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碑匠》小说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刻碑匠全文免费阅读

刻碑匠》小说完整版内容已上线【小牛小说】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小牛小说】,关注后回复本小说名字(包括标点符号),便可阅读全书章节。

刻碑匠》简介:每个人死了都要有墓碑,每个墓碑,都有不同的含义,我是个雕刻墓碑的匠人。 活人传记,死人铭文,我给死人讲一生……

0-temp-201807-26-1532592448388.jpg

第五章 控灵
十二点的时候,我终是抵不过困意,脑袋一点一点的强撑着点意识不让自己睡过去,外面鬼哭狼嚎的发生现在倒像是催眠曲。

后来,我是被门口的铃铛给震醒的。

铃铛叮叮当当在剧烈急促的想着,我一下子从顺梦中惊醒,眨了眨眼,铃铛还在响。

我看了一下时间,十二点半,就睡了十分钟,我还以为赵老爷子想通了不来找我了,没想到还是来了。

突然咔的一声,头顶上方的灯泡突然灭了,周身的空气骤然变的阴冷,借着一点点月光我勉强能看到屋门在剧烈的颤抖,就像是有什么人想要推却却不开的样子,伴随着撕裂般的狂风和不知名的咆哮,声音刺耳难听。

我不就救了你儿子吗?

至于追到家门口?

我紧紧盯着发出巨响的屋门,等时机已成熟,我将牵在铃铛上的红线缠绕在大拇指上,咒语在口中默念七遍。

 等七遍一过,门外突然传来砰的一声巨响,和一声凄厉的惨叫声。

  门外安静了几秒钟之后,更加剧烈的响动在门外响了起来,我知道这铃铛撑不了太长时间。

  正如我想的那样,门在剧烈的晃动了几下之后,手中牵着铃铛的线骤然绷开,哐当一声巨响,门开了。

  我感觉一阵阴风扑面而来,一声低沉,却又猖狂的笑在耳边响起,让 我不自觉的打了个寒战。

  靠,这老东西进来了。

  当时那石碑立地的时候,我分明在碑下面贴了一张镇魂符,没想到这老东西怨气这么大,成了厉鬼连镇魂符都镇不住,这老家伙绝对不好对付。

  屋子里就像冰窖一样,我的手悄悄的拿起了旁边盛着鸡血的盆子,你对着黑乎乎的四周说道:赵老爷子冤有头债有主,今日你多有得罪也是迫不得已,赵老爷子,你泉下有知,实在不应该找我。

  我说完这句话,感觉周围更冷了,有一股冷气一直在身边围绕,我知道那是赵老爷的怨气,我听见赵老爷子的笑声突然变成了低沉的呜咽,在好像还在低声说着什么,可我听不清楚。

  我以为是我说的话起了作用,指不定在说两句这老爷子就走了,我正要开口,张老爷子似乎突然暴怒了起来,我能感觉到围绕在身边的两股怨气在疯狂的窜动,这一次我真真切切的听到了老爷子在说的什么。

  赵老爷子的声音中带着浓重的恨意,他不断的重复的说这两个字

:恨啊!

  我心知这是一个厉鬼,可是做我们这吃阴行饭的,无非就是让死者入土为安,能将死者的冤魂送走我们就一定不会动她分毫。

  可若是死者的冤魂非要带几个人下去跟他陪葬或者是为祸人间,那我也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我知道这赵老爷子事有冤情,可是赵家的事我本就不想多管,现在这种情况赵老爷子找上我也是预料之外的事情。

  赵老爷子能找上我不仅仅是因为我将石碑立过去镇住了他的魂魄,还因为我今天救了他儿子一命,如果当时我不在,赵天成那孙子现在已经下去跟赵老爷子作伴儿了。

  难不成赵老爷子是他亲生儿子赵天成给害死的?

  我盘腿坐好,拿起了桃木做的匕首,将一章黄色咒符串了上面,同样是默念咒语七遍,食指和中指相并快速的粘了一口自己的唾液,在自己身前横向的划了一道,我听见赵老爷子痛苦的哀嚎了一声,就听到地上糯米刺啦刺啦的灼烧声,我知道这是张老爷向我冲过来了。

  说是迟那时快,我端起盛着鸡血的盆子就向声音的来源处泼了过去。

  老爷子又是惨叫一声,空气中流动的怨气更加狂躁起来,但是却又犹豫着不敢靠近我,我知道这是老爷子不敢再轻易的靠近我了。

  趁着这段时间,我将一张符纸被平铺在身前,点上一支白烛放在符纸正中间,把挂在脖子上的一枚铜钱悬在了蜡烛火焰的上面,口中默念咒语,当咒语开始的那一刻,赵老爷子开始疯狂的在屋里窜动,但是他却始终逃不出这间屋子,或者可以说他逃不过我的术式。

  控灵术。

  这是爷爷教给我的控灵术,因为我们是刻碑人,并不与死人直接打交道,但是如果碰上怨灵或厉鬼,控灵术是非常有效的一种办法。

  赵老爷子的怒吼渐渐的低了下来,逐渐的转变为低沉的呼呼声,赵老爷子服软了。

  蜡烛的火焰像是被什么东西拉扯住一样来回晃动,看来赵老爷子还在反抗。

  周围要懂得空气也慢慢的平息下来,虽然还是阴冷至极,但至少安静下来了。

  赵老爷子终究逃不过我的控灵术,当白烛的火焰完全变成青色的时候,就说明赵老爷子的魂灵已经被我禁锢在火焰中。

  外面的狂风也停了下来,周围充斥着深夜该有的寂静。

  在青色的烛光下,屋内多少可有些光亮,撒下的糯米至少有一半已经变成了焦黑色,泼出去的鸡血溅的地上一片暗红,散发出来的血腥味还夹杂这一股臭味。

青色的烛光忽明忽暗,似乎赵老爷子并不喜欢待在里面。

我对着那团青色的火焰说道:赵老爷子,虽然我今天的的确确冒犯了您,但是你要照的债主可是你们赵家人,找到我头上说不过去,当然,我也不是让您跑去赵家再害人,人间自又人间的善恶报应,您要真是有冤,上天自然不会绕了害你的人。

说了一大堆,火焰的苗头终于安静下来,赵老头儿这是听进去了。

我又开始说教:您要是觉得黄泉路上走的不舒服,我可以送您一成,我在上面呢,也经常去瞧瞧您,烧点香啊钱的,您看成不?

我盯着那团青色的小火苗,要是着火苗自己灭了,就说明这老爷子自己个儿就回去了,至于冤不冤的我就管不着了。

那小火苗忽闪忽闪一会小一会儿大,我知道赵老爷子在考虑呢,我也不催,给足了赵老爷考虑的时间。

我看着火苗渐渐弱了下去,我心里正高兴呢,终于把这老家伙送走了!可谁知就在火苗马上熄灭的一瞬间,青色的火苗突然涨大,阴冷之气瞬间又充斥着周围,外面的狂风又开始怒吼。

靠!这老头儿考虑那么长时间原来是故意的!故意在我放松的时候来个回头杀!

不得不说,赵老头儿的这奋力一击起到作用,我想要加紧禁锢已经来不及。

只听啪的一声,白烛承受不住从中间裂了开来,上半截蜡烛烛心朝地摔了下去。

火光瞬间消失!

卧槽赵老爷子不会真的是冲我的命来的吧。

我拿起那把桃木做的匕首,妈的,这么不听劝!那我就亲自送你下地狱!

背后忽的一阵阴风,吹散了我放在身旁的黄符,我听到几声不甘心的嚎叫,阴气全部向门外涌去,头顶上的灯泡忽的亮了起来。

那老头儿跑了!

我跳下床就往外追,到了院子里就看见一团黑气快速往赵老爷子的墓的方向飞去。

我咒骂一声,没有再追。

我看了看院子里的东西没有损坏的迹象,就是被我插在院门上的桃木剑掉在了地上,我走过去捡起来一看,好家伙,桃木剑中间竟然有一条细微的裂缝,我瞬间冷汗留了一身,如果刚才那个老家伙没有跑走,而是回头再和我缠下去的话,我打赢他的几率很小。

这桃木剑不能再用了,有了裂缝的桃木剑就如同一把普通的木剑,给小孩子玩还差不多。

我随手把桃木剑扔进了堆放柴火的墙角,转身回了屋。

看着满屋的凌乱,我忍不住又骂了几句,屋子里味道实在不好闻,我把屋里的鸡血打扫完差不多已经是三点了。

这时候我早就累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我把床上的东西随便一扫,倒头就睡。

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我才被饿醒,起来后看了看腿上的伤,虽然没有昨晚那么疼了,但是那大片大片的青紫看起来也渗人的很,光是靠糯米驱散尸毒估计有点难。

就先喂饱了肚子,将屋子整理了一下,然后去村头那口老井里面打了些水,回来就跪在我们家专门供奉祖先灵位的祠堂。

我先双手交叠,大拇指按在额头,小拇指朝下着地磕了三个头,这种跪法我很小的时候爷爷就交给了我,这种跪法通常意味着你有什么事情自己解决不了需要祖先帮忙,至于祖先们答应不答应,我要在乘着深井水的碗里立上三炷香,如果这三炷香没有倒,那就是祖先答应了。

我照着爷爷交给我的方法心中默念这咒语恭恭敬敬的将点燃的三根香放进了碗里,我稳稳的松开手,在没有任何支撑的情况下,三根香风吹不倒的站在碗里。

祖先这是答应了!

这事一答应就好说了,等着香燃完,香灰落进碗中,这晚睡就不是普通的水了。

年代久远的深井在我们这行里也叫做黄泉井,因为井本就吸阴,更吸收守着千百年来月亮的阴气,每逢中元鬼节,或者头七,有一部分魂灵是被鬼差从井里押出来的,然后再是香灰,香灰也是黄泉路上的土,只要人死后,家里人会定期烧香祭拜,那死者的灵魂回家的路就不会收到阻碍,所以,死人之后每家每户会有烧香的这个习俗。

这两样东西参合在一起,虽然都属极阴,但是对付我脚腕上的尸毒却戳戳有余。

尸毒上有怨气,而黄泉路上不收两种鬼,怨鬼,厉鬼,这也是为什么许多冤魂野鬼滞留人间的不愿离去的原因。

而赵老爷子正好两样都占!

我这一碗喝下去,保准脚腕上的伤明天就能好利索!

我一口闷下,味道虽然难喝了点,但是保命要紧,喝完我又给祖先磕了三个响头,烧了点纸钱香柏,就出门准备去村东头找一下瘸子。

瘸子是爷爷在世的时候就认识的,我听爷爷说瘸子以前是个云游四海的道士,后来一直想收我做徒弟,爷爷一直没有统一,他就自愿留在村里定居下来,后来久了,他也不提收徒弟的事儿,也不往外跑了,估计是年纪大了,也懒得云游了,整天坐在家里唱个小曲儿,没钱了出门给人看看风水赚点消遣,日子倒也过得安稳自在,而他是道士的事情也只有我和爷爷知道。

我去找他也是有事情,吃阴行饭的,家里必不可少的就是桃木剑,爷爷给我留的那把被赵老爷子给毁了,瘸子以前是个道士,指不定有备用的先借来用几天,不然我还真怕那赵老爷子不吭声的就把我给弄死了。

0-temp-201807-26-1532592458313.jpg


第六章 瘸子
瘸子的家门半掩着,我知道这是老爷子的习惯,我直接推门走了进去,冲着屋里喊道:瘸子爷爷?

因为瘸子从没有告诉过我们他的名字,只知道他瘸了一条腿,爷爷喊他瘸子,我就跟着喊了瘸子爷爷。

我又喊了几声没人应答,我半信半疑的走了进去,在院子里问道一股烧东西的味道,然后就听见屋里传来念咒的低喃声。

我寻着生源往屋里看了看,就看见瘸子爷爷穿着一身灰色道袍,背后是阴阳图,正跪在灵位前做法。

我从小到大很少看到瘸子做法,也就几次爷爷碰上比较厉害的不干净的东西,我才有幸见到瘸子爷爷的道法,但那已经是很小的时候,现在已经有些记不清了。

我索性坐在院子里的石头墩儿上,津津有味的看着瘸子爷爷在屋内又蹦又跳。

心里忍不住向着,瘸子现在做什么法?

法术大概持续了五分钟左右,瘸子低喝一声才算停止。

我赶紧站起来,又喊了一声:瘸子爷爷。

瘸子这才转过身,手上拿着一块手帕正擦着头上的汗珠,我赶紧跑进屋里给瘸子爷爷倒了一杯水。

出来后,瘸子爷爷已经坐在他那张已经快风化完的藤椅上来回晃荡,看见一瘸一拐的跑出来,眼神在我脚上停留片刻,没说话,接过我端给他的水喝了一口,等瘸子爷爷喝完,我讨好的问:爷爷,还喝不?

瘸子爷爷看了我一眼,哼了一声,说道:哼,臭小子,有什么事快说!

我就知道什么事儿都瞒不过瘸子爷爷,我嘿嘿笑了两声,说:我爷爷留给我的桃木剑坏了,来给您借一把先用用。

瘸子爷爷二话不说拽起我的裤腿儿,看了看我的伤处,瘸子爷爷说:他弄得?

我知道瘸子爷爷的他指的谁,点了点头,我走了两步,说:瘸子爷爷,你看我现在和你一样了!

胡闹!

瘸子爷爷黑着脸骂了我一句,我瞬间蔫巴巴的站在一旁,瘸子爷爷开始教育我。

你爷爷刚走!净惹些不干不净的东西!还把桃木剑给毁了!

桃木剑之所以辟邪,不管是因为桃木做的,还需要人的灵气,一把桃木剑跟着人久了,自然就有了灵气,这就是为什么瘸子爷爷因为桃木剑毁掉而生气的原因。

我家那把桃木剑跟着爷爷半辈子传到我手上,几十年的灵气说没就没,说不心疼那是假的。

我对瘸子爷爷解释道:瘸子爷爷,真不是我故意的,你都不知道我被人拿着枪指着脑袋,不做没办法啊,这不才惹上个这么大的麻烦,不过我昨晚把他赶走了,就是不知道还会不会再来。

瘸子爷爷一听,眯着眼睛对我说:你接的生意?

我冤枉!解释说:不是,我爷爷五年前接的,起初那孙子态度还挺好,后来我一看那碑,想拒绝,结果差点连家都回不了。

瘸子爷爷沉默了几秒,突然说道:可是姓赵?!

我慌忙点头,说:对!就是姓赵!

难道瘸子爷爷知道些什么?!

来不及多想,我有赶紧文瘸子爷爷:爷爷,你知道我爷爷为什么要接他们家的生意吗?而且还是隔了五年!

我看到瘸子爷爷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我忍不住好奇又问道:爷爷,你知道什么对不对?

瘸子爷爷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我被瘸子爷爷那眼神弄得心慌,在爷爷和赵家身上,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瘸子爷爷叹了口气,对我说:我虽然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是几十年前,我曾去过赵家帮他们看风水,驱过一次鬼,那时我在赵家见过你爷爷,但也只是一面之缘…后来再遇上,就在这啦,我问过你爷爷,你爷爷不愿多说,只说是被赵家人给赶了出来...

我顿时感觉有一张无形的大网在背后张开,太不可思议了,我张大嘴巴问:我爷爷怎么会在赵家。

瘸子爷爷摇摇头,说:我哪里会知道,那时候我只是个驱鬼的道士,谁还关心其他的,不过你爷爷当时在赵家看起来过得不错。

我又问了些关于爷爷在赵家的事情,可是瘸子爷爷一概摇头,表示自己知道的并不多。

瘸子爷爷后来被我问烦了,一巴掌拍在我头顶,说道:没完了是吧!我说多少遍了那时候只是一面之缘!

我慌忙闭了嘴,不问就是。

不过心中那团疑云却在心里越扩越大,我感觉赵家的事儿不会就这么完了。

瘸子爷爷进到他做法的那个屋里拿出一把桃木剑,我一摸,就知道这一把比爷爷那把还要好!

我感激的看着瘸子爷爷,我虽然没成了瘸子爷爷的徒弟,但是两行人吃两行饭,可瘸子爷爷也是真心对我好,现在爷爷走了,就剩下瘸子爷爷了,我的眼眶不禁一热,差点没哭出来。

我感激的说了声谢谢,瘸子爷爷随意的摆摆手,说:行了,快去吧,没了你爷爷,以后做事小心些。

我点头说:知道了。

除了瘸子爷爷家的大门,我回头又看了看,看见瘸子爷爷还坐在那个破藤椅上摇摇晃晃,偶尔几片树叶落下来,还听苍凉的,我只是才由衷的发现,在这个世界上,对我好的恐怕就只有瘸子爷爷了吧。

以后该是多看看他才是。

我回到家安生了没两日,赵天成那孙子就又来了。

我就知道赵家的事儿没完!

所以他来了我也没多大惊讶,八成是为了赵老爷子的事儿来的。

他站在我家门口,我没让他进,他也没说要进,就站在门口说起了话。

在其看见赵天成那张似笑非笑的脸,我就没由来的感觉到厌恶,我直截了当的说:最近我家关门歇业,不接受任何生意。

赵天成也不恼,说:这么激动干嘛?我来可不是为了生意。

有什么事儿,说!

最近我家发生了怪事儿,还死了人,就是从你立碑那天之后发生的,我觉得你有必要去善后。

我一听,急了,说:那天我已经把后果说的很清楚了!是你非让立的!出了事还赖我头上!你们有钱人了不起啊?!你们不是还认识其他高人?!找别人去!老子没空!

我吼了一通就准备关门,关门前我听到赵天成悠悠说了一句:你不想知道你爷爷的事吗?

得,还真想。

我不耐烦的把门打开,说:少拿我爷爷威胁我!要不是看在我爷爷的面子上,我就是死也不愿再掺和你们赵家额事儿的!

赵天成知道我这是答应了,笑了笑,说:小罗先生,我在车上等你。

说完就先上车了。

我靠!拽什么拽!

我愤愤的在心里将赵天成从头骂到了脚,然后收拾起了要用到的东西,再是不愿意到最后还是跟着赵天成这孙子去了赵家的大宅。

向我这种一直生活在农村,做的又是阴间生意的人,来到赵家大宅就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一个心情。

赵家的有钱程度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就连院子里的水都得变个花园喷出来,倒不是我见识少,实在觉得这穷人和夫人之间差距怎么就这么大?

我一路欣赏这稀罕玩意儿一边跟着赵云陈走,要不是赵云成说了一声到了,我都还没有回过神。

回过神之后我才发现赵云成带我来的地方是一个类似于柴房的空荡荡的屋子,屋子里啥都没有,正中间却停着一具被白布盖上的尸体。

我想,这应该就是赵云成叫我过来的目的了吧。

本小说已出全文,继续阅读请点击《刻碑匠》获取更多内容吧!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如想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小说 回复《刻碑匠》(包括标点符号)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uperqq.com/?id=12149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