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哭着惊醒到天明》小说全章节无删减免费在线阅读

哭着惊醒到天明》小说完整版内容已上线【小牛小说】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小牛小说】,关注后回复本小说名字(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便可阅读全书章节。


哭着惊醒到天明》简介:他以为,此生最厌、最恨就是她,却不知她早已在他心中长生不灭!

0-temp-201901-29-1548747800402.jpg

08 弄花她的脸
席云寒迈台阶的脚顿了一下。

静默两秒,冷幽幽地说:“我从来不觉得我是你的丈夫,我跟你有的只是一个空壳婚姻罢了。”

“不是我丈夫?”苏樱漫的泪簌簌而落,“那这一年多来,你把我当什么?”

“除了老婆跟爱人,你想是什么就是什么。”他已经有些烦,他不想跟她聊这些毫无意义的东西。

“除了老婆跟爱人……”苏樱漫的唇,颤颤地重复着这句话,她最想做的就是他的老婆跟爱人,可是他偏偏把这两个选项给划掉了!

他哒哒地上楼。

看着他总是对她一片疏离的背影,她一直为他而生机勃勃的心,似大雪封山般寂寒了下去。

“好,我签字。”短短的四个字,像是耗尽了她一生的力气。

席云寒下来的时候手里提着电脑,那是他的私人电脑,里面存了很多重要的东西。

见苏樱漫还瘫在地上,他眸含厌恶地瞟了她一眼,“只要你签字,房子、车子、钱,你随便提,我都可以满足你。”

这是他对她最后的一点仁慈了。

苏樱漫的唇凉凉一弯,她要的是房子、车子和钱么,自始至终,她想要的都是他而已。

她想要他的温柔,想要他的疼爱,想要他的呵护,可是他真的好吝啬哦,吝啬到就连那么一丢丢都不舍得给她。

“还有……”

“你放心,我不会告诉爷爷我们离婚的事情的。”苏樱漫一下就戳中了她的心事。

他颀长的玉身稍稍一怔。

“你知道就好。”扔了四个字,他便姿态潇然地离开了。

听着门被关上的声音,苏樱漫深吸一口气,眯上了眼睛,大颗大颗的泪珠坠了下来。

本打算第二天去办离婚手续的,席老爷子不小心摔了一跤,离婚的事情就此耽搁了下来。

顾长乐见席云寒离婚一事毫无进展,急的不得了。

当天下午,顾家千金被人下毒险些丧命的新闻就劲爆了全城。

下毒的人说出苏樱漫是幕后指使时,正在饭局上的席云寒硬生生地捏碎了手中的红酒杯。

席云寒回了家,一身恶寒地冲到正在水池边洗碗的苏樱漫身边,温热的手掌拽着她后脑勺的头发,将她的头按到了水龙头下面。

咬牙切齿问:“苏樱漫,我警告过你很多次了,不要动顾长乐,你为什么不听,怎么,你就真的那么想要死在我手里么?”

苏樱漫手中洗了一半的盘子,坠入水池,碎成三块。

“席云寒,是不是只要事关顾长乐,你都觉得是我做的?”冷冷的水,激的她的头皮疼到发麻。

“不是你还能是谁,都已经有人把你供出来了,你是不是要我把那人带到你面前你才会承认!”他将水龙头开到最大,将她的头使劲地往水池里按。

她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她的脸上划来划去,刀割一样的疼,哗哗的水,弄得她睁不开眼睛,“疼,好疼……”

席云寒毫不理会她的呢喃,语息寒寒道:“苏樱漫,在你第一次对顾长乐流出恨意时我就该杀了你的!”

苏樱漫的心,寒了又寒,他果然恨毒了她,“席云寒,我是不喜欢顾长乐,可是我发誓,我没有伤害过她分毫,离婚协议书我都签字了,我都把你给她了,你觉得我还会对她出手么?

“呵……”席云寒冷然一嗤,“把我给她?你若是真想把我给她就不会对她下毒了,苏樱漫,你是不是觉得只要顾长乐死了,我就不会跟你离婚了?你做梦,就算没有顾长乐,我也不会喜欢你!”

苏樱漫一直挣扎的身子猛然一怔,原来,顾长乐并不是她和他之间的阻碍,他们之间最大的阻碍是他不喜欢她!

水池里的水从清澈的变成淡粉色,然后变成殷红色,席云寒星眸紧蹙,猛地将苏樱漫的头从水池里拉出来。

苏樱漫一脸的血!

她的脸上,额头上,鼻子上,甚至眼皮上都是一条一条的血痕!特别是额头上的那条血痕,又深又长,血淋淋的肉往外翻着。

这……

席云寒心底一寒,看到了水池里碎成三块的盘子,其中一块的边缘上还挂着一条血淋淋的肉丝!

他猛地松了手,甚至还往后退了一步。

“疼!”苏樱漫刚睁开眼睛,血珠就从她的睫毛上滴了下来。

她感觉到了脸上的异样,她看了一眼水池里盘子,瞬间,她就知道刚才在她脸上划来划去的东西是什么了!

她没有叫,也没有嚎,就只是慢慢地抬起手,想要去摸一摸自己的脸。

她颤颤的指尖快到碰到脸时,席云寒一个箭步冲来,抓住了她的手,“不要碰!”

他带她去了医院。

一路上,她像是失去了七魂六魄,直愣愣地坐在那里,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医院里,她像个瓷娃娃一样坐在那里,任由医生帮她清理伤口、包扎伤口,纱布缠满了整个头,只露出了鼻子、眼睛、嘴。

见苏樱漫这幅模样,顾长乐笑的甚是得意。

可是席云寒却是一幅失神的模样,顾长乐跟他说了好几句话都没有反应。

“云寒,你在发什么呆啊!”顾长乐的小手轻轻地捣在了他的胸口。

席云寒打了个激灵,猛然回神,脱口道:“你说,她会不会留疤?”

顾长乐愕然,“她,你说的哪个她?”

“长乐,我还有事,我先走了!”他推开顾长乐就往外走去。

顾长乐一下子没站稳,整个人都撞在了墙上,她摸了摸发痛的胳膊,杏眸怒瞪地追了出去。

她当然知道席云寒口中的那个她指的是谁!除了苏樱漫那个贱人还能有谁!

“医生,苏樱漫脸上的伤会不会留疤?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不留疤?你一定要想办法治好她脸上的伤,你一定不能让她留疤!”席云寒语息急急地逼问着医生,他不敢想象一脸疤痕的苏樱漫会是什么样子。

他没想过要弄花她的脸的,他没想过的,他不是故意的!

顾长乐站在不远处,心寒一波猛过一波,席云寒啊席云寒,你终究是还在意她了对不对,你终究还是心疼她了对不对?

顾长乐暗暗咬牙,葱白的手指紧紧地攥在了一起,席云寒,你也说过,苏樱漫是我们之间的障碍,既然你下不了铲除这个障碍的决心,那我就帮你下!

0-temp-201901-04-1546582837797.jpg

09 都是席先生的意思
傍晚,就来了几个警察,以故意谋害罪逮捕了苏樱漫。

看苏樱漫被警察带走,顾长乐森森然的眸底渐渐浮出笑意,苏樱漫,这一次,看谁还能帮你!

刚到监狱,就有几个身穿囚服的女人围了过来。

“给我打!”

四五个女人围着她拳打脚踢,她就只是蜷在地上,不喊也不叫。

“嗨,脾气还挺硬!把她衣服给我扒了,我倒要看看她这身贱骨头到底有多硬!”

许是为了最后那点自尊,苏樱漫终于有反应了,她紧紧地拽着身上的衣服,在那些女人又掐又打下发出阵阵哀嚎,“我不认识你们,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为什么?不为什么,因为这都是席先生的意思,席先生说了,只要我们能够好好招待招待你,帮顾小姐出口恶气,席先生就会给我们减刑,让我们提前出狱!”

席先生?

苏樱漫挣扎的身子猛然一僵,喃喃问道:“你们说的席先生可是席云寒?”

“不然还能有谁!苏樱漫你不要觉得我们心狠手辣,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谁让你心术不正想要毒害席先生心尖上的人,这一切都是你罪有应得!”

席先生心尖上的人?

呵呵,就连监狱里的女子都知道顾长乐是席云寒心尖上的人,而她却还痴痴地等着席云寒对他温柔乍现!

如果顾长乐是他心尖上的人,那她呢?对他来讲,她怕是什么都不是吧。

她爱了他那么久,到头来却落得个什么都不是的下场!

真是可怜又可悲!

他弄花了她的脸还不够解气,还要把她送进监狱,还要让监狱里的人折磨她!

苏樱漫啊苏樱漫,你真是可怜又可笑!一股股的寒痛,从心脏蔓延至四肢百骸!

苏樱漫蜷在地上,动也不动,任由那些女人拽掉她的纱布,扯着她的头发,踹着她的肚子,拧着她的肉。

她一点都不觉得痛。

她唯一的痛,是席云寒。

她伤没伤顾长乐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席云寒觉得她伤害了顾长乐。

心寒,前所未有的心寒。

那股万念俱灰的寒意,将她的心,她的灵魂,一点一点地冻了起来。

一直到那几个女人打的累了,散去了,她才慢慢缩了缩身子,在灰色的水泥地上留下一片浓稠的血痕。

顾长乐躲在暗处,看着奄奄一息的苏樱漫,殷红的唇笑的像是一朵美丽却致命罂粟花。

苏樱漫,你就慢慢享受着吧,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她本想将苏樱漫一下子弄死的,可是转念一想,还是慢慢折磨着苏樱漫比较好。

苏樱漫越是痛苦,她的心就越是轻盈、舒畅。

她贪恋这种轻盈的舒畅感。

第二天,一身血迹的苏樱漫还在昏睡,就听到了阵阵嗡嗡声。她吃力的睁开眼睛,黑压压的蜜蜂朝她涌来。

她无处可躲,无处可藏,几乎是瞬间就被蜜蜂给吞噬了。

幸亏陈云庭听闻她入狱的消息急急赶来,不然,她怕是难逃一死。

新伤、旧伤、让苏樱漫变得人不人鬼不鬼。

蜂毒让她脸上一条又一条的伤口肿到开裂。

陈云庭抱她走出监狱的时候,刚好撞上了席云寒。

见她这幅模样,席云寒差点没站稳,若不是她的手腕上一直套着爷爷在他们婚礼上送给她的镯子,他真的认不出眼前这个遍体鳞伤、皮开肉绽的女人会是苏樱漫。

狠狠用力地吸了一口气,席云寒迎面走去,挡住了陈云庭的路,一字一字地说道:“把她给我!”

苏樱漫的身子几乎是本能地颤了一下。

她的眼睛已经睁不开,但是她听得出他的声音。

她忍着剧痛将头扭到陈云庭怀里,她不想席云寒看见她现在的模样。

陈云庭就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席云寒,侧了一下身子,想要从席云寒身边走过。

席云寒的手,一下子就拽住了陈云庭的胳膊,语息森寒道:“把她给我!”

“嗯嗯嗯嗯……”苏樱漫被毒蜂蜇的一个音阶都发不清,她只是拼命地摇头,哀求陈云庭不要她给席云寒。

“席云寒,你毁了樱漫的脸,将她送进监狱,让监狱里的人折磨她还不够,居然还放毒蜂蜇她,席云寒,这么卑鄙的事情你怎么做的出来!”陈云庭将苏樱漫搂的紧紧的,清澈的眸底闪着泪花,他是真的心疼苏樱漫。

“除了她的脸,其他的一切都跟我无关!”不屑解释,这很是席云寒的风格。

陈云庭讥讽地看了一眼席云寒,抱着苏樱漫继续走。

席云寒的手轻轻一挥,来了几个人,将陈云庭控制住,陈云庭奋力挣着,却也只能额暴青筋、眼睁睁地看着席云寒将苏樱漫带走。

苏樱漫拼死挣扎,最终却昏死在席云寒的怀里。

苏樱漫昏迷了三天,这三天,席云寒都守在她身边,日日夜夜地站在窗户那里,一根接着一根地抽着烟。

不久之前,正在英国开会的他,猛然收到心腹陆明轩的消息,下毒的人居然从牢里出来了,还在酒馆大摇大摆地喝酒,陆明轩觉得不对劲儿就将男人扣了起来,逼问之下,才发现他是受人指使诬陷苏樱漫的,至于受谁指使,那人自己都不知道,他只是拿钱替人办事而已,中间的门道他从来不问,这是规矩。

席云寒心魂打颤,扔下一会议室的人就飞了回来,见到的却是将死的苏樱漫,没有人知道他清寒的面容下隐着怎样的愤怒和懊悔。

顾长乐站在病房门口,看着席云寒眉心不展的样子,嫉妒、愤恨、不甘渐渐淹没了对席云寒的爱意。

席云寒,你不是很恨苏樱漫的么,可为什么只要她一受伤你就焦灼不安,你是在心疼她么?你不是说你想要的人是我么,可是为什么你的心总是为那个苏樱漫疼着?

顾长乐灼灼的桃花眸子里闪着泪光。

第三天,苏樱漫醒了,她透过微微颤抖的睫毛看到了席云寒。

若是以前,不管是睡觉,还是生病,哪怕是临死前的回光返照,只要她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是席云寒,她一定是欢喜的、悸动的。

可是这一次,她奢望已久的场景终于成真了,可她心中却没有了一点欢喜之情。

她心中有的就只是阵阵寒意,那种冷如骨裂的寒。

她眯上眼睛,假装自己没醒。

本小说已出全文,继续阅读请点击《哭着惊醒到天明》获取更多内容吧!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如想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小说 回复《哭着惊醒到天明》(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uperqq.com/?id=14685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