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外人家》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关外人家》小说完整版内容已上线【小牛小说】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小牛小说】,关注后回复本小说名字(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便可阅读全书章节。

关外人家》简介:穿到关外小农户。广袤良田上千倾,不是咱的;大宅深院美园林,都别人的。还好还好,咱有农家小院热坑头。还有两个青葱年少小帅哥,就等着咱这童养媳成年后二选一。啥?极品亲戚又闹腾?去去去,咱忙着发家致富还嫌时间少呢!你们再敢冲着咱家乱伸手,小心一个两个的,通通剁掉你们的狗爪子。

0-temp-201805-21-1526868978169.jpg

第六章 偷听
  带哄带逗,许文岚终于弄清楚了。

  大清还是大清,从关外发家,满人成了天下之主。现在是嘉庆帝在做皇帝,乾隆爷刚归西,之前受太上皇恩宠有加的大臣和绅,就电视里狡猾的胖子,刚刚被抄了家,满世界里都在传“倒了和绅,肥了嘉庆”这话。

  而她现在所在之地,是东北,说得更详细点,是黑龙江,一个叫黑水的,她之前连听都没听过的小县子上的一个叫靠山屯的小村落。

  不过,到底还是有些不同了。

  别的,两个孩子也说得不明白,但至少在这个世界里满人受汉化更重些,入关后没强制汉民剃头,所以汉人的衣冠大多还是明末的造型。

  至少不用天天看半秃的脑袋和一根猪辫子了——许文岚想想,还是忍不住又叹了一声。

  已经一连笑了许文岚好几声“傻子”的白胜武耐不住性子了,翻翻白眼,又骂了声“傻子”,一扭身,跑了出去。

  没过多久,就又跑回来,指着许文岚,哈哈两声:“你完了!我奶说家里不白养人,要送你走呢!”

  面色一变,许文岚咬了咬嘴唇,心情立刻沉重起来。

  “我、我不会白吃白住的……”

  她没想着在白家白吃白住占便宜,只是初来贵境,人地两疏,她一时也不知道往哪去,如果可以,她还是很想能留在白家,就冲着白婶子她也想留下。

  “你别担心……”白胜文迟疑了下,轻轻拍了拍许文岚的手以示安慰。

  白胜武却一掀眉毛,过来拖许文岚,“我带你去听!”

  “二——胜武……”及时改了口,白胜文看看许文岚分明是想去的神情,也不再说什么,只是又特意翻出来一件衣服套在许文岚身上,又把自己的帽子戴在许文岚头上,这才牵了许文岚的手出去。

  白家二老住的是正房,许文岚都不用细分是哪间屋,一看窗台下猫着两人的那肯定就是在偷听了。

  “让让、让让……”白胜武小声说着话,屁股一挤,挤出个地方。

  许文岚倒有些不好意思,看看那两个偷听的,一个恍惚记得,正是昨天老家老三的女儿。另一个也是女孩,只是更瘦更小也更黑些,头发薄,黄焦焦的,不像老三家的女儿是梳了两个小髻,而是和白家两兄弟一样,是小鬏鬏。一身衣服也明显是大人衣服改小,还满是补丁。

  “挤啥挤?”老三家的女儿,那个带弟手一伸,拧了白胜武一把。

  白胜武一张嘴就要叫,却被带弟一把捂住了嘴,顺手又掐了把。

  白胜文也不帮着弟弟,指了指带弟,小声道:“我姐……”又指着那个更小的,“这是草儿妹妹,二叔家的。”

  白草儿怯生生地笑了下,一张嘴哈出一团白气,就低下头不吭声了。

  带弟却是拿眼睛剜了眼许文岚,嘴上骂的却是白胜文,“要你多嘴?”

  咧嘴一笑,白胜文不说话,白胜武却是一挣身摆脱了带弟,跳着脚叫起来:“疯婆子!你个疯婆子……”

  “你骂谁呢?”带弟气急,跳起身追过去,哪还记得要藏起来的事。

  “带弟,你嚷嚷啥呢?别欺负弟弟,小心你大娘骂人……”屋里头传出一声嚷嚷。

  许文岚紧张得屏住呼吸,生怕里头的人知道她也在偷听。

  “大嫂,我觉得咱娘说得没错啊!家里多个人,可不是多了双筷子那么简单的事!先不说这半大孩子得多能吃,咱家口粮可是按人存的,那都是有数的。”

  白老三的媳妇和她男人一样生了张利嘴,道理那是张嘴就来,“就说这收留个孩子,你一年四季得给她做衣裳吧!整天跑来跑去的那鞋得费个几双吧?再有,这不是自己个亲生的吧,不好管教啊!你说轻了不当用,说重了吧人家还当你虐待孩子呢!”

  说到这,她不知为什么又笑了笑,“大嫂是没这感受,我可是太知道了。要我说啊,这孩子就该送去县上那个善堂!咱家救了她一命就已经够好了,还能管她一辈子啊!”

  “你说啥呢?”朱氏明显是气坏了,“你是想和我掰扯慧儿的事是吧?你要是想掰扯咱现在就掰扯……”

  “大嫂,你这是说啥呢?我啥时候那么说了?”

  “没那么说就好,今个儿我和爹娘说文岚的事,你和老三都别出声,这事儿啊,和你们没关系!”

  朱氏直接翻了脸,厉声道:“把那么个小姑娘往善堂里头送,你们是咋想的?谁不知道县上那善堂里的婆子是个黑心鬼啊!早年不是没传出过她把小姑娘卖去窑子里的事吧?!你们这是想把那闺女往火坑里推呀!”

  “咋说话呢?”一个老气的声音截住朱氏的话头,“老大媳妇,你这说话可够冲的啊!谁要把孩子往火坑里推了?这不是在商量着呢嘛,老三和老三媳妇也才是刚张嘴,你就翻了——还让不让人说话啊!”

  朱氏的声音一窒,半晌没说话。

  倒是白应魁陪着笑道:“娘,大宝他娘不是那个意思——您看,一个小姑娘家家的,如今啥都记不起来了,咱总不能就那么把人往外头推啊!爹,咱屯里谁不知道您是最心善的,您看,这大冷的天,您要是不收留这孩子,她可真就没法活命了……”

  一声低咳,白老汉的声音里透着犹豫,“老大,你昨个下半晌不是说送那闺女回家了吗?怎么又带回来了?刚我恍惚听着,怎么又说不是那儿的……”

  “对,爹,就不是马场的人!”朱氏急着接了话茬,又推了白应魁一把。

  可白应魁是个实在人,心里有点啥事都摆在脸上了,白老三就乐了,“我看不是那回事吧?大嫂,那小姑娘说是京里来的,好像马场那就有京里发配来的钦犯呢!”

  心头一跳,外头的许文岚揪住了衣襟,只觉得慌。

  昨天那事,她记得清清的,难道原身真是什么钦犯家的女儿?会不会有人来抓也去砍头?!

  正在紧张,忽觉冰冷的手上一热,却是白胜文抓住了她的手。

  看她抬头,就冲着她一笑,明亮的眼眸满是暖意。

  目光相对,许文岚心里忽然就定了几分。

  白婶子一定不会不要她的——她,想留在这个家里。

  果然,白老三才说完,朱氏就嚷起来:“你乱说个啥?你哪只眼看见文岚是钦犯了?不知道就别瞎咧咧——爹,要是她真是钦犯,当时马场的将军不就当场抓她了?还能让大宝他爹带人回来?”

0-temp-201805-21-1526868988738.jpg

第七章 我养她作儿媳妇
  听朱氏这么说,白老三呵呵两声,却不说话。

  朱氏白了他一眼,没和他分辨,只是盯着白老汉道:“爹,退一万步说,就算这孩子真和那些钦犯有关系,可人家那将军分明就是放了一马,那之后更不会再来揪着这事不放了不是吗?”

  哼了两声,朱氏又道:“再说了,就算是钦犯,那身份也不是咱们平头老百姓可比的。爹您是没见着那孩子,那长相,那作派,一看就是千金大小姐,您说说,这要是咱家有个这样的孩子……”

  眼珠一转,她抬头看向老太太,“娘,您说要是小姑子跟着学学人富贵人家的作派,以后找亲事那亲家不得高看咱小姑子一眼啊!远的不说,就说娘您……”

  “我怎么了?”老太太眼皮一掀,有些不快地盯了眼朱氏。

  朱氏一笑,也没再说下去,只是道:“我是真心为小姑子着想……”

  老太太哼了声,不吭声,可是看那眼珠子直打转,分明就是在心里头盘算着。

  白老三媳妇眼皮一翻,瞥了眼朱氏,小声哼哼:“嫂子可真会说话……”

  谁都知道这位老太太早年在省城官宦人家里当过丫头,现在教训儿媳妇还经常张嘴就来“大户人家的规矩”这样的话。

  这会朱氏说那些话,分明就是暗指老太太的事嘛。

  不过,白老三媳妇也不觉得这是不恭敬。

  再怎么说,老太太可不是他们正经婆婆,当年老太太从府里出来时年纪大了,没结过婚的小伙子找不到合适的,才会嫁给早就有了三个儿子的白老汉当了继室。

  虽说白老汉因为她是个黄花大闺女,又敬她曾在大户人家做过事是个能拿得起事的,一直让老太太当家作主,可说到底,又不是亲生的,大面上过得去就成,谁还真把她当亲娘一样看啊!?

  就算是他们这些前头留下来的儿子、儿媳真把她当亲娘供着,人家可也不会把他们当亲生的疼着,要疼,也疼自己后生的老四兄弟和那个捧在手心里长大的老闺女不是?

  妯娌两个眉来眼去,暗打锋机,那头老太太也是想了又想,“就算是收留了,终究也不过是替别人家养的——何苦……”

  “就是,那以后要出嫁,咱家还得搭上一笔嫁妆呢!”白老三媳妇张嘴就来,又笑道:“我看这事还得叫上二哥两口子,这嫁妆钱可是公里出,不问全了那怎么行呢?”

  说得好像立刻就要出钱了似的。

  朱氏又气又恼,一着急冲口就道:“这孩子,我养她作儿媳妇……”

  一句话说出来,她自己愣了下,就越想越对路,“对!文岚做我的儿媳妇,也不用公里出什么嫁妆了!这样总可以了吧?”

  又转向白老汉,“爹,您不是一直想让小叔还有胜文他们考科举吗?您不是说咱老白家祖上也是出过官的书香人家嘛?您看,现在咱也有个官宦人家的小姐做媳妇,可不正衬了咱老白家的身份吗?”

  在外头偷听的许文岚早就听得张嘴结舌,脑子都有些蒙了。

  什么儿媳妇?难道是传说中的童养媳?额的娘啊!这算是什么事啊?

  屋里头白老汉却是真的动了心,“那小姑娘真有你说的那么好?真是大家闺秀?要不,还是让你娘先看看吧?要是真好,就定给老四……”

  听白老汉这么说,朱氏打从心里不乐意,可才要张嘴,她又把话缩了回去,“只怕娘不肯呢!到底是败了家……”

  朱氏这么一说,老太太立刻说话了,“可不是,说什么官宦人家啊!这都成钦犯了——老头子,你可别糊涂,咱们家应天那可是要考状元的,中了举连公主娘娘都娶得——你不见戏文上都写着呢嘛!”

  越说越得意,老太太直接就哼道:“应文啊可不能这么随随便便就定了亲,误了他的好前程……”

  这话说的,还真像是要娶公主了。

  朱氏垂下头,嘴角微翘,眼一扫,看到老三媳妇也是低着头偷笑。

  可白老汉却是真当回事了,“你说得也有道理,到底是获了罪的——老大媳妇,你要是真有那个心思,就按你说的办吧!反正养个人也不能把咱白家拖累到穷了……”

  说到这,他盯了眼老三媳妇,“咱家存的粮食够咱这一大家子吃的,谁都饿不着!”

  白老三媳妇暗暗撇了撇嘴角,却没敢出声。

  “你是想把她许给你家老大?还是老二啊?”

  突然被问这个,朱氏有点蒙。

  说什么童养媳,她也是临时想到的,哪想到要给哪个?

  “这个,也不定是哪个,反正大家一起长大,她想嫁哪个就嫁哪个——我这两儿子,随她挑!也不算委屈了这闺女……”

  “也中——”白老汉点头,抬起手里的烟袋锅在烟笸筐边上磕了磕。

  一边的白应魁立刻上手帮他装新的烟丝。

  话说到这,就算是一句话定下了事,朱氏喜得压不下笑。

  外头的许文岚却是神情恍惚,站起身时差点就跌倒了,还是白胜文扶了她一把。

  刚才还觉得小帅哥好暖心呢!这会却是觉得这熊孩子看她的眼神是不是有点古怪?

  看什么看?姐可不是那种人!

  前世也二十好几快奔三了,人送外号“财务科圣女姐”,是曾和朋友开玩笑,说以后勾个小鲜肉谈情说爱,可那只是说说好吧,她真的没有对祖国花朵下手的贼胆啊!

  回到屋里,许文岚仍是回不过神来。

  白胜文站在旁边看着她,似乎是想说什么,却又把话咽了回去。

  从外头跑进来的白胜武却是不管那个,一进屋,抹着鼻涕就问:“哥,啥是童养媳啊?能吃不?要不能吃我可不想要!”

  白胜文一个没拉住,白胜武就已经把话说完了,他眼看着原本一直低头不说话的许文岚抬起头来,立刻一巴掌拍在白胜武脑袋上,“让你瞎说!”

  他怕许文岚生气,可许文岚盯着白胜武,看着他一吸溜,半条鼻涕虫就不见了,真心想哭出来啦!

  这样梳着哪吒头的熊孩子,姐也不想要好吧!

  欲哭无泪时,朱氏进了屋,看到坐在炕沿上发呆的许文岚,立刻就急了,“这孩子,怎么不好好躺着啊?还没好呢!你起来干啥?”


本小说已出全文,继续阅读请点击《关外人家》获取更多内容吧!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如想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小说 回复v《关外人家》(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uperqq.com/?id=13451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