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仙侠小说《怨佛》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魔帝称尊诸天乱
一千万年以前,以魔证道的太古魔帝与妖族万妖之祖联手攻破了人间,万物生灵涂炭,天庭随之被攻破。

魔军的脚步踏平了六界,他们占领了一个又一个修真世界,直到灵山。

此时,如同须弥的佛教灵山,成了许多流浪和受伤修士的避难所。

“如来,如今本尊以魔证道,已经走到了修仙路的尽头,你若是再执迷不悟,你和你的弟子们,最终都只能魂飞魄散。””洪亮的魔音响彻天地,回荡在灵山之巅,阵阵魔云漂浮在灵山的上端,隐隐可见其中无穷无尽的白骨。

如来,你的佛教不是号称要度化天下诸魔吗,如今本尊就站在这里,你来渡啊。

此时的灵山内,许多修士听到天外滚滚魔音。

有人吓破了胆,疯疯癫癫的跑下山去,只看见天空中亮起一道道猩红的纹路,将这这名早已疯狂的修士分解成数断。

此时的他们,全都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这座神秘古朴的大雷音寺上,这座古寺屹立在灵山之巅,散发出阵阵七彩霞光,仿佛像是在诉说,这是最后一片净土。

“妖魔休要猖狂,看本座来渡你成佛”。一声洪亮的声音冲破了云霄,只见一束金光激射而出,飞出了金光磅礴的灵山。

人们这才看清楚,金光之中,竟是一名强大的修士。

他手拿金鞭,身材魁梧,样子不威自怒,甚是威风。

“你是何人。”天空中的魔云传来声响。

“本座乃是佛门大德大威金刚菩萨,特来降你。”

“妖孽你残害无尽生灵,颠倒阴阳,不分怨念是非,你可知罪。”金光中的魁梧修士,漂浮在天空中怒道。

“哈哈哈,一个小小的菩萨也敢出来教训本尊,本尊如今以成就帝位,你奈我何。”魔云中的生灵冷笑道。

“妖孽你需知魔高一尺,佛高一丈,如今你已种下恶种,他日必将得到恶果。

金光中的修士说罢,便刹那间便施展法相,只见他刹那间金光万丈,身体犹如天地般大小。

庞大的身躯守护在灵山前,手中高达百丈的巨大金鞭,向着魔云密布的天空击打而去。

只见魔云中探出一只巨大的白骨手掌,只轻轻一点,这位堪比古神的强大修士便轰然爆碎,鲜血洒在了灵山每一处角落。

这一幕深深震撼着每一名修士的内心,仿佛天地在那一瞬间嘎然而止。

此时,天空中的魔云更加稠密,血红色的闪电,劈打在灵山撑起的光幕上,宛若灭世般的场景。

“既然尔等执迷不悟,那本尊就送你们早生轮回。”

只见魔云中,飞出一尊黝黑色的大鼎,漂浮在灵山上空不断飞旋,黑鼎古朴天成,一道道黑色的纹路交织在鼎壁上,仿佛如同能将人的魂魄也吸过去。

被夺走的混元鼎,有修士认了出来,惊恐道。

此鼎是原始天尊的法兵,后来魔界大军攻破天庭,原始天尊用此鼎镇杀了无尽妖魔,如今此鼎在此魔手中,莫非原始天尊已经陨落。

魔云中的恐怖生灵像是能猜透众人的心思般,他冷冷的开口道。

“原始老贼足踏九天而去,寻觅所谓的大道。

只留下这口混元鼎,如今这口大鼎刚刚练化了一个小世界,早已堕我魔域,沦为本尊的兵器。

原始天尊法力通天,是三清道祖之一,此时这尊黑雾缭绕的大鼎缓缓转动,证明着魔云中神秘生灵的话绝无半句虚言。

魔云中的神秘生灵像是失去了耐心,血红色的霹雳不断击打在灵山的光幕上,天空中黝黑的大鼎缓缓转动,仿佛随时都能将这片残破的世界撕碎。

“阿弥陀佛,施主如今已经占领了佛魔妖鬼人仙六界,贫僧斗胆问一句,施主可曾得到了自己内心真正想要的东西。

一阵清秀的声音从灵山传来,只见一名身披白衣,双手合十的青年僧人,缓缓穿过金色光幕走了出来。

“你又是何人,天空中滚滚魔音再次袭来”。

“小僧名曰净尘子,是我佛的一名普通弟子。”山顶端的青年僧人,宝光满面,此时开口回答道。

“哦?你有何手段,来降本尊。”

年轻僧人笑道,“施主法力通天,如今更是成就帝位,贫僧纵有千般手段,又能耐施主如何。”

“哈哈哈,想不到佛门弟子竟也有阿谀奉承之辈”。”不错,只要你现在弃佛从魔,本尊定当既往不咎”。

看起来十分朴素的青年僧人微笑道,施主你说错了,贫僧善恶有分,何来弃佛从魔这一说。”

“这么说,你是想替如来老儿当说客,想劝本尊当下屠刀早登极乐?”

“施主又说错了,你纵魔族千古,这自是你的路,贫僧如何求得施主回头。”

“道可道,非常道”。”佛非佛,本是佛”。

“施主你执念太深,纵然得到了这最后一片净土,也无法洗去你心中的固执。”

“这佛门众生,渡一人也是渡,渡一群人也是渡。”故渡贫僧一人,不也是贫僧千百年修来的福分吗”。

天空中魔云内的神秘生灵笑道,你想牺牲自己,来保全灵山众生”。

“不错,小僧正有意为之”。

神秘生灵疑惑道“你就当真一点也不怕死?

“贫僧这一生,不过是一艘小船,渡人渡己终是渡,生死之事又如何说的清呢。”

“好,那本尊就成全你,神秘生灵说罢,听见天空中轰隆作响,一道血红色的闪电将青年僧人劈的粉碎。”

师兄!只听见灵山内,许多佛门弟子哭喊着,许多僧侣看着这一切,却再也忍不住眼中的泪水,痛哭流涕。

“只见天空中黑色的大鼎突然间变作万丈大小,翻转过来缓缓向灵山镇压而去。”

此时许多僧侣与修士悲愤交加开口怒骂,魔云中的生灵出尔反尔。

神秘生灵冷笑道,本尊何时答应过你们要饶你们的性命。

是那个和尚自以为是,如今六界就只剩下这唯一的一片净土,既然如来老儿不肯应战,就随着这座灵山支离破碎吧。

神秘生灵说罢,便驱使天空的飞旋的混元鼎缓缓落下。

此时的大鼎,宛若古岳般大小,一道道黑色的纹路,犹如魔化的虬龙飞旋在大鼎的周围。

天地仿佛都难以承受这磅礴的神力而即将爆碎。

就在这时,宏伟的西天灵山不断虚淡,仿佛将要遁入虚空,从此消失不见。

“如来老儿哪里走,大鼎微微轻鸣,只感觉一瞬间力量竟暴涨了千倍。

轰隆隆,天空在破碎,大地在沉陷…神秘的灵山竟渐渐虚淡,最后消失不见,犹如从未来过这个世界……”

~- 大唐公元六二六年,随着唐王李世民的登基,天下逐渐稳定,国泰民安,以至于十年间风调雨顺,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可随着十年后,原本强盛的唐朝却怪事连连,无尽的乌云笼罩在盛世长安之下,犹如挥之不去的阴霾,让人心生恶寒

“启……启奏陛下,大事不好了。”随着一声高呼,只见一名身穿紫袍的小太监迎面跑了进来,狼狈的样子让人不禁忍俊发笑,不过这一次,满朝的文武百官却也难以笑的出声了。

因为这样的事情已经并非第一次了。

仅仅半个时辰,已经有十几次通报传入了大殿,却全都无一例外,都是……

“闹鬼。”

只见一名身穿金丝蟒袍的大臣正色道。

“启禀陛下,启禀八王爷。”

“这次是……是……是……”小太监显然被吓的不轻,一句话含在了嘴里半天硬是没有说出口,惹得文武百官和诸位大臣一阵急躁。

“是什么,你快说,不说就是欺君之罪。”一旁身穿金色蟒袍的八王爷冷哼了一声,仿佛对于这样的事情早已不耐烦燥。

只见大殿之上的小太监猛吸了几口气,这才鼓足勇气在大殿之上喊了出来。

“是是……先皇时期的皇太子……李……李建成。”

“轰隆,,,此时原本晴空万里的天气,突然间风雨交加,一声炸雷响彻了天空。”

“李建成,这三个字竟像是暗中有股神秘的魔力,随着小太监的仓惶开口,全大殿文武百官全无不谈虎色变,像是听见了什么最可怕的东西。”

这一次,就连龙椅之上一直,闭目养神默不作声的唐王都被惊吓的睁大了眼睛,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险些从龙椅上跌落。

“大胆,那个逆兄早已被朕割去头颅,五马分尸……”

“怎么会,怎么会……”

只见龙椅之上的唐王再也坐不住了,身上的金色龙袍也掉落在地上。

狼狈不堪的样子,哪里还像平日里龙威尊怡的陛下。

此时就连气宇威严的八王爷也渐渐有些瑟瑟发抖,脑海里一块块破碎的回忆缓缓在脑海中浮现……一副足以让他惊吓到癫狂的画面闪现而出……

“定是尔等哄骗……,定是尔等唯恐天下不乱,故意编出这样的谎话来欺蒙陛下。”

“来人啊,将这小太监拖出宫外,五马分尸。”

此时的八王爷早已濒临抓狂,当初玄武门之变,也是有他一份“功劳。”

如今听见早已死去十年的人再次复活,怎能不让他心惊胆颤。

“回禀陛下,回禀八王爷。”、

“小奴所言句句属实,还望陛下明鉴啊……如今那皇太子的无头尸身……”

“正在景德宫中央,正一步步顺着大……大殿而来。”

小太监声音落罢,一声声恐怖的尖叫,随着震耳欲聋的雷鸣之音响彻大殿。

“啊。啊……”

“闹鬼啊……”

此时听见小太监这般描述,大殿之上的两排宫女吓的四下逃窜,甚至有几名宫女早已昏厥了过去。

此时天外雷声大作,前不久还满目晴天的云朵被乌云所笼罩着,没人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啪啪……啪……”一阵沉重而又响亮的脚步声缓缓传入众人的耳边,尽管伴随着阵阵雷鸣交加,却不知为何依旧能如此清晰。

“我的头呢”

“世弟,我的头颅呢”

“我的头颅哪去了”。

一声声熟悉的语气回荡在大殿之上,此时的的唐王早已吓得六神无主。

他急忙开口喊着护驾,可是此时的大殿之上竟无一人应答。

他眯开眼睛,这才发现满朝的文武百官竟在此刻凭空消失,只留下阵阵尘埃在空气中漂浮,像是从来没有来过。

此时的大殿上“空无一人。”

只剩下唐王自己一个人,和大殿外风雨交加的雷鸣之音。

“轰隆……”一声巨响的闪电划过天空,此时的天外彻底的暗了下来,早已分不清是白天,还是黑夜。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淡黄色的身影出现在大殿门口。

形态姣好的身躯,伴随着一身金丝麒麟黄袍穿着在身上,一双修长惨白的手臂从袖口处探出。

此时的唐王,竟不由自主的往上打量着看去,只见眼前的这道身影的领口处透发着大片血迹,上面竟空无一物。

“没有头颅。”

“啊……啊啊啊啊、、、”唐王吓得一声惊恐,便彻底昏厥了过去,待到醒来之时却发现自己躺在床榻之上,宫女和太医们围成一团,见到他醒了过来,便欢天喜地的向外嚷嚷着喜讯去了。

“朕……这是在哪。”

唐王勉强从床上坐了起来,又在宫女的搀扶下来到殿外,只见天空中朗朗乾坤,一副万里晴空的景观尽收眼底。

大殿之下,许多身穿官服的大臣正焦急的左顾右盼,此时看见了唐王走出殿外,全都喜上眉梢。

“尔等为何自此聚集,朕……朕又怎么会卧在床榻之上。”

此时的唐王带着满心的疑问看向眼前的众人,希望能得到完美的解答,只是他不知道,眼前的这群大臣听到他讲这番话也很诧异。

“陛下,您不记得了。”

此时一名身穿蟒袍的大臣小声开口道。

“额,朕只记得,朕做了一个十分恐怖的梦,还好只是个梦。”唐王回忆之余还不忘擦干额头上的冷汗,这个梦真的太真实了,以至于让这个堂堂九五至尊都感到后怕。

“对了,国师呢”

“朕的大国师哪去了。”

唐王打量了众人一眼,这才发现往日里身着怪异的“大国师”,此时竟不见了踪影。

就在文武百官听到唐王陛下的询问,而左右张望的时候,一道黑色的身影从人群中渐渐踊跃了出来,其他大臣见状纷纷躲避,深怕眼前的这个穿着诡异手握重权的古怪“大国师”,会对他们其中某个人感兴趣,那样的下场只会有一个,那就是抓去炼丹。

就在这时,只见被众人称作国师的神秘男人缓缓走到人前,一身黑色却又有些宽大的斗篷披盖在身上,一阵阵沙哑的声音从他的口中吐出,“回禀陛下,微臣来迟,让陛下受惊了。”

“微臣昨夜观天,列仙决,这才发现天地之中隐隐有一股神秘的“势”在变化。”

“故此臣推测,这几日天下定将要有大事发生。”

眼前神秘国师的话,像是打通了唐王脑海中的某根细微的神经,他回想起昨晚梦到的恐怖梦境,这才回想起来开口道。

“国师国师的话,可是指灵异的事情发生。”

唐王的语气变得渐渐凝重,这半年来天子脚下竟不断传出怪事,先是城外大泽中的河水在一夜之间干枯,又是传闻北方边塞有旱魃作怪,一时间百姓们人心惶惶,各种流言蜚语更是传的不可开交。

就在这时,站在一旁的国师小声开口道。

“陛下还可曾记得九年前,大魔佛祖显露法相,与世人传授因果道理。”

“朕记得,朕当然记得。”

唐王此时听见了神秘国师的提醒,脑海中一段被埋藏在最深处的记忆片段渐渐被挖掘而出。

一尊巨大到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神秘佛祖,跨立在天际的尽头,它高达万丈,就天边西落的太阳也被它所发出的光辉所笼罩着,可是同样异常恐怖的是,这尊佛祖的身躯一半是光辉圣洁,一半却是犹如九幽魔界中的骷髅恶鬼,竟不带一丝血肉。

“当时朕虽为九五之尊,却依旧是凡胎肉眼,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当即便带着全天下的百姓子民们一同朝拜。”

“朕发誓,朕真的是第一次见到如此震撼的景象,那佛祖与天地同高,一半漆黑如墨,像极了地府中的枯骨妖魔。”

“另一半却圣洁如霞,宛若佛陀在世。”

随着唐王此时的描述,在场的所有大臣乃至太监宫女,无不脸色大变,像是勾起了那一段尘封已久的回忆。

此时的唐王早已将昨晚恐怖的回忆抛之在脑后,经过神秘国师的提醒,心中的回忆竟有如涛水般连绵不绝,仿佛此刻记忆中的那尊“魔佛”就在眼前。

“对了,朕还记得,那尊魔佛为天下众生讲经说法,阐释“因果”,不过却在即将消失的那一刻,从眼眶中落下一滴魔泪与佛泪。”

“后来朕派遣兵将与诸多高手同去,也未能寻得那两滴眼泪的下落。”

“唉真是可惜至极”此时的唐王一脸惋惜的神情,让一旁诸多的大臣心中阵阵哗然。

如今的唐王早已是天下至尊,世间之物唾手可得,却也会对神遗之物如此放在心上。

“对了国师,你提这个却是何意。”此时的唐王从刚才的惋惜中渐渐走出,这才想起了国师的斑斑指点,却不知意为如何。

此刻身着黑衣的神秘国师,竟对于唐王的疑惑不予理会,只见他扬起黑袍便跪拜了下去,急促正色道。

“臣昨夜推演卦象,不惜以消耗元寿窥看天机,终得到“缘尘”二字。”

“如今臣寿命将至却以不足惜,可这二字定是破解此次浩劫的关键所在,若能找到其中规律,则万民得祈福照,天下苍生有救。”

“臣恳请陛下,不惜任何代价,定要破解其中奥义。”

沙哑的声音回荡在众人的脑海之中,就连此时的唐王也是心情复杂,因为他从未见过能够呼风唤雨的“大国师”如此窘迫过。

当下不敢迟疑,急忙命一旁的太监拟写圣旨,号召天下无论人与物只要与“缘尘”二字有关,统统召见入朝。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怨佛》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怨佛》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怨佛》


标签:怨佛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uperqq.com/?id=15200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