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娘》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哑娘》小说完整版内容已上线【小牛小说】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小牛小说】,关注后回复本小说名字(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便可阅读全书章节。


哑娘》简介:我娘是个哑巴,上大学那会我爹犯心脏病离奇死亡。我奶奶认为是我娘害死我爹的,把我娘吊在院子打,晚上的时候却发现我娘死在我爹的坟头上。

0-temp-201901-04-1546582831528.jpg

第5章 游魂
我看了眼时间,凌晨2点,奶奶早睡着了,思前想后半天,决定独自前去,临走之前,从桌上揣起一把水果刀。

小跑来到村西口,昏暗的月光下,只有邱石一人,看到我跑来,冲我点点头,近身后,我二话没说,直接掏出刀顶着邱石的喉咙处。

邱石还是那副不苟言笑的表情,脖子前的水果刀,丝毫不惧怕,抬手扶了扶眼镜,叹口气说道:东野,你不想听我说点什么吗?

刀刃紧紧贴着邱石的脖子,只要我稍微一动,就能让他血溅当场,我喘着气说道:说啊!姓邱的,我看你还怎么辩解,藏的真深呐!把我耍得团团转。

邱石淡淡一笑,斜眼撇了我一眼,平静的说道:如果我想耍你,还会让你拿刀顶着我?

老李呢?还有孟小南,白天在你家的时候,你们为什么都消失了,说,说啊!

邱石慢慢抬起手,推开顶在脖子上的水果刀,说道:东野,把事情了解清楚,再动手不迟。白天我百口莫辩,我们低估你奶奶了……

邱石还没说完,我的刀再次顶住她的喉咙,只听见邱石身后传来声音,棒槌,你真是一点脑子没有,你奶奶把所有事都安排好了,黑白颠倒,我们出现只能自投罗网。

看到黑影中的孟小南,我气就不打一出来,推开邱石,奔她冲过去,孟小南,你个狐狸精,敢踹我奶奶,我让你十倍还回来。

邱石两步跑过来,挡在我身前,东野,你冷静点,我只说一点,前两天你吃的肉粥,DNA结果就在公安局,只要明天开棺验尸一切真相大白。

身后的孟小南补充了一句,在厨房里藏了一只死狐狸,你就深信不疑,一点逻辑都没有。

我狠狠瞪着邱石和孟小南,DNA?哼,谁能保证你们不是偷盗我爹的尸体,同样也能颠倒黑白,姓邱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以前的事。

邱石表情没有波澜,这份镇定倒是挺让人佩服的,他说:东野,我们的话,你可以不信,但你娘的话,你信不信?

娘,呼吸忽然加快,抓住邱石的脖领子,大喊道:我娘呢!她在哪里,在哪儿?

邱石把我带到一片野地,身手不见五指的地方,我看见了老李,好像在祭拜什么,有蜡烛、香炉,还摆了一些瓶瓶罐罐的东西。

察觉到我们过来,老李转过身问道:她奶奶呢?没跟来吧!

孟小南接话道:在家睡觉,陈东野出来,没被发现。

老李松了口气,对我说:东野,我想办法把你娘的魂儿招来,一会你无论看见什么,都不要说话,千万不要说话,一切听我指示。

我能见到娘,连忙点头应是,心中的怒火也压下来。

老李蹲下身,倒出一袋沙子,摊平,取一块不知什么动物的皮,上面还有毛,在蜡烛上燃烧,发出滋滋的响声,味道很刺鼻,我不由得向后倒退几步。

直到那块皮烧成灰烬,烟雾笼罩着老李,他死死盯着摊平的沙子,几分钟后,平坦的沙子中,忽然出现一个小坑,紧接着第二个。

老李的呼吸开始加快,沙子中的小坑好像人踩过的脚印,一步接一步,走得很缓慢。

老李用一根树枝,指引着脚步,不一会儿,我看见黑暗的深处,有一团白色的雾,向这里飘过来。

老李也注意到这一团白色,站起身,小声对我警示道:东野,看清了,这是你娘,千万别和她说话,也不能有任何动作,要不然,她非得魂飞魄散。

老李对孟小南使了个眼色,她心领神会,向后跑去。

那团白雾飘过来,在我面前幻化成一个女人形状,慢慢向我靠近,女人的脸越来越明显,我娘,这分明就是我娘的样子。

此时,我呼吸急促,全身上下止不住的抖动,眼泪一滴滴流下。

老李在后面皱着眉头,不停地向我摆手,示意我别动。

雾化的双手慢慢拖着我的脸,身体也在向我靠近,直至抱住我,可我却感受不到娘的重量。

身后出现脚步声,孟小南提着一个铁笼子跑过来,笼子里装上一只黄鼠狼,不错,就是黄鼠狼,长长的尾巴,毛色鲜艳,离我们近了之后,黄鼠狼开始躁动,上蹿下跳。

老李接过笼子,伸出手指,将这团白雾牵引到笼子旁,黄鼠狼吓得瑟瑟发抖。

老李念了几句咒语,人形白雾开始聚拢,跟随着老李的牵引,钻进黄鼠狼的眼睛里。

只见,笼中的黄鼠狼僵硬的呆住,然后就像喝多了一样,在笼子里迈猫步。

老李叹了口气,起身扶着我肩膀,说道:黄鼠狼是四仙之一,只有让你娘附在又阴又邪的黄鼠狼身上,有什么话就说吧!她不能长时间逗留。

我走近铁笼,笼中的黄鼠狼瞪着溜圆的大眼睛,目不转睛的瞅着我,眼角不停淌出泪水,尾巴也在剧烈的摆动。

我跪在笼子前,大喊着娘。

打开铁笼,黄鼠狼飞快的蹿出来,跳到我身上,用鼻子不停的嗅我,脑袋在脖子上蹭。

‘母’子二人抱头痛哭,老李在后面拍着我肩膀,东野,再等一会,天就亮了。

我把黄鼠狼放在地上,它直立站起来,小爪子搭上我的手臂,眼里不停的流泪水。

我大口大口喘几口气,娘,是你吗?

黄鼠狼一边流泪一边对我点头。

我继续问道:娘,是不是我奶要害我?

黄鼠狼全身开始抖动起来,不停的点头,尖尖的嘴巴一下一下撞我的手背,两只小爪子紧紧抱住我胳膊,生怕我遇害一样。

娘,我应该怎么办?

黄鼠狼松开我,开始上蹿下跳,不能说话,表达的意思我也看不懂,咬着我的裤脚,一个劲的拉。

老李叹了口气,说道:你娘让你跑,离开村子,到一个你奶奶找不到的地方。

老李说完,黄鼠狼站起身子,开始对我和老李点头。

老李蹲下,摊开手掌,黄鼠狼很轻巧的跳到他掌心中,两只爪子搭在一起,向老李作揖,似乎在请求他帮帮我。

老李转头看向我,所信者,听也!而听者,犹不可信。东野,还有什么要问的?我要让魂魄尽快离开黄鼠狼,长时间附身在黄鼠狼身上不是好事。

我静静地盯着流泪的黄鼠狼,轻轻摇头。

老李将黄鼠狼放在地上,打了个响指,口中一道念诀,白雾从黄鼠狼的眼中钻出来。

再看黄鼠狼,在地上哆嗦了一阵,打了个滚,贼眉鼠眼的盯着我们每一个人,掉头就跑,消失在黑暗中。

白雾幻化成娘的模样,一滴滴无形的泪水从脸颊滑落。

老李深深叹气,凑到白雾旁,轻咳了一声。

白雾慢慢探近我的脸,嘴巴在我额头上轻啄了一下,虽然我什么都感觉不到。

老李蹲下身,继续用树枝在沙子上引导,白雾顺着来时的路,渐渐消失在我视线中。

老李吹灭蜡烛,周围顿时陷入黑暗中,他走到我面前,东野,我问你,家中的经济情况怎么样?

我木讷了一下,转念一想,没什么值钱的,都是农民,家中唯一的棒劳力就是我爹。

老李点了点头,你奶奶花了20万的彩礼钱,你不觉得有问题吗?

我眨了眨眼,不错,我们家那么穷,哪来的20万啊!当时送我上大学,家里还是砸锅卖铁,卖牲口,东借西借的才凑够学费。

再说我们村的经济,更不值一提,娶媳妇的彩礼钱1万块顶天了,即便村里的首富娶儿媳妇,也不过5万块。

我沉了口气,我明白了,我奶奶在骗我,我们家根本拿不出20万彩礼钱。

老李轻轻的笑,手指点了点我肩膀,你奶奶没骗你,那20万的彩礼钱,确实存在,要不然,徐家不可能一天之内就答应嫁闺女。

唉,贫穷限制了想象,都没见过面,就把闺女嫁了,简直是贩卖人口。

老李继续说道:你奶奶是操神弄鬼的行家,20万对她来说,根本不难,下一步,徐家的闺女会嫁到你们家来,可能会被你奶奶迷惑,切记,千万不能失身,你一旦破了童子身,也就离死不远了。

我心里暗暗寻思着,应该没问题,徐家闺女我见过照片,一般人,若说孟小南那种绝色美人勾引我,我或许会把持不住,呵呵。

我苦笑着答应了,问道:我为什么不跑呢!娘不是让我跑吗?

老李回道:你跑不了,迟早会被你奶奶找到。

那……那双绣花鞋呢?是不是还在我奶奶手里,会不会对我娘造成危害?还有,我奶奶想害我,为什么不直接杀死我,昨天她拿着菜刀,就是最好的机会。

老李收起笑容,对我认真的点点头。

孟小南在一旁不咸不淡的说道:你个棒槌问题还真多,李师傅,您都告诉他吧!免得她疑神疑鬼,又被她奶奶洗脑了。

老李说道:首先,你娘的魂魄在我的控制下,你奶奶没那么容易找到,其次,让你爹复活,只需要你的阳寿,你的肉体,不能遭到破坏,至于你奶奶会用什么方法加害你,现在还不清楚。

0-temp-201901-08-1546932028937.jpg

第6章 再入洞房
李师傅,现在我该怎么做?

老李脸上露出笑模样,缓缓说道:回家睡觉,就当今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有事,我会让邱石联系你。

我蹑手蹑脚回到家,躺在床上,心里踏实了不少,看见了娘,心里多少安慰一些,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听见外屋奶奶的聊天声,趴在门口听了一会,原来我那过了门,没见面的媳妇,还有老丈人和娘母娘。

为了避免尴尬,我决定还是装死,别出去。

从谈话中,听得出奶奶很高兴,免了,免了,哪些繁琐的东西都免了,您也知道,我家昨天刚办了喜事,再办一次,街坊该串闲话了。

连拜堂成亲都免了,丈母娘和老丈人肯定不乐意,但是,我奶奶早就准备好了。

亲家,我这有个大红包……

半响后,亲家满载而归,我媳妇跟传说中的一样,又老实又勤快,而且嘴也甜,对我奶奶说:奶,既然东野还没睡醒,我去咱家菜园里砍点白菜回来,中午我来做饭。

奶奶乐得嘴都合不上了,一个劲的夸孙媳妇。

听到关门声后,我从屋里钻出来,就看见奶奶饱满的笑容,对我招手,东野,快过来!听奶跟你说说。

我坐在奶奶旁边,说道:奶,您还惦记我结婚的事呢?

奶奶摸着我头发说道:咋不惦记,人哪有不结婚的啊!多好的孙媳妇,刚进门就张罗下地干活,你也别闲着,拿上锄头,去园子帮忙去。

奶奶捅了我屁股一下,把我撵出去。

我扛着锄头,刚踏进园子,就看见孟小南和我媳妇在园子里有说有笑的聊着,而且很聊得来。

我走过去,孟小南冲我努嘴,莹莹,这位就是你老公,陈东野!怎么样,一婊子人才吧!

妈的,怎么这话都横着出来的。

徐莹莹也被这话逗笑了,站起身,手在衣服上擦了擦,要跟我握手。

但马上被孟小南挡在身前,不耐烦的说道:行了,行了,两口子瞎客气啥,要握手回被窝里握去,别在这儿腻味。

徐莹莹娇羞的低下头,说道:老姨,您这是说哪里话。

我疑问的看着孟小南,又看了看徐莹莹,喂,什么?你叫谁老姨?

徐莹莹看着我,说道:是啊!她不是你老姨吗?那么年轻,真让人羡慕。

孟小南开始没羞没臊的充大辈,摆手说道:辈份高,我也没办法!我和东野岁数差不多,平时我们挺随和的。

孟小南从兜里拿出一小沓钱,估计得有1千块左右,来,头一回看见外甥媳妇,这是老姨的见面礼,拿着!

徐莹莹连忙后退,推着钱,不,不,老姨,这使不得,使不得。

孟小南强行把钱塞进徐莹莹兜里,以命令的口吻说道:这孩子,不听话呐!老姨的钱,必须拿着。不过,老姨有个要求,回去不许跟东野奶奶说,我跟老太太不对付。

徐莹莹谨慎的捂着兜,腼腆的说道:那好吧!谢谢老姨了。

说完,孟小南走过来,揪着我的脖领子,大外甥,过来,老姨有几句话嘱咐你。

我立马攥住孟小南的手,提高调门,说道:老姨啊!我知道您赚钱不容易,每天晚上在KTV坐台,让那么多臭男人摸来摸去,赚的都是辛苦钱,实在没必要给我们这么多。

孟小南一下涨红脸,顿时变成红苹果,徐莹莹奇怪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孟小南,一脸的不可思议。

孟小南咬着牙,王八蛋,您给我出来。粗鲁的把我拽到园子外。

想着徐莹莹目瞪口呆的表情,我就忍不住笑。

孟小南掐着我的肋部,转圈的拧,恶狠狠的说道:孙子,大孙子,你凭什么玷污我的清白?

我拨开她的手,没敢有太大的动作,怕徐莹莹看见,小声回应道:谁玷污你清白了,你占够我便宜了,还不许我痛快痛快嘴啊?

孟小南又在我胸口锤了两拳,真他妈缺德,你以为我愿意啊!这是李师傅安排的,还有给你媳妇的钱,经过李师傅特殊处理的,可以保佑……算了,不他妈跟你说了,太气人。

孟小南转身就走,我赶紧上前拉住她,喂,喂,喂,李师傅还交代什么了?你快说啊!要不然,我就把你领回家。

领我回家干吗?

我坏笑着说道:你才是我明媒正娶的媳妇啊!你忘了,那天是咱俩拜的天地,咱俩进的洞房,还睡了一宿呢!

孟小南瞪着即将喷火的眼睛,狠狠地瞪着我,陈东野,如果有一天你死了,一定是缺德缺死的。听好了,你爹的坟空了,尸体被你奶奶带回家了,你小心吧!今晚只要你跟徐莹莹圆房,就是你的死期。

我的爹尸体被……我还想拉住孟小南问点什么,被她一把甩开,骂骂咧咧,气冲冲的走了。

看她气急败坏的模样,心里顿时舒坦了很多,就像打胜仗一样。

回到菜园子中,徐莹莹好奇的问我,东野,你老姨真的是……

我肯定的点头,凑到她耳旁说道:是,确实是!这就是奶奶跟老姨不对付的原因了,我奶奶打心眼里膈应坐台小姐,你回去后可别把看见老姨的事说漏。

徐莹莹闭紧嘴巴,点头答应。

我们割了几样菜,回到家后,徐莹莹直接奔厨房,看她在厨房忙碌的身影,心里顿时有了些异常的想法,如果没有这些波折,过这样平时的日子,也很惬意。

晚晌,奶奶买了只老母鸡,和酱猪耳朵,笑着说:新媳妇第一天过门,咱们庆祝庆祝。

我们家里很少吃这种硬菜,因为一只鸡要几十块钱,记得我家上一次吃鸡,还是前年的除夕。

当时因为我娘摔了个碗,被我奶奶教训了一顿,还罚她不许上桌吃饭,一闻到炖鸡的味道,我就止不住流泪。

饭桌上,奶奶拿出两瓶‘珍藏’的白酒,平时都舍不得给我爹喝,东野,今天是大喜日子,陪奶奶喝两杯。

几番庆祝下来,我喝的有些多,脸有点发烫,奶奶倒是面不改色,拍着我肩膀,说道:行了,好孙子,别再喝了,赶紧和媳妇睡觉去吧!我拿点鸡肉,给你张大爷家送点,让他也高兴高兴。

张大爷就是大队书记,平时总给我们家帮忙,奶奶拿着剩下的一瓶酒和半碗鸡肉走出家门。

徐莹莹搀扶我进屋,她坐在床上,低着头,很娇羞,脸一直红扑扑的,而且红的很瘆人,好像快滴出血的感觉。

等了几分钟,徐莹莹呼吸开始加快,胸口起伏越来越大,紧接着,开始脱衣服,眼神也变得迷离起来,全裸的躺在床上,娇滴滴的喊我名字,东野……东野……

每一次喊声,都沁入心脾,借着酒精的作用,我发现下面不由自主的支了帐篷,而且欲罢不能,转瞬之间,已经硬如钢铁,大有横扫千军之势。

虽然徐莹莹姿色一般,但这毕竟是我第一次见到女孩全身赤裸的展现在我面前(硬盘里的大片不算)

正在我纠结的时候,邱石发来信息:徐莹莹中招,你老姨的见面礼。

我才想起那一千块钱,跑到床尾,翻找着徐莹莹的衣服,拿出那些钞票,看不出有什么异常,也不知道怎么用,干脆来个天女散花,将钞票洒在徐莹莹身上。

啊……徐莹莹一声划破天际的嚎叫,全身伴随着剧烈的颤抖,瞳孔放大,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甚是恐怖。

我担心徐莹莹不会死了吧!赶紧把洒落在她身上钱捡起来,颤抖持续了几分钟,徐莹莹嘴里漾出一些白沫,昏了过去。

我确定徐莹莹平安无事,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猛然间,我注意到我的床下,有一个凸起物,拿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心跳顿时加速到极点,将手电筒推近,眼睛不由自主的睁大。

天呐!是我爹,是我爹的尸体,怎么会在我床底下。

爹的脖颈处一圈用针线缝合起来,又粗又黑的线,缝在皮肤上,看得人头皮发麻,我爹还穿着死时的装裹,脸色铁青,眼窝处已经有腐烂的迹象。

顿时,我的心提到嗓子眼,赶忙要打电话给邱石,还没找到邱石的电话,就听见院门被推开的声音,很大,吓得我手机摔在地上。

我起身从窗户向外看,只见,大队书记,迈着猫步,满面红光,一看就是喝大了,跌跌撞撞地朝正房走来,身后不见我奶奶的踪影。

本小说已出全文,继续阅读请点击《哑娘》获取更多内容吧!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如想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小说 回复《哑娘》(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uperqq.com/?id=14972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