唯为什么要跟林彦深提分手,还故意把事情弄到无法挽回的地步。像是铁了心要跟林彦深做仇人。

她不是没有问过沈唯原因,但她嘴巴紧得要命,死活不肯说。

吃了小半碗饭,沈唯吃不下了,等周蕊蕊吃完,两人结了帐准备离开。

已经走到门口了,沈唯却鬼使神差般回了一下头,朝林彦深看去。

林彦深没有看她。他的目光,落在不知名的深处,那五官的轮廓,英俊得让她心碎。

“彦深~彦深!”纪远歌伸手在林彦深眼前用力摇晃,娇嗔道:“在想什么呢,这么出神,跟你说话你都听不见。”

“哦,怎么?”林彦深回过神来,“你刚才说什么了?”

“刚才问你要不要来点餐前酒。”纪远歌说着,转转眼珠,“刚才那个女孩,你其实是认识的吧?”

“哪个女孩?”林彦深低头看菜单,雪白洁净的衣领上,是线条分明的下颌,一举一动都透着股不在意。

可是纪远歌知道,他在意的。

那个女孩朝他看过来的时候,她听见他的呼吸一下子变得粗重。那么压抑,那么深长。

纪远歌终于想起来了,刚才那个女孩,她的确见过的。

在林彦深书房的角落里,一本发黄的专业书中,夹着那个女孩的照片。

青葱的少女,笑得一脸灿烂。仿佛全世界的阳光都在她脸上。
鼻子却有些发酸
日子就这样过着,那天的相遇像一粒石子,在沈唯心间漾起一圈水波之后,慢慢淡了痕迹。

她和林彦深,注定是两条平行线,已经没有相交的可能。

沈唯现在是“智诚”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虽然只是小股东,每天也忙得脚不沾地。

要么在法院开庭,要么在顾问公司处理事情,她没有时间来回味过去,伤春悲秋。

这天,沈唯刚到事务所,就被顾主任喊到办公室。

“小沈,远扬公司要求变更顾问合同,你跑一趟吧,过去问问什么情况。”顾主任把一叠材料递给她。

远扬公司是智诚律所的顾问公司之一,也是所有顾问公司中最土豪的公司,每年的顾问费高达百万,诉讼案件还另行付费,是一块大肥肉。

沈唯有点奇怪,“一直合作得好好的,怎么突然要变更合同?”

“唉,远扬公司的老总换人了,连带着法务部也大洗牌,人家提出变更合同,咱们也只能配合,大主顾,得罪不起。”顾主任叹气。

“老总换人了?换的谁啊?”沈唯随口八卦。

“新来的老总姓林,从国外回来的,据说很牛逼。作风也很强硬。”

“是吧。”沈唯也没放在心上,拿起资料,“那我赶紧过去,远扬公司可是我们的大客户,不能出差错。”

沈唯带着资料,打车到了远扬公司。

远扬公司的业务一直是沈唯负责的,她熟门熟路地过了前台,进了电梯。

眼看电梯就要上行,门被人按开了,一行人鱼贯而入。

看到领头的男人,沈唯彻底怔住。

她没想到,在远扬也能看到林彦深。

他穿得很正式,黑西装,浅灰的衬衫,铁灰的领带,一群人中,就他最高大,最挺拔,格外的显眼。

看到沈唯,林彦深的动作停顿了半拍。但很快,他就面无表情地在她前面站好,就像从来不认识她一样。

“彦深,你们认识?”

“不认识。”

沈唯耳中又回响起这两句对白。她看着林彦深的背影,心口隐隐作痛。

“哎,沈律师?”旁边忽然有人跟沈唯打招呼。

她扭头一看,是远扬法务部的总监李婧。

“好巧啊,婧姐。”沈唯赶紧冲她微笑。李婧只比她大一两岁,平时也算聊得来。

“你是过来变更合同的吧?”李婧问沈唯,“一会儿我们一起到会议室去。”

“嗯。好啊。”沈唯笑着点头。

李婧说着,见新总裁林彦深似乎在听的样子,讨好的介绍道,“林总,这是我们公司的法律顾问,智诚所的沈唯沈律师。”

林彦深只淡淡“嗯”了一声。

他没有回头,更没有跟沈唯打招呼。

李婧有点尴尬,都说新上司难相处,没想到这么难相处。

比李婧更尴尬的人,是沈唯。整个电梯的人都听出来了,林彦深懒得搭理她。

沈唯脸上仍然带着笑容,鼻子却有些发酸。

离得这么近,她又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香气,他惯用的须后水和沐浴露的味道,像五月雨后的森林。那么清新,那么熟悉,却又那么遥远。

她有些酸楚的想道,原来,他就是远扬公司的新总裁。

他为什么不在林氏的家族企业任职,怎么到远洋来了?

当初,他妈妈拿着那叠报纸,用弟弟沈尧的前程威胁她,让她离开他时,不是说他要接班家族企业吗?

“我们彦深前程远大,将来是要接班林氏的,我不允许任何人破坏他的人生!”

高傲的林太太指着手里的旧报纸,“沈唯,如果不想这些信息再次曝光,被炒成热门话题,你就乖乖和彦深分手!”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指数:★★★★★

赖上婚床:林先生别来有恙》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赖上婚床:林先生别来有恙》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赖上婚床:林先生别来有恙》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uperqq.com/?id=15888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