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大清国厨》全文无删减免费在线阅读

大清国厨》小说完整版内容已上线【小牛小说】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小牛小说】,关注后回复本小说名字(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便可阅读全书章节。


大清国厨》简介:离开无间地狱,却又一脚陷进了乱世深渊,业火缭绕,枳实伤痕满身。 如果没曾见过阳光,她便不用惧怕黑暗,可这不可期的温暖,却又被人横刀夺去。 那一天,她跪在满堂排位下,身边是起身都无力的大厨,他一手放在他的头上,泪水滂沱。 “凡承此技之人毕生工于厨艺,头可断,不可断明理忠贞之志!骨可碎,不可失五味调和之道。枳实,你此去,务必腰杆挺直!” 枳实一个头磕在地上,目中含着坚···

0-temp-201901-29-1548747786640.jpg

第七章 炸麻雀
枳实眼睛一热,唰的流下两行泪来,接着就是一阵铺天盖地的委屈。

从她到傅瑾年身边,她便再没哭过,傅瑾年宽容待下,更何况枳实对他还有些隐秘的想法。

这样的委屈,她好久不曾受过,而且避无可避,逃无可逃,只能跪着领受。

傅瑾容挑挑指甲,眼睛在枳实身上扫过,轻蔑的拿鼻子尖儿冷哼一声。

昨日瞧着是个机灵的,没成想是真个傻,这样的时候连求饶都不晓得。

一个眼神飞给石榴,自己目下无尘的拿指甲理理鬓角。

石榴笑道:“我说的话你们没听见呐?还不赶紧领下去打板子。”

像这样的吩咐,傅家自来都不曾有过,老太太积善一辈子,从来没打骂过下人,满院子女人眼睛飞来飞去,倒有些吃不准这是个什么章程了。

可小喜儿并不这样想,闻言转转眼睛,飞快的走上去捏了枳实的胳膊,葡萄看的皱眉毛。

枳实原本还愣神,叫这一掐猛然间醒悟过来。

别人要她死,可她可却能听天由命,挣开了小喜儿的手,猛然跪到地上,额头贴在砖地上。

心里面飞快的把所有能为她说情的人过了一遍,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傅瑾年,可满院子都是傅瑾容的鼻子眼睛,她就算胁下生翼也仍旧飞不出这张大网去,接着想到的就是陈三的娘,陈金。

眼睛往回廊的那个转角瞟一瞟,心中歇下这个心思。

若当真能够帮的到她,昨日拿大顶的时候她也不必拿那样久了。

再说,为她说了话就会开罪主子这件事是明摆着的,若是被撸了差事,她以后又要往哪儿去呢?

枳实抿唇,就算是为了从昨天晚上一直捂到早上的那个芋头,枳实也不会坑那样和蔼的人。

想到这里,竟是连一个能帮她说说好话的人都没有,枳实猛地一抖,满心里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枳实跪坐在地上,一张脸上血色褪的干干净净,凉意从心口泛出来,可容是这般,她对傅瑾年也还是埋怨不起来。

这许多的心电转闪,也不过是她挣脱小喜儿跪下这一片刻的事。

石榴春风得意,看着小喜儿都愈发顺眼,见她跪下服软,有意走到枳实的面前,故意让别个觉着枳实是对自己求饶。

葡萄扶着傅瑾容的胳膊,在心里头大大翻了一个白眼,她顶看不上石榴这个样子,打量着谁不知道她心里头肖想大少爷,嫉妒枳实在傅瑾年身边伺候两年的事儿?别个不知道,她可知道。

每一回大少爷过来用饭,她准保要换一身鲜亮点的衣裳,再找她借两只镯子套上。要掐的细细的,跟个野鸡崽子似的艳俗。

想到这儿,她便皱皱眉,看着枳实颤抖单薄的双肩,再看一回小喜儿不老实的笑容,手指头动动便开了口。

“姑娘快说说石榴,这样大的气性,何必同这小丫头一般见识?莫不是上回大少爷来没夸她的汤?”

傅瑾容闻言眉头细细一皱,心里头转过一个念头,串一串立时就把石榴那些殷勤串成一件事。

谁也想不到葡萄会在这时候说出这样的事情来,一时间满院子里鸦雀无声,只余下树叶子瑟瑟摆动的动静。

石榴叫戳破了心事,猛地转过身来,瞪着眼睛看葡萄,不敢置信她竟然在这许多人面前给她难堪,心虚的看看姑娘,触到姑娘挑剔厌恶的眼,方才还张狂得意的滚烫的手掌变得冰凉。

难堪的笑了笑,想说点什么又觉得说什么都不合适,葡萄是老太太那边调过来‘教养’大姑娘的,她撼动不得,一腔怒火被冰盆浇了个干净。

结结巴巴道:“奴婢,奴婢替姑娘心疼大少爷。”

傅瑾容眼睛眯起来看她,拿帕子遮了遮嘴角,开口道:“你的心意很好,哥哥不日就要去书院进学,那墨斗还劳烦你替我填满了。”

石榴瞠目结舌,眼睛里泛出泪花,磨墨洗笔那是小丫头干的活儿,姑娘让她做这样的事情,难道她不顾体面了吗?

“姑娘!”尖厉又不可置信的叫声从葡萄嘴里跑出来,傅瑾容不悦,拍拍葡萄的手,有些话是姑娘不能直接说出来的。葡萄道:“这是姑娘心疼你,还不赶紧去换一身耐脏的衣裳。”

傅瑾容不给别人说话的机会,转过身不紧不慢款款的回屋去,葡萄点了枳实:“你擦了一宿地,今儿就歇着。”

枳实身上又是一抖,心头蓦然一松,想不到这件事儿到这儿就完了。

那口气一松,再也跪不住,双腿一软坐到了地上。

石榴红着眼睛跑回自己的屋子里,小丫头们也陆续散了,小喜儿跺跺脚也跟着同她一般大的小丫头子离开,一时间院子里只留下枳实一个瘫坐着。

她浑身都湿了,后怕的手都在抖,心里头依稀明白自己能得救是多亏两个大丫头别苗头。

急急喘了两声,挣扎着爬起来,扶着墙一步一步走回房间里去,握紧了拳头觉得还是此地不宜久留。

小喜儿她们叽叽喳喳的在窗下洗被子,枳实浑身失力躺在床上,扯开自己的襟口大口大口的呼吸。

小喜儿听见声儿不以为意,以为她哭了,故意高声刺她:“我娘是花房里干活的,废了老大力才把我塞进大姑娘的院子呢。”

另一个小丫头搭话:“我娘是大厨房的,我也是好不容易才进来的。”

两个丫头有了默契,对视一眼,声气愈发的大:“若是在府里没有根,叫人扒了裤子打死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到时候尸体就扔到乱葬岗去喂狗。贱民就是贱民,死了就配喂狗,还得是野狗,贱命连狗都不如!”

枳实虽说躺在床上缓着,可耳朵一直捉着话,闻言一掀被子把自己蒙住。

累得狠了,闭上眼睛一觉睡过去,再睁开就是饿醒的。

像是炸雀儿肉,隔着被子也能闻到油香味儿。

小丫头子咬了一口酥,填满满一口饭,满足的叹一口气道:“可算吃上了扎麻雀了!”

0-temp-201902-19-1550554304463.jpg

第八章 红扒肘子
枳实躺在被窝里,听见小丫头们都睡的实了,细细索索打开被子,趿着鞋子轻巧巧走出去。

怀里揣着一大一小两块银子,把小的那一块摸出来,偷偷敲了厨房的门。

陈婆子刚送走来要汤的石榴,躺在里屋床上刚解开被子,听见声音连忙披衣下床。

月色冷清,照见枳实苍白的小脸,眼睛里面亮晶晶的,装满了刚强。

陈金有些意外,又有些心虚。

今日大姑娘发落枳实的时候她就在墙后听着,分明瞧见了枳实扫过来的眼神,可她没有露头。

陈婆子叹气,语气较昨日更加软和。

“进来吧,我下把面条给你吃。”

枳实没应也没拒,依言闪身进了厨房,看着陈婆子的背影,咬咬嘴唇开了口。

“陈妈妈。”

这大概是枳实跟陈婆子说的第一句话,陈婆子也颇为意外,她的声音并不像寻常小姑娘一样娇嫩尖细,反而有些雌雄莫辩的低沉沙哑,楞了一下连忙应下。

枳实紧紧手里的银角子,捉过陈婆子的手把东西搁到她的手里头,陈婆子兹一接过来就觉出这是个什么东西,嘴角一僵,连笑都僵在脸上。

“这是做什么?”陈婆子推拒,叫枳实抓住手。

她看着枳实,枳实也看着她。

枳实道:“我不能再待在这里了。”

陈婆子闻言大惊,慌张的连忙打断枳实的话。

“好孩子,你是大少爷买来的奴婢,你要是跑了就算是逃奴,追回来是要去官府吃板子的!”

枳实不是这个意思,但还是楞了一下。

陈婆子安抚道:“明儿我把小三子叫过来,让他求求大少爷跟大姑娘把你要回去,好孩子,你别做傻事啊!”

枳实心头一热,忍下鼻根的酸意,难得放柔了声气,安抚道:“陈妈妈放心,我不是要求这个。”

这句话说完,陈金方才松下一口气,正要说些什么,就看着枳实咬了咬唇道:“大姑娘是不是日日都要给大少爷送一盏梨水?”

陈婆子闻言,胸口砰砰跳,握着枳实冰凉的指尖,讷讷的点了点头。

“日日午间还要送去一道菜。”

枳实心头一喜,道:“劳烦陈妈妈,明儿给大少爷送的菜,让我来做罢。”

陈婆子一噎,觉得难以应下:“姑娘少爷入口的东西精细,你做出来的怕是不肯吃。”

枳实心里头想怕是这府里的人都吃的精细,傅瑾年才偏爱那浓油赤酱的。偏生大家都不知道。

下定了决心,便求到:“妈妈还请帮帮我罢。”

陈金心头不定,寻思着大少爷的脾气温吞,若是一日送去的菜不合口,也不会发落厨房。

想一回儿子再捏捏手里面的银角子,闭着眼睛应下了。

得了这样的答应,枳实心里面大定,当夜说定了要用的肘子,调好调味料心满意足的回去睡了。

走过的时候看见大丫头的房子里面还有灯火,绕过去看见一条倩影正在磨墨,更加放轻了手脚,回到屋子里去。

蒙着被子一觉睡到大天亮。

昨日里刚刚经受了一场狂风暴雨,第二天难得的有了点平静。

枳实洗漱的很干净,到了早饭的时辰还分到了一点米汤喝,吃完饭收拾了东西便开始了洒扫的工作。

小丫头们纵使嘴上再不老实,白天干活的时候也不敢多口多舌,只是拿着笤帚意思了两下子,转过身回屋去,小喜儿叫剩下的全都让枳实一个人扫。

这却正和枳实的意。

大略略的扫了一遍落叶尘土,砖地上掸了一圈水,眼看着时辰差不多,她一闪身钻进厨房里。

陈金已然在做着小菜,只是傅家一向惯常吃清淡,大姑娘尤甚,鲜炒的菜蔬只拿淡鸡汤调了一下味儿。

枳实跟陈婆子点点头,陈婆子从灶台后面拎出来水桶,提出里面泡的肘子。

枳实接过来看看肥瘦,满意的点了点头。

猪肘是今日一早新杀了送过来的,先用火将上头留下的毛一燎,烧的闻得见焦香,再拿大火烧滚水焯,将血水撇净,捞出来沥干净水,再用浓油炒的酱涂满肉皮,腌满半个时辰。

下油锅炸的两面金黄,满屋尽是油脂香,热油炒葱姜蒜香叶花椒桂皮小茴香,加上水盐,把炸好的肘子放进汤里面煮,大火烧开再拿出来换成小汤锅。

不仅要换锅,连汤也要再换一样。

热油炒化冰糖,小火慢炖成一片枣红,混进方才留下的肘汤,再拿大火烧开倾到小汤盅,盖上盖子炖上整整一炷香的时候,炖的酱汁都浸到猪骨里面,闻起来都觉着浓烂醇香,这道菜才算是成了。

枳实做完一道菜,额头上去全都是汗,叫热气熏得脑子迷迷蒙蒙,合上小锅盖才坐在板凳上休息一会儿。

枳实并不常做肉菜,这菜也是她自个儿摸索出来的,不成想这样的野路子到得了傅瑾年的青眼,他竟爱浓油赤酱这一口。

她露了这一手,把陈婆子看的愣了,虽说她这道菜做的乱七八糟毫无战法,但这味道却是她不曾想过的香。

连着看枳实的眼神都不一样。

枳实缓过一口气,对上陈婆子的目光,闻着肉香觉得腹饿如绞。

有些羞赧的问:“有米饭吗?”

她只有在这间小厨房里,听着红泥炉子里头火苗呼呼着着的声儿,才能提出这样过分的要求。


本小说已出全文,继续阅读请点击《大清国厨》获取更多内容吧!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如想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小说 回复《大清国厨》(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uperqq.com/?id=14872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