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致悬疑小说《怨灵摆渡》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怨灵摆渡》小说完整版内容已上线【小牛小说】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小牛小说】,关注后回复本小说名字(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便可阅读全书章节。


怨灵摆渡》简介:人间白事,棺中女尸;阴司差人,命如草芥;黄泉未尽,好久不见……阴阳两间无新事,万事如若能重来,我是否还会多看一眼?

0-temp-201901-04-1546582723119.jpg

第九章 都是戏精
我爷爷拦下了我,但没跟他解释,懒得费口水。

摇头,不是不帮忙,是不知道怎么帮。

治病的前提是要有病,好歹得见过江大材病发时的样子,才知道该怎么对症下药。

出了江家,我爷爷看了看天色。

“晚上再过来看看吧,这会儿阳气重,就算鬼作祟,也不会在这时候出来。”

我觉得有道理,这午后的太阳毒辣的很。

别说是鬼了,就算是人也不想出来。

呆在屋里头歇着才是正事儿,就该睡个午觉,避避暑。

想到这儿,我看向我媳妇,我媳妇笑得很甜很开心,就像是被皇上翻到牌子的妃子。

“相公放心,妾身不是一般的鬼,这日头虽旺,但影响不到妾身。”

我点点头,明白了。

能当上妃子的都不是一般人。

能在烈阳下不受影响的也不是一般鬼。

是夜,无月,有清风。

我们又来到了江家,但这次还没敲门,里面就有动静传了出来。

“……敌众我寡,难以取胜。此乃天亡我楚,非战之罪也。”

“兵家胜负,乃是常情,何足挂虑?备得有酒……”

音调很高很亮,情绪饱满。

这是戏腔,唱的京剧也很有名。

霸王别姬。

这是请了戏班子在唱戏?

奇了怪哉,独苗都出问题了,江家就算有了钱,竟然还有心思这样花?

院门只是掩着,轻轻一推就开了。

江家不大的院落里,搭着戏台。

台下,观众有点少,就两个人,江小悦的爹和娘,但两人看的很投入,目不转睛,没有交头接耳,是很棒的观众。

台上,江大材正在演着虞姬,要不是亲眼所见,我都不知道他有这能耐,虽然观众不多,但他演的很卖力。

毕竟戏台上,就他一个人。

虞姬是他。

霸王,也是他。

他画了两份妆,左脸是霸王,右脸是虞姬。

不一会儿,戏已经演到最后一幕。

“妃子,不可寻短见啊!”

“汉兵,他,他,他,他杀进来了!”

这里,虞姬骗了霸王,没有汉兵杀入,她是要趁机拔出霸王的佩剑自刎,为了不拖累霸王。

戏台上,霸王腰间已经只有剑鞘,剑光一晃而过。

“待孤看……啊!”

虞姬捂着脖子,倒下了。

但毕竟,在这戏台上,虞姬和霸王是同一人。

霸王,也倒下了。

我看的纳闷,这算是虞姬自刎,还是杀了霸王?

虞姬和霸王的扮演者,江大材也倒下了。

他的脖子在流血。

血,越流越多。

从台上,到台下,到处都是血,唯二的两位观众却在鼓掌。

我分辨不出这血是真是假,使劲的揉了揉眼睛,再看清楚时,眼前的场景却变了。

戏台上,又在上演着虞姬自刎的情节。

只是这次,台下的观众翻了一倍,有足足四个人。

江大材和他父母,还有我爷爷。

我和姜月在台上。

就好像导演不满意,换了角儿,要把这段重来一遍。

姜月转头去看子虚乌有的汉兵,我不受控制的拔出她的腰间佩剑,往自己脖子上抹去。

是的,我演的是虞姬。

姜月是霸王。

剑刃看着很锋利,我心很慌。

这看戏,怎么就看到台上演起来了?我都不知道这是真剑,还是道具剑。

“相公!”

姜月惊呼一声,在千钧一发之际挥袖一甩,霸王佩剑被红绫卷走,没抹到我脖子上。

我松了口气。

还好姜月不是真霸王,而是我媳妇儿。

我爷爷不知什么时候醒了,怒喝一声:“两个混账东西,欺负到我老陈家头上了?真当我老陈家无人了是吧?还不快给我滚出来!”

我看到姜月身上飘出一阵烟,很快在她头顶化作人形——是个七尺男儿,仪表堂堂、不怒自威。

这人要是演霸王,肯定演得很好,本色出演。

同时,我心思一动,仰头一看,在我的头顶也看到个人儿——消瘦却有风情,如扶风弱柳,惹人怜。

嗯,是个演虞姬的好料子。

虽然这也是个男人。

我爷爷目光如炬盯着这俩人,寒声问道:“你们俩个为了贪一时之欢,连魂飞魄散的下场都不顾了吗?”

“陈爷息怒,不是熬不住,是上路的时辰已经到了,我俩再不出来,就永远也出不来了。”消瘦的男人向我爷爷行了个晚辈之礼,柔声说道。

我爷爷面色连变,还有话要问,但这时异变突生。

轰——

戏台垮塌,姜月用红绫裹着我飞身下台。

“……你是真霸王,可我不是女娇娥。”

人影不见,先闻其声,待尘烟落定后,才发现在废墟瓦砾上,又演起了霸王别姬。

霸王演霸王,虞姬饰虞姬。

霸王佩剑只剩剑鞘,剑刃抹了脖子,就像在接着我和姜月的戏演。

只是这台词已经不一样了。

霸王抱着已经自刎的虞姬,捡起佩剑,面朝东方喃喃自语。

“胡说,你明明就是女娇娥,但我只是演的霸王。”

在霸王别姬里,虞姬迎来自刎的结局,但要是以霸王的人生为时间线,紧随之后就是乌江自刎,是霸王的独角戏。

也是霸王的结局。

霸王搂着虞姬,倒在地上。

二人化作一阵青烟,再不见踪影,已经垮掉的戏台也跟着消失。

“他们这是转世投胎去了?”我看的是稀里糊涂。

“相公,他们这是魂飞魄散,已经没有来世了。”姜月答道。

我看向我爷爷,明显在刚刚的对话里就能听出来,我爷爷与二人或者说是俩鬼认识,但我爷爷只是朝我摇了摇头,什么也没向我解释。

江家三口都躺在地上没有醒来的迹象,江大材脸上缺血色,但脖子上没有伤,看来之前血流到台下,也是和戏台一样的把戏,都是假的。

人,都还活着。

鬼,已经连投胎为人都做不到了。

过程有惊无险,结局皆大欢喜。

不过在江家作祟的竟然不是江小悦的鬼魂,这点让我挺意外。

这时,姜月朝着昏迷不醒的江大材,一脚踩了下去。

她是鬼,没有实体,这一脚没有踩到江大材。

但踩到了其他东西。

是江小悦。

她从陈大财身上冒了出来,死死的盯着姜月。

如饿极了的野兽。

冲了上去。

煞气弥漫,来势汹汹。

姜月抬起脚。

一脚,

就把江小悦踩在脚底,动弹不得。

“就你这点斤两,也敢勾引相公?”

我:“……”

好嘛,这江家院子不大,人却住了六个。

三个活的,三个死的。

刚走的两个,还喜欢搭台唱戏。

也是绝了。

0-temp-201901-21-1548060033953.jpg

第十章 阴差
“爷爷,就把她放这儿?”

“嗯,先放着吧,专业人士已经在路上了,等他到了再处理。”

“好吧。”

角落里,江小悦的脖子以下,都翻涌着煞气,像是烧开的水。

只有脑袋还保持着人形。

没有像那晚一样,往下掉着腐烂的肉。

但她看上去很是痛苦,时不时发出两声低吼。

“有点冷。”

炎炎夏日,我冷到抖了抖手,姜月很懂事的立马收敛了气息,效果立竿见影,我也不冷了。

看来两台空调一块儿运行,电费受得住,人也受不了。

“她这是怎么了?”

江小悦的不对劲,连我这个外行人都看得出来。

我爷爷说道:“这是魂魄受伤,快撑不住了。”

“她会怎么样?”

“和那两个唱戏的一样。”

这就要魂飞魄散了?

我看向姜月,姜月委屈的摇了摇头。

“相公,她敢勾引相公,妾身是很生气,但妾身毕竟也不是魔头,还不至于要把她魂魄打散。”

我爷爷皱着眉头:“她伤的很重,应该是在那晚逃离之后受的伤,要不是藏在江大材的体内利用活人气息来缓解伤势,不等我们找到她,她就已经魂飞魄散了。”

正说着,院外有人走了进来。

“人死万事休,阳间再残忍的刑罚也只是作用在一世之身上,身死之后的魂魄归属阴间,只有阴司才有资格审判。”

他看了江小悦的魂魄一眼,眉头紧皱。

“想将她魂魄打散,连投胎转世的机会都不给,不管是谁的手段,都太过了。”

中年,没有蓄须,脸上皱纹不多,但有抬头纹。

我脱口而出,叫道:“杨叔?”

杨叔对我笑了笑。

他叫杨枢,不是天门村的人,但和我爷爷关系很好,以前就经常自带酒菜找我爷爷喝酒,不过这次他两手空空,显然不是来喝酒的。

或许是由于杨叔披着夜色而来,我怎么看都觉得他有些森然阴冷,连带着室温都仿佛骤降了几度。

这下整的我又有点冷了。

难道杨叔是鬼?

可这不能啊,我见到过他吃菜喝酒的样子,怎么可能是鬼呢?鬼没有肉身,没办法吃东西,连我媳妇这个“不一般的鬼”都做不到。

况且以前也没发觉杨叔的出场还自带制冷效果。

等等!

以前我见到的杨叔是人不是鬼,但这不能代表我现在见到的杨叔也是人啊!

鬼,不都是人变的吗?

我脸色刷的一变。

但还没等我张开嘴,我爷爷一个大巴掌就呼到我脑门上了。

“瞎想什么呢?你杨叔是阴差,不是鬼。”

阴差。

在阴间任职,在阳间行走。

专门负责处理死后没有顺利踏上黄泉路的问题鬼。

原来我爷爷先前说的已经在路上的专业人士,就是杨叔。

听起来有些扯,要是在七天前我肯定不信,但现在我可是有媳妇的人了,有媳妇的男人和以前还能一样吗?

当然不一样了,我媳妇可就是鬼。

“陈老,这是谁做的事,有眉目吗?”

“没有。”

“看这手法,不像邪士也不像正道,倒像是有人在动用‘私刑’。”

“是啊。”

“但这不是我做的,最近也没有同事来我这地界串门。”

“我知道,但这‘私刑’动的太过了。”我爷爷指着江小悦,问道,“你看这小女娃子,还有救吗?”

“有,魂魄能保住。”

杨叔呼出一团黑雾将江小悦包住,她神色上的痛苦顿时得到缓解,不哼也不叫了,煞气也不像之前那样翻滚不停。

就像在开水里,加了一瓢凉水。

“不过她的黄泉路会不好走。”

我忍不住问道:“杨叔,不好走是什么意思?她会怎么样?”

“容易迷路,沦为游魂在黄泉路上漫无目的的游荡,直到意识彻底从阴阳两界中消失,魂魄也会开始腐烂,变成黄泉的养分。”杨叔答道。

我倒吸一口凉气,这和魂飞魄散,有什么区别?

江小悦在角落里看着我们,她的眼睛空洞无神,没有任何反应,像是个痴呆。

她的意识早就不堪重负昏迷了,现在支撑着她的不过是已经烙印在本能上的执念。

我竟有些心疼。

我和江小悦虽然连认识都谈不上,但好歹也是一个村子里的人。

好歹我和江小悦,也有几场春宵,虽然都是在梦里。

我鬼使神差的问道:“有办法帮她吗?”

杨叔看了我一眼后看着我爷爷,在我爷爷点头后他才说道:“有,她的执念只要能够消散,这一生就能放下,通往来世的黄泉路,也就好走了。”

我有些苦恼:“江小悦的执念?我们也不知道啊,难道再去一趟江家,和她父母打听打听?”

女儿刚葬,后脚就上门打听生前事,何况江小悦下葬的事,还是我爷爷一手包办,怎么想都透露着古怪,像是无事献殷勤。

“先不用这么麻烦,正主不就在这儿吗?”杨叔笑着指了指江小悦,“大概再有半个小时,她的意识也该清醒了,你可以自个儿问问她,不过她愿不愿意说,就是另一回事了。”

我一拍大腿,面露喜色,但杨叔的笑容却消失了。

他看着我,有些苦恼,像是在犹豫、迟疑,不知道怎么开口,但又没办法装聋作哑。

准确来说,是看着站在我身后的姜月。

自打杨叔一出现,姜月就缩到我身后一声不吭,她在降低她的存在感。

阳间的差人,管的是人。

阴间的差人,拿的是鬼。

姜月是鬼,杨叔是差。

这就像是耗子见了猫,不管有没有做亏心事,都会想着躲一躲。

是本能,也是理性。

或者也可以说,是根深蒂固的阶级矛盾。

本小说已出全文,继续阅读请点击《怨灵摆渡》获取更多内容吧!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如想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小说 回复《怨灵摆渡》(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uperqq.com/?id=14728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