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穿越小说《神偷王妃》全章节无删减免费在线阅读

神偷王妃》小说完整版内容已上线【小牛小说】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小牛小说】,关注后回复本小说名字(包括标点符号),便可阅读全书章节。

神偷王妃》简介:神偷门女弟子凌轻衣阴差阳错的成为了王妃,本以为可以继承师门却不知自己深深的爱上了楚慕寒。是继承师门?还是做三王府的王妃!凌轻衣的命运到底该何去何从......

0-temp-201808-07-1533610434251.jpg

第5章黑白无常
一夜无眠,凌轻衣惴惴不安的出了晴月楼。

看着身上的宫装,脑子里面还不断回想这碧儿一早上的各种叮嘱。凌轻衣既紧张又有些……兴奋。

她此行可是皇宫啊,那可是天下珍宝的汇集地……

“拜见王爷。”一旁的行礼声打断了凌轻衣的思绪,她转过身,在看到楚慕寒的那一刻,又不由得有些呆愣。

虽然她昨日已经被楚慕寒的容貌惊艳过了,可是今日的他,一身黑色长袍,上面绣着隐隐约约的祥纹,配上眉宇之间的傲气和周身的气质,更多了几分威严和孤傲,一双眼睛,染着三分玩味,七分笑意,又仿佛带上了魔力,能够引人坠入其中,难以脱身。

一众下人看着凌轻衣怔愣的样子,却明显已经见怪不怪了。若是有女子见了他们王爷不是这样子,反而才让他们觉得奇怪。

“王妃是打算这么一直看着本王吗?”楚慕寒有些玩味的开口,打量着换了一身浅紫色宫装的凌轻衣,没想到细细打扮起来,他这位“王妃”倒还真算是个美人,尤其一双眼睛,格外引人注目。

“王爷,你长的真好看。”凌轻衣几乎是没过脑子的痴痴开口,说完,听到身后奴才们的笑声,才回过神来,脸色不由得有些发红。

“走吧。”楚慕寒淡淡开口,率先走上了马车。

不过嘴角却明显勾起一个弧度,不知道为何,听到这夸奖,他倒是觉得,十分受用。

车轮咿呀,一路上凌轻衣格外沉默,一张脸上,紧张和兴奋你方唱罢我登场,最后小脸仿佛揉成一团,差点没皱成个包子。而楚慕寒虽然一言不发,可却将一切尽收眼底。

“王爷,王妃,到了。”

车夫的声音打断了凌轻衣的思绪,“这么快就到了?”

掀开车帘,凌轻衣跳下马车,在落地的那一刻,才察觉到自己的行为不妥,有些紧张的转过头,却对上了一双含笑的眸子。

“王妃,您怎么能在王爷之前下车呢!”车夫惊讶的看着凌轻衣。

“呵呵,一时紧张,一时紧张。”凌轻衣尴尬的笑了笑,在车夫的注视下,又麻溜的爬回了马车。“王爷,您先请。”

看着凌轻衣,车夫惊讶的张大了嘴巴,王妃这是……又爬了回去?而且,真的是用爬的……

看着凌轻衣这举动,楚慕寒也不免觉得有些好笑,“王妃不必客气。”

迈步下了马车,身姿修长挺拔,看的凌轻衣暗自赞叹,果然,人长的好看,连下个马车都是好看的。

连忙跟着下了马车,凌轻衣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裙摆,看到楚慕寒看着自己,又仰着头,讨好的笑了笑,看起来还有一点儿心虚。

看着这神情,楚慕寒心跳突然漏了一拍,这样看起来,倒很是……可爱。

“三弟。”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楚慕辰看着宫门口的楚慕寒,迈步向他走去。

“见过三王爷。”太子妃林青若一身白衣,对着楚慕寒行了一个极标准的宫礼。

看到楚慕辰,楚慕寒眼底的笑意淡了几分,“怎么,太子这是要出宫?”

“本宫带着太子妃来拜见母后,现在正准备回去,三弟和弟妹昨日大婚,想必今日也是来拜见母后的吧。”楚慕辰一边开口,一边将打量的目光投向站在楚慕寒身边的凌轻衣,“这位就是南国公主?”

突然被点名的凌轻衣一愣,立刻轻轻点了点头,“是。”

反正她已经是骑虎难下了,索性就装下去吧。

“虽然是南国公主,不过既然已经嫁给了本宫的三弟,弟妹见到本宫,难道不应该行礼吗?”楚慕辰脸上虽然带着几分笑意,可是声音里面却透着几分轻慢。

安月斜,她怎么可能会是安月斜!

凌轻衣脸色一僵,想起昨晚自己偷听到的,立刻明白了,这太子和楚慕寒恐怕是对头。

轻扬起笑脸,凌轻衣对着楚慕辰开口,“见过太子殿下,是月斜一时疏忽,还望太子见谅。”

“呵,见到本宫疏忽,若是见到父皇母后也这般疏忽,恐怕就不好了,届时恐怕会以为是刻意怠慢呢!”楚慕辰冷声开口,目光里面的疑惑之色却越发浓重。

凌轻衣脸上的笑意一僵,看了一眼身旁的楚慕寒,发现对方只是浅笑,似乎并无开口的打算。只好又笑着开口:“多谢太子提点,刚才是月斜一时疏忽,行礼慢了一些,见到父皇和母后,自然是不会的。”

凌轻衣的话成功的让楚慕辰脸色一变,看着她的目光也沉下去了几分,见到父皇母后自然不会,听这话的意思,是瞧不上自己了?

可是凌轻衣看起来一脸真诚,加上又在宫门口,楚慕辰也不好发作。只是冷笑一声,接着说到:“虽然身在西辰,可是本宫对安公主的容貌和情况也有些耳闻,今日看起来,怎么……有些不像。”

凌轻衣心底一颤,这太子是真的耳闻,还是他知道些什么?

楚慕寒一直沉默的看着凌轻衣和楚慕辰,之前他曾猜测,他这位假王妃是不是太子的手笔,不过现在看起来,到有些不像。

轻笑一声,似乎还带着几分不耐烦,“传言不尽不实,太子还是少听些传言的好。”

“呵,三弟说的也是。”楚慕辰笑意不达眼底,又看了一眼凌轻衣,“本宫还有事情处理,就先告辞了。”

“嗯。”楚慕寒只是冷冷的应了一声,丝毫没有半分客气。

袖袍之中,拳头紧握,楚慕辰忍着怒火转身离开,楚慕寒,早晚有一天,你会为自己与本宫作对付出代价!

楚慕辰和林青若已经离开了,而楚慕寒却一直站在原地打量着凌轻衣,那目光让凌轻衣越发觉得心底发毛。

难道是刚才太子的话让楚慕寒生疑了?千万不要啊!

“呵呵,王爷,今天天气真好。”凌轻衣努力转移话题,说完,才发觉今天是阴天,而他们的头顶十分恰巧地顶着几朵大乌云。

“嗯。”楚慕寒轻应了一声,看着凌轻衣尴尬的神色,倒觉得有趣,“本王的确喜欢阴天。”

“呵呵,臣妾也喜欢。”凌轻衣笑着开口,她才不喜欢什么阴天呢,她喜欢的,只有夜晚,那才是她和宝贝们亲近的最佳时机。

见楚慕寒依旧不迈步,凌轻衣只好又硬着头皮缓和气氛开口:“王爷,你衣服颜色真很好看。”

不管怎么样,夸人总是没错的吧!

“嗯?”楚慕寒挑眉,“太子今天穿的也是黑色。”

凌轻衣看向楚慕辰离开的方向,果然,楚慕辰今日也穿了一身绣着蟒纹的黑袍。

目光又注意到楚慕辰身旁的林青若,凌轻衣嘴角突然抽了抽,“王爷,你觉不觉得,幸好今日我没有穿白衣。”

楚慕寒顺着凌轻衣的目光看去,有些不解,“为何?”

“这天阴沉沉的,黑白配,看起来好像像黑白无常啊……”

0-temp-201808-07-1533610437744.jpg

第6章奚落
能把西辰第二尊贵的太子夫妇比作雌雄双煞……

饶是楚慕寒见多识广,也觉得他这新“王妃”想法大胆且清奇,脑瓜子里不知道装了些什么东西。

他深深地看了凌轻衣一眼,直把她看得浑身不自在,才淡淡道。

“你的想法倒是有趣。”

凌轻衣扮起王妃有些上道了,自谦道:“都是父皇母后教得好,能博得王……夫君一笑,是妾身的荣幸。”

殊不知一句“夫君”,让楚慕寒眸色猛然一暗,负手朝着宫殿走了过去。

夫君……他自嘲地勾起了唇角。

自从撞破了那个秘密之后,他便再也不相信所谓的男女之爱。至亲至疏便是夫妻,同床共枕、同室操戈。

如果那件事情不曾发生……

楚慕寒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又是一片清明。

“跟上。”

凌轻衣一头雾水,不知道哪里又踩了这位王爷的雷点,撇了撇嘴,提起裙摆跟了上去。

大致确定了凌轻衣不是太子一方派来的人后,楚慕寒对她稍微放心了些,还特意叮嘱:“皇后一向不喜我,她若是说了什么你不爱听的——”

凌轻衣抢答。

“我就当做没听到,不会放在心上的!”

说完,她一脸求表扬地看着楚慕寒,眼睛亮晶晶的,就好像在说“看我说的多对,快夸我”!

楚慕寒不动声色地扯了扯嘴角。

不知为何,他偏偏不想如了凌轻衣的意,于是正色道。

“皇后是长辈,不管她说了什么,你都要认真听从,莫要忤逆。”

凌轻衣:“……哦,好。”

凤仪宫,皇后端坐凤榻上,穿着雍容富贵,一个宫女给她捏肩,一个宫女给她捶腿,还有太监站在一旁给她打扇子。

一副标准的剥削阶级派头。

凌轻衣艳羡得不行,不知道第多少次在心里面感慨,学会投胎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

可怜如她,没人伺候她也就算了,自己还得去伺候师父那个老不修的。

人比人,气死人!

“拜见皇后娘娘。”

凌轻衣和楚慕寒一起行了礼。

然而保持半蹲的姿势约有一刻钟,仍然没有听到皇后让她起身。

她偷偷抬眼瞄了下皇后,发现她全神贯注地盯着手里的茶盏,自始至终就像没看到二人一样。

耳边传来了衣袖摩擦的声音,在皇后没有发话的情况下,楚慕寒居然自己起身了。

勇士!凌轻衣在心里给他比了个大拇指。

昨晚,她拉着碧儿恶补了一番宫廷礼仪,楚慕寒的行为,绝对属于大不敬。

凌轻衣有些幸灾乐祸,一来就有热闹看,真好。

果然,皇后的脸色沉了下去。

凌轻衣在心里无声地吆喝:前排出售瓜子花生小板凳!面对无礼的庶子,皇后娘娘会如何惩戒他呢,让我们拭目以——

“三王妃!”皇后发难了,“你可知罪?”

凌轻衣一脸茫然地抬起头。

“啊?”

皇后您真的没有找错人吗?对您不敬的明明是我的那位便宜夫君好吗?

“还装傻?”皇后更怒了,狠狠地拍了下桌子,“新婚第一天,拖到现在才来拜见,你是没有把本宫放在眼里吗?”

凌轻衣也怒了。

迟到的又不只是她自己,楚慕寒不但迟到,还对皇后不敬,是他更过分,干嘛只挑她这个软柿子捏?

凌轻衣略一思索,有了主意。

刚好腿也蹲麻了,凌轻衣顺便起了身,拱手拜了拜。

“母后怕是误会儿臣了。”

皇后拧着眉,眼里都在冒火。

“谁准你起来了?”

凌轻衣无辜地眨了眨眼,理直气壮道。

“儿臣在故国时听说,西辰国的皇后娘娘最是仁爱宽厚、体恤臣下。方才儿臣腿都蹲麻了,母后慈悲为怀,定是于心不忍。儿臣不欲令母后难过,便自作主张。”

明捧暗贬,道德绑架。

她要是不让凌轻衣起身,不就说明她不是个仁厚的皇后吗?

王皇后一口老血鲠在喉。

凌轻衣继续不慌不忙道:“至于来迟一事,这也是为了母后好。母后贵为六宫之主,操持宫务,夙兴夜寐,已生华发,两鬓染霜。儿臣和王爷为人子媳,有心让母后睡个好觉,才特意推迟了入宫的时间。”

王皇后在宫里作威作福多年,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人。

平常人家的小姑娘,被皇后训斥,绝对一早就下跪求饶,哪有凌轻衣这样的,大言不惭地说瞎话,满口歪理,一副“我都是为了你好,你不理解就是在无理取闹”的样子。

上了年纪的女人最忌讳别人说她老,这小丫头居然还说她长了白头发?

明知道是子虚乌有的事,王皇后却还是上当了,恨不得立刻对着镜子数一数,自己到底有没有白头发。

连楚慕寒都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

皇后生气归生气,但也不敢真的把凌轻衣怎么样。

至少在表面上,凌轻衣就是南国公主安月斜,她的背后还站着一个国家。

皇后硬邦邦道:“赐座。”

斗智斗勇了这么久,才换来了一张凳子。

凌轻衣哀怨地看了楚慕寒一眼,不劳而获的家伙!

他们刚一落座,就有小宫女上前为二人斟茶倒水。

凌轻衣鼻子灵,一下就闻出来了,这是上好的雨前龙井,顿时眼睛一亮,跃跃欲试。

然而高兴不过片刻,斟茶的小宫女手一抖,滚烫的茶便泼到了凌轻衣的腿上。

“嘶。”

真烫啊,烫的凌轻衣泪花都出来了。

皇后似乎也没料到会出这种事,厉声道:“怎么弄的?连倒茶都不会了?”

小宫女脸色煞白,腿一软跪在地上,“咚咚”地磕起了头。

“娘娘饶命,三王妃饶命,奴婢真的不是故意的……”

凌轻衣半眯着眼睛,看皇后的反应,这应该真的就是一场意外。况且,皇后没必要用这么下作的手段对付她。

撇清了和皇后的关系,凌轻衣对头都磕出血的小宫女起了一丝怜爱之心。

这时候,突然从门外跑进来一个小太监,高声唱道。

“陛、下、驾、到。”

小宫女像被人宣判了死刑一样,面如死灰,就连皇后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至极。


本小说已出全文,继续阅读请点击《神偷王妃》获取更多内容吧!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如想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小说 回复《神偷王妃》(包括标点符号)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uperqq.com/?id=12969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