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个王爷去种田》小说全章节无弹窗免费在线阅读

拐个王爷去种田》小说完整版内容已上线【小牛小说】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小牛小说】,关注后回复本小说名字(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便可阅读全书章节。


拐个王爷去种田》简介:重生古代,却面临被浸猪笼的命运! 前世,她被丈夫和表妹陷害,醒来一看,竟然穿成了乡村小萝莉? 面对软弱善良的爹娘,众多极品亲戚,陈果儿决定要保护亲人,走上勤劳致富的道路! 只是那个王爷,你那是什么眼神? 虾米?谁占你便宜了?人家救了你的命好咩? 呜呜呜,你不能恩将仇报啦……

0-temp-201811-20-1542698153554.jpg

第7章 浸猪笼
  苞米茬子饭硬的有点拉嗓子,陈果儿强忍着小口小口的吃着,眼神不时瞟向桌上的几个人。卢氏表现的没有丝毫破绽,陈杏儿察觉到陈果儿在看她,丢给她一记不屑的眼神,扭过头朝着给她夹菜的陈桃儿低声说笑。

  陈果儿挑了挑眉,她还以为经过昨晚的事,陈桃儿和陈杏儿之间会产生隔阂。

  毕竟陈杏儿陷害陈桃儿的事太明显了,明明是她自己想偷陈果儿的绣鞋却让陈桃儿指使八郎,否则也不会一咬就咬出一串来,如果陈桃儿有一点脑子也不至于看不出来。

  可是此刻她们却毫无嫌隙的样子,下一刻陈果儿在看到陈桃儿手腕上赤金镯子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了然。

  陈果儿又看向陈杏儿,她应该不知道下毒的事,否则不会在看到她安然无恙的出现在饭桌上,还表现出敌意来。

  “他大伯娘,你那还有没有宝蓝色或者天青色的尺头啥的,俺想给二郎做件直缀,就像颖怡那样的。”冯氏扭动着肥硕的屁股往卢氏的跟前挪了挪,谄媚的笑了笑,“这次杏儿嫁过去赵家,俺们二郎也得去送亲,到时候赵家的那些千金小姐肯定也会到场。万一二郎跟赵家哪个千金小姐看对了眼,这可不就是双喜临门了?”

  冯氏将一块土豆塞进嘴里,用壮硕的肩膀撞了一下卢氏,又黑又圆的脸上眼睛眯成了一道缝,好像已经看到了儿子迎娶千金小姐。

  卢氏被冯氏撞的身子一歪,不自然的抽了抽嘴角,眼底快速划过一丝不耐。

  “哧,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德行。”

  戚氏哧了一声,不屑的撇了撇嘴,她可没忘了陈桃儿拿八郎当枪使的事。

  “老三媳妇,你啥意思,眼红咋滴?俺们二郎好歹也是读书人,跟你们三房里这些泥腿子可不一样,你眼红也是白眼红。”

  冯氏冷哼了一声,厚厚的嘴唇快撇到耳根去了。

  “呵,考了七八年连个童生都没考上的人,也好意思说是读书人。要是俺,早就找根绳把自己个勒死得了,想高攀人家,也得看看自己个有没有那个命。人赵家可是官宦门第,能看上你?”

  戚氏眼睛往上翻了翻,夹了一下冯氏。

  “那咋滴,俺们杏儿还不是要嫁进赵家当少奶奶?这有些人生下来就是富贵命,要不果儿咋把这好好的一门亲事弄丢了,还是俺们杏儿有福。”

  冯氏讨好的朝陈杏儿和卢氏呲了呲牙,还不忘记朝陈果儿投去嘲讽的一瞥。

  李氏吃饭的动作一僵,低垂着头紧咬下唇,紧攥着筷子的手微微颤抖。

  陈果儿没想到战火会蔓延到自己身上,微微眯了眯眼,笑眯眯的看向冯氏。

  “二伯娘,桃儿姐比杏儿姐大一岁吧,咋桃儿姐还没嫁人,反倒是杏儿姐先嫁人了?”

  陈果儿轻飘飘的话好像掉进沸油里的一滴水,在短暂的静谧过后,冯氏立即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张牙舞爪的指着陈杏儿。

  “对呀,俺们桃儿比杏儿大,要嫁过去赵家也该是俺们桃儿,凭啥杏儿先出嫁?”

  冯氏懊悔的直拍大腿,如果是自己的闺女嫁进赵家,那两个儿子的前程可不就是有保障了吗?

  “她爷她奶,你可得给俺们桃儿做主啊,这哪有姐姐还没出嫁反倒妹子先嫁人的?桃儿也是你们的孙女,你们可不能偏心眼子。”

  冯氏把碗一推,梗着脖子盯着陈杏儿。

  “啪!”

  秦氏把筷子重重往饭桌上一摔,一双三角眼死死的盯着冯氏。

  “老二媳妇,你咋说话呐?人家赵家定的杏儿,你跟赵家说去。”

  冯氏被吓得一哆嗦,低下头抓过碗来快速往嘴里扒饭。

  陈果儿敛下的眼中闪过一丝疑惑,赵家下定要娶陈杏儿?果然这事不同寻常。

  “一天天的就知道胡咧咧,塞还堵不上你那窟窿,不爱吃都滚犊子,喂狗都比喂你们强。”

  秦氏恶狠狠的夹了一眼冯氏,把她面前的菜盆往自己一边拽了拽。

  “唉,想喂狗也喂不了了,我家小黄昨晚……”

  陈果儿假装很伤心的叹了一口气,眼睛在卢氏和陈老爷子之间来回搜寻,话还没等说完,就听陈老爷子那一桌发出咣当一声,紧接着就是陈志义夸张的咳嗽声。

  “老四你没事吧?这么大人了,咋吃饭还呛着了?”

  陈老爷子眉头微皱,担心的看着陈志义。

  “咳咳,没,我没事,爹。可能昨晚有,有点着凉了,俺回屋歇,歇会就好了。”陈志义从炕上仓促爬起来走到陈果儿这边,扯起她往炕下拉,“果儿,扶爹回屋躺会。”

  “她爹,果儿这还没吃完呐。”

  李氏脸色不好的看着丈夫,夫妻生活了十几年,她咋会不知道丈夫是啥意思?

  “回屋吃。”

  陈志义闷着头把陈果儿面前的碗拿走,率先出了上房。

  陈果儿和李氏,陈莲儿,七郎相互对视了一眼,也跟着陈志义离开回到了西厢房。

  “她爹,你啥意思?你昨晚说去找她爷问清楚,你不问还不兴孩子问了?”

  李氏一走进屋里就看到丈夫垂着头坐在炕沿上,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李氏也在炕沿上坐下来,眼睛直盯盯的看着随后跟进来的陈果儿,她的怀中还抱着小黄的尸体,李氏的眼圈突然就红了。

  “她爹,要不是小黄替咱果儿喝了那些药,说不定现在咱果儿就……”

  李氏哽着声音拉过几个孩子,娘几个抱头痛哭。

  “俺,俺,可那是她爷啊,唉……”陈志义双手抓着头发,将头埋进膝盖里。良久之后陈志义抬起头,“她娘,俺知道这事咱果儿委屈,可是你也容俺个空行不?等她爷……”

  后面的话陈志义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一边是生养之恩大于天的父亲,一边是至亲的骨肉,陈志义夹在当中左右为难。

  “这次是小黄替咱果儿挡了灾,下次呐?”李氏抽抽噎噎的看向丈夫,“俺也不指望别的,赵家的婚事爱谁去谁去,俺只要果儿好好生生的活着,俺就啥也不求了。”

  “那不能够,她娘你放心,俺说啥都不能让咱果儿再出啥事。”

  陈志义松了一口气,知道妻子这里已经说通了,又看向三个孩子,主要是陈果儿。要想这件事完全压下去,必须陈果儿同意才行。

  “这件事我可以不再提,但是我有个要求,你们不能把我送走。”

  陈果儿略微想了想就做出了决定,下毒的事她会自己查清楚,但当务之急是不能离开这里。

  “俺再去找她爷商量商量。”

  陈志义刚轻松下来的心情再次提了起来,陈老爷子一旦做出决定就很难更改,他心里也没底。

  “待会咱去西山把小黄埋了吧。”

  陈莲儿看着陈果儿怀中的小黄,眼底满是不舍。

  陈果儿和七郎也点头,三个孩子正要出去,突然外面传来一阵喧哗,七郎一溜烟跑出去。片刻之后气喘吁吁的回来,本就没有血色的小脸更加苍白。

  “里正带着人来了,说有人看到果儿活了,要咱爷交出果儿去浸猪笼。”

  霎时间一家人吓得脸色惨白……

0-temp-201811-30-1543560043798.jpg

第8章 祠堂
  “她爹,这可咋办?”

  李氏吓得脸色惨白,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赶紧找地方躲起来,俺先出去挡一挡。”

  陈志义比李氏稳了一些,大步往外走。

  李氏急的在地上团团转,陈果儿看到她跑出去外间屋掀开锅盖,忍不住扶额。

  “娘,锅里不能藏人。”

  七郎抓住李氏的衣襟,她也似乎才反应过来,又慌张的跑进屋里。

  陈果儿无视一团乱的家人,眼睛闪闪发光。在古代这种村里的宗族祠堂的权利甚至不亚于官府,否则就不会有浸猪笼一说了,此刻陈果儿倒是很期待去祠堂弄个清楚了。

  陈家的院子里,院门大敞四开,穿着一身灰布直缀的里正带着一大帮青壮年男子,将院子围了个水泄不通。听到声音的陈家人全部从上房里出来,如临大敌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陈老爷子,有人昨天半夜看到你家老四两口子拉着陈果儿回来了。俺们谢家窝铺村可从来没有过这种还没进门,就犯了七出之罪的人。你们陈家当初在俺们村落户的时候可是下了保证的,现在把陈果儿交出来,我们要把这种不知廉耻的女人浸猪笼。”

  里正声若洪钟,言辞凿凿,在他身后的众人全部跟着声讨。

  “对,把人交出来,俺们村不允许这种不守妇道的人存在。”

  “这……”陈老爷子脸上清白交错,果然怕什么来什么,快步走到里正跟前压低声音,“里正,你看这是俺们自家的事情,能不能通融一下?”陈老爷子一边说着,一边将一块碎银子塞进里正的手里。

  里正往身后众人看了一眼,推开陈老爷子的手,微微往旁边挪了一步,大义凛然的说道:“这可不是你一家的事,这关系到俺们整个谢家窝铺村,除非你们全家迁出村里,否则就要遵守俺们的规矩。”

  里正朝身后一挥手,立即有几个年轻力壮的村民分别往上房和东西厢房走过去。

  “谢三哥,俺们家果儿真,真没在家,你,你不能进来。”陈志义双手撑在门框上,着急的看向陈老爷子求助,“爹……”

  陈老爷子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蹲在地上吧嗒吧嗒拼命的抽旱烟。

  “陈果儿就在西厢房,她跟俺们陈家没关系,你们把她带走吧。”

  一个略显尖锐的声音响起,陈桃儿指着西厢房的门大声说道,在她旁边的陈杏儿恶毒的盯着西厢房。

  “杏儿,你咋……”

  卢氏站在陈杏儿身后,着急的看着女儿,想说话又不敢大声。陈果儿被带走,她万一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就糟了。

  “放心吧娘,俺心里有数。”

  陈杏儿压低声音,给了卢氏一个安心的眼神,看向快速消失在大门口的八郎,眼中闪过一丝精光。陈果儿,这次你死定了。

  “果儿,快,躲到箱子里来。”

  李氏在炕上招呼了半天也没看到陈果儿过来,一转头却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眼看着外面的人就要冲进来了,急的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此刻陈果儿站在西厢房的门口,眼看着陈志义被两三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推开,不慌不忙的走过去。

  “不用你们动手,我自己走。”

  陈果儿无视几个壮汉,抱着小黄的尸体堂而皇之的走出来,快速在院子里扫视了一圈,最后目光落在里正的身上。陈果儿微微蹲下身子福了一福,落落大方,没有一丝慌乱。

  “陈果儿见过里正大人。”

  里正点点头,被陈果儿一声大人叫的心花怒放,原本沉着的脸也柔和下来一些。随即脸色又沉了下来,轻咳了两声打起了官腔。

  “陈果儿,你可知罪?”

  陈果儿暗暗发笑,果然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陈果儿不知身犯何罪,法犯哪条。里正大人是我们村的父母官,在我们眼中跟阳山县的县令大人差不多,陈果儿恳请大人为我主持公道。”

  陈果儿的一顿马屁拍的里正飘飘然,他不过是一村的村长,连品都没有。现在陈果儿竟然拿他跟县令比,他怎能不激动?也因此原本打算抓住陈果儿直接游街,然后就浸猪笼的里正临时改变了主意,居高临下的看着众人。

  “那好,俺们谢家窝铺村从来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既然陈果儿不服,今天本里正就让你心服口服,去祠堂。”

  里正大手一挥,指着人群中几个壮汉吩咐他们去找族老,随后带着人浩浩荡荡离开了陈家。

  陈果儿跟在里正身后,被众人簇拥着来到村东头的祠堂,两世以来,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宗族的祠堂。打开厚重的大门,里面是古朴的木质房子,发黑的木头经历过岁月的洗礼。

  三间正房比普通庄户家的房子还要大一些,外面是一个大大的院套,房间里供奉着谢家历代列祖列宗的牌位。这里平时不住人,专门供族里或者村里裁决重大事情。

  陈家虽然不是谢家本族的,但毕竟也住在谢家窝铺村,此刻几位族老都端坐在祠堂里。正位上坐着一个头发胡子都白了的老者,是族里辈分最大的谢三爷。

  两侧坐着三个年纪都很大的老者,分别是谢五爷,谢八爷和谢九爷,都是族里最有身份的长者。

  里正虽然不是族里辈分最高的,但却是身份最大的,村里大大小小的事都要找他。此刻里正走进祠堂,来到谢三爷旁边的空位上坐下来。

  陈果儿被带进祠堂,陈老爷子身为陈家的当家也被安排在祠堂最后面,其余人等没有资格进祠堂,全部在院子里看着。

  “陈果儿,你有什么话想说就说吧。”

  里正正襟危坐,学着县令审案的样子审视着陈果儿。

  “里正大人,各位族老,我没有犯七出之罪,我是被人冤枉的。事发当天我的绣鞋丢了,是八郎偷走了我的绣鞋,昨晚八郎已经承认并指出是陈桃儿指使他的,只要把相关人等叫来一问便知。”

  陈果儿目光灼灼的看着众人,清脆的声音飘荡在每一个角落。

  里正点点头,让人把八郎和陈桃儿叫进来。

  其余人虽然在门外,但是里面的事情也听的清楚,陈桃儿一进来不等八郎说话,就抢先指着陈果儿大声反驳。

  “她乱说的,俺根本没有指使八郎偷陈果儿的绣鞋。”

  “桃儿姐,你手腕上的镯子真漂亮,我记得昨晚这只镯子是戴在杏儿姐的手上吧?”

  陈果儿冷笑的看着陈桃儿瞬间惨白的脸,以及她快速放下手,用袖子掩住手腕上镯子的动作,转向里正和几位族老。

  “谁都知道李二狗不成才,我又怎么会放着官宦门第的赵家公子不要,却跑去找李二狗呢?试问没有人会舍美玉而就瓦砾的道理吧?而且李二狗曾经两次找媒人去陈家给杏儿姐提亲,而杏儿姐却要嫁入本来属于我的夫家,这当中的道理大家想想就会明白。”

  陈果儿毫无惧色,侃侃而谈,里正和族老们的脸上都浮现出沉思。

  “她,她说谎,是她亲手把绣鞋给俺的。”

  门口突然响起一道闷闷的男声,伴随着的还有吸鼻涕的声音,所有人全部朝着门口看过去……

本小说已出全文,继续阅读请点击《拐个王爷去种田》获取更多内容吧!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如想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小说 回复《拐个王爷去种田》(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uperqq.com/?id=14609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