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人亡两不知》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第1章 骨髓入药
白日里下了一场大雨,夜里虫鸣甚是喧嚣。

近来大雨频频,被子好久没有晒过了,一股子潮气。

天气潮,被子也潮,沈宜安的腿疼得愈发厉害,一闭眼就钻心一样疼。

她从床上爬了起来,拿起桌上的茶壶摇晃了两下,却发现已经空了。

隔壁屋子卿羽的呼噜声清晰无比,她白日里累得厉害,沈宜安不忍打搅,就自己拖着那条腿往外走。

她跪在井边,湿漉漉的泥地凉彻入骨,她却顾不得脏和冷,只死命往下探着,想要舀出一瓢水来喝。

三年前,她还是京中人人艳羡的将军之女。

她生得漂亮,家世又好,半个楚国的兵权都握在她父亲的手里。

那时候,就连公主都要让她三分,她就是京中最尊贵的女子。

谁也没想到她会落得如今下场。

三年前她不顾父兄反对,死活要嫁给靖王楚和靖。

初嫁之时,也算是夫妻和睦,只是日子久了,楚和靖便对她不甚在乎。

她怎么忍得下,便和他争吵,感情便愈加不好。

两年前她的父亲死在边关,朝中敌对落井下石,皇上顺水推舟,当年显赫一时的沈家一夜败落。

男子充军,女子为奴,除了她嫁给楚和靖逃出一劫外,只有她哥哥沈宜平逃出京城,再无踪迹。

她没了母家的依仗,京中从前嫉妒她的大家小姐都寻了借口来靖王府,想尽法子凌辱她。

她气不过,与她们厮打,却被楚和靖呵斥,令她下跪道歉。

她怎么肯,楚和靖就令人打断了她的右腿。

直到如今,她走路都是跛的。

自那以后,她便被关在这个院子里,除了卿羽以外,再无人照顾。

她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家小姐,这两年来也学会了缝补衣裳,开荒种地,煮菜做饭。

从前她喝茶都只喝那一年全国只得一斤的雪顶含翠,如今这井里的生水于她而言都是琼浆玉露。

她右腿使不上劲,磨破了膝盖,终于把那桶拽上来一点,舀了半瓢水。

手一松,桶砰地一声掉进了井里,溅了她一脸水。

她喝了两口,撑着身子起来,连身上的泥土都顾不得拍,又拖着腿捧着那瓢水往回走。

就在此时,后头忽然有人冷笑一声,“沈宜安,你还没死呢。”

那一刻,如同惊雷炸响在沈宜安耳边。

她没想过这辈子还能和楚和靖见面。

她缓缓转过头去,月光下楚和靖星眸挺鼻,身材颀长,还是从前如玉模样。

和两年前没什么分别。

两年来她生不如死,受尽折磨,她曾经想过,如果她还能再见楚和靖,一定要和他同归于尽。

她要杀了他,哪怕以性命为代价。

可她真见着了,却只是看了一眼,又缓缓转过头去,继续拖着腿往前走。

“沈宜安,顾筱菀病重,即将不久于人世。”

沈宜安站定,她说:“与我何干。”

顾筱菀就是两年前,带头欺凌她的那个人。

也是当今丞相的庶女,京城出名的才女。

难不成楚和靖过来,就为了告诉她这个好消息?

沈宜安还没动,又听得身后楚和靖道:“如果和你无关,你以为本王会来见你?”

他冷笑一声,“太医说了,菀菀的病,需要你的骨髓入药。”
第2章 药罐子
“楚和靖!我杀了你!”剧痛让沈宜安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像是一条在油锅里的鱼一样曲起腰来,红着眼睛看楚和靖。

他站在床边,清清冷冷开口:“动手吧。”

那大夫抖着手,将一根长而细的玉管子插到了沈宜安的腿里。

“啊——!!!”沈宜安尖叫了一声。

旁边被人按着的卿羽挣脱了禁锢,冲到跟前来跪下,狠命地磕头:“王爷!您饶了王妃吧!奴婢求您了!王爷!”

楚和靖一脚把卿羽踹了出去。

那大夫足足汲取了一管子沈宜安的骨髓,方才收手。

鲜血从她腿上汩汩而出,她脸色惨白,腿不受控制地抽搐着,连喊痛的力气都没有了。

刚刚他直接将沈宜安拎到了屋子里,按在床上,用特制的凿子,在她的右腿骨上凿了一个小小的洞。

那一瞬间沈宜安是没觉得痛的,三五秒钟,蚀骨抓心之痛才呼啸而来。

两年前,他打断了她的腿,没叫人好好医治,只随便包扎了一下,以至于她现在都是跛的。

现在,他为了那个女人,亲手凿碎她的骨头取髓。

楚和靖对她的痛苦视而不见,只扫了一眼,像是怕脏了自己的眸子一样,匆匆垂下睫羽道:“别让她死了。”

大夫这回倒是为她好好包扎了一下,毕竟往后,她还要一直为顾筱菀提供骨髓。

只是楚和靖吩咐,不许给她用止疼药,于是众人散去,只有卿羽一个人跪在床前帮她擦着额上冷汗。

“王妃……”卿羽痛哭出声,她见沈宜安疼得几乎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一时间慌乱到不知怎么办才好。

“砰!”房门忽然被人一脚踹开。

一个趾高气扬的丫头梗着脖子走进来,皱着鼻子道:“这房间里什么味道啊,简直比猪圈还难闻,菀妃娘娘您可仔细点,别被熏坏了,不然王爷肯定要心疼了。”

后头一个柔弱女子缓步上前,以帕捂唇,“姐姐怎么住在这种地方,真是叫人心疼啊,不过沈将军已经死了,也没人给姐姐撑腰了,我倒是和王爷求过情,只可惜啊,王爷说,住在外头不利于姐姐养伤,还是这里安静,就只好委屈姐姐了。”

看这情况,顾筱菀和楚和靖是已经在一起了。

今日过来,便是秀宠爱的。

“咳咳,”顾筱菀往前一步,“青果,姐姐的被褥怎么这么脏啊,还全都是血腥气,你帮姐姐打扫一下吧。”

“是!”那丫鬟青果应了一声,从后头端过一盆水来,直接就朝沈宜安泼了过去!

“你们做什么!”卿羽拼了命地阻挡,“滚!你们都滚!”

这水里掺了盐,渗进沈宜安伤口里,钻心地疼。

“顾筱菀,”沈宜安扬头笑,脸色惨白,“你是不满你侧室地位,想杀了我好做正妻吗?”

沈宜安此话,正好戳中了顾筱菀的痛处。

她是庶女出身,最在意这个。

“啪!”顾筱菀抬手,狠狠扇在了沈宜安脸上,刚刚的病弱样子半点都不见了,“若不是为了堵天下人之口,你以为王爷还会留着你这个正妻?再说了,你是正室又如何,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顾筱菀的药罐子!”
第3章 颠倒黑白
沈宜安乃是将门之女,若换成从前,怎么可能任由顾筱菀这样放肆?

可是她如今遍体鳞伤,毫无反击之力。

“见过王爷!”门口的侍卫高声喊了一声。

顾筱菀瞬间变了脸色,抓着沈宜安的手往后一仰,直接倒在地上。

“姐姐,你怎么……咳咳……”顾筱菀含着一眼眶的泪,话还没说完,就咳了起来,看着十分柔弱。

且巧这时候,楚和靖推门进来。

“沈宜安!你不要欺人太甚!”

他不由分说,进了门就朝沈宜安吼道。

“王爷,不关姐姐的事……都怪妾身……”顾筱菀泪水涟涟道,“姐姐只是生气王爷对妾身太好了而已……王爷千万不要动怒……”

说着,顾筱菀就要起身,可是胳膊一软,又跌在地上,她抬起手来,只见手腕处已经撞青了一大片。

楚和靖骤然缩了眸子,目光狠戾,抬手就掐住了沈宜安的脖子。

沈宜安喘不上气,却不肯求饶,一张脸憋得通红,直直地瞪着他。

那一刻,楚和靖心头忽而一颤。

卿语跪在地上求饶,“王爷,不关王妃的事啊,都是……”

“嘭!”

楚和靖松手,转身抬脚,直接将卿语踹飞出去。

沈宜安趴在床边,无力地朝卿语伸出手。

她连喊一声的力气都没有了,怎么还能把顾筱菀推在地上?

可是楚和靖不管这些,在他心里,沈宜安永远都是恶人。

“王爷别生姐姐的气了,”顾筱菀柔柔弱弱地靠在楚和靖肩膀上,眉眼微垂,像是一只受了委屈的小兽,“是妾身不好……”

“这种恶毒妇人的房间,你以后少来,”楚和靖看都懒得看沈宜安一眼,直接打横将顾筱菀抱起来,“本王带你去找大夫。”

临出门前,被楚和靖抱在怀里的顾筱菀,朝沈宜安扬起一个胜利者的微笑。

沈宜安啊沈宜安,你也有今天!

楚和靖走后,沈宜安强忍着剧痛,想要去扶卿语,却差点一头从床上栽落下来。

卿语赶紧爬起来,身上的灰尘都没来得及拍,踉跄过去抓着沈宜安的手,还没来得及说话,眼泪就先涌了出来。

沈宜安人生的前十六年,过得是风光无限。

自从嫁给楚和靖以后,她受尽了委屈吃遍了苦头,到最后,还要被人这样诬陷羞辱!

“哭什么,”沈宜安朝卿语挤出一个笑容来,“以后要哭的日子,还多着呢。”

她这话,倒是没有说错。

顾筱菀被楚和靖带回去以后,就咳个不停,捂着摔青的胳膊泪流不止,却还是咬着嘴唇说自己没事。

如此这般柔弱之至却强行隐忍的样子,实在叫人心疼。

大夫将楚和靖叫到外室,低声道:“王爷,菀妃娘娘的身子还是不好,恐怕得要……”

大夫附在他耳边,低语一阵。

楚和靖沉默片刻,蹙眉道:“只有她的才可以?”

大夫点头。

在楚和靖低头沉思的时候,大夫微微偏头,与内间躺着的顾筱菀对视一眼。

顾筱菀朝他微微颔首,嘴角轻浅挑起。

这大夫名叫张玉春,乃是她从娘家带来的,可靠无比。


推荐阅读指数:★★★★★

花落人亡两不知》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花落人亡两不知》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花落人亡两不知》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uperqq.com/?id=15522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