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言情小说《我曾恨过也爱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我曾恨过也爱过》小说完整版内容已上线【小牛小说】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小牛小说】,关注后回复本小说名字(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便可阅读全书章节。

我曾恨过也爱过》简介:她之前从没有觉得人生会如此的狗血。 母亲葬礼上,父亲带着自己的闺蜜出现在现场。她拿到遗产的时候,差点被两个人抢走不说。为了这些钱,自己的父亲和闺蜜,还想将自己送去监狱。 一时间她失去了亲情和友情。 “不管是母亲的遗产,还是公司,我通通都会拿回来的!”她捏着拳头,这样对自己说的时候,那个男人像是天神一般的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他穿了一身黑西装,矜贵而冷傲,“想要报仇吗?我可以帮你!” “你想要什么?” “我要想的?不过一份结婚协议。”

0-temp-201808-15-1534319494808.jpg

006 我是阿勋的未婚妻
我愣了愣。

周勋道:“要不是我让保镖留意你的动静,你现在恐怕还在警局里。”

原来他竟还派了保镖跟着我。

我心里又惊讶又感动,不好意思地挠头,道:“我想着这点小麻烦,自己能解决……”

他眼眸变得幽深。

我几乎不敢和他直视,下意识避开他的视线,小声道:“我其实是故意让自己受伤。”

原本我是打算利用身上的伤,连警局也一起告。

如今他救了我,虽说扰乱了我的计划,但这个事却变简单了很多,甚至不需要我再出手,对我来说当然更有利……

想到这里,我连忙再次道谢。

周勋望着我,没说话。

花临的夜晚是灯火通明的,而此时他的眸光在霓虹灯下,越发的高深莫测。

我以为他还在怪我没有找他帮忙,赶紧道:“以后……以后总有机会麻烦周叔叔的……”

周勋蹙眉,过了好一会儿才舒展开:“好。”

我沉默下来。

他也没再做声。

我原本以为他会就此离开。

但他却站在原地,半晌后,转了个话题,问我:“你有什么打算?”

我迟疑了下,道:“我是请假回来的,打算后天回学校。”

他点头,道:“你爸虽然被关了起来,但毕竟没对你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就算我压着,顶多十来天,他也会被放出来。”

这个我已经想到,所以并不意外。

我抬眼,便见他正定定瞧着我,似乎在等着我接话。

踌躇几秒,我老老实道:“现在我还不想对付他们。”

灯光下,我看到他挑了挑眉。

我低声解释道:“我妈刚走,我想让她去得安宁一点,而且……”我顿了下,又道,“我想等苏珊生下儿子再动手。”

周勋眯起眼睛。

我有些不自在,不过并没有隐瞒他的意思。

在他面前,我总有一种无所遁形的感觉。

他肯定已经看出我不是一个良善之人,我也不想在他面前做戏。

静了几秒,我继续道:“等她生下儿子,我爸肯定会跟她结婚,她会成为苏家新的女主人,苏家的财产都是她的……到时候我再出手,让她从最高点摔下去……这样才痛快。”

周勋依旧没说话,但他的嘴角缓缓往上勾了起来。

我微微狐疑。

他眼里似乎还有一丝赞赏……难道他不介意我的手段?

我顿了顿,道:“她蹉跎我妈四年,最后逼得我妈跳楼,我怎么可能放过她。”

不只是龚珊,苏石岩也是我的仇人,我会慢慢地把帐算清楚。

周勋听了,连眉头都没动一下,似乎并不把我的狠话放在眼里。

他淡淡地道:“如果有需要,打我电话。”

我没想到他不光不觉得我太心狠手辣,反而愿意帮我,心头不由生起一股异样的感觉。

正要感谢他,我目光扫到路旁的车里,下来一个绝色美女。

她一身大红色紧身长裙,玲珑有致的身材被恰到好处地突显出来,举步间摇曳生姿,顾盼生辉。

等她走近了些,我便看清了她的面容。

果真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美女,五官漂亮张扬,眉眼间透着无尽的风情。

她停在周勋面前,很自然地挽住他的胳膊,微笑道:“阿勋,不介绍一下?”

周勋便道:“苏念君。”

对方微勾红唇,看向我,道:“你好,我是古琼,阿勋的未婚妻。”

她伸出手来,笑容得体,声音也温柔动听。

但她眉梢眼角带着戒备和审视。

我知道这是一个宣誓主权的信号。

她可能是误会了我和周勋之间有什么牵扯,可其实周勋只是因为我妈的嘱托,才会。

我笑了下,也伸手,道:“你好。”

古琼轻轻碰了下我的指尖,便收了回去。

而后她不再理我,柔弱地靠在周勋肩上,软声道:“我在车里等你好久。”

周勋看她一眼,没说话,但也没有推开她,显然是认可她的身份。

我也不是不懂眼色的人,忙道:“周叔叔,今天多谢你……那我先走了,再见。”

刚转身,周勋却叫住我,道:“太晚了,我叫人送你回去。”

说完不等我拒绝,直接叫了几个保镖保护我,他则和古琴上了最前头的车。

我犹豫了下,到底没有推迟。

虽然不想再麻烦他,但现在是大晚上,有人送当然更好一些。

车子抵达别墅,我郑重地向保镖道了谢,这才下车。

回到屋里,我环顾熟悉的家具和摆设,心里突然一阵阵地发堵。

小时候有外公在,苏石岩还是很收敛的,和我妈也算是琴瑟和鸣,在我的记忆中,那时候家里总是透着欢乐。

可惜外公离世得早,这个家已经被苏石岩和龚珊占领了。

不过,迟早有一天,他会把这里的所有东西都拿回来。

我收拾好行李,打算第二天一早便回帝都。

一来是免得苏石岩和龚珊出狱后找我麻烦,二来也是我学业繁忙,还欠着两个论文和一个临床实验报告没交。

我现在是医学院大四的学生,当初考的是八年制的本硕博连读。

这次我妈出事,我的辅导员唐老师知道后,痛快地给了我几天假。

我原本不用这么急着赶回学校,但花临这边已经没什么好留念的,还不如早点回校完成作业。

……

哪知道第二天还没起床,我就被一盆冷水浇醒了。

此时虽是初夏,但早上气温低,我被冻得打颤,哆嗦着醒了过来。

我睁开眼,就看到一个中年胖女人站在床头,手里端着个洗脸盆,正狠狠地瞪着我。

她是龚珊的母亲,平常住在另外的别墅……她是怎么进来的?

随即我就想起,家里的佣人都被龚珊换过了,龚母能够闯进我的房间也属正常。

我有点懊恼,早知道我昨天晚上就去住酒店了,也免得这么一大早就被闹醒。

龚母啪地一声扔了洗脸盆,弯腰揪住我的睡衣,嘴里怒骂道:“臭婊*子,就是你害得我闺女进监狱,老娘杀了你!”

说着直接掐住我的喉咙,就像真要把我杀了一般。

我浑身被冷水浇透,这会儿又被掐住脖子,只感觉连呼吸都困难。

我拼命地挣动。

但是龚母手劲特别大,可能是见我不安分,她一巴掌打在我脸上。

我被打得头昏眼花。

龚母将我扔回床铺里。

我想也没想就爬起来,顺手拿起手机,就要往外跑去。

却被龚母一把扯住后衣领子。

她又煽在我脸上,恶狠狠道:“贱人,看你往哪跑!”

话音刚落,又有一个黄毛小年轻跑进来。

他手里拿着根绳子,阴测测地道:“妈,别让她跑了,她竟然敢抢我姐和侄子的家产,不把她揍得满地找牙,我就不姓龚!”

0-temp-201808-15-1534319497687.jpg

007 我们老大想找个有文化的女人
仔细看,黄毛的五官跟龚珊长得有点像。

我见过他。

他是龚珊的弟弟龚瑞,比龚珊小了七岁,还没满十六岁,是个未成年。

据说他十二岁就没读书了,一直在街上当混混,后来龚珊傍上苏石岩,他就理所当然地进了苏石岩的公司做事,不过他没文凭,年纪也小,就当了个保安队长。

看他们母子俩的架势,显然是想替龚珊出气。

我不动声色地按着手机。

刚按了两下,便被龚母瞧见了。

她砰地一下把我的手机给打飞到床脚,接着恶狠狠地将我压在地上,用手肘在我肚子上碾压:“臭婊*子,敢跟我女儿作对,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龚瑞在一旁扯动绳子,道:“妈,你跟她废话做什么,打她一顿不就好了。反正有姐姐和姐夫在,她肯定不敢告咱们。”

他口中的姐夫当然是指苏石岩。

我妈刚去世,苏石岩不可能这么快就和龚珊扯结婚证,这声姐夫怎么说都是名不正言不顺的。

但他叫得十分顺口,想来是私底下早就这么叫了。

我冷冷地盯着他们,道:“你们这是私闯民宅,要是对我动手,就是故意伤人,到时候你们也得去坐牢。”

龚母听到坐牢两个字,全身瑟缩了下,似乎有些害怕。

龚瑞却冷笑道:“我是未成年,别说打你,就算杀了你,对我也没什么影响。”

他眼里带着不屑和嚣张。

龚母可能也回过神来了,一脚踢在我腿上,恶狠狠道:“下三滥的玩意,敢吓唬我,看我不弄死你!”

她示意龚瑞制住我,转身拿起桌上的水果刀,蹲在我跟前,道:“先把你的舌头割了,再把你的眼睛挖出来……看你还敢不敢胡说八道!”

边说便拿着水果刀在我身上比划。

我心里在打鼓,但表面上却装得镇定,直直地盯着她,道:“我没吓唬你,你要是敢动我一下,你就得跟你女儿一样进监狱!警察肯定不会放过你的,不信你就试试!”

龚母一顿,面露迟疑。

看得出她虽然气势凌人,但其实很怕被关进监狱。

龚瑞却不上当,讥讽道:“我姐夫都不打算认你了,你能有什么本事让我们去坐牢。”

我瞅他一眼,暗暗皱眉。

之前我对龚珊的家庭做过了解。

龚珊她爸是个老实的农民,十几年前就南下打工,留下龚母在家里带两个孩子,每年只有过年的时候回家。

龚母在她们村里是出了名的好吃懒做,拿着龚父辛辛苦苦赚回来的钱天天打麻将。

不侍奉公婆,也不带孩子。

龚珊还好,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了花临市的重点中学。

龚瑞却没有那么好的运气,小学开始就在街上混,等到了初中,已经是整个镇上有名的混混,经常跟一帮同龄人进网吧,赌博,打架……

我暗道一声不好。

这个年纪的小混混,都有一种天王老子都不怕的架势,无法无天得很。

果然,龚瑞眼里露出凶狠神色,对龚母道:“妈,我有一个主意。”他把手里的绳子扯得呼啦作响,压低声音道,“要不我们干脆杀了她吧,反正我还没成年,判不了几年,再说还有我姐顶着呢,她肯定会让姐夫替我想办法减刑的……我们杀了她,她就再也没法跟姐抢财产啦!”

我眯起眼睛,知道他是真的动了杀机。

说不定他还真敢对我动手。

我迅速地寻思对策,一边看向龚母。

龚母没说话。

她可能就是想吓唬我,却没想过要背上人命。

龚瑞继续怂恿道:“我听姐说了,她手上有两千万,把她杀了,那些钱就都是我们的了。”

我蹙眉,盯着他。

他长得有点像龚珊,模样不差,心思却这么歹毒。

龚母想必是被她儿子的大胆给吓住了,半晌都没作声。

我知道自己应该说点什么,故意求饶道:“你们放了我吧,我保证不跟龚珊争家产。”

龚瑞冷哼:“我姐说你最阴险狡猾,谁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

他说着,便上前用绳子把我捆住,又从龚母手里抢过水果刀,就要冲我的胸口刺下来。

我尖叫道:“你真的要杀我?”

龚瑞笑得好不得意:“对,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我脸色大变,拔高音量叫道:“杀人了!”

龚瑞面露嘲讽:“这里的佣人可都是我姐的人,你叫啊,我看谁会来帮你!”

我没理他,继续大叫。

龚瑞一脚踢在我脸上:“闭嘴!”

好在我偏头躲了下,才不至于连牙齿都被踢掉。

龚瑞见我躲闪,表情变得狰狞,直接朝我胸口刺过来。

我眯起眼睛。

但刀子并没有落在我身上,龚瑞盯着我看了几秒,突然道:“哎呀,你长得还挺漂亮嘛,听说还是重点大学的学生……刚好我们老大想找个有文化的妓女,我看把你送给他好了!”

我瞪大了眼睛。

他小小年纪,心肠却这样歹毒。

把我比作妓女,这比杀了我更侮辱人。

偏偏龚母还在一旁称赞:“儿子,你真聪明!就让她去卖,看她还敢不敢跟你姐作对!”

这对母子,简直泯灭人性。

我浑身都在发抖,只想狠狠揍他们一顿,再扔进牢里去。

但现在还不是暴露的时候,得搜集更多证据,才能彻底收拾他们。

残存的理智让我克制着情绪。

龚瑞道:“妈,我们现在就把她送过去吧!我老大可厉害了,他一高兴,说不定就同意把我收进组织里,我就再也不用当个破保安队长了!”

龚母点头,把我拎起来,推搡着我往外走。

我当然得表现出极力反抗的样子,对她拳打脚踢。

龚母揪着我的头发,把我往门框上撞:“臭婊*子,给我安静点,不然就直接弄死你,把你扔出去喂狗!”

我脑袋撞在硬邦邦的门上,痛得差点晕倒在地上。

龚瑞和龚母趁机拖着我往外走。

经过大厅时,家里的佣人都躲在角落里看着,没有一个敢吭声的。

这些都是龚珊的人,我早就不抱希望,因此也并不如何生气。

到了院子,龚瑞打开车门,让龚母把我扔上车。

我当然不能让他们得逞,用力踢在龚母肚子上。

龚母被踢倒,后脑勺撞在车门上。

只听见一声巨响,龚母没了声音,估计是晕过去了。

龚瑞见状,气急败坏地冲过来,一巴掌煽在我脸上:“贱人,你竟然敢对我妈动手!”

我立即往大门口逃去,可惜我上身被绳子绑着,跑不过龚瑞。

龚瑞很快就追上我,把我往地上一摔。

他脸上透着阴狠,举着刀子,朝我的腿刺过来:“我废了你的脚,看你还敢不敢踢人!”

正在这时候,院门口响起了汽笛声。

接着紧闭的铁门被推开,一群黑西装保镖冲进来,直接将龚瑞制伏。

周勋从保镖身后缓缓走出来,停在我跟前。


本小说已出全文,继续阅读请点击《我曾恨过也爱过》获取更多内容吧!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如想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小说 回复《我曾恨过也爱过》(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uperqq.com/?id=14563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