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言虐心文《天下朝凤:邪王请指教》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天下朝凤:邪王请指教全章节目录txt

天下朝凤:邪王请指教》小说完整版内容已上线【小牛小说】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小牛小说】,关注后回复本小说名字(包括标点符号),便可阅读全书章节。

天下朝凤:邪王请指教》简介:白微一直以为,她爱上了一个无情且虚伪的男人,她一家奉他为主,踩着尸体将他推上皇位,他却杀尽她全家,使她一代遗臭万年。她绝望而死,却不知,在她死后,有一绝不怒不争的男子,替她杀尽了所有负她之人,守她骨,堵她轮回之路。

0-temp-201806-26-1529992310628.jpg

第五章纠缠
到了宫中之后,墨沧潇已经早早等着了,白微不想与墨沧潇有过多的人牵扯,可是现不是撕破脸皮的时候,太早,一切都还太早。

白微被小厮带着去见墨沧潇,而白将军等人则去面见了皇上。

凉亭之中,素白一片,摆满了白微曾经最喜爱的百合花,是了,是曾经!

白微脸上泛着冷意,看着背立于凉亭之中的墨沧潇,嘴角泛起一丝讽刺的笑意,她克制着自己体内疯狂奔涌的仇恨,走上前去轻声说道:“臣女参见太子殿下。”

墨沧潇回头身来,便愣住了,这还是白微吗,一身红装,美得耀眼夺目,那双媚眼如丝的美眸如同最上乘的佳酿一般,好似能把人沉醉在那一双眼睛里,这还是那个性子沉闷,只会带兵打仗,毫无情趣可言的女人吗?

墨沧潇喉头动了一下,声音有些低哑的说道:“微儿,你今日这身打扮,莫不是已经知道了我意图?”

是了,他会在这场晚宴上当众请旨求婚!

白微默不作声,垂下眸子,眼底闪过一丝寒光,她抿唇说道:“太子若无事,臣女便先行告退了。”

墨沧潇刚想伸手,却被白微给躲了过去,墨沧潇觉得奇怪,总感觉哪里变得不一样了,他说:“微儿,你今日对我为何如此见外?”

“这是在宫中,叫人看到总归不好。”白微忍住心头的不适说道。

只要墨沧潇离得近一些,她似乎就能闻到那刺鼻的血腥味和耳边白家上下四百多口人的惨叫声,一幕一幕,挥之不去!

白微一个人走在宫中的小道上,看着熟悉的地方,心中不免感慨良多,同时心中的恨意也越来越浓烈。

忽地,不远处的小桥上站立着一道人影,身穿玄色长袍,一头黑发如墨,背手而立,再走近些,便能看清五官,一双眸子好似空中皓月般明亮,一对剑眉斜察入鬓,鼻梁高挺,薄唇微抿,轮廓似是画中人一般完美。

这便是素有京城第一美男之称的睿王,据说美名都已经传到西域去了,将那西域公主迷得神魂颠倒,不断派人入京购买睿王的画像。

白微上辈子,最是瞧不上这闲散王爷,空有一副皮囊,却不过是个无才无德的闲散王爷。后来,墨沧潇和二皇子墨玄毅争夺皇位之时,这位原本可以坐山观虎斗的睿王却在暗中帮助她良多,她那时才知道,传言不可信,这位睿王,明明就是一条潜在池底的蛟龙,只等一遇风云变成龙。

白微想了一下,看来这辈子,她要改变策略。

这么想着,白微便走上前去,微儿福身,与墨玄潋问好:“臣女见过睿王。”

墨玄潋转身看向白微,眸子悄然爬上一抹喜色和惊艳,不过须臾便被他敛了下去,他淡淡说道:“免礼。”

白微说:“臣女能问问睿王为何一个人在此吗?”

墨玄潋眯了一下眼睛,眸子里闪过一丝疑虑,她不是向来最不喜自己这个闲散王爷吗,因为是白将军的幺女,所以身上难免一身正气,骄傲了些,对于他这个只知道饮酒作乐,不懂造福百姓的王爷实在没什么好感,且行动上,语言上,从来不加掩饰。如今竟会主动问他的事情,实在稀奇。

墨玄潋忽地露出一抹如同纨绔公子的笑意,调笑般的说道:“本王在想,本王未来的王妃该长成什么模样呢,要是肤白貌美,既能文又能武,可以陪本王练剑,又能陪本王吟诗作对那该多好。”

当着一个姑娘家的面说出这番话来,简直是犹如一个登徒子一般,要是放到前世,白微早就拂袖走人,哪里还能听这位睿王说完,要不是因为他是睿王,是当今皇上都动不得的人,恐怕白微甚至都拔刀相向了。

白微听完墨玄潋的话,脸色依旧如常,不亢不卑看着墨玄潋,一字一句说道:“那睿王觉得臣女如何?”

这话,放眼整个京城,怕也只有白微敢说出口了。

墨玄潋勾唇,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若能得白姑娘青睐,此生足矣。”

白微抿唇,万没想到墨玄潋竟能说出这番话来,她说:“睿王此话可当得真?”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姑娘若敢嫁,本王又有何不敢娶。”墨玄潋双眸紧紧盯着白微,神色突然变得凝重起来,“既然白姑娘主动招惹了我,就要做好应对的准备,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放弃的。”

既然,她主动靠近,那便做好生生世世与他纠缠的准备,他,绝不允许她逃离!

看着墨玄潋离去的背影,白微有些迷惑,他说,给过她机会,究竟是什么机会呢?

晚宴时辰一到,所有宾客纷纷落座,就听到走在前头的太监一声尖利的声音喊道:“皇上驾到!”

穿着一身明黄龙袍的皇帝坐在高位之上,表情甚是愉悦。

众人匍匐在地上,皇帝声音犹如洪钟:“众位爱卿不必多礼,平身吧。”

“谢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众人说道。

“朕宣布,今日晚宴,正式开始。”皇帝一声令下,四方突然传来鼓乐之声,穿着水袖舞服的舞女从两边走进场中,开始随着鼓乐之声舞蹈。

众位大臣饮酒作乐,完全沉浸在了这美好的晚宴之中。

舞毕,四周再次热闹起来,话题不知怎么的,就扯到了小姐们献艺上,如若皇帝龙心大悦,便能得到赏赐。

小姐们献艺,无非就是琴棋书画,往年,白微从不献艺,她从小习武,一个女孩子家习武总归不是得体的事情,又因为她爱慕的对象是太子,生怕自己做出出格的事情,落人话柄,不得不因为墨沧潇,端起一个大家闺秀的架子,活得小心翼翼。

待众女表演完,迎来一众掌声,白微突然站起来,一身红衣引人夺目。

“启禀皇上,臣女今日也想献丑舞一曲,望陛下能成全臣女的心愿。”

众人纷纷看向白微,心中疑惑,这白微上来干嘛,一介莽夫养出来的女儿能献出什么艺来?

墨沧潇看向白微,脸一阵红一阵白,京城里都知道他与白微之间的暧昧传闻,白微在这晚宴上丢丑,不就是间接折了自己的面子吗?他偷偷看向墨玄毅,发现他正用嘲讽般的眼神看向自己,仿佛,已经预料到了接下来白微丢丑的场景。

而墨玄潋则是含笑着看向白微,他倒是很期待这女人接下来的表现,毕竟她的表现可从来没有令自己失望过。

0-temp-201806-26-1529992313182.jpg

第六章献艺
皇帝含笑着问道:“你要舞什么,说来与朕听听。”

白微躬身作揖回答道:“启禀皇上,臣女要舞的是剑舞,可今日在这宫帷内带不了剑,臣女便借用柳枝舞一曲,便用山河墨这一曲作为伴奏。”

山河墨,乃是墨国最为著名的乐师为边疆战士所谱写的歌,唱的是山河的气势雄壮,唱的是战士对国家的满腔热忱,和对故乡的满腔柔情,绝不是任何儿女情长的歌所能比拟。

皇帝连说了三声好,便命乐师抬了打鼓上来,山河墨这首歌,太过荡气回肠,只有用这种大鼓才能演绎出来。

前奏响起,乐师开始吟唱,桃苏将准备好的墨水和宣纸铺在了表演台上。

一袭红衣从天而降,再次出现,白微的妆容发生了变化,额间一点朱砂,烈焰红唇,仿佛真是九天仙女下凡尘一般,可身上又带着傲视群雄的凌厉,如太极八卦一般,刚中带柔,柔中带刚,两两相碰,却又无比和谐。

这一舞,舞得荡气回肠,明明是柳枝,却被她舞出了剑的锋芒,她每舞动一下,便用柳枝抽出一些墨汁来,在素白的宣纸上画下一笔。

白微黑眸眼波流转,扫视着在场的每一个人,抑或锋利,抑或魅惑,一颦一笑,都牵动着在场所有人的心。

一曲完毕,素白的宣纸上上赫然出现四个字——精忠报国。

“好,好一个精忠报国。”皇帝带头说道,底下的大臣们纷纷鼓掌,激动一点的,已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宴会此刻的气氛,无疑已经被推向了高朝。

白微磕头谢恩,匍匐于地上,一旁的墨沧潇看向脸色黑如锅底的墨玄毅,眼里的得意昭然若示,他激动的看向白微,今晚过后,这个女人便会是她的妻,她背后的权势,她的才智,都将为自己所用。

墨沧潇狠狠的瞥向墨玄毅,他的亲事一旦定下来,到时候白将军便会站在自己这一边,届时,墨玄毅将无法撼动自己太子之位半分,这天下,终归是他墨沧潇的。

皇帝龙心大悦,说道:“说吧,白家的丫头,在这晚宴之上,你想要什么赏赐?”

往年那些千金小姐,不过是象征性拿了些珠玉宝石之类的东西作为赏赐,可白微要的不是这些,她要的是一个改变命运的契机。

还未等皇帝开口,墨沧潇便率先一步走了出去,跪在白微身旁说道:“儿子请求父皇赐婚,与白微结为夫妻,从此同生共死,同甘共苦。”

听到那句同生共死,同甘共苦,白微掐着手心,指甲狠狠的陷进了肉里,她眼角瞥向墨玄潋,只见他不急不缓的走来

还未等皇帝开口,墨玄潋便单膝跪在地上:“臣弟请求皇兄赐婚,与白微结为夫妻,从此一生一世一双人。”

这满堂大臣皆是骇然,叔叔跟侄儿竟然想要同一个女人,而且,在这晚宴之上,一同求婚,这简直是闻所未闻。

墨沧潇脸色铁青,他这皇叔为何会突然向白微求婚,不过转念一想,他这皇叔,空有一副好皮囊,在京城却臭名昭彰,白微这人他了解,平日里最看不惯的便是皇叔这种人。

皇帝眼神凌厉的盯着眼前这一幕,他问:“何故你们二人都想娶白微为妻?”

墨沧潇回答:“回父皇,儿臣是被白微的才情所打动。”

而墨玄潋却是懒懒的回答道:“回皇兄的话,臣弟自是被白微的美貌所打动了,这般姿色,世间少有。”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这墨玄潋还真是一点也不辱没花名在外的名头,看来,这白家姑娘,定是会选择与墨沧潇结为夫妻了,京城里谁不知道她仰慕之人是当今太子。

墨沧潇嘴角扯出一抹笑意,他这皇叔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是个草包,就凭这样的草包,还妄想跟他竞争?

白微说道:“皇上,我想求的赏赐便是,能够在这二人之中自主选择夫婿。”

众人看向墨玄潋的眼神,都带着一抹嘲讽,白微此话一出,不就是想当着众人的面选择墨沧潇吗,也不知道他这番出去是为了什么,真真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皇上也以为白微会选择墨沧潇,便爽快的答应了:“既然这样,这门亲事便由你自己做主了,无论你选择谁,朕都会亲自为你赐婚。”

“臣女谢过皇上。”白微磕了一下头,然后转身看向旁边的墨沧潇,“承蒙太子殿下抬爱,小女子感激不尽……”

墨沧潇勾起嘴角,笑容还未收起来便凝固在了嘴边……

白微牵起墨玄潋的手说:“白微不才,高攀了睿王,睿王的真情真性打动了白微,还请皇上为臣女赐婚!”

这,这,这怎么可能,白微为什么选择了墨玄潋,墨沧潇盯着墨玄潋睚眦欲裂,似是要将他盯出一个窟窿来,白微明明一直都是倾慕于他的,不对,不对……

白微看着墨沧潇铁青的脸色,勾了勾唇角说道:“还望太子殿下能够祝福我们。”

墨玄潋捏着白微的柔胰,心情大好。

高座上的皇帝,同样脸色不好,这满堂大臣,皆看了他们皇家的笑话,他原本以为这是让墨玄潋丢脸的好时机,没想到白微竟然在最后选择了墨玄潋,他含着僵硬的笑容说:“朕准了,将你赐婚给睿王,封号睿王妃!”

“谢主隆恩。”白微和墨玄潋一同说道,而旁边的墨沧潇则像个不折不扣的笑话。

对于这场亲事,乐见其成的便是二皇子墨玄毅了,他都没出手,就让墨沧潇栽了一个大跟头,这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而将军府的人却各个都是不解,为什么一向喜爱墨沧潇的白微竟然在最后关头选择了墨玄潋。

回去的路上,白微和桃苏坐在马车之中,桃苏忍不住问道:“小姐,你怎么选择了睿王殿下啊,你明明就一直倾慕太子殿下的啊。”

桃苏觉得很委屈,那个闲散王爷,根本就配不上自家小姐好不好。

白微笑了一下,刮刮桃苏的鼻子说:“因为他好看啊。”

桃苏嘟嘟嘴说:“小姐骗人,小姐根本就不是在乎皮相之人。”

“人是会变的。”白微叹了一口气,语气有些惆怅。

桃苏看着自家小姐,好像突然之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样,只是这样的小姐她更喜欢,以前的小姐总喜欢藏拙,避其锋芒,现在的小姐就好像变成明亮的灯火一般,灿烂夺目。


本小说已出全文,继续阅读请点击《天下朝凤:邪王请指教》获取更多内容吧!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如想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小说 回复《天下朝凤:邪王请指教》(包括标点符号)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uperqq.com/?id=12132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