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恨过也爱过》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我曾恨过也爱过完整版全文阅读

我曾恨过也爱过》小说完整版内容已上线【小牛小说】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小牛小说】,关注后回复本小说名字(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便可阅读全书章节。

我曾恨过也爱过》简介:她之前从没有觉得人生会如此的狗血。 母亲葬礼上,父亲带着自己的闺蜜出现在现场。她拿到遗产的时候,差点被两个人抢走不说。为了这些钱,自己的父亲和闺蜜,还想将自己送去监狱。 一时间她失去了亲情和友情。 “不管是母亲的遗产,还是公司,我通通都会拿回来的!”她捏着拳头,这样对自己说的时候,那个男人像是天神一般的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0-temp-201805-21-1526869047695.jpg

009 给你开了精神病证明
我缓缓收回视线。

车子启动,他的身影往后退,我又忍不住去看他。

他已经转身上了车,我们的方向是相反的,转眼间他的车便消失在拐角。

不知怎么,我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

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我看向副驾驶座上的青年,笑着问道:“我该怎么称呼你?”

青年正襟危坐,道:“我叫周宁,叫我阿宁就好。”

他肌肤偏小麦色,面目也有些严峻,有种不苟言笑的意味。

我暗暗琢磨着,他姓周,周勋又叫他阿宁,语气很是亲昵,想来他在周勋身边的地位肯定不低。

周勋竟然派这样一个亲信跟着我,我自然得好好打交道。

我又微笑着道:“你多大呀,我今年二十二。”

周宁道:“二十五。”

比我大三岁,我道:“那我叫你阿宁哥吧。”

周宁点头。

我们并没有过多交谈,他是个沉默寡言的人,而我也怕说错话,最后便也缄默起来。

半小时后后,我回家拿了行李。

可能是早上的事,给了佣人一个警告,他们对我还算客气。

我也不甚在意,反正等我拿回这座宅子,肯定不会再留着这些人。

之后周宁便送我去机场。

我取了登机牌,十分感激地对周宁道:“我要过安检了,今天多谢你。”

周宁点点头,并不多言。

我想了想,道:“劳烦转告周叔叔,我很感激他的帮忙,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他。”

周宁这次多说了几个字,道:“苏姑娘,我看你还是自己和三爷说吧。”

原来他叫周勋三爷。

我笑了下,应了好。

他说得不错,我确实应该亲口和周勋说,叫人转达,总归不够诚意。

之后我便过了安检,周宁也离开了机场。

离登机还有一个小时,我坐在候机室里,用手机打开学校官网,查看我们学院的一些临床医药文献。

中途接到同寝室好友刘珺瑶的电话。

我们这一届医学院女生就只有我一个,寝室没住满,珺瑶却是女生最多的艺术学院,因为寝室不够,这才被安排在一起。

大学四年,除了上课,我们几乎形影不离,她算是我最要好的朋友。

珺瑶甜美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带着浓浓的急切:“念念,你怎么退学了?!”

我听得一愣。

退学?

我正要赶回去把论文写完交给唐老师,怎么会退学呢?

珺瑶可能是见我不说话,更加焦急,道:“是不是你妈的事还没处理好?可你也不用退学啊!”

我妈出事,除了唐老师,我就只告诉了珺瑶。

但我并没有说我妈是跳楼自杀,主要是不想让她担心。

我有些迷茫,道:“我正准备回学校……我根本不知道退学的事啊!”

珺瑶狐疑道:“这就奇怪了,我刚刚听宿管老师说,你退学了,要安排新人住我们寝室……学校怎么会无缘无故地让你退学?你赶紧找你们老师问问……”

我连忙给唐老师电话。

唐老师似乎很诧异,道:“念念,你没事?”

我愣了愣,难道她以为我出事了?

但我也顾不得多想,急声问道:“唐老师,我听说我被退学了……您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唐老师道:“你爸派人来学校,说你因为你妈妈的死而受了刺激,精神崩溃……他给你开了精神病证明,来学校办理了退学手续……”她语气很困惑,道,“念念,你真的没事吗?”

我捏着手机,只觉得晴天霹雳!

苏石岩竟然给我开精神病证明,让我退学!

这一招釜底抽薪,的确是毒辣。

他和龚珊这样做有什么目的?

估计还是为了财产吧。

毕竟我一旦成了精神病,苏石岩就是我唯一的监护人,能动用我所有的东西,而外公的遗嘱,也会变成一张废纸,到时候苏石岩就能继续霸占外公的产业……

我一时竟有些不敢置信。

苏石岩可是我的亲生父亲!

为了钱财,他竟然不惜伪造我是精神病人,彻底断掉我的前程。

帝都大学有多难考,医学院有多难进,当年我伏案疾书,付出多少心血才考上,如今却被他硬生生地毁掉了。

唐老师道:“这个事我也觉得蹊跷,当时还想联系你核实情况,可校领导一锤定音,据说是上面有人打过招呼……”

她并没有多说,大约也不太方便透露更多。

我却听明白了她的意思。

也就是说,苏石岩找了厉害人物,直接越过唐老师跟校领导交涉,让唐老师没法替我讲话。

到底是在谁帮苏石岩?

我想到之前周勋说的,沈家给苏石岩做了担保,苏石岩才能够顺利出来。

这次估计也是沈家做的吧。

我不认识沈家人,想要跟他们理论都没办法,虽然我很想问问他们,为什么要帮苏石岩这种人面兽心的东西。

而眼下最要紧的是,接下来我该怎么办。

没想到苏石岩和龚珊竟然能想到如此歹毒的手段。

我现在就是回学校,学校肯定也不会再接纳我。

最后我都不知道怎么和唐老师说的,只觉得脑袋发晕,压根说不出话来。

挂了电话,我木然地起身往回走。

候机室里热闹非凡,有情侣亲亲热热地从我身侧走过,有小孩绕着我的行李箱奔跑,我却只感到浑身发冷,如坠冰窖。

但我很清楚,此刻我绝对不能认输。

苏石岩和龚珊还没有得到报应,我怎么能就此被打倒呢。

我要振作起来,找到解决的办法。

否则苏石岩和龚珊只会更逍遥。

我飞快地打车,去了城东的芙蓉苑。

我妈在生前购置了几处公寓,用来出租的,芙蓉苑是新楼盘,年前才装修好,我妈想多晾晒半年再出租,便空置到了现在。

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落脚点。

放了行李,我便开始思索对策。

如果苏石岩强制将我送去精神病院,那一切都完了。

可我也不能因此逃跑。

躲躲藏藏毕竟不是办法,我的退缩只会让苏石岩和龚珊更得寸进尺。

只是……此时此刻我才发现,我竟然不知道向谁求助。

我只能想到周勋。

可今天早上他才帮过我,我怎么能再次麻烦他?

我深深吸了口气,也不知道苏石岩和龚珊出狱没有。

等他们出来,我是不是直接去找他们对峙?

但……很有可能,他们也在等着我自投罗网……

我坐在沙发上,陷入了沉思。

等我再次回神时,发现肚子早就饿扁了,而窗外暮色四合,已是华灯初上。

我走到窗户边,朝外望去。

花临的晚上还是很热闹的,霓虹闪烁,楼底下的街道上摆满了夜宵摊,许多人喝着酒聊着人生,很是欢快。

别人的生活如此的丰富多姿。

而我却被自己的亲生父亲逼到走投无路。

我疲惫地揉了揉额头,正想下楼找点吃的。

哪知道刚放起身,就听见有人在开锁。

我皱眉,难道是小偷在撬门?

可芙蓉苑这个小区只有刷卡才能上楼,平常还是很安全的……

我正犹豫着要不要给物业电话,门就被破开了。

为首的居然是龚珊。

这么快她就出狱了!

她身后带着十来个人高马大的保镖,气势汹汹地冲进来。

s.jpg

010 周先生忙得很
我戒备地盯住她。

龚珊双手抱胸,得意地挑眉,道:“苏念君,没想到吧,才过一天,我们就见面了。”

我没说话。

龚珊冷笑:“贱人,你把我妈和我弟弄进监狱,我要你生不如死!”

我道:“是他们先动手的,那是你们罪有应得。”

龚珊呸了一声,恶狠狠道:“你算什么东西,就是把你打死了,也是你活该!小瑞的主意不错,就该把你送去做妓女,看你以后还怎么在我面前充当大小姐!”

我不想和她逞口舌之争,她恨我入骨,我对她也只有仇恨,争来争去也只是增加彼此的恶感。

但我不能不提防她。

她突然出现在这里,显然不可能仅仅是来炫耀一番。

再看看她身后那群虎视眈眈的保镖,我就更警惕了。

我暗暗思索,如果她对我动手,我该怎么应对。

就算我学过散打,要对付这么多保镖,也还是有些困难。

龚珊脸上突然扬起笑,睨着我,道:“你看着吧,我妈和我弟肯定没事。倒是你,马上要倒霉了呢……”

她故意拖长尾音,一脸的挑衅。

我皱了皱眉。

她笑眯眯道:“听说你今天打算回帝都的,怎么没走?”

我盯着她,没作声。

她斜着眼角看我,嘻嘻笑道:“哦,对了,你有精神病,被退学了。”

这副嘴脸要多丑陋有多丑陋。

苏石岩做事从来都是简单粗暴的手段,不太可能想得到用精神病逼迫我退学,肯定都是她的主意。

龚珊冷哼一声,道:“高中同学都看不起我,尤其在你考上帝都大学后,他们都在背地里骂我。现在我就想让他们看看,一个精神病人,还读什么大学,赶紧被关去精神病院才是!”

她表情突然变得扭曲。

我心里生出一丝不安。

她心肠向来狠毒,大晚上找到我,明显是要对我下手……

我眯起眼,道:“你想做什么?”

龚珊嘴角依旧勾着笑,只是那笑怎么看都带着恶毒:“你害我和石头哥哥被关押,害我妈和我弟进监狱,我要让你尝尝同样的滋味!”

我道:“你这是恶人先告状,你可别忘了,是你插足我爸妈的婚姻,逼迫我妈跳楼。说到底,是你自己造的孽……”

龚珊狰狞着脸,恶狠狠地打断我:“闭嘴!谁叫你妈一直拖着不离婚,石头哥哥早就不爱她了,她死皮赖脸缠着不放,死了活该!”

我用力捏紧拳头。

她还在叫嚣:“她是自己跳楼的,关我什么事!不过她死得好,也免得我天天诅咒她!”

我不由自主地往前几步,停在她跟前,冷冷地道:“你再说一遍?”

龚珊笑得好不猖狂:“我有什么不敢说的,你妈就是个老不死的,她自杀死了,我不知道多痛快!”

我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往脑袋里涌。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恶毒的人。

我妈都不在了,却依旧被她如此仇视。

可我妈生前并没有亏待过她。

她也不怕遭报应!

我忍无可忍,抬起手,一巴掌煽过去:“你怎么不去死!”

龚珊大约是没料到我会动手,来不及躲闪,被我结结实实地打在脸上。

她捂着脸,冷冷盯住我,那眼神就像在看一个死人。

我毫不示弱地回瞪她。

只不过我心里在打鼓,她带了这么多保镖,如果她动怒,吃亏的还是我。

我刚刚……不该冲动的。

可她口口声声都在咒骂我妈,我想谁遇到这种情况,都没法容忍吧。

龚珊果然吩咐保镖道:“把她绑起来!”

我有点焦急,暗中拨了物业的电话。

但我也没报什么希望,现在已经是晚上,物业只有值班的,不知道能不能引起他们的重视。

保镖听见命令,全部围上来。

我一步步往后退。

虽说我身手还算不错,可要对付十来个大汉,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我也顾不得多想,直接往门口跑去。

可惜那几个保镖似乎早就察觉到了我的想法,把门堵住了。

我暗暗思索着对策,一边和他们交手。

毕竟是专业保镖,个个都很厉害,很快我就被制伏在地上。

我很清楚,自己得赶紧想办法逃脱才行,否则龚珊肯定不会放过我。

偏偏我家在二十六楼,想跳窗都没办法。

龚珊走过来,一脚踢在我腿上,居高临下地盯着我,嘲讽道:“你跑啊!我看你能跑到哪里去!”

我痛得直打哆嗦,咬着牙龈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龚珊大笑:“当然是要你死!”

我瞪大眼睛,难道她真的要赶尽杀绝?

以她阴毒的性子,就这么不管不顾地杀了我,也不是不可能。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道:“我知道你在开玩笑,我怎么说都是苏石岩的女儿,你难道愿意让大家指着苏石岩的鼻子骂他杀妻害女?而且我外公也有不少亲信,要是知道你把我害死了,他们肯定会跟苏石岩打官司,到时候你跟苏石岩都别想得到我外公的家产!”

听我提起财产,龚珊果真迟疑了一下。

但随即她就轻蔑地冲我笑了一声:“石头哥哥早就把你外公那些狗腿子给踢出公司了,有几个还进了监狱,你以为我会害怕?”

我的心不由得往下沉。

原来苏石岩早就对我外公的亲信下手了,难怪他会肆无忌惮地鲸吞我外公的产业,还敢伪造我是精神病人。

可笑的是,我还在幻想着报仇雪恨,夺回外公的东西。

就像我在考上帝都大学后,一心投入到学业里,很少顾及家里的情况。

因为我总想着,我妈就算是为了我,也会慢慢振作起来。

可事实却是,我妈被逼到了绝境,跳楼自杀。

对我来说,一切都措手不及。

但仔细回想,这些都是有征兆的,比如我妈在自杀前的几个月,不再歇斯底里,反而很平静地关心我的生活,那时候我以为她是想通了,实际上呢,她只是做好了永远离开的准备……

是我太过天真,才会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以为所有的事都来得及,以为自己足够强大。

我静静地望着龚珊。

她恨我,肯定早就想对我下毒手。

我脑袋飞快地转动,道:“你别忘了,我背后还有周叔叔……你敢动我试试,他一定不会放过你。”

提到周勋,龚珊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她像是嫉妒,又像是恐惧,咬牙切齿道:“周先生忙得很,哪有时间和精力来管你,你少给自己脸上贴金!”

我道:“他之前有多维护我,你是亲眼见过的,你真的不怕他生气吗?”

龚珊眯起眼睛,似乎有所忌惮。

但没多久,她便勾起嘴角,道:“周先生回帝都了,等他回来,黄花菜都凉了,到时候无凭无据的,他能把我怎么样。”

我一怔。

原来周勋今天也回帝都吗?

可早上分别时,他并没有透露他的行踪,更没有提出同行。


本小说已出全文,继续阅读请点击《我曾恨过也爱过》获取更多内容吧!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如想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小说 回复《我曾恨过也爱过》(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uperqq.com/?id=14185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