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小说《猫头玦》全文无弹窗免费在线阅读

猫头玦》小说完整版内容已上线【小牛小说】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小牛小说】,关注后回复本小说名字(包括标点符号),便可阅读全书章节。

猫头玦》简介:这是一段尘封的历史,发生在抗战期间,是中国近代史上最为诡异惊悚的神秘事件,寺内寿一(甲级战犯,当时的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曾经秘密派遣一支特种小分队,护送数名日本神官专程奔赴王屋山调查处理......

0-temp-201807-26-1532592429560.jpg

【第0005章】茅山弟子
按亮台灯慢慢坐了起来,我觉得刚才那个梦绝非寻常,只是琢磨再三我仍旧弄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因为之前从来没有遇到这种情况。

看了看表已经凌晨四点多了,我却是再也睡不着觉。

等到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我就悄无声息地起床洗漱一番,然后权当跑步锻炼身体,朝七八里外姥姥家村边儿的坟地跑了过去……

当天色完全放亮的时候,我站在姥姥的坟前心里面既震惊迷茫又感慨难过——

震惊的是,姥姥坟茔的东北角竟然真的塌陷下去一片,估计是前段时间连着几场大雨给冲浸造成的;

难过的是,姥姥在见到我以后急切地让我赶快离开、赶快回来,只怕我万一回不来了!而且纵使已经阴阳相隔,她仍在牵挂着我妈和我小姨……

“姥姥你放心吧,我妈和我小姨都很好,你不用挂念她们了;马上吃过早饭我再来给您老人家把坟填好修好,再多给姥姥您送些钱花……”

我一个人站在坟前自言自语地说了一番,这才心情复杂地转身回去。

在回去的路上,想到“千斤活肉、劫数难逃”那八个字,再想想姥姥她就算到了另一个世界仍旧牵挂着我妈,我心里面就更加着急了,恨不得赶快解决掉那个梦魇魔咒,只怕我妈万一再出了什么岔子。

到家以后,为了避免让我妈伤心难过、担心害怕,我并没有将昨夜的怪梦说出来,只是说我在晨跑锻炼的时候无意间发现我姥姥的坟茔塌陷了一点儿,待会儿吃过饭我去找我舅舅,和他们一块烧些纸箔元宝把坟填好圆好……

差不多整个白天我都在琢磨着昨天夜里的那个怪梦,我估计那就是民间传说的灵魂出窍吧。

只是那个自称聂晓婧的姑娘,除了她的眉清目秀、白皙俏丽以外,我觉得她跟当初我在后山见到那个“半截缸”相比,无论是身高还是体态胖瘦,都是非常相似的。

思忖了一番,我心里面很是有些遗憾——昨天晚上我问了她的姓名、看清了她的长相,却偏偏没有去看她脚上穿的是不是绣花鞋,是不是那种黑色底边儿、红色鞋面儿,上面还绣着绿色叶子和粉色小花的绣花鞋……

爷爷的表现越来越古怪,原本乐观豁达的性格变得沉默寡言的,急得我爸和我大伯他们丝毫不敢放松地陪着他、守着他,只怕他万一步了曹虎林的后尘。

再看了看精神低落的妈妈,想想阴阳相隔的姥姥还在牵挂着她,我心里面恨不得立即找到那个罪魁祸首半截缸把它碎尸万段然后一把火烧掉它……

次日上午,正当我准备去其他宫观碰碰运气的时候,大门口突然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家里有人么?”

我赶快走了出去,一边抬手喝止狗吠一边问对方找谁、有什么事儿吗。

“我是过路的外地人,口渴了想讨碗水喝,井水就好,请问可以吗?”

“当然可以,快进来吧,入秋以后不能喝凉水了,我给你沏杯茶吧。”我一边点头一边示意对方跟我进屋就好。

那个看上去五十岁左右非常硬朗的汉子连连道谢,这才跟我一块穿过院子进了堂屋。

我爸和我大伯则是赶快掏烟让烟,请对方先坐下来歇会儿。

或许是见我一家还算善良热情吧,那个外乡人喝了一杯茶过后又试探着说他早饭还没吃呢,问我家有没有剩饭让他吃点。

这年头无论家境如何,至少都是衣食不缺的,我爸很是爽快地说咋能让你吃啥剩饭啊,要不给你打碗荷包蛋或者下碗挂面吧。

见我妈也是这样说而且连忙站起来就要去厨房做饭,那个外地人转而笑着点了点头,一边摆手让我妈不要忙了,一边正色说道:“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既然是淳朴厚道、乐善好施的人家,你们家的飞来横祸我管定了!”

我们全家面面相觑,一时有些愕然。

“我叫许心正,是茅山派弟子,已经寻找那个邪物害人精好几年了,中间也曾给过她机会;既然她变本加厉地继续害人,我这次就只好带走她除掉她……”那个五十岁左右、浓眉国字脸颇有正气的老者一本正经地说道。

这个意外之喜让我们全家立马全部站了起来,向许道长连连表示感谢。

我心里面更是长长地松了口气,感到浑身一阵轻松。

许心正叫我们不必客气,不要称他为什么大师道长的,叫他许先生或者老许都可以。

说完这些,许先生看向了我,很是有些遗憾地对我说:“其实那天晚上你是功亏一篑啊,如果当时你果断开枪的话,她根本逃不掉,你家的问题也就得到了解决!不过由我来对付她也好,免得你惹上官司麻烦。”

我一下子愣住了:“许先生你是说,那个女孩子就是‘半截缸’?就是你说的邪物害人精?”

许先生点了点头:“没错,不过她并不是什么半截缸,只不过是她玩了一手古代的戏法也就是幻术障眼法而已……”

许先生一本正经地介绍说,那个害人精名叫聂晓婧,从小就学习一些民间的旁门左道之术,会走阴也学过养蛊炼蛊,后来在**警官大学念了两年的犯罪心理学就被学校给开除了。

我怔了怔继而是恍然大悟:怪不得她会部队所教的擒拿格斗术呢,原来她在**警官大学读了两年;而且她之所以能够带我去见我姥姥,原来她可以元神离体会走阴!

不过,我仍旧有些不太相信聂晓婧是那种阴险害人的东西。

或许是看出了我的疑惑吧,许先生轻声告诉我说,还记得《聊斋》里面的画皮吗,魔鬼多会以天使面目出现的;那个害人精虽然看上去清纯俏丽得好像个仙子似的,但实际上却是心肠比蛇蝎还毒,小伙子你可不要被她的外表所迷惑啊。

“不是,我的意思是说,聂晓婧真的就是那个‘半截缸’吗?”我心里面仍旧难以相信。

“这个不用我多说,从她的身高体态以及走路的姿势上你再仔细想想就会明白了。”许先生一脸的淡然自信。

我仔细回忆了一下、对比了一下,觉得聂晓婧跟那个“半截缸”相比除了多了个脑袋以外无论是身高还是胖瘦体态啥的,还真的是非常相似。

许先生喝了一口茶水继续说道,你那天用的是填铁砂的兔子枪,一搂火就是一大片,她身手再好也躲不过去,真是可惜了啊;不过没关系,只要你们按我说的做,这次一定能除掉她。

“只要除掉她,我们家的事儿就能解决了?”这才是我最为关切的问题。

“这是肯定的,只要我带走她、除掉她,你们家就平安无事了……”

许先生一本正经地说道,抛钩就会提钩、下网就会收网,他已经算准了,那个害人精这几天一定会来我们家取走青铜大钟;他暂住我家几天以静制动,一定能够出其不意地拿下她,到时我家的问题就能顺利解决了。

我迅速琢磨了一会儿,向许先生道谢过后表示为了稳妥起见,让我爸妈和爷爷奶奶暂时都搬到我大伯家去住,只需我在这儿陪着许先生就好,免得到时人多事乱……

当天晚上我将自己的房间让给了许先生,我则是搬到了大门东厢房暂住——兔子枪和火药钢珠,我已经趁人不注意提前藏到了东厢房的床底下……

第三天午饭过后不久,正当我在大门口前的池塘边钓鱼沉思的时候,一辆进口的红色“牧马人”悄无声息地停在了附近不远处。

见那“牧马人”挂的是省会郑州豫A的牌照,我有些好奇地站了起来打量着。

与此同时,从驾驶室下来一个长腿细腰、白白净净看上去非常清秀俊俏的姑娘:“你好,还认识我吧?”

“哦,聂晓婧……”我很快就认出了对方——来者正是那天晚上我差点儿开枪射杀的“美眸小蛮腰”,正是带我见我姥姥的神秘高人,同时也正是许先生所说的邪物害人精聂晓婧。

大白天第一次看清楚,这个聂晓婧真的像许先生所说的那样清纯俏丽得像个仙子一样,而且言谈举止温婉端庄、颇为秀气,说话的时候水润润的芳唇轻启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贝齿,显得很是好看。

见我愣了一下很快就认出了她,聂晓婧抿嘴儿浅浅一笑开门见山地直接说道:“那个姓许的败类现在应该就在你家里面吧?”

“没错,许心正在我家已经等你两天了,喏,你自己过去瞧吧。”我也干脆利落毫不隐瞒地小声说了一句,并抬手指了指我家的大门。

“让你深信他是好人而我是坏人的话,想必许心正早就说尽;我不想多作口头的解释,我只说一句话,就是请你相信我,我绝对不会害你以及你的家人。”

说完这句话,聂晓婧立即神色如常、脚步轻盈地走了进去。

等到她穿过大门进院以后,我马上随之进去将大门关紧上锁,然后冲到东厢房里迅速从床底下取出已经压好火药钢珠的兔子枪。

不过我并没有走出去更没有立即开枪,而是隔着小卧窗静静地观望着院子里的动静。

聂晓婧在距堂屋门三四米的时候,许先生突然从里面走了出来,猛地冲着聂晓婧扬起了右手。

可惜的是聂晓婧动作更快,随着聂晓婧手腕儿一抖,许心正刚刚举起来的右手随之一顿,马上有一个黑色的东西从他手里掉到了地上。

与此同时,许心正一下子左手握住右腕儿龇牙咧嘴五官扭曲了起来,显得很是痛苦且惊愕意外——估计他根本没有料到聂晓婧会如此厉害吧。

眼看他们两个眨眼之间就已经分出了高下,我这才迅速冲了过去眉毛一横低声喝道:“你们两个都住手、都别动!再敢动一下我就开枪了!”

0-temp-201807-26-1532592444157.jpg


【第0006章】昔年秘闻
“小胡你要干什么你别乱来啊,唏……我手腕儿中了她的毒针……”许心正的眼睛里面闪过一丝不解与紧张之色,连忙示意我不要开枪免得误伤到他。

而聂晓婧则是回头瞧了瞧我,一脸的淡然平静,丝毫没有害怕的迹相。

我将兔子枪对准了他们两个,神色冰冷、声音低沉地慢慢说道:“对不起了两位,我胡君尧肉眼凡胎,没有《西游记》中孙悟空的火眼金睛,看不出来你们两个到底是谁想要害我全家;

但是我当过兵,知道情况危急之下为了保护多数应该牺牲少数,应该牺牲自己;所以,如果你们两个不能自证无辜的话,我只好把你们两个一块射杀掉,以此来避免我胡家的灭门之祸;

至于其中一个无辜被杀的,我胡君尧杀人以后马上去派出所投案自首,到时候我认罪伏法被枪毙,算是给他偿命……”

听我这样一说,许心正一脸的愕然继而变得惊恐了起来,连忙表示小胡你可千万别开枪、千万别开枪。

而聂晓婧则是神色平静如初,只是淡淡地说道:“牺牲自己一个而保家人,胡君尧你倒是挺孝顺挺果敢的呀;可惜的是你想错了,你就是开枪杀了我们两个,你家的那个‘千斤活肉、劫数难逃’的灾殃也根本解决不了。”

“对对对,你就算杀了我们两个也是根本没用的……”许心正也赶快以此来劝说我不要莽撞、不要开枪。

我心里面冷笑了一下,目光紧紧地盯着许心正:“怎么会没用呢许先生,你当初说的可是只要杀了这个害人精聂晓婧,我们家的灾殃就能得到解决了啊?”

“这个?咳咳,小胡你听我说,这个事情呢,这个……”许心正被我问得瞠目结舌愣了一下,一时无法自圆其说。

“这个什么?如果你说实话,现在还来得及,否则的话我这就开枪了!”

我右手的食指紧紧地挨着扳机,做出随时开火的样子正色说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许先生你放心,如果万一错杀了你,到时候我给你偿命!”

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被吓的,许心正额上的汗水直往下淌,只是一个劲地叫我千万别开枪。

这个时候聂晓婧在旁边小嘴儿一撇:“还茅山弟子呢,说出来也不怕三茅真君把你的魂儿给拘走给押到阴山背后;你不过一个小喽罗而已犯不着这样卖命,只要你老实交待,不但本姑娘不杀你而且还会尽力劝说胡君尧放你一马。”

许心正瞧了瞧聂晓婧又看了看我,一脸的迟疑不决。

“看来真正的害人精就是你这个王八蛋!”我将枪口偏向了许心正一点儿,“聂姑娘你闪开,我崩了他以后马上就去公安局投案自首!”

“别别别,我我说,我说,你家的事儿真的与我无关……”许心正终于承认他当初是骗我的,杀了聂晓婧解决不了我家的问题,杀了他许心正也是同样如此。

聂晓婧再次开了口,劝我没有必要跟一个败类小喽罗小虾米一般见识,而且对许心正说,你右腕儿上所中的钢针虽有麻药却无剧毒,只要求得胡君尧饶了你,你是死不了的。

听聂晓婧这样一说,许心正彻底不再试图蒙混过关,马上一脸无奈地说他只是奉命行事而已,求我千万不要开枪,千万饶他一次。

“好吧,帮本姑娘带一句话,告诉那些家伙,让他们好好想想当年‘引沁济蟒’以及八二年安阳军分区发生的怪事;事情总要有个交待,真相不能一直被埋没下去,让他们想清楚了再作决定!”

聂晓婧略略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另外,无论生死成败,这只是我们之间的事情,与人家胡君尧没有任何关系,有本事尽管冲本姑娘来就好,祸及无辜算什么好汉!”

说完这些,聂晓婧这才看向了我,建议我不妨放了许心正。

虽然这个外表看上去清秀俊俏的的聂晓婧说话爽直、做事仗义,而且明显是在袒护着我,但由于曹虎林死得实在是太惨太诡异,而且现在又事关我胡家的兴衰存亡,所以我仍旧保持着警惕冷静,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

故而我端着兔子枪面无表情地反问聂晓婧:“放了他可以,但我胡家的事儿你能告诉我真相并能帮忙解决掉吗?”

“我真的不清楚你所说的真相,不知道那个青铜大钟究竟是怎么回事,也没有办法帮助你家彻底解决‘千斤活肉’的灾殃,”

聂晓婧轻轻摇了摇头继而话锋一转,“但是许心正他们同样做不到,而且我至少可以帮助你家暂缓一缓。”

听聂晓婧如此一说,我有些犹豫不决。

“相信我,就按我说的做;不相信我,你尽管开枪连我一块射杀掉。”聂晓婧神色坦然平静地补充了一句。

面对杀伤范围很大的兔子枪,这个纤细清秀的姑娘居然远比那个浓眉国字脸一身正气的许心正要淡定得多,这让我心里面不由得多少有点儿佩服。

盯着聂晓婧那双明净明澈的大眼睛瞧了瞧,我咬了咬牙终于开了口:“好,我相信你!姓许的你走吧,以后再敢踏进我胡君尧家半步,到时我先把你崩成个刺猥再活剥了你,滚!”

“我再不来了、再也不来了!”许心正如逢大赦一样拾起地上的那个黑色的东西,然后慌里慌张地跑了出去……

等到目送许心正很是狼狈地匆匆离开以后,我这才看向了聂晓婧:“你为什么要来这里?”

“因为如果我不来这儿的话,你就没有办法弄清楚到底是谁在害你,你就会把账记到我的头上,就会虎狼为友、助纣为虐!”

聂晓婧回答得十分坦然平静,“当然,我也想趁此机会弄清楚那口青铜大钟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就不怕我真的开枪连你一块射杀掉?”我不苟言笑地再次追问道。

“我相信我的眼光,如果你是一个滥杀无辜之人的话,那天晚上你就已经开枪了;而且你在小声承认许心正就在你家的那一瞬间,我就知道你并没有彻底相信他!当然,你也没有完全相信我。”

聂晓婧扬了扬下巴,“那时我就怀疑你极有可能想要坐山观虎斗,然后趁机辨个真假!”

我笑了笑,心里面挺佩服这姑娘的——看上去清清秀秀、俏丽纤细的小姑娘居然有勇有谋、聪慧过人!

不等我开口,聂晓婧转而问我说,姓许的道貌岸然、能言善辩,那么你为什么会怀疑他呢?

“虽然他装得很像而且一脸正气的,但‘刘香头’和阳台宫的海清道长都说是劫数难逃,而他却敢夸口说只要除掉你就能解决我家的事儿,让我心里面产生了怀疑!”

我把话顿了顿,“当然,我也相信我的眼光,我觉得你并不像他所说的是一个邪物害人精,所以我决定敲山镇虎、以辨真假!”

“嗯,有勇有谋、沉稳缜密!”聂晓婧冲着我竖了竖大拇指,“特别是你刚才那一招,估计也只有当过兵的人才会想得到吧……”

接下来我请聂晓婧进屋坐下,倒了两杯水以后问她刚才所说的那些究竟是怎么回事,许心正为什么要掺合进来。

聂晓婧轻轻抿了一口茶水,然后抬起头来反问道:“你听说过当年在‘引沁济蟒’以及八二年时安阳军分区所发生的灵异怪事吗?”

作为从小就在王屋山脚下长大的本地人,我当然听说过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在那个劈山引水大工程(引沁济蟒)过程中发生的灵异怪事;

据一些老年人回忆说,如果不是当年有个道长舍身济世的话死的人一定会更多,绝对要远超官方公布的遇难人数(官方报纸及地方志上记载的是捐躯62人,其中包括三位女同志,现在网上也可以查得到了)。

至于八二年安阳军分区发生的灵异事件,我只是耳闻了个大概并不知道具体情况——据说八二年的时候,安阳军分区近五百枪支、七千发子弹不翼而飞,事件上报到了河南省军区和中/央/军/委,封了数百公里的范围严加排查最后却是无解……

“那两件灵异怪事我听说过,只不过两件事根本不挨边儿啊?”我有些迷惑不解地看向了聂晓婧。

“其实,它们都与抗战期间发生在王屋山的神秘事件有关——当年曾经惊动到了日军大本营,当时的日本华北方面军司令寺内寿一亲自调派一支特种小分队,护送数名日本神官专程奔赴王屋山秘密调查,从截获的书信情报来看,日本军方称之为支那王屋山怪異事件,”

聂晓婧蹙着细眉神色凝重地轻轻摇了摇头,“只可惜当时的国共双方都在致力于抗击日寇、救亡图存,根本无力进行调查深究;

而建国后百废待兴,接下来又是数次运动、抗美援朝以及长达十年的文化大革命,所以被一再搁置继而物是人非、尘埃渐厚……”

听聂晓婧这样一说,我立马激动了起来。

因为这件事我早就听曹虎林讲过,说是连吃人的东洋大狼狗都夹着尾巴瑟瑟发抖,叫都不敢叫一声。

只是我一直没有打听到当年在王屋山深处究竟发生了什么神秘事件,居然会惊动到日军大本营而且会派日本神官出面处理。

我甚至隐隐觉得曹虎林的自杀惨死以及那口青铜大钟,极有可能就与当年的那个灵异事件有关。

想到这儿,我立即放下了手里面的茶杯,非常好奇地追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本小说已出全文,继续阅读请点击《猫头玦》获取更多内容吧!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如想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小说 回复《猫头玦》(包括标点符号)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uperqq.com/?id=12315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