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掉下小甜妻》全章节在线阅读-天上掉下小甜妻大结局全文txt

天上掉下小甜妻》小说完整版内容已上线【小牛小说】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小牛小说】,关注后回复本小说名字(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便可阅读全书章节。

天上掉下小甜妻》简介:被妹妹卖到变态手里,他像天神一样降临,把她救走。 他邪魅笑道:“原来我的若熙妹妹也喜欢重口味。” 也? 从此之后,他变了一个人似的,每次见到她总是调戏一番,不再像以前那个端正严谨的三哥了。

0-temp-201807-02-1530517694508.jpg

第六章:三哥订婚
一个小时的车程,白若熙拖着她的行李箱在一处风景如画的半山腰下了车。

乔家别墅。

清城最奢华的别墅,没有之一,如同最现代化的两座城堡般屹立在山清水秀的半山腰上,奢靡的程度让人叹为观止。

两栋别墅相隔两百米的距离,分别是乔家老大的南苑,和老二的北苑。

而前一阵二婶死于非命的现场就在北苑,她回来这里住单纯是为了帮二婶找到真凶,为母亲洗脱冤屈。

白若熙走到大铁门前按了一下铃,一个祥和的中年人毕恭毕敬地微笑着开门:“若熙小姐早上好。”

“林叔早上好!”

林叔立刻接过她的行李箱,唯唯诺诺跟在后面,“若熙小姐要回来住吗?”

“嗯。”白若熙微笑着应答一句,颇有感触地扫视了四周,花园依旧美如仙境,奢靡而不失高雅,道路两旁种满了芳香浓郁的茉莉花。

突然一脸熟悉的军野车映入眼帘,白若熙一怔,停了下来,“林叔,那车是谁的?”

林叔开心道:“是三少的,他回来了。”

“回来?什么意思?”白若熙紧张地指尖在微微颤抖,呼吸突然变得慌乱。

“若熙小姐你还不知道吗?三少下个月要结婚了。”

“结婚?”白若熙猛的回头看着林叔,心脏像瞬间震碎似的,难受得无法说话,眼眶突然湿润,喉咙涩涩的,脑袋一片空白。

林叔并没有发觉白若熙的不对劲,还笑意盈盈道:“我是看着三位少爷长大的,大少都结婚有孩子了,二少也有未婚妻多年,三少一直为国为民操心劳累,我多害怕他会把自己的终身大事给忘了……”

白若熙茫然若失的语气缓缓打断了林叔的话:“他跟谁结婚?”

“尹家大小姐尹蕊,就是若熙小姐的好朋友啊,她没有通知你吗?”

白若熙把目光移到那辆车上,抿唇挤着僵硬微笑,幽幽地开口:“没有。”不争气的泪珠悄然而来,豆大一样的滑落在她的脸颊上。

阳光暖和,洋洋洒洒洒落在白若熙身上,她心底却无比的寒冷。

最终还是像个傻瓜一样,傻傻地暗恋了二十年,为了他守身如玉,为了他拒绝无数个好男人,为了他即将成为别人口中嫁不出去的大龄剩女。

“若熙小姐……”林叔错愕地声音传来,“若熙小姐,你怎么哭了?”

白若熙反应过来,立刻抹掉泪水,强颜欢笑:“我没有哭,刚刚一阵风把沙子吹到眼睛里了。”

她很是心虚,边揉着眼睛边迈开大步走进乔家。

进入金碧辉煌的客厅,奢靡的装横更显高贵气派,这个家她很熟悉,同时也变得陌生了。

“若熙小姐好!”开门的佣人很是礼貌地称呼。

佣人的声音打扰到客厅里的两个男人,同时看向了门口的方向。

白若熙对着佣人回应微笑,进门换鞋,抬眸瞬间对上了一双清冷而锋利的黑眸,让人不寒而栗的眼神。

乔玄硕双手搭在沙发上,慵懒而邪魅的姿态,配上白衬衫和灰色军裤,那种的威严中透着邪恶的感觉,让白若熙紧张得浑身不自在。

“若熙,你回来住吗?”

白若熙被一道浑厚的声音拉回神,连忙挤着微笑看向另一个男人,很是礼貌地微微点头:“爸,我回来住一段时间。”

说话的她的男人是她后爸乔一川,平时的乔一川俊朗沉稳,因为她母亲的事情,几天不见就变得沧桑憔悴,皱纹变多了。

乔一川开心道:“你三哥回来了,你们好多年没见了吧?”

白若熙挤着尴尬而苦涩的笑容,很是礼貌地微微点头,客气道:“好久不见了,三哥。”

乔玄硕并没有回应白若熙的问候,清冷的目光定格在她的脸上,似笑非笑,让人难以捉摸。

林叔拎着行李箱上楼,白若熙避开的乔玄硕的目光,微笑着对乔一川说:“爸,我先到房间整理一下。”

“整理的事情留给佣人,你过来这边跟爸爸坐聊聊天。”

白若熙纠结了片刻,还是走过去,她靠近乔一川的位置坐下,她屁股刚碰沙发,乔玄硕立刻站起来,淡淡的口吻道:“晚饭不用预留我的,我有事出去一趟。”

白若熙身体微微一僵,情绪一下子掉入谷底,低着头连看他离开的勇气也没有。

“玄硕,你妹妹刚回来,不聚聚吗?”乔一川喊道。

乔玄硕头也不回,迈开大步离开。

“这家伙,从小到大都这么傲,性格要强还高冷,真的是没办法了,哎……”乔一川自怜自哀叹息。

白若熙搅弄着自己的指尖,轻咬着下唇,低头沉浸在自己痛苦的思绪里。

乔玄硕走到别墅通道外,蓦地,停下脚步,看着远方的天际,沉默了三秒,然后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

心里默念:“1,2,3,4,5……”一直念道15才听到后面传来急促的声音:“三哥,三哥你等等,我有话要跟你说……”

乔玄硕放下手腕,嘴角噙笑,迷离高深的目光看着远方,双手插袋等待后面的白若熙追上来。

白若熙气喘吁吁地跑到乔玄硕面前,边喘边说:“三哥,既然你回来了,能不能救救我妈,你看到爸爸现在有多痛苦吗?如果妈妈真杀人了,我不会让你徇私枉法的,但妈妈是被冤枉的,你……你……如果连这个忙都不帮,怎么对得起你身上的那套军装?”

乔玄硕清冷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这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场也让白若熙感觉很不安。

他就这样静静看着她的眼,她便无所畏惧对视男人冷冰冰的深邃。

白若熙眼眶是湿润的,水雾朦胧,清澈见底的眸子水汪汪,任谁看了都心生怜悯。

可这个男人眼底看不到一丝波澜。

好片刻,乔玄硕才开口,低沉的嗓音很是冰冷:“什么条件你都肯答应?”

“对,只要你肯救我妈妈,我什么条件都答应你,即便让我代替妈妈坐牢也无所谓。”白若熙斩钉截铁道。

“不用你坐牢,但记住你今天说的话了。”乔玄硕抛下冷冰冰的话,迈开步伐往军车走去。

白若熙顿时喜出望外,像个开心的孩子一样追在乔玄硕后面,“三哥,三哥你是答应帮我救妈妈了吗?”

“你是不是答应我了?”

“条件是什么?”

白若熙一路跟着他走到车门边上,乔玄硕拉开副驾驶的门,没有温度的命令:“进去。”

“哦。”白若熙不需要再问了,很显然他已经答应,只是不知道他条件是什么,希望不要太残暴不仁就好。

坐上副驾驶,乔玄硕甩上车门。

转了弯,乔玄硕坐到驾驶位置上,目光看着前方的路,低沉的声音命令:“安全带系上。”

白若熙过于紧张,显得有些手足无措,连忙拉起安全带系上:“我们去哪里?。”

0-temp-201807-02-1530517706129.jpg

第七章:探监
乔玄硕沉默不语。

启动车子,踩上油门,开着车离开乔家。

一路上,白若熙感觉快要窒息了,明明车窗是开着的,两人相隔有点距离,但她就是无法控制自己的心,跳得太快太猛,紧张得手心出汗。

这是她长大后第一次跟乔玄硕待在这么小的空间里半小时,连呼吸都不敢用力,深怕泄露了自己的心思。

车子在一栋军区楼门前停下来,白若熙蹙眉,连忙拉开安全带,推门下车。

面前这栋楼正是关住她母亲的牢区。

因为事件重大,没有开庭之前,除了律师,其他人都不允许见面。

方法用尽,她也没有见到过她妈妈。

白若熙惊愕地看向另一头下车的乔玄硕,只见他走到边上,拿出手机打电话。

两分钟后,一名全副武装的士兵开门出来,对着乔玄硕肃立行礼。

白若熙看呆了。

在她认为威严不可侵犯的权力前面,乔玄硕手里却那么的轻而易举,只是一个电话的小事。

这一刻,那颗仰慕的心再次沸腾。

她唯唯诺诺地跟着乔玄硕,一路通畅无阻的经过了几道铁门,来到会见厅。

当白若熙走进房间的那一刻,便看到她的母亲早已在房间等着他们了。

沧桑的容颜依然遮盖不住优雅的气质,她眼神无光,笑容却那么的慈爱。

“妈……”白若熙忍着泪,冲过去一把抱住安晓。

安晓眼眶湿润了,哽咽着语气呢喃:“若熙,你是怎么进来的?”

白若熙眨眨眼,把泪往肚子里吞,连忙推开她母亲,她来不是叙旧的,“妈妈,是三哥带我进来的。”

安晓低头偷偷抹掉眼角的泪,挤着微笑抬头看向门口。

乔玄硕缓缓走进来,目光温和,语气也一改以往的高冷,变得温柔:“妈,还好吧?”

安晓浅笑:“挺好的,这里的人都很照顾我,我在这里过得像个太后了,吃饱睡,什么都不用干。”

白若熙一怔,很是惊愕。

她回头看看乔玄硕,只见男人的态度跟对待她是截然不同。

“坐下来谈谈吧。”乔玄硕做出请的动作,很是尊敬。

白若熙心里暖暖的,虽然这个男人讨厌她,但至少还是尊重她妈妈的,也不枉她妈妈这二十几年来把所有的母爱都给了他们三兄弟。

安晓坐到她们对面,白若熙跟乔玄硕并肩而坐。

虽然很伤怀,但安晓的脸上都尽量保持开朗的微笑,缓缓道:“玄硕啊,你不要给妈妈什么特权了,这样影响不好。”

白若熙一脸迷茫。

乔玄硕苦涩浅笑:“这不算什么特权。”

“连那些警卫见到我都点头哈腰的,我哪是来坐牢的?分明来享福,害得其他犯人都把我当成阎王似的,怕得很。”

乔玄硕抿唇,垂了垂眸没有作声。

白若熙连忙握住安晓的手,“妈,先别说这些,你把案发经过告诉三哥吧,还有你……”

“他上次来看我不是已经……”安晓蒙了。

“咳咳!”

乔玄硕被呛得握拳轻轻咳嗽两声,打断了安晓的话。

白若熙疑惑地看向乔玄硕。

她千辛万苦哀求他,原来他只是把她当猴耍?不是说不会管吗?为什么要给她下套?

“妈,你把案发经过说说吧!”乔玄硕淡淡的语气显得没有底气。

安晓觉得乔玄硕很奇怪,但还是不厌其烦地再一次讲述两周前发生的事情。

“那天……”

“那天你二婶约我去美容院,我想你以后跟尹蕊结婚了,她就是我小儿媳,想多相处相处,所以我也把她叫上,我们三个人去美容院,我们在外面吃午饭,购物,下午三点左右,尹蕊说想学做蛋糕,刚好你二婶是烘焙高手,我们就一起到北苑做蛋糕了。”

“那天你二叔和她的儿女都不在家,家里两个佣人也在天台清洗泳池,我们做好蛋糕,还坐在一起吃下午茶,靠近傍晚的时候,尹蕊先行离开的,紧接着我也回南苑了……可没有想到一个小时不到,我就听到救护车和警车的鸣响,第二天警察就来逮捕我。”

白若熙一脸愁眉,“监控呢?厨房有监控的……”

“警察说刚好那天乔家的监控系统全部崩了,而且我外套和手机忘记拿回家。”

“插在二婶心脏的水果刀为什么有妈妈的指纹?”

安晓摇头,叹息道:“哎,这真的很冤枉,我当天负责切水果,刀子上面当然有我的指纹。”

白若熙捂脸,焦虑不安地撑在桌面上,她现在很恨自己不够聪明,心越急就思绪就越乱。

乔玄硕缓缓地喷出一句:“更重要的是二婶的指甲缝里夹着你的头发,DNA结果已确认。”

安晓点头,很是平静:“这是存心陷害,我被冤枉没有关系,可怜你二婶那么年轻就这样没了,这丧心病狂的杀人凶手一定会遭报应的。”

“尹蕊可以帮妈妈作证吗?”白若熙诺诺的看向乔玄硕,眼神是征求的光芒。

“为什么要问我?”乔玄硕眉头轻轻皱起,脸色沉了。

白若熙被男人冰冷的气场压得不敢出声,心里嘀咕:因为尹蕊是你的未婚妻。

安晓打破了这结冰的氛围,“没用的,尹蕊比我先离开,我可以证明她不在场,但她没有办法证明我没有杀人。”

白若熙深呼吸一口气,缓缓闭上眼睛,脑袋过一遍她妈妈刚刚说的话,突然一惊,开心得双手拍上桌子:“妈妈,我找到突破口了……”

安晓倒是被她拍桌子的兴奋劲吓一跳,捂着心脏,错愕地看着她。

乔玄硕黑眸闪过一抹期待的光芒看着她。

“佣人,当天两个佣人在天台洗泳池对吧?”

“嗯嗯。”安晓点头。

白若熙激动不已,目光闪烁着希望的曙光:“其实两个佣人洗泳池是很平常的事情,但我在乔家住了十几年,我印象中的二婶是最讨厌佣人围堆了,她说边聊天边干活的会影响效率和质量,泳池本来就不难洗,二婶不可能让两个一起去的。”

安晓并不知道她妯娌有这种性子。

乔玄硕深邃下闪过欣赏的光芒,嘴角轻轻上扬,勾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白若熙认真地继续分析:“我们可以查一下两个佣人那天为什么这么反常要一起干活,而且二婶还在家,难道她们不怕被骂?”

安晓和乔玄硕都沉默着。

白若熙显得有些心慌,深怕自己说了些废话,不确定地看看母亲,再看看乔玄硕。

顿了片刻,乔玄硕站起来:“妈,我们先回去,下次过来就接你回家。”

安晓心里甜甜的,很是安心地点点头:“好。”

白若熙还没有反应过来,男人突然握住她的手掌,“走吧。”

暖暖的温度,粗糙而结实的触感,像电流一样从她的手心震撼到四肢百骸,心瞬间溶了。

脑袋一片空白,连再见都忘记跟母亲说,被拖着快步离开房间。

深怕走慢了,这只大手会松开她,她小跑地加快速度跟上他,感觉心脏跳得要爆炸。

走到第二道铁门,他便放开了她的手,一阵失落瞬间充斥在白若熙的心头,看来只是做戏给她母亲看而已。


本小说已出全文,继续阅读请点击《天上掉下小甜妻》获取更多内容吧!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如想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小说 回复《天上掉下小甜妻》(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uperqq.com/?id=14562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